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三十四章 进还是退,这是个问题

第三十四章 进还是退,这是个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愧是天机签,真的见到了,几代人的苦苦等候,终于盼到了弱水剑现世。赵博军激动的浑身颤抖,死命的用秘术联系着弱水剑,盼望着取得控制权。至于身边虎视眈眈的凶兽和居心叵测的其他人,赵博军都没有心思去理会,只是想着取得控制权后,凭着弱水剑能短暂控制时间流的能力迅速逃离此地。

    世人皆知神器弱水剑,但弱水剑的能力都是什么,除了昆仑虚、太虚观以及夜沼的传承中有提到,其他人也只知其一而已。

    水重万斤其势上下,层层波涛连绵不断。这样的力量加上气势就是神器弱水剑所展现出来的能力之一,而一直被掩藏在力量之下的才是弱水剑的真正能力。时光若水,动则惊涛骇浪,静则水不扬波。虽然弱水从来没静过,但水的特性如此,又怎么会涌动不息呢?能短暂的改变时间流逝的速度,不管在什么方面都称得上是逆天能力,若是被世人知道,恐怕就不止是二十几个人混入博物馆了。

    守剑人知道,所以赵博军很激动。但怎么也没想到还有一个人同样激动不已,太虚观——邹松含。在丁丛拔剑的动作被未辰叫破后,邹松含也在用秘术探查,结果与赵博军一样,不过她的秘术与守剑人世代相传的不一样。早在太虚观成立之初,那位大能就从守剑人身上得到了这个秘术。为了能够再次掌控弱水剑,那位大能花了无数精力对秘术进行改良,也就是说现在邹松含所掌握的是秘术升级版,虽然当初没有试过效果如何,但绝对比原版要强。而邹松含还有一个优势,所有人都知道赵博军是守剑人,但没有人知道她是太虚观的人,而太虚观与守剑人的关系更是没有人知道。

    暗中较量的两个人都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激动,也没有流露出太多的运功痕迹,但秘术之间的较量却在不断升级。

    运功中的赵博军暗中纳闷,就算是弱水剑还未完全从封印中解脱出来,也不至于抗拒与他的联系,而这种抗拒还在不断的加大。越是如此赵博军越是用力,最后终于无法掩饰自己运用秘术的状态,陈东、牛大力、韩立泉、刘晓宇几人感觉到赵博军在全力运功,都自然的把关注投向这头,毕竟神器的诱惑已经大于对死亡的恐惧。

    而同样全力运功的邹松含却完全被几人忽略,毕竟太虚观的功法真谛就是“不着行迹”四字,到也不用太刻意的掩饰什么。

    此时的混沌虽然没有任何异样,但内心却真真的恐惧起来。如果说混沌有什么特殊之处,就只有血厚抗揍速度快的先天优势,但缺点也是最突出,不说人尽皆知也差不多,混沌怕水,怕大水。而弱水剑一直以来都是他心中最惧怕的那样事物,水大力猛,再抗揍也不是对手。

    本来他们与巫雨的恩怨就不如饕餮深,但是弱水剑出世对混沌来说实在是重要不过,要是能在被人收复之前先毁了弱水剑,那就在好不过。要是毁不掉,知道最后落入何人之手也是好的,最起码以后见面绕着走就好,混沌毕竟不是蠢钝,打不过还不会跑吗?

    这次梼杌与穷奇能来帮他可以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他们四凶兽虽说恶名昭彰,但并非愚钝,知道在那个人没有现身的情况下,单凭他们四个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联盟的。所以在联盟成立后,他们四个就各觅灵地闭关去了,而弱水剑的消息却是与饕餮有关。

    当天机签的事情传到了混沌耳中时,惊喜之余他也暗中查探过,发现消息居然是与昆仑虚有关系,久居西地的他自然知道昆仑虚中的神器弱水剑丢失的事情。当初弱水剑丢失后混沌就喜出望外,少了克星是何其逍遥自在。直到有一次饕餮争夺天心绝地失利后,回来狠狠不平的说道“居然又让巫雨抢了先机,商族陪都时如是现在又如是,他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混沌虽然不知饕餮去商族陪都干什么,但也明白与巫雨有关的事情他是从来不明说的,也就没有去触这个霉头。不过想到弱水剑失踪的地方就是商族陪都,也就了然了。

    这件事混沌只是默默的记在心里,同时也下决心不和巫雨直接接触。可是不知为什么巫雨的行踪突然消失了,在饕餮锲而不舍的寻找下,终于查到了魏鹤等人的行踪。不过巫雨未现身,饕餮也懒得搭理他的徒子徒孙,只是等着巫雨出现。直到天心绝地结界破碎,终于揭开了饕餮的伤疤,饕餮大怒下未经细想前去查看,结果一去不回。

    至于这次神器出世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混沌早就怀疑是弱水剑,当确定所有人的目标都在商族陪都时,他就更加确定这件事情了。不过混沌也很纳闷,巫雨既然得了神器,为什么又要封印呢?而且地点就在遗失之地。本想去找饕餮商量此事,结果得知饕餮独自去找天心绝地了,而且此去音讯全无,他是如何也没想到饕餮现在正身陷囹圄,自顾不暇。无奈下只得去穷奇府上商议,正巧路景天也因为神器现世的事情去了商源遗址,而穷奇更是二话没说硬薅上梼杌一同前往。

    谁知到这里后事情居然变成这样,梼杌一句诈语确定了饕餮失踪确实与巫雨的徒子徒孙有关,而最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路景天居然借机弑师。而现在看到丁丛身下的弱水剑,混沌内心都在打怵,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天机签的内容怎么就会流露出来呢?

    局,这是一个局,这是混沌将所有事情串在一起后想到的结果。虽然一开始他问过魏鹤,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局居然更早就开始了。难道路景天也是其中一环?混沌没有面孔的脸上有些发颤,掐着路景天脖子的爪子也不由得紧了紧。

    就在混沌愣神的时候,身边的梼杌乘机将穷奇的尸身卷了上来,毕竟他们四个中,梼杌与穷奇关系最好。穷奇最扇蛊惑人心挑起战争,梼杌残忍好斗最喜打架,他俩的组合可以说是绝配。可如今穷奇死的太过窝囊了些,头颅正中插着一根银色的锥柄,双翼折断四肢蜷缩,口中的血漠不停的溢出。梼杌冰冷的眼睛盯着混沌手中的路景天,心中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家伙跟着穷奇也有数千年之久,今天怎么突然下了杀手?为什么?

    魏鹤在短暂休整后,又举起手中的小旗,并没有理会丁丛在上面干什么。申克几人也没有再去关注丁丛,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赵博军的身上。

    赵博军现在已经拼尽全力,但控制权仍然渐行渐远,眼看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无剑可守了,赵博军也是心中发狠,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双手上。精血瞬间融入双手,一股肉眼可见的深蓝色气旋不断升起,最后闪电般飞向弱水剑。

    但比气旋更快到达弱水剑的却是一条被尺长刚毛覆盖的粗大鞭尾。梼杌在众人分神时就已经定下策略,路景天回去后慢慢盘问折磨就好,天上的双色彩云打不动混沌的防御,眼下威胁最大的反而是弱水剑。所以在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梼杌动了,伺机而动,深蓝色的气旋虽然快,但怎么可能有他快。

    粗大的尾部砸碎土柱,卷上剑身,连同握着剑柄的丁丛一起扯到了混沌的身旁。来得快,去得快,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把弱水剑抢到手里,这时深蓝色气旋才转了个弯打进了弱水剑中。

    梼杌夺过剑来都没搭理随剑赠送的丁丛,直接鞭尾用力,白光一闪,咔嚓声响过后,弱水剑从中断裂仅剩下丁丛手中握着的剑柄。

    赵博军这次到是没有喷血,直接身子一软晕死过去。而旁边的邹松含脸色苍白,悄悄的用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神器被毁,而丁丛也滚落在混沌的脚边。

    魏鹤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到,反倒是申克几人神情严肃。未辰也慢慢的凝聚魂力召回青色小旗。任生也缓缓的摸出一只白色的小旗,凝聚魂力注入其中。狄绣绣没有旗子,却握紧了手中的一根细短棍。

    陈东几人这时再次把目光转向了混沌,但是都没有什么其他动作。

    丁丛现在的位置最尴尬,起身后就看到了身旁的混沌与梼杌,还有混沌抓着的路景天。手中拿着剑柄,一脸苦涩的看着眼前的凶兽,心中自嘲,这鱼饵终于是被鱼吃到嘴里了。再苦涩也是无用了,现在就看这个凶兽准备把自己怎么样吧,想到这些,丁丛索性扔掉手中的剑柄,站直身躯不在晃动。

    弱水剑碎片掉了一地,再也看不出完整时期的摸样,碎片如普通石砥,混入地上的砂粒再也分辨不出。。

    混沌看了看碎片与丁丛刚刚扔下的剑柄,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不过没有面目的怪物发出瓮声瓮气的笑声,还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魏鹤皱着眉盯着混沌,双色彩云在空中不停的来回游走,就是找不到进攻的时机。心中焦急,不断的盘算双方的实力。现在就算自己能牵制着混沌,但众人也抵挡不住梼杌的攻击,而自己提前布置的阴阳一气阵现在反倒是把自己这些人困在了阵中。现在想跑就要撤阵,撤阵就要同时面对混沌与梼杌,真心的打不过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