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祸国妖女升职记 > 第九十五章 是走是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方磊却从乔依诺欲言又止的话语里,听出了别样的味道:“你是觉得他的身世有问题吗?可二十多年前的事,还是他们有意隐瞒的事,现在重新查起来,恐怕要难上加难!”

    自己在重生醒了之后,一直在追查乔敏慧生母莲姨娘的身世,到现在也还是没有任何头绪,毕竟越久远的事,追查起来,就越是困难没有线索!

    “如果是别人……算了,毕竟是我和白芷的救命恩人,给人家留点隐私吧!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呢!我们何苦要把他翻出来呢?即使翻出来也与我们没什么牵扯利益关系!”乔依诺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探寻,本来就在别人的监控之下,做事都很被动,就别多事了,免得他也遭受自己的牵连!

    “你无外乎就是怀疑,他是得来公公和秦清雪的私生子吧?我觉得八成也是,毕竟当时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这事问问皇祖母她老人家肯定知道!”东方磊不以为意道,别说他是不是那两个人的儿子,自己的地位都比他高,他想和自己争乔依诺,想都别想!

    “在皇太后那里,你说话做事注意点,她老人家好像也在他们的监控之中!”乔依诺想起得来公公无意间的话语,叮嘱她他说。

    “皇祖母也……可为什么呢?皇祖母可是他的亲生母亲啊?”东方磊满脸惊怒、愤懑道,做梦也没想到,东方御就连皇太后都不放过,也要控制在他的掌握之中。

    “是啊!那可是他的亲生母亲啊!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乔依诺也不解的嘟囔道!

    郊外的猎场,东方垚带足了护卫,和好友顾清在比拼,谁打到的猎物更多!

    “可她老人家……也是我们父王的亲生母亲啊!”东方垚沉凝道。

    原来是东方磊将乔依诺送回府以后,就来到了郊外猎场,趁着护卫戒备、顾清不在之隙,把今天发生的事,和三人的对话与东方垚陈述了一遍,这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大哥是怀疑皇伯伯,防范皇祖母站在我们这边吗?怎么可能?都是儿子,他又占长子之位,同样都是皇祖母的亲生儿子,皇祖母又不是老糊涂了,非要拉下一个,推另一个上位!”东方磊明白大哥的意思。

    往前数,历朝历代还没有谁能那么做的,何况自己皇祖母是多么精明的老太太,怎么可能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让两个亲兄弟倪墙、手足相残呢?

    “那他还有什么理由,要监控着那么一把年纪的皇祖母呢?”东方垚反问他。

    东方磊深吐了口浊气,不解无奈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是猜不透,那人是怎么想的?自己都怀疑他是不是把全天下的人都监控了?

    “宫里太子和皇后娘娘的消息,你知道了吗?”东方垚继续问他。

    东方磊点点头。

    “你认为太子会走吗?”东方垚勒住了要往林子深处去的骏马,看着光秃秃的山林问。

    东方磊看着他的动作,深锁着眉头:“大哥也认为他不会走?”

    “你小子,看我勒住马,就猜太子不会走吗?”东方垚都快被他给气笑了。

    “当然不是!”东方磊怎么可能承认下意识的反应,那岂不是证明自己太容易被大哥左右,太依赖大哥了!

    “哦?!”东方垚对他的回答表示怀疑。

    “嗯!”东方磊猛点了下头,眸光幽深继续说道:“以皇帝的心机,太子哥哥若是听了皇后的话,立即离京,会让皇帝怀疑他们母子是以退为进另有企图,恐怕皇帝要容不下他了!”

    “可若不走,他东宫的下场只会更惨!可惜了太子哥哥的才华和老成持重的劲儿了,一直能安稳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他付出的太多太多了!”东方垚像是深有体会般的叹息道。

    “唉!”东方磊坐在高大威猛的白马上,深深叹了口气,自己都自身难保,还替仇人的儿子担忧着!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因为天气寒冷,普通的百姓们,都关门闭户早早的休息了!

    可太子府里,东方建宇通过儿时,皇后教给自己的秘法,浸泡过的丝绢,看着显露出字迹之后,满面惊容,久久不能平静自已!

    泪如雨下,却下的毫无声息……

    痛定思痛,做出决定的东方建宇腾的起身,眼睛里充满的愤恨之意,打开了自己卧室里的密道,走了进去……

    左侍郎乔府,花氏边绣着并蒂莲花边问乔良栋:“老爷,宫里的赐婚圣旨怎么还没有下呢?”

    “你急什么?王尚书都没急,我们沉住气就好,最近大皇子的案子,有可能牵连到太子殿下身上,我们可就娴儿一个嫡女,谨慎一些为好!”乔良栋沉声道。

    “怎么又牵扯到了太子身上?”花氏忧心忡忡的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眼神落在了乔良栋的身上,缓了口气道:“这三皇子已薨,六皇子还年幼,大皇子懦弱无能,四皇子纨绔好色,也就太子殿下无论样貌品性,还是治国理政都是佼佼者!总不会陛下,舍弃贤能,另有谋算吧?”

    “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他呀?”花氏理了一下,皇子们的品性局势,发愁那么好的太子殿下,到底是谁容不下他呢?

    “妇道人家,别掺和进朝堂政事,一切都有陛下做主呢?还轮不到你来操心,有那个心思不如多想想,怎么给娴儿凑足嫁妆!”乔良栋心烦意乱的斥责道。

    她一个妇人都能看明白的事儿,自己岂会不懂?只是自己也很费解,明显剩下的皇子里面,也就只有太子才能担起辰国重任,如今不知道是谁,算计到了太子身上,也不知道陛下会不会,一直信任太子殿下?

    皇宫深处的后宫之中,有人欢喜就有人烦忧,皇帝像是为了安抚良妃和王氏家族,这几日都歇在了乐嫔的屋子里。

    王乐平躺在东方御的怀里,媚眼如丝,如妖似狐的笑容,正满意的看着那焚烧的香炉,那缥缥缈缈的烟雾袭来,令东方御和自己越发沉迷,更加放纵起来!

    下人房里的一个宫女,趁着去方便的机会,将一个小纸条塞在了茅厕的瓦砾之下。

    她走后不久,就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将纸条取走,以飞鸟传出了皇宫。

    却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太监眼里!小太监低头垂目的双手互插在衣袖里,细小的眼睛里满是算计奸邪,挪着小步,去给皇帝和乐嫔去准备洗澡水去了……

    白雪皑皑的皇宫里,安静的如同坟墓一般,禁锢了多少花季少女的青春,蹉跎了多少人的岁月年华!

    看似平静安和,谁又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暗流涌动,阴谋诡计呢?能和太子东方建宇一争长短的东方浩民,不也没活到及冠之年,就无缘无故的丢了性命吗?有多少人能活过知命之年呢?

    人世非乐土,各有各的苦!

    次日早朝,东方御身着明黄色五爪龙袍,端坐在他那至高无上的宝座之上,俯视着自己的臣子,听他们奏报着,接近年底的各地方统计出来的财政工作,和各岗位官员的交替升迁、下放、调任等等。

    太子东方建宇颔首低眉,立在所有官员的最前面,身后是昏昏欲睡,一脸无聊至极的东方宏昌。

    东方御脸色微凝,这早朝都快结束了,他都还没有主动请罪自离,看样子确实是鼠目寸光,见识短浅的贪婪之辈,枉费自己还在他身上下了几分心思,不是她生的,天赋就是愚钝!

    连连打了好几个呵欠,眼角都挤出来几滴眼泪,东方御借着大臣们争论不休的时候,了无声息的擦拭掉了。觉得自己身体似有些疲乏,想着应该是昨晚太放纵了,没有休息好的原因,想着下了早朝,就先休息一会儿!

    “好了,今天就先讨论到这吧!王爱卿和刘爱卿,你们俩吏部和户部尚书主管核对一下,商量好一个章程给我!没有其他事,就退朝吧?”东方御不耐烦的吩咐道。

    “臣等恭送陛下!”众官员谁敢那么没眼色,还继续絮叨下去,立即跪了一地,恭送东方御离开。

    进了内殿的东方御,也没有等来东方建宇的请罪自离,满脸鄙夷不屑,冷冷笑道:“看来是朕一直高看他了,他根本就没有长远的目光,没有宏观审慎的实力!”

    “毕竟是辰国太子之位啊!让他心甘情愿放手,是人都会舍不得的,他不退出,也是可以理解的,也许到最后还有可能要放手一搏呢!”得来轻哼讽刺道。

    “朕刚才心里还想着,如果他真的要抛弃这些富贵权势请罪自离,朕倒是可以真让他去守皇陵,永世不得召回,留他一条狗命,算是给那可怜的女人一点补偿!”

    “可到最后,他那贪婪自负的本性,还是大过了他的睿智,算了,既然他不走,就让三司那边好好查一查吧!”东方御眼神狠辣绝情道。

    翊宝宫的偏殿里,王乐平慵懒的坐起身子,小宫女们立即上前侍候她穿衣洗漱。

    在化妆台前,一个心灵手巧的小宫女正给她挽着发髻,十分讨喜的恭维道:“主子的肌肤越来越细腻柔滑了,怪不得陛下接连几日,都来主子这歇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