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主他剧本拿错了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低级白莲花套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思婉,思婉,你怎么了?”林姣姣快步赶到林思婉身侧,着急地呼唤着。

    见她没有反应,她便抬头恶狠狠地瞪了老刘一眼。

    “你们撞死了我妹妹,我要你们坐牢。”

    老刘被突然窜出来的林姣姣吓了一跳,他试图解释:“是这位小姐突然冲出来的……”

    “你要是再不把人送医院,你妹妹就真得死了。”晏云洲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

    林姣姣见到晏云洲,心里窃喜。

    这可真是缘分从天降啊,她一直没找到接近晏云洲的机会,林思婉这一撞,却让她找到了门路。

    “对,你说得对。”她佯装哭泣,打了120。

    老刘退到一边打算报警,晏云洲抬了抬手,示意他自己已经报过了。

    林姣姣打完了120,红着眼看向晏云洲:“对不起,刚刚是我太担心妹妹了,所以说话有些冲动。”

    “接下来的事情你跟警方对接吧,小王来接我了。”晏云洲没搭理林姣姣,他还得去公司看时空穿梭计划的最新进展。

    “站住,你走了,谁来负责任。”林姣姣怎么肯轻易放过他,伸出手拦住了他。

    周围一些路人议论纷纷。

    “我的司机还在这,有什么事他会处理。”晏云洲淡淡道。

    “司机又不能做决定,万一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他赔得起么。你如果要走,把联系方式留给我吧。”林姣姣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人死了就想着走。”

    “有钱就了不起么,有钱就能撞了人不负责任么。”

    ……

    周围的声音一遭接一遭的传来。

    晏云洲忽然笑了起来。

    “这位小姐,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妹妹,可是据我所知,林思婉只有一个哥哥吧?”

    “你们认识?”林姣姣顿时有些恼怒。

    既然林思婉认识晏云洲,为什么不帮忙牵线搭桥。

    不等晏云洲回答,救护车和交警都赶到了现场。

    晏云洲见走不掉,干脆一起留了下来。

    顺便见一下林思婉的哥哥,给他解释解释,不然两边起了龃龉,合作恐怕要生事端。

    行车记录仪很清晰,是林姣姣突然跑过来,老刘刹车不及时,这才撞到的。

    真相大白,晏云洲这边做完了笔录可以离开。

    但林问赶来之后,他还是陪着林问一块去了医院。

    林父林母也赶来了。

    趁着他们一家三口互诉衷肠的时候,林姣姣便找上了一旁捧着手机处理公事的晏云洲。

    “晏总,你说思婉能好起来么。我真的好担心她啊,呜呜呜,看到思婉受伤这么严重,我真恨不得以身相替。”

    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林姣姣深知男人的天性,所以调整了一个最令人怜惜的角度,小声啜泣了起来。

    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怜香惜玉。

    可晏云洲是谁,他可是有过上万本言情经验的人。

    林姣姣这种低级白莲花套路,他一眼就看穿了。

    他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你要是想以身相替也不是不行,现在直走左转,出了医院大门随便找辆车撞上去,你就可以感同身受了。”

    林姣姣听了这话诧异地抬起头,一脸愠怒:“你这不是让我去找死吗?”

    “哦?不装啦?”晏云洲嘴边挂着恶劣的笑。

    “你!”林姣姣简直要被晏云洲气死了。

    沈珈宁身边的男人怎么回事,一个个的都那么难啃。

    沈知行是这样,晏云洲也是这样。

    林姣姣还存着勾搭他的心,所以怎么可能这么让他离开。

    越难搞的男人,拿下了也就越有味道。

    她轻轻一笑:“晏总的玩笑,不太好笑哦。”

    “我没开玩笑。”晏云洲丝毫不给她台阶。

    “我和晏总应该是第一次见吧,晏总对我好像很有意见?”林姣姣脸色变了又变,把心头的怒气压了下去。

    “自信点,把好像去掉。”晏云洲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赵懿之来消息了,明天他得去一趟虎溪。

    林姣姣听了这话彻底装不下去了,娇声呵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叔叔是谁吗?”

    上回在望月山庄沈珈宁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了,那日他就把和她起冲突的人的家庭背景查了个一清二楚。

    所以面前的人是谁,他当然很清楚。

    “林小姐,你知道上一次这么说的人去哪了吗?”

    “去哪了?”林姣姣的思路一下子就被他带跑了。

    “在国家监狱里呆着呢。”晏云洲说完便离开了。

    林姣姣被他气了个半死。

    她还是头一回在一个男人身上这么受挫。

    她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晏家她没办法,沈家那个外来户她还动不得吗。

    眼里闪过一丝阴毒的神色,林姣姣也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晏云洲便赶到了虎溪。

    时隔半个月,他重新踏上了这片土地。

    赵懿之推着坐轮椅的沈珈宁在赵氏武馆门口等晏云洲。

    “他怎么还不到啊。”赵懿之一边抱怨一边把玩着沈珈宁的头发。

    “不是说在路上了么。”沈珈宁拍掉他的手,不许他继续祸害自己的头发。

    自打上回在医院给她洗过头之后,赵懿之现在就承包了给她洗头的活,特别喜欢玩她的头发。

    她都不知道,头发有什么好玩的。

    “你晚上想吃什么?我亲自给你做。”赵懿之弯腰凑到了她的耳边小声呢喃。

    沈珈宁被他突如其来的亲近吓了一跳:“问问题就问问题,凑那么近干嘛。”

    抬头看到不远处正往他们这走来的晏云洲,沈珈宁当即就反应了过来。

    赵懿之这家伙分明是故意在晏云洲面前这么做的。

    沈珈宁抬头瞪了他一眼,无声地做了个口型:幼稚!

    赵懿之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她,反而冲晏云洲挥了挥手。

    晏云洲走近,发现赵懿之和沈珈宁之间的那层若有似无的隔膜好像被捅破了。

    两人在一块,就有一种别人无法插入的特别氛围。

    看着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晏云洲心里闪过一丝醋意。

    哪怕他心里很清楚,这个沈珈宁不是他喜欢的那个沈珈宁。

    毕竟他是和这具身体求的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