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五十二章 丁丛、巫雨

第五十二章 丁丛、巫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宓羲用了三年时间准备,又三年时间回迁,一路上并没有去打听李子的下落,遇到投奔来的部族予以吸纳,遇到蛮横不讲理的部族予以征伐。火树迁徙的时候并没有带熊,而宓羲征伐时也只是一人。

    由于李子曾经说过,他的功法太过霸道,又以杀戮为主,如心志不坚者修习则有害无益。火树痛惜儿子,并没有教导过他如何修行,殊不知宓羲自有老师,到也不需要他来教导。

    …………

    时光倒退!

    坚硬的山岩享受着春风的吹拂,光滑的石壁没有丝毫尘土。偶尔飘过的枯叶顽皮的想要靠近,可惜总在四周打转,最后只得悄然离去。

    宓羲降生十二年后,这面光可鉴人的石壁上终于出现了一缕龟裂。

    裂痕慢慢延长,崩裂,再次延长,崩裂,直到正面石壁满是龟裂才慢慢停了下来。接着便是一阵阵细碎的脱落声,大若黄豆小如芝麻的砂砾不断的流到地上,被春风带着四处翻滚。片刻后,石壁离地五尺处猛的向外凸起,一声清脆的“咔嚓”过后,石壁终被内部来的力量击穿。

    清脆的声音很有节奏的咔咔响着,石壁也变的千疮百孔,但依然倔强的矗立着。直到最后一个较长的音节划过,才石壁轰然破碎。

    极速掠过的春风迅速卷走了尘土,露出被石壁掩藏了十二年的洞口。

    “巫雨这个混蛋,弄的这么硬干嘛!”一声轻语响起,从洞内走出一名半身赤裸的男子,如果不是腰间的皮裙勉强遮羞,恐怕就是全裸出镜了。

    一十二年的洞内光阴让丁丛浑身肤色雪白,由于入洞时丁丛才八岁,尚在发育阶段,不能辟谷,所以巫雨存了不少食物,才让他有足够的物资进行半日修行半日练技的半闭关模式,直到两年前食物耗尽,身体发育也跟上了修行速度,才开启了全闭关模式。

    一纪,十二载,今天终于到了出关的日子,丁丛也按奈不住心中的喜悦,毕竟暗无天日的生活太过愁苦。丁丛猛吸了一口微暖的空气,感慨着世界多么美好!

    …………

    时光再退!

    火树重伤生死不知,老李昏迷倒地不起,丁丛问巫雨:“你俩有事?”

    巫雨无语了,觉得刚刚的对话有些跑偏。

    巫雨再次沉默了一阵儿,迅速的做出了决断,于是很正经的说道:“有事,而且是大事。”

    丁丛到是真没想到,险些连凝聚出的弱水剑都散掉。愕然的张着嘴,没发出声音。

    巫雨很是无奈,然后回头确认了一下老李与火树确实都陷入昏迷中,才对着丁丛说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丁丛凌乱了,真的凌乱了,无与伦比的凌乱。不知道巫雨是在拿他打趣还是另有打算。

    “需要证明吗?”巫雨笑眯眯的问道。

    “必须的!”

    “那我就说了。唐南,小学暗恋至高中。第一次游泳,跑进了女更衣间。本科毕业前还是处男,研究生时被女友霸王硬上弓,半夜出去买……”巫雨数家珍般一件件的说了出来。

    丁丛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赶紧举手示意投降,同时也散去了左手的弱水剑。

    巫雨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的男孩,熟悉的灵魂。

    丁丛的尴尬一瞬即逝,接着是不解,为什么会出现两个自己?

    巫雨很简短的说了下自己知道的事情。

    “2019年,因为一个叫敕勒觽的年轻人登上石台,我上去制止,从而踏入修行圈……”

    “停,停!前面的我都清楚,说重点,最后的爆炸是怎么回事?所有的事情不都是你安排的局吗?”丁丛有些疑惑,又有些气愤的问道。

    巫雨的小脸上露出了无奈,苦笑着说道:“前面的局都是我安排的,但是最后爆炸时,我已经是灵魂存在了!而且这是第二次穿。”

    “啊?”要不是有眼眶拦着,丁丛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应该知道合药丹的事情吧?丹药是我后来弄的,目的就是给自己留一个后手。”巫雨这时也有些想不明白。

    “这段到是知道,你留下了丹药与半段白绫。”丁丛把知道的说了出来。

    “申克?半段?”这回轮到巫雨恍然片刻,然后叹了一口气。

    “我听最后魏鹤叫他师傅,难道不是你?”丁丛有些纳闷的问道。

    “当然不是我,刚刚就说了,那时候我早就是灵魂状态了。”

    “灵魂状态?说具体的。”

    “当时我是妖傀儡,就是那个张宁。”

    “张宁?我记得也是很早就引入博物馆的人了,怎么回事?”

    “说出来你也别生气。”

    “又与我有关?”

    “嗯,很大关系。”

    “说吧,现在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气的。”

    “我想回到我的身体中。所以很早就找好了妖傀儡当灵魂暂居之所,又引着魏鹤寻到了妖傀儡,这傻小子还以为真的捡到宝了呢。哈哈”巫雨好像是想起了魏鹤捡到妖傀儡时的欣喜模样,很开心的大笑起来。然后问道:“回到自己的身体没错吧?”

    “……,没错,但当时我还在啊?”

    “到时会发生一次异常的大爆炸,我会在爆炸之前出手先夺弱水剑,利用它的特性改变周边时间流速,再将你灵魂打出,然后我的灵魂进入肉身,而合药丹的作用就是保住肉身不会在爆炸中受损严重,这样一来让你也穿一次,然后再经历我所经历的,最后再回到自己的身体。”

    “……,历史重演的把戏呗?”

    “是的,你不生气吧?”

    “你说呢?能不生气吗?要不是你设计了这些,我能这样吗?”丁丛冲着巫雨咆哮道,但缓了一会儿后,稳了稳心神也就释然了,要是真如他说的那样,那这个办法到也可行,反正都是自己的身体。想虽然是这么想,但是总会有些别扭。

    巫雨也是沉默了一阵后才再次说道:“可惜历史变了。当初留下丹药是为自己准备的,封印弱水剑也是为自己准备的,可现在再看看,我得到了什么?”

    巫雨似乎情绪波动很大,但马上就再次平静下来,悠悠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我现在都穿越了,那么咱俩还是同一个人吗?”说着巫雨自嘲一笑,沉默下去。

    丁丛也在想这个问题,现在两个人算什么?灵魂分裂吗?还是不同维度的重叠?

    两个人同时沉默着,想着不同的心事,然后同时抬头,同时开口。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所不同的是,一个很确定,一个不确定。

    巫雨很确定,所以在此陷入沉思。

    丁丛不确定,所以开始骂街。

    又一阵后,丁丛骂累了,转头问巫雨:“历史会改变?”

    巫雨抬头看着丁丛说道:“火树的小媳妇要是生的男孩,就没变。不过这种涉及华夏文明发展的大事应该不会改变的,但小事情上不确定。”

    丁丛若有所思的问道:“难道火树真的是燧人氏?燧皇?”

    “嗯,我很确定是他!”巫雨真的说道。

    “那他的孩子如果是男孩的话,就是宓羲了,羲皇?”丁丛的声音有些颤,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兴奋。

    “女孩的话……”巫雨沉默了。

    丁丛到是不怎么在乎这些,是不是燧皇,羲皇都不所谓,反正炎帝、黄帝以后一定会从有熊氏走出。

    看着丁丛不在乎的样子,巫雨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没有去问,而是想着一件事情——历史真的会改变吗?

    这时的丁丛又想起了几件事情,不解的问道:“你说活着的人都应该穿了,你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为什么说魏鹤的时候那么确定?”

    巫雨有些黯然的答道:“如果爆炸是以天心绝地为中心开始的,那么魏鹤就一定不会有完整的灵魂存留,因为天心绝地的位置就在他灵魂中。”

    丁丛沉默片刻,算是默哀致敬,然后神色未变的又问道:“为什么对火树他们下手?”

    这是丁丛很想知道的,也是不敢轻易问出来的,所以才与巫雨说了那么多,最后才问了出来。他怕巫雨做出的决定是他所能想到的种种结局中最差的那个——杀人夺魂。

    巫雨答的到是很利索:“李德仁毁了妖傀儡,我怀疑他。”

    丁丛一阵沉默后反问道:“那你第一次穿来的时候,火树的师傅是谁?”

    “第一次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看到火树是在他与风希举行的合葬仪式中,当时只剩枯骨。但修行者就算是只剩枯骨也会留有气息,所以当知道这附近的养熊人叫火树时,我便探查过,气息是一样的。”巫雨说的很笃定。

    丁丛却觉得哪里有问题,可惜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

    “那下一步怎么办?”丁丛并没有放松警惕。

    “闭关修行,像我上次一样。”巫雨简单的说道。

    “哦,那我呢?”丁丛又问道。

    巫雨瞥了他一眼后说道:“我说的就是你。”

    丁丛无语了,愣愣的看着巫雨。

    “你现在水平,实力都很差,不闭关怎么行。”巫雨很不屑的说道。

    “那你呢?”丁丛到也知道自己现在与巫雨比起来差太多。

    “当然是继续探查一下,刚刚你问我上次穿是什么时候,现在仔细想想,果然有很大问题。”巫雨皱着眉说道。

    丁丛心中一惊,也想明白了刚刚哪里出了问题。。

    有熊氏,出现的太早了!那历史岂不是已经改变了?

    丁丛不敢多想,准备去看看老李与火树的情况,然后开始闭关。但巫雨叫住了他,然后在眉心处飞出一个淡黄色的光球,随手打入丁丛的眉心,一篇篇修行心得与秘法秘闻等等信息出现在丁丛脑中。然后巫雨又施术封存了超多的吃食后,才让丁丛什么都不要管,直接入洞闭关,他在外面设立屏障,并说好时间为一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