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大学教师开始 > 第二三零章 讲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新家坡,有些行业跟荷兰一样,是合法的,比如卖报。

    但是要有执照,不然就是流莺。

    现在毕竟是白天,有些风景看一看就可以了,真想体验一下风土人情,还得晚上来,最好带上三五好友,一路向西。

    为什么一些人旅行要行走整个新马泰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泰国有芭提雅,新家坡有芽笼,马来亚的可选择性就多了,甚至还有带着头巾的失足妇女。

    原来,卖报与信仰无关。

    这得满足多少人的幻想。

    有人说,男人对于外面的女人,就像孩子对于玩具的追求一样,只要是他没有的玩具,都想玩一玩。

    话题扯远了,还是游览风景更重要。

    新家坡可以玩的地方很多,他们先后去了牛车水和鱼尾狮,看过了地标性建筑,也算是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其实,沈光林看的出来,这位土著小姑娘的微笑中带着疏离,似乎并不怎么看的起这对来自华夏的情侣,总觉得他们是穷鬼。

    尤其,李蓉经常对一些事物表现出很惊奇的样子,更是让她觉得,这位李姐也就是长得好看,见识真不行。

    穷是事实,但是也不是让你看轻的理由。

    直到,直到沈老师在乌节路的购物中心一口气买了很多古驰,拉夫·劳伦,蔻依之类的奢侈品送李蓉。

    郑雪的观感略有改观,原来,华夏国也有富人。

    看到沈光林又在疯狂购物,李蓉在这个时候却见惯不怪的说,“买这些东西干啥,丢在香江吃灰吗,郭夫人送的这个包就蛮讨厌的,装不了多少东西,拿着还硌手。”

    一边说着,李蓉还从包里拿出一个绿色的铝合金行军水壶,咔咔咔拧开盖子喝了几口又放回去,撑的不大的包包奇形怪状的。

    郑雪这才注意到李蓉手里原本拿的那个包,已经揉搓的不成样子了,也可能原本就是那个样子的。

    但是看着有些地方似乎还在闪烁着光辉,似乎像是钻石。

    看品牌,竟然还有点像爱马仕的标志呢,难道是镶钻的爱马仕?

    这么好的包用来装水壶?她都开始不自信了。

    其实,里面不但有水壶,还有煮鸡蛋,只是还不饿,就没拿出来。

    不过,沈老师能够给自己买这些东西,李蓉还是很高兴的,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也喜欢购物的感觉。

    购物,女人都爱的。

    有本书上说,哄女人有70种方法,其中一种就是购物,然后还剩下69。

    说到购物,大家未必有钱,但是说到剩下的69,书友们都很熟了。

    接下来的行程,郑雪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李蓉的包包看,她也算见多识广的,但还真的没见过这个款式。

    直到,李蓉从挎包里拿钱包出来也给沈光林买东西的时候,郑雪这才确认了,那就是爱马仕!

    因为这个钱包她是见过的,这是爱马仕最贵的钱包之一,一个小小的钱包就要4.2万新币。

    李蓉当然也知道这个钱包贵,不是这毕竟是郭夫人送的,那就无所谓了。

    毕竟,沈老师对郭家大公子有救命之恩。

    午餐就是在外面饭店随便吃的,又是咖喱鸡块和肉骨茶。

    肉骨茶应该算是福建菜,但是在这里得到了发扬光大。

    下午又是雷阵雨,然后几个人就顺势回了酒店。

    明天还有讲座,毕竟人家学校也是花了钱的,5万新币跟5万美元面值差不多,值得沈光林认真准备。

    其实也不用做特别的功课,因为他在扶桑已经讲过几次类似的内容了,把那个讲义拿过来改改接着用就行。

    只要稍微改头换面一下,一女二嫁,谁能说什么。

    比如,一些写手,也会把扑街的网文,改头换面一下,拿到别的网站上也是能够得到不少报酬的。

    沈光林也没有想过大改,但是他不准备讲英文了,这次就用汉语,看看多少人听得懂。

    甚至,他都不准备讲纳米了,要不要准备点新内容,不能总是吃老本吧。

    这场讲座很重要,至少理工大学的师生们是很重视的,甚至就连国立大学的一些专家学者也跑过来了。

    大家都想看看在扶桑被吹爆的华夏科学家究竟有没有真材实料。

    说来也是奇怪,每个国家,任何一所名校,它都有一个相差不多的竞争对手。

    华夏有京城大学和五道口技校,鹰国有剑桥和牛津,扶桑有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新家坡也有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

    这两所学校也是互相不服气的,虽然国立大学历史更久,底蕴更深厚,但是南洋理工很不服气,决心后来居上。

    他们愿意花钱请沈光林来讲课也是他们野心勃勃的一个方面。

    林文伟就是国立大学毕业的,如果不是他们公司想获得五笔输入法的授权,是断然不会来这所学校的。

    今天,他委托自己在南洋理工做教师的一位同学帮他搞到一个位置,目的还是拿到输入法的授权。

    但是,那天沈光林不置可否的转身就走了,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他对价钱是不满意?

    ......

    在后台,沈光林正在“备课”。

    沈光林已经是讲坛老手了,可临近上台还是不免紧张。

    这次讲座,他决定全程使用中文,毕竟,台下的都是华人,再讲英语,他不开心。

    如果你们听不懂或者不喜欢,那我也没有办法。

    老师做久了,他已经不期望所有人都能喜欢他讲课了,甚至,台下有人开小差也无所谓的,我讲我的,你开你的。

    我开讲座,是因为我拿了这份钱,并不是因为我想把这个知识传授给你。

    你开小差,可能是因为你需要获得这个学分,但是你并没有想听这位老师的讲课。

    李蓉陪着沈光林在后台“备课”,沈光林在模拟着等会台下可能发生的事情,他还是准备了一些额外的干货,准备看情形放出去。

    就是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学生们水平如何,智商够不够给劳资找麻烦。

    讲座开始的时间到了。

    主持人是一位知性美女,看起来有点像后来的太国美女总理瑛拉,她用英文介绍了沈光林的来历。

    其实,沈光林的简历还是有点单薄,京城大学教授,京都大学客座教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虽然他确实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但还是缺乏有说服力的奖项。

    要是来个诺贝尔奖获得者,那就漂亮了。

    不过台下还是响起了礼貌性的热烈的掌声,热烈欢迎沈光林隆重登场。

    哇,这位沈老师好帅!他的女助手好漂亮!

    帅是应该的。

    沈光林走到自己的位置,慢慢的坐下,翻开讲义,放下泡着枸杞的保温杯,然后把钢笔和笔记本放在旁边。

    这表示准备就绪了。

    李蓉也准备好了帮他放幻灯片,她果真也不是白来的,还是要发挥点作用。

    沈光林抬眼看了下黑压压的一片人,都是熟悉的面孔,因为都是华人后裔,跟扶桑人的气质是不同的。

    不过,台下很多人对于来自华夏的学者还是不服气的,甚至包括林文伟在内。

    沈光林还是太年轻了,他就该是个弟弟,不该是老师。

    讲座开始了,大家都等着沈光林讲“纳米”呢,毕竟他是纳米第一人。

    “大家好,我叫沈光林,金陵人。”

    他用的就是中文,沈光林甚至在想,等自己获得了重要奖项的时候,发表获奖感言一定也要用中文。

    沈光林并没有讲纳米,就像金庸到了京城的大学开讲座没有讲一样。

    “我是一名物理老师,今天我给大家上一堂物理课,至于不爱听的同学,也请不要随便离场,毕竟,这是你们学校出了钱的,这笔钱很多,多到能让我给我的爱人多买两件爱马仕。”

    这个礼堂能够容纳2000人,已经坐满了,真平均到每个学生头上,还真的花不多少钱。

    郑雪算是听明白了,他买奢饰品的钱,原来是自己学校出的,学校是不是当了冤大头。

    台下很多人也是这么认为了,为了舔大国,竟然出钱邀请这样一个年轻人开讲座。

    “物理是一门严谨的学科,数学是物理前行的基础,物理可以说是在数学语言下的延伸学科,至于化学,生物......”

    半个小时过去了,都是“套话”。

    如果,如果只是讲这些,完全属于水字数,那南洋理工花的钱就亏了。

    但是沈光林感觉自己已经过了卖弄学识的阶段,他一个大学教授,在这些学生面前卖弄学识,这感觉,肯定也很爽。

    小半堂课,沈光林一直在水。

    讲这些有意思吗?

    林文伟也在问,“他的水平怎么样,讲这样一堂课他能拿多少钱?”

    旁边那位老师告诉他:“只能说他讲的没有错漏,但是不新鲜。这场讲座共两个小时,听说学校出了5万新币。”

    “就这?五万新币!”

    怪不得他看不上自己的5000美元呢,林文伟反而不知道等下自己改怎样开价了,果然是南洋理工,够蠢的。

    沈老师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沈光林也觉得这钱太好赚了,决定还是来点干货。

    “我有一个实验室,研究的不只是物理,还有化学和生物。在座有多少学物理的同学?”

    台下90%的人举了手。

    “在座有多少学生物的同学?”

    台下只有零星几个人举起了手。

    “好的,那我今天讲一下生物。”

    沈光林讲了半个小时的物理,结果转身讲起了他和台下的人都不太熟悉的生物,而且是生物中的分子生物学。

    “我今天讲的是遗传物质--DNA,也叫做脱氧核糖核酸。最早分离出脱氧核糖核酸的弗雷德里希·米歇尔是一名瑞士医生,他在1869年,从废弃绷带里所残留的脓液中,发现了一些只有显微镜可观察的物质。”

    台下的听众们都懵了。

    今天的讲座不是纳米科技吗,大家做了不少功课的,DNA是个什么鬼?

    “举个例子,有位船员出海8年,回家的时候孩子已经5岁了,邻居们都说孩子不像他,他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有三年的空窗期,他又不是李靖,孩子又不是哪吒。

    还是这样的小故事能够带动气氛。

    “离婚!”

    “杀了奸夫**!”

    “打50鞭子!”

    “认下这门亲事!”

    这样的故事果然足够吸引人,台下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大家说什么的都有。

    “我有个方法,那就是做DNA鉴定......”沈光林引出了他要说的话题。

    这是DNA鉴定技术。

    其实,这个课题已经有些超前了。DNA鉴定技术是1984年由英国遗传学家A·J·杰弗里斯提出的,现在才是1982年,但是沈光林已经主动率先提出了,虽然他做不出PCR,但是他一样可以开创DNA鉴定的这个新领域。

    未来生物学四十年的热点,将由沈某人在一次普通讲座上提出。

    沈光林接着讲到,无论植物或者动物,体细胞内都有一整套遗传物质,因此,人类也不例外,人体各部位的细胞都有相同的DNA,因此就可以通过检查血迹、毛发、唾液等判明身份。

    哎呀,感觉好简单!

    大家瞬间根据这个技术想到了QJ,亲子鉴定,案件侦破。

    这才是讲座该有的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