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五十一章 火树与燧石

第五十一章 火树与燧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单独聊会儿?看到巫雨的神情,丁丛有些犹豫,可现在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修行者,还有弱水防身,再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小角色。

    “好,就去那面的树林吧。”丁丛伸手指着旁边的树林,淡淡的说道。

    巫雨很满意丁丛淡漠的模样,跟着丁丛走入林中。

    丁丛坐到一颗被火树压倒的树干上,看着巫雨淡淡的问道:“想要说什么。”

    巫雨也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坐下,很随意的说道:“聊聊我是谁。”

    “你有病吧?”丁丛嫌恶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没时间陪你聊哲学。”说完丁丛便跳下树干,准备回去。

    巫雨笑了笑,稚嫩的笑容下有着无尽的沧桑感。对着丁丛的背影说道:“这与你有关系,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丁丛回头问道:“我想知道什么你都能告诉我?”

    “当然,不过要在一些事情解决后才可以。”说完,巫雨诡异的一笑,身体瞬间消失,如烟如雾,慢慢消散。

    丁丛早就防着巫雨的暴起伤人,就在巫雨消失的瞬间丁丛便要抽身后退,可惜终是慢了一步,身体重若千金,一步都挪不动。

    丁丛魂力急转下,在肌肤上形成了一层薄膜,才将那股困住自己的无形力量隔绝开。然后左手猛的划出,一把七尺长剑破开了周围的禁锢之力。丁丛就那么左手握着剑,大踏步的走出树林,却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火树与老李。

    丁丛出来的很快,可以说是刹那间便出现在树林外,可是巫雨更快,已经将老李与火树击倒在地。

    火树斜躺在老李身前,右臂焦黑唯有枯骨,左手抓着老李的皮衣后领。老李粉嘟嘟的小脸上血色全无,嘴边一道殷红格外刺眼,就那么仰天躺在地上,胸脯略有浮动。

    巫雨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丁丛,又看了看他手中凝出的七尺长剑,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丁丛身旁,有些唏嘘的说道:“当初就不应该拿它当诱饵,直接封印起来果然是个败笔,唉。”

    丁丛也想拿剑砍他,可惜知道实力相差太多,无用功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只是举剑挡在身前,听巫雨要说些什么。

    “火树的小媳妇生娃了吗?”巫雨走近后没有理会咫尺间的长剑,而问了一个与现在极不相干的问题。

    丁丛精神微微一晃,有种挫败的感觉,马上稳住心神后淡淡说道:“临盆在即。”

    哪知道巫雨听后长叹一声,神情没落,淡淡的说道:“希望是男孩!”

    声音虽小,仍然清晰的落入丁丛耳中。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丁丛不得不仔细思考起来。然后轻声问道:“你俩有事?”

    …………

    三月十八,天地异象,金乌隐于霞云,狂雷横扫长空,颍水无雨暴涨,荟萃地动山摇。

    所有的异象都伴随着一声啼哭恢复了正常。

    聚落方圆百里内,提前进入初夏,嫩芽奋发而生,花蕾瞬间绽放,芬芳的气息被暖风带入进草屋,轻柔的拂过婴儿的面颊。

    风希半卧在草席上,看着怀中熟睡的婴儿,心中的喜悦无法诉说,只能轻轻抱紧孩子,慢慢的摇着。身边的紫竹也含笑看着刚刚降生的幼小生命,悄声收拾着屋内的器具。

    火树、无语和李子出门十多天至今未归,虽然家中并不担心什么,但是添丁进口这样的大事,男主人一般都要守在家中才是,有熊纪与集人难免要埋怨上几句,风希则是微笑不语。

    由于现在火树的身份不同,风希生产的事情将整个燧明氏族都惊动了。早在一天前,妇人们就扔下手头的工作过来帮忙,打扫房屋,准备祭品用具,预备庆祝的吃食等等。

    在有熊纪的许可下,集人打开了家族的仓廪,提前分发了一次各家生活所需的一应物资。由于这几年火树总能带回大量的肉食,扣除上缴部族的定额后,其他的都充入家族的仓廪中,因此燧明氏族算得上是整个部族中,生活条件最好的家族。

    降生的是个男婴,火树早就说要等他来取名,因为不知男女,所以没有也没有准备,反正孩子还小,早点晚点都没问题。

    男丁的降生在部族中永远都是大事,所以燧明氏载歌载舞的庆祝了三天。

    可没想到的是歌舞余音未止,一个不幸的消息便传了出来,风希产后患上风寒,身体急速衰弱,结果七日后终不幸病逝,而火树仍然未归。

    …………

    五个月后,火树携带独目巨人首级归族。

    此时的火树,瘦如骷髅,右臂上没有一丝肌肉,只是一层褶皱干枯的皮肤包裹着骨棒。身下依然骑着黑熊,只是又大了很多,壮了很多,身上隐隐乏着金光,眼睛也是金色的。

    在他后面跟着不下千只黑熊,而离他最近的一只黑熊背上驮着气色极差的李子,无语却不见了踪影。

    …………

    火树单手抱着儿子宓羲缓步来到聚落南侧的墓地,看着高高隆起的土堆,沉默不语,孩子也及其安静的闭目沉睡。

    许久后,火树略带哭音的说道:“我做到了,可你没能看到。”

    两行热泪滚滚而下,落在怀中孩子的脸颊上,小家伙似乎很不舒服,挥动小胳膊在脸上划过。

    火树并没有久留,稍做祭奠后便转身离去。临走时,火树转身对着风希的封土小声说道:“我决定了,孩子不入族名,让他跟你的姓氏,姓风。而我也要舍弃这没有用处的族名,我会重新走一条新的道路。总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到时候再告诉你。”

    声音虽小,却异常的坚决。

    …………

    部族北侧的熊患解除了,有熊氏长久以来的困局解开了一角,现在就算敌不过九黎族的入侵,也可以撤入山脉,或者全族北迁。但很多人又舍不得这片土地的富饶,况且熊患解除后生活水平会提高很多,而九黎族这些年一直很安静,并没有扩张的意图。

    部族在确认山脉安全后,决定恢复部族族长的推荐制度。当然,现在也不需要在推荐谁,全族人都有目共睹,火树砍了妖怪的脑袋,统领着庞大的黑熊群离开了山脉。从全族利益来说,他的贡献最大,从个人武力来说,没人比的过他。

    理所当然下,火树担任了部族族长,而他接管部族后的第二年便做出了一个决定,全族向西北迁徙。

    这一事件在族内掀起轩然大波,很多氏族不同意这一决定,于是纷争四起,最终火树毅然决然的带着燧明氏族与风氏族,还有几个小的氏族离开了有熊氏,向着茫茫西北进发。

    离开前,火树最后为族人做了两件事,又宣布了一件事情。

    他将学艺的那片树林的位置告知了族人。只因为这是答应过风希的,是承诺。

    其次他告诉族人,如何将树林中的岩石碎片与那些枯树枝配合使用,生火会容易很多。

    最后他宣布,跟随他出发的族人再也不属于有熊氏部族,而更名为燧人氏部族。

    就这样火树带领着部分族人,踏上迁徙的旅程,最后定居在西北之地。气候虽然比较寒冷,但物产之丰富并不亚于颍水附近,而且四方没有什么强大的部族能够威胁到他们。

    …………

    转眼间火树五十六岁,他引以为傲的儿子风宓羲三十二岁。

    就算是修行者,火树依然没有养好当年的旧伤,而这段时间伤势迸发的迹象时有出现。最终火树决定将整个部族交由儿子风宓羲掌管,此时他们已经在昆仑山附近生活了近三十年。

    这时的部族早就富足强悍到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只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些年的安逸让想要一展抱负的宓羲如困牢笼,现在终于接管了部族,当然要将当初的设想付诸于行动。

    火树的伤势一天严重一天,身体一天衰弱一天,在临终前将宓羲叫到塌前,将最关心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些年,一直没有李子与无语的消息,如果你真的想要回去,就多费心寻找一下。”火树有些颤抖、有些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

    其实,在火树迁徙的途中,老李就不告而别,独自消失了。无语的消失则更早一些,在遇到那个金眼黑熊后,火树被打晕过去,再醒来时便没有了无语,师傅很确定的说过,他还活着。

    时间总是来去匆匆,根本不会去听你的诉说。现在火树的生命终于要走到尽头,心中却还在惦念着师傅与丁丛,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丁丛叫什么名字。

    宓羲知道父亲还有话没有说完,也就握着他的左手认真听着。

    “想办法把我带去你母亲身旁,我有很多话要对她讲。”说完这些,火树艰难的微笑了一下,就此闭目长辞于世。

    宓羲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悲痛,而是很认真的整理了一下火树的仪容后,招来人手将之安葬。

    …………。

    在火树离开有熊氏部族后,树林便成了族人们每年来的最多的地方,不光是为了那美味的野果,还有碎石与枯柴。果子晒干后砸开磨粉十分的美味,还有就是林中的果子产量很大。而碎石与枯柴撤底的让他们摆脱了储存火种的烦恼。

    在很多年后的一次全族会议中,全体族人一致同意将林中的那种树木命名为火树,而石块命名为燧石,以此来纪念当年的那位传奇族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