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五十六章 回归(二)

第五十六章 回归(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走出冰晶草原,跨过茵茵燕山,巫雨踏春而行。

    望也千年,忆也千年,巫雨没有再想哲学三问,也没有伤春悲秋,感叹生命之不公。

    只是一路踏步前行,每步寸尺不变,不疾不徐,日出日落,风霜雪雨,起于春,止于春,未停一步。

    最终落足颍水河畔,走进了那个不知扩大了多少倍的环壕聚落,停下的地方在中央广场。

    还是一头的鹰羽,手持权杖,身上的皮袍下穿着麻布夹衣,足上的皮靴依然光鲜,面色凛然的站在那里,稳如山岳。

    巫雨不开口说话,自然也无人敢上前搭讪。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窃窃私语着,交头接耳着,低声密语着。没有人问过,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来找宓羲的。

    宓羲没有出现在广场上,来的是申公克,还是没有笑意的微笑,还是那么不讨人喜欢。

    申公克也不理会周围的人群,反手从皮袋中抽出一根深黑色的藤木棍在手中摆弄着。看着巫雨很开心的笑了,真的很开心。

    “师傅,你老了。”申公克嘲弄的声音响起,周围所有人都皱起眉头,心中想的都是一样的问题,他在说什么?念咒语吗?

    现代汉语对于他们来说,发音太过怪异。但巫雨听到后却很是怀念,到底有多久没有听到了?

    “我来了,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吧?”巫雨的神色还是那样的淡然,没有起伏变化。

    “我在找一样东西,可惜只有你们的力量才能得到,你们的那种奇怪的力量我试过很多次都无法掌控,也许是你们的存在太过特色,但那东西我一定要得到。”申公克说的很直接又很模糊。

    巫雨听明白了一些,又有些不明白,于是皱眉思索片刻,才举起手中的权杖,对着申公克挥了出去。他必须动手才能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既然要动手就没必要遮掩,该出手时就出手。

    巫雨的权杖很普通,整体造型是一人双手抚胸做祈祷状,人头微大作首,腿细而长作棍,整根权杖玉石圆雕而成,通体磨光。在魂力的加持下晶莹剔透,没有丝毫的能量外泄,就像是一根普通的树挂冰晶。

    申公克也没怠慢,手中的黑色藤木棍快速迎了上去,带起一连串的残影。

    巫雨并没有让权杖砸在黑色藤木棍上,就在刚要接触的瞬间,权杖收了回来。黑色木棍也收了回来,不过颜色已经从黑转绿,还有丝丝电芒闪烁而出。

    看了看转换颜色的藤木棍,巫雨神情凝重起来。申公克却有些吃惊,然后开始向前伸出藤木棍,直点巫雨胸口。巫雨向右避了三步,从头上拔下一根鹰羽斩向了申公克的咽喉。

    不知何时,前伸的藤木棍已经立在了脖颈前,挡住了鹰羽的一斩,人也顺势后退了半步。羽片支离破碎纷飞落下,藤木棍也被斩开了一道裂痕,电流顺着裂痕释放而出,银色的电弧噼啪乱闪。

    二人动作太快,电光火石后,一个手持半截鹰羽,面露微笑。另一个手拿银色棍棒,面色阴沉。

    二人的境界很高,动作也很简单,力量也都收敛到了身边寸许之地,相互试探性的一击便停下来。

    四周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两个在干什么,觉得眼前一花,再仔细看的时候发现,头戴鹰羽的那个异族人向右移动了一些,而申公克后退了半步。

    巫雨扔掉鹰羽,吐出口浊气后缓缓说道:“你刚刚的话,我明白一半了,希望你能把另一半告诉我。”

    申公克依然阴沉着脸,收好银色棍棒后才开口说道:“可以,但你要帮我找到那件东西,而我还可以给你无法想象的好处。”

    “哦?无法想象的好处?既然无法想象,那这个好处对我来说可是没有丝毫吸引力。”巫雨有些嘲讽的说道。

    “没有吸引力?”申公克不屑的说道:“高度限制了眼界,也限制了认知。蚂蚁会知道大树是直立的吗?”

    巫雨漠然片刻后问道:“对你来说,时间是什么?”

    申公克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巫雨,眼中流露出欣赏的神色,然后才微笑着说道:“我站在山巅,看着自己爬入深谷。回头时发现在山巅放风筝的自己。”

    巫雨听后哈哈一笑,身体微微一颤后虚幻起来,然后原地消失不见。

    申公克也跟着一起消失在原地。

    四周观看的人群一哄而起,两个大活人在自己眼前说了一阵怪话后,就那么消失了,消失了!所有亲眼看见的人都拜服在地,恭颂之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人受不住惊吓,牛矢马溺,黄白之物溢流。

    宓羲得报后并没有出来观看,早在巫雨立于广场时,他便感应到了,而且还隐隐猜到就是这些年一直惦记的那个人。

    …………

    巫雨一路逃的很辛苦,无论怎么加速,就是甩不开如影随形的申公克。二人一前一后飞遁千里,来到了外方之巅,并非巫雨到了极限,而是他知道,这里是对他最有利的地方。

    申公克对这里不以为然,虚假的微笑依旧挂在脸上,背后的大皮袋显得有些沉重。随手抚着被劲风吹乱的头发,申公克对着巫雨说道:“这里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如果答应我的要求,那么一切都好说。不同意的话,就葬在这吧。”

    巫雨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不停的推算着双方的实力,眉头微微皱起。心中暗骂自己大托,早知道会出现这么扯的事情,就应该再谨慎一些,最起码按时赴约,探查下他的实力进步到什么程度也好。

    现在不确定因素太多,而申公克的实力也没有完全展露出来,仅仅是器具之便,就不好对付。巫雨眉头越皱越紧,突然在申公克再次举手整理被衣衫时,发动了先手。

    巫雨数千年磨砺出来的成果终于尽数爆发,这次全力出手没有任何征兆,魂力发于神魂,随心而动,并不需要蓄力提势的过程,就那么随着巫雨抬起的右手,指尖闪亮,化作五道光柱,如激光一样直射出去。

    五条笔直的光线瞬间穿透了申公克的身体,没有丝毫停顿的飞向后方云海。申公克没有躲闪,没有疼痛的反应,甚至还伸手触摸了一下胸前的五个孔洞。然后才看着巫雨肆虐的笑了起来,很开心的笑着。

    巫雨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头发却在释放出那五道光柱后迅速变白。被山风拂过,根根银丝飘落而下,绑在头上的鹰羽也随之飘落。

    申公克看着眼前这幕更是觉得有趣,哈哈大笑道:“华发乃气血之表,如今你华发尽去,生机也将就此决断,对自己还真是够狠的啊!”

    “真没想到,居然连燃血这种事情都做了,可是除了眼前的这五个孔洞,还能给我造成什么影响?虽然你没直接教过我什么本事,但魏鹤可是你唯一的爱徒,他会的都教了我,你有什么能耐我多少都知道一些。”

    看着申公克肆虐的笑容,巫雨神色黯然下来,皱眉说道:“如我所猜是真的,那么拼命一搏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可是我弄不明白,你是怎么进入申克体内的?申克呢?”

    申公克又大笑了一阵后,才逐渐收敛。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开心的说道:“你把申克带下山的时候,是不是想让他去迦毗罗卫国寻找轮回之法?”

    “不错,是有这个打算的。”

    “他确实没辜负你的嘱托,真的找到轮回之法,我对这件事情也很感兴趣,便在他为难的时候帮了帮忙,最后在末羅国找到的秘法。不过在他回去的时候不幸遇难,这么好的一具肉身不要可惜了,所以我便替你保留下来。”

    申公克说的很随意,巫雨听的很愤怒。

    见到巫雨光秃秃的打脑壳,申公克兴致更高,继续说道:“申克的灵魂如果没有消散的话,估计能凭借轮回术转生,只是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却没人知道。不过你的那个魂力的修行之法还真的很难,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只能是模拟着像一些罢了,再加上魏鹤那家伙遁术无双,见事不好转身就跑的习惯很和我心意,所以最后落到了他的身上。可惜他最后居然死顶着不退,结果我又要再做一遍。唉,真的很麻烦。”

    说道这里,申公克真的流露出很无奈的表情。可是巫雨并不这么想,趁着现在形势有利,索性再进一步套话道:“为什么最初要选我?”说着,巫雨身子晃动了一下后,坐倒在地。

    申公克早就在注意巫雨的一举一动,也知道他在套话,不过探查了一下后,发现他确实生机渐丧命不长久,索性多陪他说一会儿。做为一名优秀的棋子,能在临死前知道缘由,也算是自己对他的尊重吧。

    “你是被随机选出来的,呵呵,不要幻想着自己如何与众不同。”申公克笑眯眯的说道:“很像打彩票的时候,出一注随机数字,你就是那个随机数。”

    “我说过,你们很特殊,把你们扔到同一个环境下会出现不同的能力,在我看来这也是随机的。你的能力是魂力,与量子有些像,不过差别还是有的。我所做的就是给你一个契机,这个契机是在别的地方拷贝来的。”

    巫雨坐在地上,有些费力的喘了几口,然后抬头看着申公克,有些无奈的问道:“难道你是用我已经走过的路来影响我即将要走的路?”。

    “聪明,要不是特殊的原因,我还真想看看你们将来会发展到什么样子,可惜你看不到了。”申公克看着这颗即将消失的棋子,有些惋惜的说道。

    毕竟是一颗陪他玩了很久的棋子,不过是棋子就要做好回归棋盒的准备,现在时间差不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