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长坂坡开始 > 第0903章兵败如山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夜。

    月明星稀。

    绝不是一个容易被夜袭成功的天气。

    此时汉水北岸的曹军营寨内,巡逻的士卒缓缓而行。

    营寨四周的望楼上,全都挂着火把,视力极佳的曹军士卒,机警的盯着远处黑暗中的一举一动。

    意图及早发现想要靠近的敌人。

    今日白天打输了一仗,征南将军特意交代,要好好值夜,以防有荆州军前来找晦气。

    曹仁的这番安排,也是极为注意徐庶的。

    在他的认知当中,徐庶可不是一个省油的人,必定会趁着关羽战胜之事,搞事情。

    双方对峙很长时间了,如今总算是有了新的交手机会。

    为了以防万一,曹仁更是带队亲自巡逻,特别是败了一仗后,警惕心绝不能弱了。

    咔咔的甲叶声响起,曹仁走了两步,止住脚步,向着营寨外瞧去。

    没什么动静。

    但他只觉得心中不安。

    巡逻继续,待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便有坛坛罐罐炸裂,被扔进曹营当中,引起士卒的惊慌。

    是猛火油。

    “敌袭!”

    曹军营寨当中的刁斗开始大规模响起来了。

    睡的正懵的曹军士卒,在什长的呵斥下迅速醒了过来,连甲都顾不得披了,直接冲出了营帐。

    曹仁刚睡下没多久,听到刁斗的声响,便猛地鲤鱼打挺,大声命令亲卫给他披甲。

    后半夜接替巡视的满宠,一看坛子碎了,流出来的东西,便大叫着不好。

    这个时候,只要见到一丁点火星子,那整个营寨就得被烧的一干二净。

    这种猛火油的威力,他和荆州军交战,就已经见识过了。

    “备土。”

    满宠大声叫嚷着,这种猛火油用谁扑灭,很难。

    只有迅速盖土,才能有效遏制住。

    可是慌乱之下,曹军士卒手里握的全都是兵器,而不是铁锹。

    不等满宠大声呵斥,空中就传来带着火光的火球,飞向了曹军营寨。

    嗡的一声。

    火势便起来了。

    夜袭,不知多少敌军。

    加之大火燃烧,人的恐慌情绪加重。

    茫茫黑夜,更是加剧了这种恐惧情绪的蔓延。

    征南将军曹仁见状,只能无奈的下令放弃营寨,向空中发出火光痕迹的方向进攻。

    意图冲垮荆州军的霹雳车。

    火光在汉水岸边亮起,映照在了河流之上。

    襄阳城墙上守卫的士卒面带笑意瞧着这一幕。

    喊杀声在对岸响起。

    关二爷亲自带队袭击曹军营寨,至于乘船支援江东,离开襄阳,那完全就是掩人耳目。

    登陆北岸之后,便带队潜伏至此,准备妥当之后,便等待时间,袭击曹营。

    曹仁的反击不可渭不正确。

    奈何关羽早就有所准备,这其中少不了他儿子关平的叮嘱。

    投石车乃是杀器,若是被敌所接近,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故而需要重点保护。

    也就是保护所谓的炮兵部队。

    不算亮的天色当中,投石车周围是一片火把,宛如星星一般,吸引人的注意力。

    曹仁带兵冲锋,奔着目标杀去。

    可曹军将士最先遇到的困难,便是极大的陷马坑。

    连人带马一同栽进去。

    期间夹杂着一些小的密集陷马坑,黑暗当中,观察不便,曹军更容易栽了。

    荆楚讲武堂所设立的科目不是白学的,曹军军营当中无法立即找到铁锹。

    可是辎重科的学员们,一人配备一把工兵铲,等到他们进入军队带兵后,麾下士卒也几乎是人手一把。

    各科分工明确,专司其职,相互配合。

    而不是像曹军这样,一人身兼多职,临时赶鸭子上架。

    待到曹军士卒落入陷马坑当中后,迎来的便是一波箭雨洗礼。

    曹仁被亲卫拼死从陷马坑当中拉出来。

    他被挡在骑兵专用圆盾后,护住脸颊,偷摸瞧着远处火光萦绕的敌军阵地。

    此时黑暗渐渐退却,终于让他看清楚了旗杆上的关字!

    “关羽他没有领军去江东!”

    曹仁咬着牙,一脸的不可思议。

    难不成江东在关羽看来,一点都不重要?

    他儿子都快要被魏王的大军围困在建业,没有援军,关平他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将军,我们冲不过去的。”

    牛金哑着嗓子说了一句,除了有这些陷马坑之外,守卫霹雳车的前方,还有许多荆州军军阵要冲破。

    敌军把霹雳车围着保护起来,己方若是想要突破敌军阵地,怕是没得机会。

    此时此刻,曹军冲击的阵型被敌军挖坑破坏掉。

    曹仁趴在地上,回头望去,只见己方军寨内,火势越来越大,许多士卒已经奔逃出寨,毫无战斗力。

    噼里啪啦的碎坛子声还在响起。

    饶是满宠大声叫嚷,命令士卒救火,可也于事无补。

    火势越来越大,烧的曹军士卒,从营寨当中涌了出来,四处逃窜,根本就喝止不住。

    曹仁见到这一幕,咬牙切齿,偏偏无可奈何。

    谁能想到,关羽竟然会远程放火烧营寨?

    以前往坛子里装满大粪,扔到城墙上,便已经很过分了。

    现在他把装满油的坛子,扔进营寨内,一把火全都给烧了。

    “将军,我们速速撤军,晚了就来不及了。”

    牛金急忙劝谏了一句。

    这个时候再死守着硬刚,怕是要走于禁的老路了。

    在热武器出来之前,水火永远都是战争的最佳利器。

    曹仁瞧着士卒不断中箭,前进不能摧毁荆州军的投石车,后撤也不能扑灭营寨的火势。

    为今之计,前进后退都于战事无补。

    除了逃跑这一条路可以选择,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能走了。

    这一幕,直接让曹仁感受了一下当年赤壁之战大火时,曹操无奈的境遇。

    “撤!”

    曹仁咬着牙说出来之后,便被亲卫拖着,远离荆州军的射程,迅速脱离战场。

    鸣金声在曹军阵营当中响起。

    徐晃呼唤着他麾下的新卒集合,随他撤军。

    可新卒毕竟是新卒,在这种形式之下,基层军官都乱了。

    徐晃的军令根本就传播不到新卒耳中,放在平时还好,一旦遭遇了突袭战,很快就暴露出来了短板。

    “君侯,曹军已经败退。”

    周仓拿着单筒望远镜大声呼喊着。

    关羽摸着长髯点头道:“传某的命令,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