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五十四章 合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丛外出游历,足迹遍及天下,目的也无非是四处看看。在没有高楼叠起大厦林立的时代中,自然之美,原始之味,着实让丁丛心旷神怡,无法自拔。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从未见过的珍禽走兽,神话传说中的妖魔精怪,都曾出现在丁丛的眼前。

    而天地之奇更是孕育出无数的天材地宝,巫雨传他的那些秘闻便是最好的导览手册,只需要大致信息,丁丛顺藤摸瓜总是能找到不少新奇之物。

    其中最让丁丛兴奋的便是找到了在修行界号称“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之物——无量原石。看着脚下那深邃的无量原石矿坑,丁丛都不敢相信其中所蕴含的储备量,这要是被别的修行者知道,还不得打出脑浆来?

    感叹之余,丁丛也没闲着,就在矿坑边上凿山开洞,建了一个简易的居所,然后开启了的炼器升级之路。当然正所谓技多不压身,还有就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更主要确是,巫雨传给他的方法有一些需要变通使用,所以每一样都要反复练习。现在正好有机会,当然要多加练习。

    每日下矿采集原石,回来后用魂火熔炼提炼,刚开始不熟练的时候,经常控制不好火焰的温度,白白浪费不少材料。不过守着矿藏来练习也算奢侈之极,更何况再烂的技术也架不住时间与经验的磨砺,在不知道烧毁了多少原石后,丁丛也终于掌握了其中的窍门,开始从无量原石中提炼出少许无量精石。

    一般来说,无量精石已经可以制作储物用具了,但丁丛没有停下来,而是按照秘闻中所述,把精石积攒到一定程度后再次提炼,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得到更加少量的结晶体,再用魂力压制凝练,最终得到了传说中的芥子。芥子大小如同谷粒,内部空间却大的惊人,真可谓“生如芥子有须弥,心似微尘藏大千。”

    这颗芥子最后被丁丛如炼化弱水剑那样,融入了识海、深入灵魂,并在右手中剔除一粒骨骼,置换成了芥子。这也算是丁丛给自己留下的保障,毕竟外物再好也易丢,现在就算手没了,只要灵魂尚存识海中便存放着那颗芥子。

    还别说,丁丛的这个法子就连巫雨都不会,不然他也不会给自己的肉身留下神器、丹药以图后谋了。

    得到芥子后,丁丛到也没有继续炼制更多的芥子,毕竟贪多务得的道理还是知道的,而且吃独食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够用就好。随意的装了些炼好的精石后,便击垮了矿坑,虽然不多拿,但白白被别人拿也是不好的。

    丁丛如此在世间继续闲逛,偶尔遇到部族便去打听下奇闻异事,倒还真的通过这种方式,在一个四面环水的小岛上找到了一位老熟人——狄绣绣。

    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被丁丛找到时,已经接近灵魂崩裂的地步,估计再过几年也就真的魂飞魄散了。丁丛看着洞口处摆放的供品野果,轻轻的摇了下头,知道因为狄绣绣天生残疾的缘故,虽然穿了过来,可是没有办法与人沟通,只能在这个山洞中孤零零的飘着。发现她的那些人以为是先辈显灵,便长长来这里祭拜,根本没有人敢随意靠近。

    今时今日的丁丛早就脱离一般范畴的修行者了,毕竟巫雨给他的是上千年积累下的经验与感悟,让他少走很多弯路。再加上这个时代的天地灵气之充沛,他灵魂的特异之处,都在无形中推动着他的进步。

    给狄绣绣一个转世肉身虽然简单,但是他不想长期留在这么一个弹丸之地,于是渡给狄绣绣一股魂力后,便将她的灵体收入了芥子中,然后开始向着颍水河畔出发。

    …………

    又是一个艳阳天,春风拂过嫩草,树叶伸展娇躯,冰雪消退溪水涓涓。平缓的山坡上人头攒动,黑压压的蔓延至山脚下,最前方有七八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正在奋力的掘开一座长满嫩草的封土包。而封土包旁不远处,另有三十多人在挖掘更大的坑,后方的人群自动围绕在四周,并让开了一条长长的通道。

    通道直达环壕吊桥处,虽然没有净水泼街却也扫的微尘不起。一个身穿豹皮长袍的中年男人手中捧着一个彩陶大瓮,纤细的黑线在瓮身上勾画出一幅精美的图案。

    男人怀中捧着的大瓮几乎挡住了他视线,虽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但这么大的瓮,分量也着实不轻。

    男人捧瓮而行似乎并不如何费力,只是缓慢的走在通道上。其后跟随着九对年轻男女,手中分别拿着各种祭品,低头躬身小心翼翼的走着。再后面还跟着一队不下五十人的队伍,不过这支队伍中男女老幼皆有,且每个人的双臂都被藤条反绑,两侧有手持石矛的精壮汉子看押。

    男人所到之处,两旁的人群纷纷俯身行礼,直到他来到刚刚挖开封土的墓穴旁才驻足不前。身后跟随的年轻男女也自动分列两旁,那五十人的队伍则被带到了另一个刚刚挖好的大坑旁。

    这时一名面带微笑的年轻人走到了人群前面,开始高声诵读祭文,结束后吩咐人点燃了早就竖立在侧的一颗小树。

    此时有人跨过残留的封土,开始向着下方的墓穴走去,很恭敬的整理里面的骸骨,并在旁边清理出一块大小相当的地方。结束后才走到捧瓮男人面前,单膝跪地施礼,并高举双手准备接下男人手中的彩陶大瓮。

    男子看了看前方跪地的族人,轻轻摇了摇头,亲自捧瓮走下墓穴。然后从瓮中取出一块块的骸骨,认真的拼凑在一起,直到一具完整的人形出现。

    两具骸骨并列排放,头骨相依,双臂交织。此时后面的九名年轻男人送上手中的器物,罐、釜、盆、钵、碗、壶、瓶、鼎、葫芦形器等等,件件制作精美,纹饰独特,这些器物放在了头颅上方的壁龛内。

    然后九名年轻的女子才走上前,将手中的玉器小心翼翼的送了过去。箍形器在头上,双玦在头两侧,胸前的玉牌,腰下的玉璧,肋下的玉璜,腕下的玉环,玉斧玉越置于身侧。

    其他的一些陪葬事物零零洒洒布满四周。

    这时男人才走出墓穴,扭头看了看依然燃烧旺盛的小树,点了点头。那个面带微笑的年轻人见后,对着身旁人挥了一下手,大坑边上站着的壮汉举起手中的石矛开始屠杀那些藤条绑手之人。

    那些壮汉下手极快,石矛刚刚划开咽喉,便一脚踹入坑中。鲜血并没有四散飞出,也没有听到惨叫声,是有“扑通、扑通”重物落地的声音。

    随后又上来几名壮汉,入坑开始摆放起尸体的位置,并随手取出尸体口中的石子。整理结束后,几名壮汉才爬出坑来,将身上沾血的衣服鞋子都脱了下来,扔进了小树上旺盛火焰中。皮质的衣服鞋子很快便略带焦臭的化为灰烬。

    这时旁边等候已久的那些壮汉才开始向墓穴与坑中填土,直至一大一小两堆封土高高培起。

    整个过程中,只有那名面带笑容的年轻人发出过声音,其他人都沉默不语。最后在小树烧完的前一刻,所有的事情都办理完成。最后那名男人站在封土前轻声祷告:“父亲,你的心愿我已做到,快去将那些故事说与母亲听吧。”

    然后男人不再留恋,转身走回聚落,族人也纷纷跟随。

    …………

    丁丛回来的时候,正好远远的看到了整个过程,他并没有靠上前去,因为那张带着微笑的面孔太熟悉了,申克,魏鹤的大徒弟。此时的丁丛还不知道申克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距离虽远但带给他的无形压迫却很大。

    他清楚的记得,在最后的爆炸前,魏鹤叫他师傅,而他居然也亲口承认了。不过他与巫雨“第三个自己”的推论几乎可以排除掉,因为对于他的灵魂来说,见到申克也没有那种亲近感。

    看到所有人都回去后,丁丛才偷偷来到了封土之旁,先是探查了一下骸骨上的残留气息,在确认是火树后,才默默的鞠了一躬。毕竟火树是他看着长大的,更像是自己的侄子,现在也终于尘归尘土归土了,丁丛感慨万分。

    就那么原地坐下,开始回忆火树的一些事情,也算是心灵上的祭奠了。

    …………

    “师傅,你确定那个人会来吗?”说话的正是刚刚捧瓮的男子,也是现在这个伏羲氏部族的族长,风宓羲。在他对面站立的正是当年的申克,现在的申公克。

    “他一定会来的,不过这些事情你就不用再管了。”申公克冷然一笑。

    虽然看了三十几年的时间,宓羲还是有些无法接受,毕竟没有笑意的笑容太过虚假,也太过阴森。

    “对了,上次我与师傅提的那件事情,师傅可是答允了?”在申公克面前,宓羲感觉自己永远抬不起头,虽然那个压着自己的人是师傅,但身为上万族人的族长,万人之上的存在,居然连站直说话的份都没有,也真的很憋屈。不过这种想法他是从来不敢表露出来的,师傅的强大他很小的时候就很清楚,就像他清楚的知道刚刚出生不久后,有个人来看自己一样,那个人身上带着淡淡的亮光,并不刺眼很想让人亲近。。

    宓羲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如果是那个人来当自己的老师,现在的自己还会这么压抑吗?

    可惜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申公克,仿佛永远都要压着他理想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