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五十七章 回归(三)

第五十七章 回归(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申公克身上的五个孔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着,最后只留下衣服上的破洞。

    看着破碎的皮衣,申公克又不仅哈哈一笑,斜眼看着气色越来越差的巫雨,说不出的得意与嘲弄。

    巫雨身体各器官急速衰竭,此时竟是连坐也坐不稳,只得仰天躺下,很费力的急速喘息着。

    “我,我还是不明白”巫雨说话已经很费力了,可还是问了出来:“那你是山巅放风筝的那个?还是深谷打泥滚的那个?”

    这句话似乎触到了申公克的痛点,他的瞳孔微缩了一下,然后慢慢板起脸来,冲着巫雨吼了出来:“我就是我,都是我!”

    见到瞬间失控的申公克,巫雨眼中流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嘴角也翘了起来。

    知道因为失态说漏了什么,申公克眼神冷厉起来,在背后的皮袋中掏出了那根闪烁着电弧的银色棍子,对着巫雨的头颅空挥下去。

    银色电弧瞬间大作,四周的云海也随着起了反应,不断有雷电在云中窜出,与银色电弧汇聚,一条雷电拧成的鞭子出现在巫雨头顶。

    “啪”的一声巨响,山岩崩裂泥土纷飞,巫雨躺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条五尺左右宽的沟槽,深不见底。

    巫雨,不见了,并非被这巨力砸成了灰,而是凭空消失不见。申公克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被骗,急忙收回雷鞭四处探查,哪里还有丝毫踪迹。

    申公克大怒,挥动鞭子在身边不停的乱抽一通,接着转身向着聚落飞回。没过多久,山峰中部一块巨大的岩石缓缓滑落到山脊一侧,两个人影也随着山岩一起显出身影。

    丁丛一手掺着巫雨的腋下,一手在空中挥动着凝出厚厚的盾牌。

    二人才跑出没多远,先前被申公克鞭打的山峰便轰的一声崩裂倒塌,云海也被这股力量波及,涌动翻滚,许久后才平静下来。

    在一处小溪旁,丁丛给巫雨简单的擦拭了一番,然后自己才去溪水中洗掉身上的尘土。

    然后看着变车秃头的巫雨,丁丛沉默了很久也没有说什么。

    巫雨笑了笑,恢复了一些生气,但脸上气色仍然不好。一阵轻微的喘息后,巫雨开口了:“什么都不要问,以后你会知道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希望你能尊重。”

    巫雨说的郑重,神色却很平静,说完后很认真的看了看丁丛。似乎想在心中与自己形象进行对比,片刻后才叹气道:“早就记不起自己样子了!”

    再次抬头看着丁丛时,巫雨笑了,很开心的笑了。他的身体也在笑容中开始分解,如微风吹散芦苇棒,一粒粒的荧光飞了起来。飘散在空中的荧光在微风中迅速燃烧,火光一闪及灭,灰烬飘舞,或落于水,或飘入林,或散于草,零零散散……

    丁丛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出手阻止。他明白,这是巫雨自己的选择,他必须尊重。

    最后巫雨的身体中漂浮起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淡淡荧光,慢慢漂浮到丁丛面前,停在了他的眉心一尺处。

    丁丛没有犹豫,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盘坐闭目,等待着荧光的到来。

    …………

    申公克满脸阴郁的走进了宓羲的屋内,也没理会屋内是否还有外人,就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中间的毛皮榻上,然后才注意到屋内除了宓羲还有一个年轻人垂手站立。

    少皞氏,二十几岁的年纪,已经是伏羲氏中最年轻的长老,平时负责族内防卫事宜。今天在来宓羲这里是为了汇报九黎族方面最新动向,没想到申公克就那么大大咧咧的走入族长屋内,还直接坐在了榻上。

    宓羲见到申公克进来,也没说什么,让少皞氏先退了出去,然后恭敬的走了上来,想问问发生了什么。

    申公克没理会宓羲,而是盯着走出去的少皞氏,冷冷的问道:“他回来了吗?”

    “没有,应该不会这么快。”宓羲毕恭毕敬的答道。

    “哼,刚刚那个小子要是敢说三道四,就宰了,明白了吗?”申公克的杀意随着声音传入宓羲耳中。

    宓羲皱了皱眉,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又回去继续研究兽皮上的地形。

    …………

    六月总是多变天,云飘雨落,溪水却依旧涓涓。丁丛沉默的坐了两个月,身上没有结网,鸟儿也没有靠近。野兽们与他最近的一次接触,无非就是隔溪相望,蓦然回首,仓皇而逃。

    巫雨给丁丛留下了全部的记忆,没有一丝的自主意识,单纯的记忆。没有意识不代表没有想过,看过,做过,那些痕迹都是一个叫巫雨的家伙做的,都是他所想所说所尝试的记忆。现在这些记忆随着灵魂回归了,本来就是一体的,既然回归就应该融洽。

    但是丁丛不想,他想保留住巫雨留下的最后一丝痕。

    可惜巫雨很决绝,他选择了离开,选择了舍弃,将自己最后一丝残念都化成了灰烬,散了出去。他似乎像说,我来过,所以我走了。

    丁丛很珍惜这些记忆,它们都是打着巫雨烙印的存在。它们在提醒着自己,曾经有一个自己已经做过,现在需要去验证。也许有一天,他会亲自去重复那些记忆,将烙印抹平,让他真正的消散在这片天地间。或者,有时间就去翻看那些记忆,让他依然留在记忆中。

    丁丛明白巫雨的选择,一个时空,具有因果关系的灵魂不应该同时出现,总会有主次之争,最终只能剩下一个。巫雨的人生走完了,现在是丁丛的人生,所以他选择放弃。

    此时的丁丛禁不住在想,要是将来再发生一次的话,自己是不是要像巫雨一样?

    巫雨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所以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凌厉的手段对付申公克。一方面是验证自己的猜测,另一方面是给丁丛留下更多的参考资料。无疑,他都做到了,申公克并不如猜测那样来自未知的世界,同样,他也有自己的因果,只是因为轮回之术的关系,他成功避过了因果循环。

    巫雨打穿申公克的那五道光线,能量确实极强,但杀伤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通过超高的能量与速度偷走一部分灵魂,窃取一部分记忆。如果能把申公克灭掉那最好,如果不能,就要把资料收集好。所以巫雨那么做了,为了提高杀死申公克的成功率,他燃烧了自身的气血。

    现在申公克的小秘密暴露在丁丛的面前,至于他要找什么,则没有相关信息。不过他在试图影响历史,而且他成功的做到了一次,最终导致巫雨与丁丛的相遇,一个灵魂变成了两个。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难道就为了口中说的东西吗?而且申公克很擅长伪装自己,甚至从对话中猜测对方在想什么,并提前说出来从而震慑对方的心神。丁丛怎么想都觉得他应该是心理医生才对,但最不可思议的还是他怎么躲开那五道魂闪的?巫雨用燃烧气血后使出的魂闪,居然没有伤到他。

    不过另一个关于红色山峰下两个好朋友的故事则告诉了丁丛,大的历史走向是无法更改的,除非你已经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不可否认,申公克正行走在这条路线上,如果想要回归历史正序,那么就一定不能让他成功,哪怕他所寻找的事物有多么诱人。

    丁丛先下溪洗了洗,才准备离开,一路上不断努力凝聚着魂力,尝试打破桎梏,进入新的阶段。可惜修行需要有积累,不是光靠经验便能提升的,况且丁丛的魂力与巫雨领悟的完全两码事,大处相同小处相差,就这小小的诧异,便决定了他要从头做起,不能照搬照抄。

    这也是丁丛自己的人生路,不过这样的结果也是当初巫雨留下的。

    丁丛一路走一路想,在想到狄绣绣还要几个月才能出世,心中便有些小激动,不知道这次出生后是不是可以说话?他可是费尽心思才给狄绣绣物色了一户好人家,不但家族人多心善,而且腹内死胎还是女婴,不会出现老李的那种情况。

    想到老李,丁丛还真的有些想他,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

    “汪,汪汪……”一阵撕心裂肺的犬吠,让屋内之人十分不安与烦躁,索性来到屋外拴狗处,一脚踢了过去,才止住了难听的吠叫。

    好在时间尚早,还能在屋内继续睡会儿。刚刚老实下来的恶犬,不知为什么再度发出“呜呜”的声音。

    只见距房屋不远处,站立着一个面带微笑,背大皮袋的年轻男人。

    房屋的主人有些诧异,马上很热情的迎了上去。刚要说话,便被突然传来的腥臭味呛到,赶紧捂住口鼻,后退了几步。然后才明白为什么都是熟人了,那条恶犬还在狂叫。

    “下次再来能不能换点东西带?我们这像是缺肉的地方吗?就算要拿,能不能先晒干了再拿,还没处理好就带来,难怪味道这么大。”房屋的主人捏着鼻子说话,难免声音有些别扭。。

    那名年轻男人虽然扔掉手中的大块生肉,叹息着说:“夏天就是麻烦,本来想着过来一同烤来吃,还没到地方就臭了。黎破,你有什么好东西吗?拿出来,拿出来。”

    房屋的主人黎破,九黎族黎氏成员,平时不参与族内事物,只有在征伐的时候,才会带队出征。今天来访的不是外人,正是与九黎族大祭司——申公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