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三十五章 斩混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进退维谷,两难之境。

    魏鹤的内心在抓狂,脸上却依然保持的冷静,冷漠的看着混沌、梼杌。虽然魏鹤活了很久,而且极其擅长遁术,但这会让他扔下徒弟自己跑路,还真是做不到。内心少不得埋怨师傅的安排不够仔细,但现在再发牢骚也于事无补。突然间,魏鹤灵光乍现,想到师傅赐予他的那把剑,剑内的功法就是他多年来辛勤不懈修行的遁术,但最后一招怎么看都是以命相搏的意思,现在想想到还真应了。

    只因为没有走到绝路,以前知道不敌先跑再说,现在顾虑太多、牵挂太多,断然没有跑的道理,既然如此就只能拼尽全力了。

    想到这些魏鹤自嘲一笑,低声说道“师傅啊师傅,说好的一丝生机呢?”魏鹤的声音很是低沉,身边的几个徒弟都听到了,但都没有应答,知道这是师傅想起师祖的教导,有些闹情绪。魏鹤没再说什么,而是控制着双色彩云不住的在己方头顶盘旋,然后伸手从腰间储物袋中拿出巫雨当年赐予他的那把剑。

    七尺剑,很普通的七尺剑,亮银色的剑身脊背微凸,剑锋微圆无尖,剑锷银芒吞吐闪烁,皮绳为缑,菱纹剑格。除了亮闪闪之外,锋利之意不足,柔韧之意不足,就连剑镡上的装饰都没有。

    然而此剑一出,梼杌的目光第一个盯了上来,接着就是陈东、牛大力等人。如果混沌那张脸上有眼睛的话,也会被这把剑所吸引,当然没有眼睛同样也被吸引过来。

    凶兽比起修行者的优势在于寿命悠长,体魄强壮,但缺点就是无法借助灵器法宝神器之类的外物来增强自身的能力,所以那些对自己有威胁的器具十分敏感。魏鹤师徒几人手中的小旗明显不是凡物,可修为上的差距限制了小旗的威能。所以魏鹤也只能拿着小黄旗当指挥阴阳一气阵的中枢使用。但现在拿出的这把剑却显得有些异样,明明没有什么能量波动,偏偏让梼杌、混沌警觉大作。陈东、牛大力等人之所以被吸引,实在是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此剑身系万千关注,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亲和之力缓慢散发。

    就连站在混沌身旁的丁丛此时都感觉到此剑的亲和力,不由自主的想要过去摸上一把。哪知道他脚刚一挪动,就被梼杌一爪子拍在地上,一阵的钻心的痛楚从胸口传向全身,这时的丁丛到也光棍,索性趴在地上干哼哼,反正就是不起来。梼杌到也没看他,反正弱水剑碎了,这个天机签中的奇人也就不在那么重要,变成死活无所有的存在。也正是因为存在这种想法,丁丛没有被直接打成肉泥也算是值得庆幸了。

    这时的申克几人在师傅拿出此剑后,表情同时黯然了一下。别人不知这么回事,他们确清楚,这把剑是师祖的问心剑。

    扪心自问是问,兴师问罪是问,问鼎苍穹也是问,不同的问有不同的解,可制霸天下,可指挥千军,可自问其身。其中最不可思议的就是问心剑可以自问心声,根据心念的强烈程度逼迫出自身的潜在力量。此时师傅拿出这把剑,恐怕不是用于争斗,而是拿来自问。

    这自问一剑所产生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就看持剑者有多大的决心。问题是逼出潜力就一定能胜过前面的两个凶兽?看来师傅是要舍命啊!几个人心中的不安均来源于此。

    问心剑出,魏鹤不再犹豫,反手持剑对准心窝就要刺入。就在剑锋还没触碰到衣服时,背后忽然有一劲风袭来。刚猛的力道直逼魏鹤双肩,这要是被打中,估计魏鹤的肩胛骨都得被击碎。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魏鹤自然的向前迈了一步,同时侧身避让。刚猛的双拳就此打空,但双拳的主人似乎并不想放弃,继续拳出狂攻,两只拳头疾风暴雨般的打向魏鹤,竟是不想给他丝毫用剑的机会。

    申克等人虽然不希望师傅使用问心剑,但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师傅被人打而无动于衷,几人同时出手攻向袭击魏鹤的人。

    梼杌见机极快,看到魏鹤等人起了乱战,毫不犹豫的串了过去,这种乱斗最对他的脾气,一个闪身变出现到魏鹤等人侧面,闪电般的甩尾横抽,准备出其不意拿下几人的性命。

    混沌当然不会闲着,不过为了堤防双色彩云袭击,也就没过去参与乱斗,只是拎着昏迷的路景天向前迈了一步,算是给梼杌压阵。

    打斗中的几人感到一股暴虐风压即将袭身,不约而同的停手躲避,还好几人反应较快,才险险躲开了梼杌的偷袭。不过偷袭魏鹤之人因为要抵挡申克几人的攻击,后撤的步子慢了一些,腰间被梼杌的鞭尾扫下一块血肉,鲜血还未留下的时候,就被一层晶膜自动封住伤口。

    此时众人才看清,原来偷袭魏鹤的人居然是牛大力。

    现在牛大力腰间仅有半截相连,另一半被晶膜包裹。脸上没有血色,嘴角也在不停的溢血,可以说是相当的凄惨。

    魏鹤几人不解为何牛大力会突然出手时,梼杌的虎爪又以四十五度角的形式反撩身旁的未辰。魏鹤顾不得再持剑自刺,转身挥剑斩向梼杌的后颈,申克也是火球蹦出袭击梼杌的肚腹。未辰瞬间满身晶膜,手中小旗却是顺势砸向梼杌的头部。任生现在也顾不上怀中抱着的敕勒觽,白色小旗中飞出道道银光,不断的砍在梼杌的虎爪上。唯独狄绣绣没有参与攻击的行列,只是拿着细铁棍盯着牛大力的动静。

    在这种情况下的梼杌脸上露出肆虐的目光,一点惧意都没有,只是闪电出尾荡开了问心剑,然后低头喷息以火球对火球打散了申克的进攻。只是没有理会未辰与任生的攻击,虎爪继续上撩,狠狠的拍在未辰的大胯上。

    未辰身上的晶膜如纸糊的一般四散分离,整个人也因此被拍飞了出去,重重落在了北侧残破墙壁露出的钢筋骨架上,被拦了一下后才翻滚着落了地。未辰大口的吐着血,没有说出什么就晕死过去。

    见到未辰被击飞,魏鹤心神未乱,问心剑在空中滑动着优美的弧线,每次落下都不离梼杌后颈部位。申克也是在一旁不断的发着火球,任生将敕勒觽缓慢的平放在地上后,也开始了对梼杌的远程攻击,一道道银色光线不要钱般向着梼杌四肢飞去。不过他明显低估了凶兽的强大肉身,银色光线打入梼杌四肢后居然只是斩断了部分毛发,连伤口都没有割出一道。

    狄绣绣见牛大力颤抖着坐在地上,知道他伤势发作已经丧失了战斗的能力,也就转身将手中细短棍当做飞剑一般不停的砸向梼杌头颅。师徒四人对梼杌的攻击虽然迅猛,但梼杌明显游刃有余,攻守得当,而且开始将几人的攻势压制下来。

    魏鹤几次想用双色彩云袭击梼杌,但是混沌虎视眈眈的盯在外围,也只好做罢。不过越打越是叫苦,要不是牛大力过来偷袭,他们还不至于失了主导优势。不过打斗中偶一斜眼见到牛大力在盘膝打坐,明显是两不相帮,多少让魏鹤犹豫了一阵,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而更让魏鹤无奈的是,陈东几人现在还真的变成了看客,退出老远在一旁束手而已,不闻不问的,生怕殃及池鱼。

    这时的丁丛还趴在地上,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战斗,虽然有心去帮忙,但真的很无力啊!无奈下只得轻声一叹。

    叹息生刚落,混沌手中抓着的路景天缓缓睁开双眼,虽然眼中无神,但喉头微动嘴唇轻启下吐出一口血痰,正好落在丁丛的额头处。丁丛觉得恶心,但是还没来得及伸手擦拭,就觉得一阵锥痛从被痰击中的地方钻入脑海。

    如电流般的细针直接刺入识海中,慢慢变成浮在天空中的闪亮文字,然后又自行散去。丁丛突然觉得脑中多了一些东西,思索了一下才知道居然是路景天传递给他的信息。

    大致意思是“我与巫雨的约定做到了,但也没有力气去帮你什么,这里有一篇魂力运用的门法,是巫雨交代的最后一件事情,专门传谕你的。”

    然后就在丁丛脑海内出现了一篇魂力修炼的门法。

    丁丛内心很是纠结,为什么每次的事情都是巫雨安排的呢?而且都与自己有关系,可是现在才开始学是不是有点临阵磨枪啊?但此时也不是想那些的时候,所以丁丛直接闭目静心按照门法中的方式运转魂力聚在左手。

    说来也奇怪,已丁丛现在的魂力储备,怎么也不可能凝聚出什么东西,但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左手中有魂力聚而不发的现象,好像冥冥中缺少了什么一样。

    说来也巧,就在丁丛身前不远的地方,一把失去光彩的剑柄映入眼帘,正是弱水剑的剑柄。丁丛思之不及,向前爬了两下,将剑柄握进左手,然后才抬头看了看身前不远处的混沌。发现混沌根本没有在乎身下爬动的这个人,只是不断的颤动着身躯,似乎准备随时冲入战团。

    丁丛再次按照门法将魂力聚在左手,这次手中的剑柄似乎受到了什么东西激荡,忽明忽暗的闪亮起来,然后一把七尺剑身重新出现在剑柄前端,只不过此时的长剑若隐若现,一点波动都没有,更像是某种投影,虚而不实。

    丁丛看着手中出现的长剑,心中激荡,还没等仔细观看,就听到远处战团中“啪”的一声,然后就是任生的惨哼一声。丁丛心中焦急,不知道杰哥发生了什么,抬头向前看时,却先看到混沌手中的路景天在不断对他打眼色,然后又看了看混沌。

    丁丛心中清楚,只有先伤了混沌才有机会去帮助魏鹤他们。但是也没有想过要怎么去伤混沌,只是下意识的站起身举剑过头,准备砍向混沌。。

    这时路景天看的清楚,不顾伤痛强行提气喊了一声“穷奇魂魄在我手里,你们不能杀我!”

    当听到穷奇魂魄还在时,混沌突然被这个消息惊愣了。丁丛抓住这一瞬间机会,长剑斩向了混沌的后背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