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三十六章 四兄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混沌虽然心神受到震撼,但对于背后扑来的丁丛还是让他有了一丝警惕。混沌闪了闪身,顺便紧绷了一下背部的肌肉,让自己的强大肉身硬俞钢铁,但……仅此而已。

    丁丛高举手中剑柄向着混沌斩了过去,虚幻的剑身显得有些摇晃,似乎寒风刮过都会随时消失。

    稍做防御的混沌将路景天拎到身前,瓮声瓮气的问道“说,是不是真的?要是敢骗我,后果什么样你自己清楚!”

    丁丛到混沌,一步的距离,一米的远近。丁丛除了现学现卖的凝聚魂力外,没有高超的手段,也没有强健的体魄,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向前跨出一步,身体前移一米。对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快,甚至有些慢,但就这一米的远近,一步的距离,让丁丛手中的虚剑剑锋落在混沌后脑下侧,剑锷斩入颈下脊背的皮肤。

    没有剑锷砸盾的撞击声,没有剑锷斩皮的撕裂声,没有入肉分骨的摩擦声,什么声音都没有。虚晃的剑身没入混沌的后背,残留的剑格紧紧贴在皮肤上滑下,没有阻挡,没有停顿,就像是丁丛手持按摩仪在混沌后背轻轻拂过。然后丁丛的手停在了混沌的臀部,很随意的站姿,很猥琐的动作。脸色除了苍白就再也没什么了,就是那么站着,左手紧握剑柄,剑柄紧贴混沌。

    混沌愕然回头,白板一样的脸盯着丁丛,然后脸上出现了一道龟裂纹。每一个细小裂纹尽头都有一个坑洞,坑洞逐渐变大,形成了一个个洞窍,洞窍向外不断碎裂扩大,最后在脸上出现了七个大的洞窍。而洞窍的位置正好形成了双眼目、双鼻孔,双耳洞,单嘴吧。

    丁丛仰头看着逐渐出现类似五官的混沌,心中不禁有些吃惊,难道刚刚凝聚出来的剑是做美容用的吗?接着就想起了关于混沌的传说——七窍出,混沌死!

    是的,直到最后混沌也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最后见到的人是丁丛,最后见到的事是被丁丛摸屁股!然后混沌侧身倒下了,没有任何的话语说出,就那么倒下了。从后颈到尾椎,后背从中被刨开,没有流出内脏,没有流出血液,那些似乎都消失了,或者说被什么很重的东西压成了粉末、挤进了血肉。

    混沌倒下的那刻,丁丛都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怪物,课本中的凶兽,居然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面前。

    混沌倒下的尸身后没有引起大地的震颤,只是掀起一片微尘,却被冷冽的山风瞬间带走,留下迅速冰冷的尸体。手中的剑柄上没有了虚晃的剑身,体内的魂力结晶也消耗殆尽,丁丛也随着混沌的倒下而摔倒在地。

    直到混沌摔倒,梼杌才发现后面的异样,迅速脱离战圈窜回到混沌身旁。看着倒地的混沌,看着从后背刨开的伤口,梼杌张大了嘴,猪獠毕露,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短短几个月内,四兄弟只剩下他自己,大哥饕餮下落不明,二哥穷奇惨遭暗算,三哥混沌横尸脚下,就剩下自己了,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虽说是凶兽,但毕竟灵智不低,梼杌迅速计算了一下双方目前实力,得出一个很容易得出的结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梼杌的愤怒只有瞬间,然后直接朝着魏鹤的方向冲了过来。狰狞的面容上,一双圆眼恶狠狠的瞪着魏鹤,大吼大叫的冲过来。

    魏鹤在发觉混沌倒地后,就再次挥动小旗指挥双色彩云准备突击,没想到梼杌居然先冲了过来。看着势头凶猛的梼杌,魏鹤怕阻挡不及,急召回双色彩云形成半圆形的防御隔在了自己这些人的前方。

    没想到梼杌冲到一半却转身回窜,丈八的鞭尾卷起穷奇与混沌的尸身后又向高处跳去,嘴里还叫道“你们都给老子等着,不灭了你们全族,老子就不返九幽……”临走还没忘记对着路景天与丁丛的位置喷出一个火球。

    当梼杌回窜的时候,魏鹤就知道被摆了一道,可是没时间继续指挥双色彩云对梼杌进行堵截,只是看到梼杌的喷息火球时,脸上变了颜色,无奈距离有点远,再出手也够不到,正所谓远水不解近渴。

    心中正自焦急,一张半透明的晶膜突然支撑在了丁丛、路景天二人上空。火光重重的砸在晶膜之上,火焰四溅下晶膜“咔”的一声碎裂开来,但火球的威能也被晶膜抵消了大半。就在残火将要落下的刹那,被一只淡黄光芒凝聚的大手扇飞。

    见到这幕后魏鹤一愣,还没来得及去看怎么回事,就听头顶轰鸣声起,还伴随着梼杌的污言秽语。魏鹤冷笑一声后再次执旗而立,冷漠的抬头看着正在不断挥舞虎爪击打结界的梼杌。

    只是,到了此刻梼杌都没有扔下穷奇与混沌的尸身独自逃走,魏鹤对此也是心有佩服。不甘的情绪充斥着梼杌的内心,堂堂一方凶兽,居然被逼的如此狼狈不堪,现在连逃出去的机会都不大。暴戾的气息充满整个空间,吼叫声震荡天空,慢慢的怒吼变成了越来越绝望的哀嚎,击打结界的声音也弱了下来。最后梼杌转身回到了魏鹤对面,愤怒的火焰几乎要喷出双眼。对着魏鹤问道“你想怎地?索性咱们就在这拼个你死我活!”话虽狠厉,但气势全无,现在的梼杌算是认熊了。

    魏鹤这时却有些犯愁,巫雨的安排中根本没有提到梼杌怎么处置。现在己方看似大占优势,实则后继乏力,要是真把梼杌逼急了,来个鱼死网破,结局还真不好说。索性乘着梼杌势弱诈他入股。

    申克此时走到魏鹤身后,附耳轻声说道“将他也送入天心绝地如何?”魏鹤听到这话眼前一亮,“这办法好。”然后看向梼杌大声喊道“梼杌,你要是认栽的话,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马,毕竟你曾经镇压魑魅有功,这样吧,把你送到饕餮身边,与他一同幽禁如何?”

    梼杌哪知道魏鹤在诈他,只道现在形式真的对自己很不利,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虽然嘴中狠话不断,但要真拼命心里也确实没底气。既然有一个机会可以活命,当然不能错过。而且当听到大哥也在的时候,梼杌心中一丝不忿也消失不见。毕竟饕餮来历不凡,而且能力出众,虽说是被困,但总有出来的一天,所以也就默认了魏鹤的提议。

    见到梼杌默认了提议,魏鹤很是高兴,马上就准备打开孤寂之门把梼杌扔进去。刚要凝聚魂力时,申克有些焦急的再次开口说道“师傅,别忘记了饕餮虽是被困在里面,贸然开门也有可能让他瞬间脱困。”

    得申克提醒后,魏鹤一拍脑门,才发觉自己是不是真的老糊涂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能忘记,于是皱着沉吟半晌。

    魏鹤与梼杌对峙时,狄绣绣与陈东等人分别把受伤的几人小心翼翼的抬了回来。这时的牛大力也调息完毕,正愣愣的看着昏迷的未辰发呆。魏鹤回头见到他后突然灵光一闪,于是招呼牛大力到身前来。牛大力带着忐忑的心情慢慢走到魏鹤身旁,有些呆滞的看着他。

    魏鹤笑骂一声后才缓和的问道“说说你为什么偷袭我?”

    牛大力见魏鹤没有责怪的意思,也就放胆说了起来,“本来我也不知道你是他的师傅,等知道后就一直在想着以前的承诺,我不是说话不算之人,既然答就要履行诺言。”说道这儿,牛大力想起这一生言出必行,内心竟然隐隐自得。然后才继续说了下去“当初他对我有传授之恩,于是我曾答应他,在他师傅要用剑子刺起身的时候,拼命阻止,而且不管是什么情况下。”说完居然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魏鹤,心说这老头干嘛要自残啊?而且还是在对阵的时候?难怪他徒弟那么担心。

    魏鹤也没理会牛大力心中怎么想的,到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小徒未辰,又看了看眼前的牛大力,知道他没有说谎,但是未辰什么时候教过徒弟?心中虽有疑惑,可眼下不是问话的时间。于是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还能撑住吗?”

    牛大力到也没有藏着掖着,很直接的说明自身的情况。

    于是魏鹤把准备将梼杌关进独立空间的想法告诉了牛大力,希望在自己打开空间之门时,牛大力能在门外设立结界阻挡片刻。牛大力也没矫情,直接应了下来。

    梼杌见到魏鹤与牛大力嘀嘀咕咕的,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也不知道魏鹤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看到他俩终于看向自己,马上开口说道“你们是准备玩阴的吗?”

    魏鹤现在到是不敢真的让他发彪,虽然阴阳一气阵还在运转,毕竟他现在消耗太大。看着有些惊慌的梼杌,魏鹤不紧不慢的说道“是打算坑你,你能怎么着?现在能留你一条性命就很不错了,别不知足。我们准备开始吧。”心里没底归没底,叫嚣的话还是要说的。现在他与梼杌算得上的麦秆打狼——两头怕。。

    说完就准备再次凝聚魂力,而牛大力见魏鹤要开始了,也默默的将自身功力提了起来。不过当魏鹤右侧大门刚刚要成型时,申克又一次过来打断。魏鹤心中有些不快,但是想到申克平时深沉冷静,既然出口打断,肯定是哪里还有事情不妥。于是收了魂力准备听听他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哪知申克并没有说话,而是示意魏鹤看看陈东身后。这时魏鹤才发现,陈东身后的邹松含、韩立泉与刘晓宇三人在看梼杌时,气色不对,而且他们的目光都贪婪的盯在了穷奇与混沌的尸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