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五十八章 天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九黎族再次组织大批族人进入丘林,开启了新一年的灵石搜寻之旅。

    时至今日,九黎族依然不明白为什么要采集这种好看但不实用的小石块。只是几十年的采集活动已经把这件事情变成了常态化,每年这个时节都会组织一次大规模采集。

    而今年的采集队伍人数比往年都多,护卫队的人数也更加庞大,领队也换成了部族长老,最不一样的是今年祭司大人也亲自前往。祭司大人的出现,无疑给族人带来了许多的精神鼓舞,每名族人都会加倍仔细的寻找,争取获得祭司大人的祝福。

    不得不说申公克很适合做这种塑造形象的事情,当初申公克的灵魂出现在九黎族附近的时候,便通过惊吓鸟兽的方式引起人们的注意,然后利用人们的愚昧无知,将自己塑造成神明的化身,然后开始赐福众生接受供奉,从而慢慢挑选合适的转生对象。直到有一天,一对年轻男女前来求福,申公克通过轮回之法将自己灵魂一分为二,一半进入女子腹中,另一半继续留在那里接受供奉。

    女子回家后不久发现有孕,十月后诞下一男婴,一岁时开口能言,两岁时力大无穷,三岁后开始操控雷电,呼风唤雨,开山裂石都属小事。直至十二岁成年那天,他来到了供奉神明之处,随手将那团雾气收入体内,至此他便成了神明的化身,被委任祭祀一职,而他的名字也自改为申公克。

    对于另外一半的灵魂,申公克没有收回,而是如丁丛他们转生一般,将其打入一孕妇体内的死胎中。自此他彻底的变成了两个人,而自己的因果也落在了即将降生的另一个自己身上。

    另一个自己降生后,申公克将他带走,另觅灵气充足之地进行修行,待修为有成后才开始逐渐实施自己的计划。

    同一个灵魂,为什么要分主次?这就是另一个灵魂的心声。不过现在因果落在自己身上,又在降生时被烙上神魂印记,如有异心,神魂印记爆裂,灵魂也会跟着破碎,无奈下只好听命于另一个自己。

    一晃数年,申公克修为大成,九黎族大酋应其所求,在族中选拔符合要求的人才随其修行,其后又在族中大肆改革。一应计策全部出自申公克之手,先是婚配制度改革,其次是房屋改良,随后是器具改良,生产方式改良,种植、狩猎等等,而且禁止对外武力扩张,一切以发展为主。数年时间,九黎族的强盛之名传遍四域,前来依附的部族更盛。

    而另一个申公克在外不断的寻找天材地宝,福地洞天,遇到合适的人才便收为弟子,教导修行基础,又遍寻先天修行者,进行暗杀。短短几十年大江南北的名山大川都有了修行者存在,而他们都有同一个师傅,申公克。

    一日,九黎族采集队在丘林中带回一小袋带有莹莹光泽的石块,族人觉得好看,回来后加工佩戴。没想到偶然间到被祭司大人看到,于是便有了每年的这次大采集。而选择春采是因为只有在这个时节才能在那片区域捡到灵石。

    九黎族的大酋换了三代,每位都对这名叫申公克的祭司十分敬畏,而且从来不用担心他会抢占大酋之位,因为他说的话大酋都要言听计从。

    “对于有熊族,九黎族不得吸纳。”这是祭司大人的话,于是被完美的贯彻下来。

    待宓羲回迁后,九黎族更是不会予以吸纳,只是时刻准备着冲入伏羲氏的聚落,可是申公克却转变了态度,准备让两族联姻。于是,九黎族放弃备战,同时开启友好邦交模式。

    宓羲身旁的申公克,早在宓羲出生后不久便出现在他身旁。虽然知道他是天生的修行者,可是没有杀他,而是在适当的时机成为了他的秘密师傅。当火树过世后,他才公开站了出来,一点点的影响着宓羲,管束着,压制着,不给他一丝发挥的机会。

    唯一一次让宓羲自己拿主意的事情,就是改革婚配习俗。这也让宓羲感动了好一阵,但随后的那些提议又都被否定了。

    就这样,两个申公克,统治着两个当世最大的部族,在不断影响着历史的变化。而两人还经常互换一下位置,双方情况都很了解。

    由于身有因果的关系,申公克最近一段时间经常会出现全身虚幻的情况。巧合的是,巫雨使出五道必杀技——魂闪,而申公克却正处于虚幻期,因此魂闪只窃取到部分无关紧要的信息,所以当时的申公克才会如此的失态,一方面觉得死里逃生运气极好,另一方面也担心自己随时会消失。

    心神不宁的申公克,在进入宓羲账内时才会如此大意,没有看到少皞氏的存在。

    …………

    拥有了巫雨完整记忆的丁丛,也不知道一件事情,巫雨选择的舍弃,连着自身的那份因果也一同灰飞烟灭了。

    因果的说法来自佛国,出自轮回之中。申克还没有回来便遇害身亡,而申公克窃取了申克的身体,同时对于轮回之术又十分熟悉,因此才能在经历奇点爆炸穿越后,果断的选择了使用轮回来切断自身因果。没有了因果,自然不会害怕改变历史这个最巨大的因果巨轮。可惜他忘却了一件事情,天理循环乃是自然法则,因果也在天理中,再如何挣扎也是徒劳。

    丁丛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在山中走着,修行着,等着。他在等狄绣绣降生的那一天,他在等申公克出现破绽的那一天,他在等历史的巨轮步入正轨的那一天。

    …………

    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传出,一个浑身有些皱的女婴降生到这个世界。作为拥有成年人灵魂的女婴,她没有马上安静下来,而是更加用力的啼哭,发泄着,开心着,眼睛虽然睁不开,但眼泪依然滚滚而下。可能是前世被压抑的太久太久,她哭的那么用力,喊的那么响亮,喜悦的泪水是那样的充沛。

    直到母亲不顾疲惫的将她抱进怀里,不停的抚慰着,不停的轻拍着,喂了几口奶水后才将女儿哄睡。看着甜甜入睡的孩子,母亲心中也很欣慰,这时才感觉到腹下的疼痛,脸上苍白的抱着孩子躺在榻上。屋内其他人依然在忙碌着,收拾着……

    孩子的出生永远是喜事,大喜事,一名年轻男子正不停的踱着脚,搓着手,等候着屋内传来消息。孩子啼哭的声音穿透了夯土矮墙,晃过了茅草的空隙,钻进了男子的耳中。此刻的哭声如此美妙动听,百听不厌,男子停了搓手,站在原地呵呵的傻笑起来。

    不一会儿,屋内传来报喜的声音:“少皞大人,是个男孩!”

    没错,少皞氏家的夫人也在今天诞下一子,取名穷奇。

    …………

    前一段时间的申公克过得并不顺心,也根本无法安静修行。身体每天的都有一阵子会虚化消失,然重现后,头中会有晕晕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被忘记了,而且记忆力也变差了很多。

    这种状况直到少皞氏得子的那天才稍微有所改变,身体虚化的时间少了,而且记忆力也好了不少。他知道穷奇的出生是代表着历史的巨轮第一次修正它的轨迹,偏偏他没有阻止的办法。

    曾经想过,暗中解决掉穷奇,但是每次要动手的时候,身体都会出现虚化,无奈下只好放弃。内心深处也明白,要像彻底解决自身的问题,就得不断修正历史轨迹。

    这件事他没有对另一个自己说过,就算说了也没有用,因果的循环不是轻易可以打破的。

    …………

    狄绣绣五岁,天生丽质,小小年纪已经气质不凡,很有女神范。可惜并不符合族人的审美观点,加上她平时太能说了,所以很少有人喜欢亲近这个粉娃娃般的可爱女孩。

    一个清凉的下午,只有自己在家的狄绣绣,突然看到屋外站立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脸上多少还有些婴儿肥,煞是好看。于是她走出屋子,来到男孩身边,轻声问道:“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

    男孩看着眼前的粉嘟嘟的小脸,很开心的笑着说:“我是穷奇,听大家说你长的不好看,所以来看看。”

    狄绣绣听到穷奇时,内心微微一震,不过很快便带着稚嫩声音愤怒的说道:“谁难看了?你讲出来,我让父亲去打他!”

    穷奇听后哈哈一笑,继续说道:“我觉得你很好看啊,我喜欢看,所以你也不用打他们了。”

    说完,便笑嘻嘻的跑开了。

    狄绣绣站在那里愣住了,被五岁大的小男孩说喜欢还是第一次,不过对方是穷奇啊,以后会变成凶兽的穷奇啊!

    在知道穷奇的那一刻,狄绣绣就有了想干掉对方的冲动,只是他以后再怎么十恶不赦,如今也只是一个孩子。。

    穷奇走了,开心的跑掉了,狄绣绣却陷入了沉思,内心不断的挣扎着,而对于至今还没来接自己的丁丛更加埋怨起来。

    穷奇边跑边开心的笑着,想起那个丑丫头愣住的样子,笑的更开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