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四十三章 进修、无语

第四十三章 进修、无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起来火树还是第一次运用法术,虽然学了很久,但真的第一次使用,心中免不得一阵忐忑。

    沉神运气,全部气息集中到了右手掌心,逐渐凝聚成球形,五指虚握下掌心的戾气化为赤红色火焰,将整个右手包裹住。

    此时的火树已经将全部戾气化为了火焰,这也是他第一的全力施展。以前猎熊的时候只是用戾气将全身气息隔绝开,就算是师傅要求他勤加练习这个火球术,他也从来没有把火扔出去过。戾气随着与熊一次次的搏斗而迅速增长,但是凝出来的火球大小却始终没有变化。

    火树凝望着手中的火球,看了很久,并没有发现这火球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殊不知现在凝聚出的火球比起以前,强的太多,只不过由于他现在的体魄已经非常强悍,感受不到火球的重量。这要是放在两年前,别说举手观看火焰,恐怕手都抬不起。

    火树又看了半天后,才用力将投出,火球如流星划破天空般直奔石壁裂隙旁的黑色山岩,所过之处形成慧尾般高温气旋。

    “噗”的一声轻响后,山岩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孔洞,带有焦臭的丝丝青烟从洞中冒出。

    看到孔洞时,火树眼都直了,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自己凝聚的火球居然穿透了坚硬的岩壁,而且深不见底。

    一刻钟后,火树才缓过神来,觉得浑身乏力不堪,忍不住一个屁墩儿坐在了地上。浑身上下如同散了一般,连抬手的力气都消失了。自从被两只熊狂追百里之后,这种疲累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火树身上。火树苦笑着想起师傅那愤怒的吼声,低声说道:“明明学会了如此厉害的技能却不运用,被师傅打也是活该。”

    就这么又过了片刻,火树才回复了气力,在身边摸索出吃喝,补充了一些后慢慢站起。走到那个孔洞前,伸手摸着略带余温的山岩,心中琢磨着,为什么师傅能一个火球打出那么大的洞,边缘虽然一样,但效果差了很多。思索间不停的回忆师傅往日的教导,终于在恢复全力后,火树再次打出一颗火球。

    就这样,火树在山岩上不停的打着火球,乏力后就休息一阵,思索一阵,恢复后再次试验。一次一次的反复练习着,时间也一天天的过去。

    老李也在盼望中一天天的祈祷着,还不时的对着丁丛骂上几句。

    每次丁丛都是笑而不语,任他怎么叫骂都不理会。

    如此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火树终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走回林中,跪到老李身旁,认真的拜了拜。

    见到爱徒突然行此大礼,满心高兴的老李却是心中恍惚,不知道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

    “师傅,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那么厉害。以前你教的东西我没有完全学会,现在想再学一次。”火树依然伏在地上,没有起来。

    老李听后愣了半天,才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依然阴沉,但欢喜的语气谁都听得出。“起来吧,臭小子,现在知道师傅的厉害了?以前要你练习就是不肯出全力,现在怎么突然明白了?”

    “师傅,以前以为你在说大话,很多都没有认真学。”火树低着头,不敢去看身前的那团雾气。

    “现在知道不是大话了?”老李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打心里高兴,不为别的,只因为一个认真上进的学生如果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他就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不足才是。现在这个学生终于知道自己的不足,那么做师傅的也不会继续藏着掖着,将真正压箱底的东西都掏了出来。

    丁丛在一旁看着这对师徒,也替他们高兴。这时的老李早将丁丛说的熊精一事投到了九霄云外。

    就那么不停的给火树灌输他的经验与一些相应的知识。虽然老李说的很多东西,火树听不明白,但只要问出来,老李就掰开了揉碎了的给他讲。当老李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时,丁丛就要在旁边救场。

    相隔了数千年的文明,终于在这样一个诡异的情况下完成了它的第一次碰撞。就这样,又是大半年的光阴,初冬的寒风吹落了最后一片叶子,老李的进阶式授课才再次告一段落。

    由于文化与认知上的差异,火树每每提出一个比较可笑的问题时,老李都是让丁丛来解答,到最后丁丛都经常哑口无言,不是因为说不出口,而是因为说不明白。时间长了后,火树也就渐渐习惯了丁丛的这种无言以对。而且从火树遇到这两团雾气算起,将近四载岁月,丁丛都没有告诉过他的名字。而师傅老李每次都说他话少。最后不知为什么,火树觉得一个没有名字的人称呼起来很麻烦,所以就给丁丛起了一个外号——无语。

    当然,这个外号火树从来没有直接叫过,不然丁丛得晕过去不可。

    再次进修对火树来讲无疑是一次质的飞越,无论是思维方式的转变,还是对修行的理解,都让他与众不同起来。但那份骨子里的深沉却越发的明显,也许就是因为这份深沉,才让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少年具备了王者之气。

    眼看又要到三月初三,林子里的熊崽子大了很多,也胖了很多,当然也没有变成红烧肉。不是火树没办法打碎山岩,而是老李说了句喜欢小动物,所以林子再次变成了游乐场。

    就在三月初二这天晚上,老李让火树做好回去的准备,并不是要停课结业,而是火树快要到大婚的年龄,十六岁大婚。更重要的事,老李与丁丛发现,在不快些想办法,灵魂的消散就真的无法逆转。于是丁丛与老李商议后决定,是时候让火树一展拳脚。

    当火树再次坐在两团雾气的旁边时,老李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要求:“火树,明日进山后去探一探熊精的驻地,尽可能的查清楚为什么会有这儿一天。”

    “然后抓紧回部族找老婆生孩子,一年也好,两年也好,总之下次再来的时候你要身为人父。”

    “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要做,去找两名太死腹中的孕妇,一起来带。”

    火树认真的听着,没有一丝质疑。跟随师傅学了这么久,当然也知道师傅二人的处境,所以并不意外第三件事情。听完后很恭敬的点头回应。这时丁丛的话语从旁边响起:“不到危机时刻,别用法术。等我们回复,要紧要紧。”

    “知道了。”火树再次点头回应。

    第二日破晓时分,火树的身影消失在了树林旁的石壁上,他就那么踏步走上石壁,留下了一串焦黑的足印。

    …………

    今年的春雪比往年都要多,破晓时分琼英舞动于天际,飘飘洒洒,地上厚厚的一层玉蕊遮住了那抹迟来的勃勃生机。远来的队伍踏冰缓行,没有因大雪阻路而心生抱怨,反倒是欢声笑语歌声不断。对于经验丰富的猎人来说,没有什么比雪中狩猎收获更大。成群结伴的族人在山口处匆匆道别,相互祝福收获好的猎物,然后散于茫茫大山中。

    火树走的线路与普通族人的线路只有部分交叉,因为火树走的早,本身就在山里,所以早早的在山中转开了圈子。天近午时,琼英玉蕊尽兴散去,骄阳却依然隐藏在云层之后。天光稍亮了一些,视线却仍旧不能极远。

    火树很有耐心的在地图中的空白部分四处寻找,可连闯了几处险地都一无所获,别说熊了,就连毛都没见一根。四处的半地穴房子清晰可见,房屋搭建的很大很凌乱,明显不是人住的地方,但房屋中空空荡荡,除了中间的一堆干草可以证明这里住过什么,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火树越找越是心惊,这里肯定有什么居住,但住的是不是熊连一点线索都没有。要不是他这几年中不断的猎熊抢崽,还真以为熊患是一个惊天骗局。就算熊患是真的,那么总得看到些什么才算!

    就在火树探查到第六个聚落住地时,一声尖叫飞入他的耳中,一名上穿羊皮夹衫下着皮裙裹腿的少女闯进了他的视线。少女因为恐惧声音已经尖锐到刺耳,边跑边看向后方。火树就那么站在原地,既没有去救援也没有要离开。等少女见到他并奔来时,火树才看清楚追赶少女的是一头巨大的黑熊。

    之所以说巨大,因为在火树遇到的所有熊中,它都是个庞然大物,比别的熊最少大了有三圈,要不是少女不要命的奔跑,这会应该变成了它的口粮。只是火树依然没有动,冷冷的看着黑熊,而黑熊居然突然有感而生,硬生生的在高速奔跑时止住了脚步,一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越过少女,盯在了火树身上。

    这时少女也跑到了火树身旁,一个飞跃抱住了他的身子,就那么挂在上面瑟瑟发抖。而火树在黑熊盯过来后便知道,这是修行以来最难对付的一个对手。虽然少女柔软的身躯紧紧的抱住了他,但是面对如此可怕的对手,火树也不敢分心,于是很无情的将少女拎起来,随手甩到身后。。

    少女本来就恐惧着,现在又被摔了个七荤八素,以为眼前之人要扔下她独自逃跑,谁知刚爬起来就看到挡在身前的高大背影正在一步步走向黑熊。每一步踏出,高大的身影周边就会出现一层模糊的水雾,好像高大的身影随时都会被点燃。

    黑熊也被眼前的人影所触动,全身毛发炸起,显得身形更加的巨大。不过就在火树一步步走过去的时候,黑熊却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开始缓缓的后退,全身的毛发更如刺猬一样,根根竖直。要是能听到它的心声,恐怕就明白它到底有多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