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夜笛 > 第一百三十章 天上掉下个农学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先前还因为狼图尔在楚国的取胜还有一丝小自豪,这一天却被葛筎姐弟和城隍庙前的惨状一下弄的内疚起来。

    打仗就要死人啊!

    战场上,在狼图尔的心目中,只有自己人和敌人的分别,对于敌人,就只有活人和死人的分别;

    当然,在少年的葛筎姐弟眼中,自然就有好人和坏人的分别。正是因为元无极命令,狼图尔才攻破父亲的城池,自己父母才会自焚身死,对于害死自己父母的人,必然是大大的坏人。

    前些天报来的战报他只是随意翻了翻,就扔给了新任秘书郎的古舒文,这时候打发连才去古舒文那里调出来。

    破四城,斩首三千余记,南安城破后,屠城,郡守葛普夫妇自焚,城中官民两千余人被屠戮殆尽,攻占东郡后,又将不肯归降的三千俘虏在宜都城下斩杀。

    这个杀才,堪比白起啊!

    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着觉,第一次早上没有起来晨练,难得的是崔缳柔也没来捣乱,所以第二天睁眼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出门看见四双眼巴巴的眼神,这觉是没法睡了,只得叫连才去准备食材,做一顿好饭,权当是补偿吧。

    看着崔缳柔带着强忍着愤恨的姐弟往厨房跑去,生气的叫住九儿:“打水去,我还没洗脸呢,又惯得没样子了,小心我告诉秦嬷嬷!”

    九儿吐了吐舌头,对着元无极做了个鬼脸,只得看着崔缳柔她们跑远,撅着嘴去拿了铜盆去打水。

    到了厨房,见胖子老杜早就恭立在门口,脸上忍不住露出一副苦逼的眼神,没好气的又重申了一遍:最后一顿。

    叫连才回去拿了一只长手把的铜锅回来,元无极熟练的将铜锅架在火炉上,待锅中油热,听得一声脆响,葱花入锅,翻炒、挂芡,铜锅在元无极的手里上下翻飞,只看见热气淼淼,火苗腾腾,炒勺响处,一桌子美味佳肴便摆了上来。

    脆骨焦黄脆嫩,金黄脆亮;青菜在浓香的汁液包裹中青翠诱人,汤汁浓郁;一大钵猪脚在黄豆中散发着扑鼻的香味。

    老杜的脸更苦了,大冬天的,脑门子都出汗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懊恼。

    这位殿下的手段真是千奇万化,可惜再也学不到了。

    崔缳柔早就望眼欲穿了,一盘盘将出锅的菜肴端去堂屋。

    等元无极放下厨具走远,老杜方拿起筷子,夹了剩下的菜品尝了一口,不由得泪流满面:好吃,原来殿下总是说自己做的饭和猪食一样,真是说得是不虚呀!

    元无极到堂屋,崔缳柔她们早就围着桌子吃得满嘴流油,只有葛筎和葛景芝见元无极过来,漏出尴尬的表情,但是手中的筷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哎,两个十来岁的孩子,千辛万苦,跋山涉水,一路忍饥挨饿,对于美食,哪有一点的抵抗力啊。

    至于仇不仇人,还是在把肚子填饱了再说吧,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崔缳柔一眼,对于当保护神,崔缳柔自然当仁不让,小手一挥:“吃,莫管他!!”

    对于这个世上的第一顿炒菜的味道,元无极绝对相信没有人能够抵挡。

    果然,连崔缳柔原来最爱吃的猪爪爪都被搁置一边,没人打理。

    元无极刚要伸手去抓,一个人影从房梁上闪了下来,从瓦罐捞起两只猪蹄,又跃上房梁。

    元无极叹了一口气,知道是莫寒,崔缳柔和九儿已经习以为常,倒是葛筎姐弟漏出惊讶的神色,向房顶看去。

    莫寒被闲置了十几天,终于向元无极低头,元无极也不安排莫寒什么执事,莫寒也从不问元无极该干什么,每日只在暗处充当暗卫,吃饭的时候总会去厨房寻找佳肴,老杜给元无极告了两次,元无极叫不要多管,还故意将藏酒的地方让莫寒知道。

    也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怕醉酒后又被公羊紫英嘲笑,莫寒倒是没有去偷酒。

    莫因知道后,追问莫寒的出身,竟是雁荡山的同门,两人呆在房中不知说了些什么,竟答应了莫寒对元无极的保护,还将一队暗卫交给莫寒率领。

    元无极从此再没有遇到刺客之类的人物。

    就这样相得益彰,倒也快乐。

    筷子刚举起来,又听到屋外传来爽朗的笑声:“好香的味道!”

    堂屋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崔牧云,真是一物降一物,见到父亲,崔缳柔就像老鼠见了猫,趁着父亲还没发脾气,偷偷招呼着九儿和葛氏姐弟顺着墙角溜了出去。

    崔牧云瞪了几个孩子一眼,倒也没说话,应该是后面跟着的那位身材高大的老农的原因吧?

    元无极赶紧叫连才重新换上了一桌饭菜,招呼两人坐下。

    那位老农更不客气,朝元无极拱了拱手,便坐在了崔无极右侧,径直从瓦罐中捞出一支猪蹄便啃了起来。

    一会儿功夫,一大桌子饭菜一扫而光,老农还就着馒头将盘中的汤汁都擦干吃尽,方才捂着肚子打着嗝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全然不顾沮丧的连才。

    “这顿饭是老夫今生吃得最好最饱的一顿饭,失了礼仪,叫殿下笑话了!”那位老农虽是豪爽,也不等崔牧云介绍,自己说道。

    “在下益都农夫贾溪贾仲元。”

    崔无极接话说道:“你莫听仲元公的客套话,仲元公高阳太守贾思勰的幼子。”

    见元无极还是有些疑惑,从袖筒中取出一册书来,“齐民要术就是贾思勰贾公的大作。”

    元无极这才恍然大悟,赶紧起身施礼。

    《齐民要术》那可是中国后世流传下来的最早的一本农学著作。

    元无极在扶贫的时候为帮助乡里选择果树种苗,读过一些古代农业的书籍,还曾经自费去杨凌农院自学过一段时间的速成班,对贾思勰和《齐民要术》有过一些了解。

    贾思勰是齐国高阳太守,出生在一个世代务农的书香门第,其祖上就很喜欢读书、学习,尤其重视农业生产技术知识的学习和研究。

    贾家拥有大量藏书,让贾思勰从小就有机会博览群书,从中汲取各方面的知识。

    成年以后,被乡里举荐为孝廉,曾任过山东、河北、河南等许多地方的官吏。每到一地,都非常重视农桑,考察和研究所任郡县的农业生产技术,向具有丰富经验的老农请教,获得了不少农业方面的生产知识。

    中年以后,贾思勰返回故里,开始经营农牧业,亲自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和放牧活动,对农业生产有了亲身体验,掌握了多种农业生产技术。

    为鼓励农桑,将自己积累的许多古书上的农业技术资料、询问老农获得的丰富经验,以及他自己的亲身实践,加以分析、整理、总结,写成农学巨著《齐民要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