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三十七章 奇点、起点、终点

第三十七章 奇点、起点、终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贪,财者,欲望也。婪,⻝者,本性也。欲望与本性相加的可怕不可言喻,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不管你多么高尚,还是修为有多变态,都无法避免心中的贪婪。凶兽,自古有之,相比于瑞兽。除了神兽就是他们,虽然称之为兽,可又不是兽,他们都是上古部族中出名的人物,因恶行被流放,因御⻤而成名。他们都是修行者,虽凶恶残忍,但情谊尚存,他们所信奉的是随性,虽漠视生命,但人性未泯。为了家族平静,而离族漂泊,为了震慑四域魑魅,而化身兽形。其实他们付出了很多,只是时间太过⻓久,会淡忘一切,人言又太过可畏,会丑化一切。他们在充满负能量的世界镇守一方,自然又随性而为,渐渐的,他们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凶恶化身,而他们却从未争辩过什么。现在就算是寿命较⻓的修行者,也很少有人会记得他们的贡献,知道的只有道听途说的赫赫凶名以及那具身躯内包含的奇异器官。魏鹤一点都不奇怪他们为什么会用贪婪的目光看着混沌与穷奇的尸身,如果让梼杌知道他们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发狂?估计不止是发狂了吧?魏鹤有些担心一会儿将梼杌送进天心绝地后,这几个人会不会突然动手抢夺尸身?“梼杌,你身边的这二位准备一起带走吗?”魏鹤突然冲着梼杌高声问道。梼杌一愣,嘿嘿冷笑着说道“你想干什么?用他们的身躯炼制器物?还是剥皮抽筋熬制汤药?”梼杌的笑声很是阴冷,比这飕飕刮过的寒⻛还要冰冷。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韩立泉等人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看向魏鹤的眼光有些复杂。这些人都是修者,身为修者都是人精,如何看不出这是魏鹤有意为之,但⻅识了刚刚魏鹤师徒对战梼杌的情景,他们是说什么也不敢与之为敌。接着梼杌稍微震慑了一下几个小辈,魏鹤又准备开始凝聚孤寂之⻔。这时,不出意料,申克第三次打断了魏鹤。魏鹤就算再淡定,也不禁来了火气。狠狠的瞪了一眼申克,想知道这个沉默冷静的大弟子今天到底怎么了。

    “师傅,路景天怎么处理?要不要一起送入天心绝地”申克眼露犹豫,不确定的问道。“还能怎么半,治好了带回去!”魏鹤这次是真的跳脚了,不知道为什么申克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自己。主意是他出的,打断自己的也是他,第一次还算说得过去,第二次明显就是故意的,以他现在的实力,亲自过去敲打一下那几个居心叵测的人,难道他们还敢不听?至于这第三次,根本就不用请示的事情吧?

    “申克,你说吧,到底想干什么?”魏鹤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后才再次开口问道。申克面露笑容,虽然面脸的血垢显得笑容有些狰狞,但还是笑着说道“师傅,这活还是我来吧,您这两天挺忙的,应该有些累吧。”

    魏鹤没有答话,还是冷冷的看着他。“嘿,师傅,说真的,你又要控制阴阳一气阵,又要打开天心绝地,太过分神,我怕出现意外。”这次到是说的小心翼翼的。

    “那好,你选一个接手,怎么样”魏鹤突然间心中起疑,略带忧郁的说道。“怎么都好,全凭师傅定夺。”申克并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魏鹤内心如何起疑不说,从脸上是看不出什么,只是稍做沉吟后将一直悬浮在身旁的⻩色小旗传给了申克。申克伸手接过小旗,⻢上将魂力注入其中,算是正式接管了阴阳一气阵。然后冲着魏鹤微一躬身,转身退到旁边,转身时申克嘴⻆微微扬起,目露狡黠。

    魏鹤不再拖延,魂力凝聚在身前,逐渐形成琉璃大⻔。牛大力在一旁不断提升气息,然后伸手将一个透明晶球打在⻔上。晶球迅速变大,将大⻔紧紧包裹住,大⻔上闪烁的光辉透过晶膜,变成了无数碎片光华。

    大⻔缓缓打开,声音瞬间透过⻔缝传了出来。

    “巫雨你个王八蛋,总有一天老子会出去的......”声音方一传出,梼杌就心头一喜,知道大哥真的还活着,不过现在头上的双色彩云正锁着自己的气息,稍有异动恐怕后果难料,于是打消了袭击魏鹤的念头,鞭尾将混沌、穷奇的尸身缠的紧了一些,眉头也没皱一下,冲着大⻔走了进去。⻔内的饕餮虽然知道通过这扇⻔可以离开天心绝地,但是并没有强行的通过,而是默默闭嘴不言,等待着什么。

    当梼杌最终消失在⻔内时,魏鹤手印一变,大⻔从上至下开始消散。就在大⻔消散至一半的时候,申克突然变动阵法,双色彩云锥子一样的扎入⻔隙。不等魏鹤反应过来,双色彩云瞬间一分为二,如同两根撬棍一样左右压下。由于牛大力的结界包裹的原因,大⻔又突然被撬开一道缝隙,然后申克迅速将手中小⻩旗投入⻔中,双色彩云也追随着小旗进入⻔内。直到这时,魏鹤才清醒过来,急急变化着手印控制着大⻔关闭,一息后大⻔才消失在空气中。牛大力因为刚刚事情,变相了成为了结界之间的桥梁,被反噬之力伤到了内脏,一口血喷出仰头摔倒在地。身上那个包裹伤口的晶膜也消散开来,血液混着内脏“哗”的一下流到地上。魏鹤也被因反噬受了重伤,身体摇摇晃晃的坐在地上。在附近照看伤员的狄绣绣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是⻅到师傅坐倒,迅速赶来相扶。魏鹤一手扶胸一手招出问心剑,扭头吐出一口血水,静静的盯着申克,缓缓问道“你做了什么?”申克在投完小旗后并没有理会魏鹤,而是抬头看着天空逐渐消失的阵法,当确定所有的阵法正在消失后,才看向虚弱的师傅。这时的申克脸上的微笑虽然僵硬,但可以看出很开心,似乎有些抑制不住的开心。“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个世界的秩序出了问题,需要矫正一下。”申克忍不住笑的更开心了。魏鹤心中火气逐渐消散,盯着申克的脸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阵,当确定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时,哀叹了一声。这时的狄绣绣来到了师傅面前,慢慢将他扶了起来,疑惑的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大师兄,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来扶师傅,还那么开心的笑。“陈东!你们几个人快过来,牛大力现在伤的厉害,来看看有什么办法。”申克突然冲着陈东几人所在的方向喊来起来。

    刚刚申克锥⻔投旗太过迅速,以至于陈东几人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陈东听到牛大力受伤后第一个跑了过来,附身扶起出气多进气少的牛大力,看着地上混着内脏的血液手足无措,嘴里不听的说着“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其他几人虽然不如陈东那样关心牛大力的安慰,但也都过来看了看。当⻅到牛大力的凄惨模样时,都有些震惊。邹松含毕竟时大宗派出来的修者,心思比较细腻,⻅到被狄绣绣扶着的魏鹤眼神冰冷的看看申克,心中觉的不对,但是又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稍稍多向着魏鹤身边走了几步。申克⻅除了躺在地上不动的几人外,其他人都聚到了身边,脸上的笑容更盛,缓缓拿出火红小旗,如然对着刘晓宇挥了出去。火光向着刘晓宇迅速⻜去,在就要撞到身体的时候,一张大若床单的宣传单挡住了刘晓宇。火焰与宣传单相持了一会,才逐渐消散,宣传单⻚慢慢变回了一张海报大小。刘晓宇脸色刷白,申着的右手不停的颤抖着,嘴边又血迹溢出,沙哑的问道“为什么要对付我?”韩立泉在火光闪动时就招出了一把阔刃剑挡在身前。邹松含因为刚刚与赵博军争斗的暗伤所以反应稍慢,火光大作时才招出一面镜子护身。狄绣绣本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因为是大师兄出手的缘故没有什么防范,但是魏鹤已经把问心剑立在了身前。申克哈哈一笑,看着海报大小的宣传单,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敬安地产果然不简单啊,不会是你们每人都要发一件宣传单做护身灵宝吧?不过希望你已经给自己买好了墓地。”

    申克不再给几人说话的机会,挥动小旗火光大盛,三个直径足有两米的火气分别⻜向刘晓宇、韩立泉、邹松含三人。三人同时举起手中灵宝进行抵挡,但杯水之力如何救火,三人瞬间被火焰吞没,转瞬成灰,被凄厉的寒⻛吹撒在四周。陈东抱着牛大力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已经彻底傻在那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人就那么瞬间变成了灰烬。

    申克也没看向陈东,随手一挥,同样的命运带走了陈东与牛大力。“为什么?”魏鹤看着申克在自己眼前毫无顾忌的杀了几人,冷冷的问道。“人多碍事。”申克不屑的说道。然后又抬头看了看空中的阵法,发现虽然在消失,但是速度并不算快,于是皱眉问道“你做了手脚?”

    “嗯”“好吧,其实也不差这些了,虽然危险一些,但是够用了。”申克点了点头,双手在胸前快速的变化着手印,不停的将魂力注入双手。一时间⻛声大作,三支小旗同时向着申克⻜来,分别是未辰的⻘色小旗,任生的白色小旗,还有敕勒觿的翠绿小旗,然后自己的红色小旗也悬浮在三支小旗旁边。申克微笑着看着四支旗子,双手上举四下散去。四支小旗向着东、南、⻄、北四个方向⻜了出去。没想到刚刚抵达阵法边缘时,居然如撞入果冻一般瞬间融入阵法消失不⻅。⻅到这一幕,申克愣住了,没想到魏鹤的后手比自己想象的厉害,回头看向魏鹤时,发现他的手上有半支⻩色的小旗飘扬。申克脸色一变,怒容升起,冲着魏鹤高声喝道“半支旗,你居然留下了半支旗子!”魏鹤惨然一笑,看了眼身旁清秀的面庞,又看向申克,摇了摇头说道“刚刚虽然疑心你别有用心,但我还是信任你的,给你的旗子也没做什么手脚,不过这旗跟随我的时间太久了,早已与我融为一体了,现在这半支旗就是我的一条命。不过应该够了吧?”申克听后面色惨然,愣愣的站在那里,然后哈哈哈的疯狂大笑起来,还不听的说道“魏鹤啊魏鹤,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好徒弟,做事总是要留一手。不过天心绝地中五行聚⻬,挺不了多久就会爆了,你身为掌控者,无论走到哪里都要以你为中心爆掉,哈哈哈......”看着申克哈哈狂笑,魏鹤也只是微微一笑,“你不一样哪里都去不了吗?师、傅!”申克一手擦着眼泪,一边说道“你居然用命留我,我又怎么敢随意走动呢?不过因为你的谨慎,一会儿要消失的不止有阵内的几人,你想过没有?哈哈哈......傻徒弟,早就让你多看书的!唉,也好,最终又回到原点了。希望下次比现在强吧!”申克,应该说是巫雨,深深的看了眼魏鹤,面容缓缓变化,在魏鹤面前变回了本来的模样。魏鹤与狄绣绣愣愣的看着眼前熟悉脸庞变成了另一张熟悉的脸庞,然后魏鹤身体开始膨胀,不断的膨胀,一瞬后一个针尖儿大的光点带着无限的光明向大扩张开来。光点变成了光球,光球变成了光圈,光圈中间有个极黑的点,无限的黑暗镶嵌在了那里。光圈形成的冲击波不断扩散着,撞击在阵法上又弹了回来,向着内部撞回,与下一道冲击波对撞,产生了新的冲击波,如此反复着,终于所有的光圈都变成了冲击波,黑点依然黑暗不变。阵法渐渐淡化着,被内部压缩到极致的冲击波不断冲击着,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的阵法消失了。缺少了束缚的能力瞬间释放出来,四周早已气化的物质被裹进⻛压里,不停的平行向外扩张,扩张,在扩张。这股力量直到将地球弧形一部分削开,直到大气层被吹入太空,才开始停住,然后迅速向着黑点坍缩,所有能坍缩的部分都在向着这个黑点坍缩,直到地球的四分之一都坍缩进了黑点,这一过程才缓慢停止。

    黑点还是黑点,地球却不在是地球了。这时,还在运转的钟表,指针停留在了十二点,一切的起点,那个奇点。。

    似乎也是终点!

    (第一卷周而复始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