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被暴君看上以后 > 第五十三章 严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

    傅默渊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小太监仓皇逃窜的背影。

    停顿片刻,他忽然若有所思地问:“你方才说,这小太监的师父,是李公公?”

    薛九功吓了一跳,犹豫着点头:“这个,的确是的。”

    只是不知道,傅默渊为何会忽然提起李公公这个名字来。

    “既然如此。”傅默渊淡淡道,“今日送上绿头牌供挑选的人,为何不是李公公?”

    “回皇上话。”薛九功连忙道,“李带班今日不在。”

    “不在?”傅默渊冷冷地道,“朕倒是不记得,今日是他李公公休息的日子。”

    他的神色无比寒冷,薛九功一看,顿时寒毛直竖。

    “皇上您息怒。”薛九功忙道,“那李带班不过是个奴才而已。您能偶尔想起他来,便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更别说,是为他生气了!这样的人,压根就不值得您生气。”

    花言巧语说了半晌,傅默渊脸上的怒色终于退去。他淡淡道:“薛九功,你起来吧。”

    “是,奴才知道了。”

    薛九功松了口气,拍拍膝盖上的灰尘,站起身来。

    “你,去清从殿一趟。将苏答应……不。”傅默渊的话说到一半,忽然改了主意,“你不必去苏答应那边了。直接悄悄去芜芙殿,还有其他各宫。看看那时候的御花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夏答应会落水。”

    芜芙殿?

    听见这个名字,薛九功一怔。他抬头不着痕迹地看了傅默渊一眼:“是,奴才知道了。”

    傅默渊才很是道:“知道了,就退下。”

    “是。”

    薛九功欠了欠身,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走到门口时,薛九功脸色松弛了些许。原本的恭敬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困惑。

    也不知道为什么,傅默渊方才有意无意,单独拎出了芜芙殿来说嘴。这到底是凑巧,还是因为……傅默渊对芜芙殿,心下多少有些怀疑?

    薛九功不动声色地琢磨着这些,迅速到了外头。

    外间,有几个侍卫在门口站岗。

    薛九功招了招手:“你们,过来。”

    两个侍卫闻声,连忙走了过去。

    “薛公公好。”

    “公公您有什么吩咐,告诉我们就行。”

    侍卫们都知道,薛九功在傅默渊面前的地位。因而听见傅默渊叫自己,一个个都是殷勤备至的。

    薛九功嗯了一声,对他们的表态还算满意。他咳嗽了一声,故意拿腔捏调了片刻,才道:“皇上有一件事,要让你们去做。记住,皇上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你们这些人啊,最好给我把嘴巴闭得严严实实的,知道了没有?若是让咱家或是皇上知道,你们谁敢在外头说闲话啊。哼哼——”

    说着说着,薛九功阴恻恻地一笑,抬手在脖子上比了比,“这条小命,恐怕就彻底保不住了!”

    此前,薛九功倒是鲜少会这样语气严重地嘱咐他们。

    一听薛九功的话,两个侍卫脸色都严肃了不少,忙道:“薛公公您不必担心,这件事,奴才等人一定谨记于心。”

    “那就好!”薛九功满意地颔首,语气缓和些许,“既然你们都是明白事理的,那公公我不妨把话给你们挑明喽。今日这事,事关各宫娘娘。你们啊,可得仔细自己的嘴!”

    侍卫们屏住呼吸,听着薛九功的吩咐。

    薛九功说了一大通,总算停下来:“你们,都记住了?”

    “是,薛公公。”

    侍卫们同时点头,齐声回答。

    “很好!”薛九功满意地点头,笑道,“去吧。”

    侍卫们纷纷离开。

    薛九功回到内殿,继续伺候傅默渊。

    傅默渊低头漫不经心地批着折子。

    虽是听见了薛九功回来的脚步声,但他却连个眼神,也懒得多给薛九功一下。

    薛九功也不敢妄自揣测傅默渊的心思,低头默默伺候。

    两人都是静默了一会儿。

    忽然,傅默渊开口道:“这墨的成色,看上去不太好啊。”

    薛九功还当是傅默渊对自己伺候的成果不满意,心里顿时咯噔一声,跪下道:“皇上明鉴。这墨都是统一上用的徽墨,奴才绝对没有在磨墨时懈怠。更没有借用墨汁,中饱私囊的举动……”

    “中饱私囊?”傅默渊闻言,挑了挑眉。他有些调笑地开口道,“薛九功,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份心思。”

    “皇上,您……”薛九功有些傻眼。怎么回事,难道傅默渊没有怀疑到这上头来?

    “朕只是想起,前天晚上,苏答应写字的时候了。”傅默渊搁笔,淡淡地道,“不知为何,苏答应手头的墨,看上去便格外的饱满滋润些。”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薛九功总算是松了口气。

    既然傅默渊说出这些,不是为了找他麻烦,那事情便好办得多了。

    “皇上,您放心。”薛九功赶紧表态,“这件事,奴才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嗯。”

    傅默渊随意颔首,神色间并无太多关切。

    只是薛九功却知道,傅默渊的心思,从不是表面种种,就可以概括的的。

    他越是表现得淡然,那就说明……他越是应该,对这件事多操心几分了。

    约莫过去了两个时辰,夜深了。

    被派去宫中各处的侍卫们,终于带了消息回来。

    薛九功正在御前伺候,忽然听见有人在外头,悄悄叫了一声:“薛大总管。”

    薛九功一抬眼,发现门缝里站着方才出去的侍卫。

    他连忙点了点头,就要悄悄从傅默渊身边挪出去。谁知此时,傅默渊却冷冷地开口:“出去做什么?”

    “这,皇上。”薛九功连忙低头,“奴才只是想问问,您方才交待的差事,那群人办得怎么样了。”

    “既是朕交待下去的差事,那就该在朕面前回话。”傅默渊敲了敲桌子,道,“让他们进来。”

    薛九功闻言,心下凛然。

    看来傅默渊对这件事的在意程度,的确比他想象当中的,还要高出不少。

    他连忙点头,冲那侍卫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