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四十一章 一头鹿引发的立志

第四十一章 一头鹿引发的立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火树并没有跟着族人一起返回,而是以历练为借口留在了这里,集人虽担心弟弟,但十二岁算的大人也应该在外闯荡了。

    集人也没有强求什么,只是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了火树,然后跟着族人消失在南归的原野上。

    火树并没有马上去找那两团雾气的先辈,而是在附近找了个小山丘,在阴坡开始挖土筑穴,搭建一个中转居所。虽说大地回暖泥土松动,但想要挖一个能居人的半地穴还是花去了火树不少时间。

    五日后的清晨,晨光洒满的草帘被猛掀起,火树伸展着瘦小的躯体从中走出。看着地上不断扩大的嫩绿,望向远方连绵的山峦,火树眼中也绽放出坚定的光芒。转身入屋取出皮袋,开始向着山里进发。

    一路上没有遇到熊,没有看到飞鸟,就连田鼠都没有发现一只,就那么无惊无险的来到了那片树林。树上的叶子明显有了变化,在火树眼中,这才是正常的叶子。虽然当时说要留记号,但荧光走的太快,火树也就没有机会去问,现在倒好满林子的在玩找不同,就在火树快累趴下的时候,终于在一颗大树上看到了标记。

    第一次见到,火树就知道,这一定就是记号。在大约一人高的地方,一个箭镞形的黑色烙印清楚的烫在树干上。顺着镞尖的方向前行了大约五十步,又一个黑色烙印出现在眼前。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大约四五十个箭镞烙印后,两团雾气终于出现在火树身边。

    虽然是白天,但高大的树枝与细长的嫩叶合力下,林中还是有些幽暗,不过比起上次来说已经好了很多。火树恭敬的走到雾气旁边,依然垂手站立等待他们的吩咐。

    “想学本领吗?”

    略带阴沉的声音响起,问题也很直接。

    “想。”

    “我教你,你来拜师吧。”

    依然阴沉而直接,但火树能从中听出一丝喜悦。

    拜师?火树想了想后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并不知道要怎么去做,于是很尴尬的问道:“怎么做?”

    李德仁先是觉得有些恼怒,后来想想也就笑了出来。拜师之礼当然不是这个时代的礼仪,不过他本来就不在乎这些东西,也就很随意的让火树对着他拜了三次。至于什么师门规矩啊这些东西一概不说,他知道说了火树也不明白,索性一条都不提。但是要求火树必须记住他的名字叫李德仁,而且不允许说出去。

    火树也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点头应了下来。当然对于最后这个要求,也不是李德仁提的,而是他身旁那位,出于对历史的严谨与事态发展的方向考虑,不提名字或许是对已发生过的历史的一种尊重。毕竟,没人知道历史的车轮会不会改变前进的方向。

    在弄清楚火树的身体资质后,李德仁进行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讲课。当然,与旁边那位的顶多算聊天。从李德仁的态度上说,他不愧是一代邪修的杰出代表,火树稍有不解就会被喷射出来的荧光烧一个伤疤。就这样,一个不慎合格的老师开始教导一个全然不懂的学生,磕磕绊绊的用了一年的时间才结束了基础部分教学。

    不得不说火树真的是很有毅力的人,就算遍体烧伤,依然坚持着学了下来。

    春去,学呼吸,夏至,学控制,秋来,学技巧,冬临,学猎杀。这期间,火树只是在几个比较重要的祭祀活动时才回族中看看,其他时间都在林中学习,就连自己搭的那个临时住所都没有回去过。

    转眼又至三月初三,火树虽然长高了不少,可身材依然偏瘦,看着就像秋天的高粱,果实结的不错,就是杆太细。虽然老李在一年间煞费苦心的锻炼他的体魄,但是效果依然如旧,最后总结为营养不良。身材的瘦弱并不代表体魄不强,现在的火树就算是单独面对野猪也有逃跑的能力,毕竟从夏天以后,火树再回聚落时,中途从没休息过。

    一年的修行成果让火树更加的沉稳,气息也更加凝实,而随着技能的掌控,已经可以从指尖凝出苍蝇大小的萤火,虽然微弱,但热量与普通火焰也相差无几。对于老李的态度也更加的恭敬,只是这一年中,火树再也没有听到过旁边那团雾气的声音。一次在老李授课结束后,火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下,老李只是怪笑一声道:“他话少。”

    就这样,火树终于在三月初三第一次跟随这族人踏入了山里,也真正的第一次开始狩猎。而他选择的第一只猎物就是山谷中的鹿,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集人。火树并没有单独行动,而是配合着几个有经验的猎手一起行动。当包围圈形成之后,火树从山谷的一侧冲向鹿群,大吼大叫着驱赶鹿群向另一个方向逃去。手中挥动的飞石索,也在鹿群惊慌起跳时全力投出石球。

    当石球高速旋转着飞向一只母鹿时,这一年的成果终于显现出来。飞石索投掷的石球分量轻重不一,猎物体积越大投掷的石球分量越重,而猎鹿的石球已经大如双拳,分量更是不轻。而火树用的还是双石投索,这样的分量下想要精准打击猎物难度不小。何况火树还是先赶鹿后投石,而距猎物足足有一百多米时,火树投出了石球。

    强有力的石球划过天空,穿过树隙,准确的命中了母鹿的颈部与肩甲部位。一声悲嘶后,母鹿翻到在地,四肢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前方的谷口已经有族人在埋伏,因此火树没有继续追赶鹿群,很是开心的奔向自己的第一只猎物。

    当火树奔跑到一半的时候,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只半大的小鹿。小鹿奔到母鹿身边不停的用头去拱,然后又警惕的看了看火树,再次低头去拱母鹿。火树站在差不多十米左右地方,看着眼前这幕,心中有所触动,但母鹿已死,而小鹿明显也趋于独立的大小,如果就这样放弃母鹿对不起族人,但是取走母鹿又觉得心里不安。

    于是火树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小鹿不停的拱着,终于小鹿累了,卧倒在母鹿尸身旁不肯离开。这时前方的队伍已经成功的猎到了不少猎物,正在扛着猎物兴奋的走来。火树没再犹豫,直接走到了母鹿身前,将它四肢用皮绳绑紧,用力抗在了背后,起身后对着身旁的小鹿狠狠踢了一脚,然拿腿就走。小鹿虽然不舍,毕竟过了乳期,只是嘶叫了一阵后跑开了。

    之后就是回临时营地,清算猎物,上报一些其他事宜,而火树则与家人打声招呼后直接回了树林。

    火树一声不响的坐在老李身前的树下,听着老李的授课,手里不停的摆弄着那支鹿的尾巴。这也算是一种习俗,短尾、尖爪、利牙都是战利品的代名词,也就是荣誉的一种体现,当然短尾的地位比较低。这一年中老李他们也从火树身材了解了不少部落的事情,顺便也学习他们的语言,当然这也是被逼无奈,要是以后真的脱困了总不能见个人就施展一次法术吧。

    这一年来火树天天都是在这个位置听课的,只是今天见到徒弟有心不在焉的摆弄着鹿尾,老李有些来气,心想不就是打了头鹿吗?至于炫耀吗?

    按以往惯例,一颗萤火突然飞向火树。火树习惯性的躲了一下,并以手相阻。因为太过习惯,没想到手中还拿着鹿尾,于是火光瞬起,转眼将巴掌大的鹿尾烧成了灰烬。

    看着眼前的灰烬,火树突然想起了今天小鹿的举动,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老李虽然尴尬,也真看不惯别人哭泣,不耐烦的就要再打火树一火光。这时一年都没怎么开口的雾影终于出了声:“火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的发声也止住了老李手中的萤火,火树抬头看了看那团一年都没出过声的雾气,抽了下鼻子,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哼,一只鹿而已,随手杀掉就好,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老李真的很不屑徒弟的表现,在他看来一条命而已,弱者服从强者,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自从他修行有成后,就从来没重视过生命。如今收的这个徒弟,在这方面却太过软弱,心中很不舒服。

    听出老李的不爽,火树慢慢的低头,不敢吭声。

    “嗯,老李说的对,你的做法有问题。”这句话一出口,老李都愣住了,今天是怎么了,平时仁义道德的样子,今天怎么转性了?

    火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抬头看着雾气,眼中充满疑惑。

    “你猎鹿是为了族人的生存,没错。心中对小鹿生出同情,证明你不冷血,也没错。你那一脚后赶走小鹿后,它能否终活下去要看自然的法则,你还没错。但你最大的错误是不该猎杀母鹿。要知道这时节正是鹿的孕产期,你杀鹿取食可以,但以后怎么办?”声音没有高昂的愤愤,也没有低沉的忧虑,只是很平缓的说了这件事情。

    开始时火树不明白,但想了想也就清楚了。对族人而言,鹿肉是珍贵的食物,对自己而言亦如是。心软不是问题的所在,一旦食物消失,就变成了大问题。

    火树想明白后,缓缓的说道:“熊患未除,族人只得如此求生。”

    那团雾气略带肆虐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猎熊呢?”

    “猎熊?”

    “对,自己去猎熊。”

    “啊?”火树有些震惊,他虽然学本事,想要解决熊患,但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单独猎熊,那可是找死啊,一旦出了问题,招来熊的报复,整个部族都会被波及。

    “哈哈,胸无大志如何雄起?想要族人过的好,更要立大志。先磨练自身,待你强大后再歼其族群,有何不可?”

    “既然你同情那头鹿,完全可以提倡减少猎鹿,但前现在人微言轻,估计没人听你的,当你能证明自身强大的时候,这些提倡就不是问题了。而如何强大?最快的途径就是灭熊!”

    这番话说完后,老李心中佩服,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能绕上去啊。

    其实灭不灭熊都是次要的,主要是老李想要火树尽快成长起来,就必须加强杀戮方面的训练,不然真的等到他们雾气消散时,火树还是修为不足,那就真完了。

    杀戮就要以命相搏,而这里最大的优势就是熊多,以命相搏还能让火树心甘情愿,对他的修为也有极大的好处。谁知道火树顾虑太多,极其排斥去猎熊,正好今天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向着“正确方向”引导。

    “可是,熊的报复?”火树忧心道。

    “谁杀熊,熊杀谁,难道这么多年有过变化?”声音虽轻却笑意十足。。

    至此火树终于恍然,而这些话也成功的点燃了火树心中的宏图大志,只见他拍了拍脸颊,很认真的对老李说道:“师傅教我。”

    这一刻起,完全不同的火树终于站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