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三十三章 百川归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的,消失了!不是被烧成灰,就是消失了,在丁丛眼前消失了,在身体的感觉上消失了。消失而造成的创口平整如镜,没有疼痛的感觉,好像从来没有过左手。

    丁丛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又下意识的看了看身前左右。发现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梼杌的鞭尾还没有完成收回的动作,正在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向身后运动,而被砸飞的火球则旋转着飞向半空,高温形成的轨迹清晰可见。魏鹤单手挥旗,另一只手虚拳空握背在身后,申克持旗凝视着身前不远处的梼杌,旗子中火影闪烁像极了舞动的精灵。混沌依然抵挡着双色云彩的冲击,浑身颤动的画面都被放慢了百倍,双色彩云更像是錾子,一顿一顿的錾着混沌的身躯。未辰结印的变化、狄绣绣窜出的跃动、任生单手抱着敕勒觽另一只手凝力前伸、陈东几人的吃惊表情等等都仿佛定格一样。

    而唯一呈现缓慢动作的只有梼杌、混沌,以及双色彩云。这古怪的一幕映入丁丛眼中,让他暂时的忘记了消失的左手。接着就发现地面隆起的速度在增加,自己被顶着逐渐升高。高度到了一米时,身边的人都站在了坡地上,高度到了两米时,站在坡上的人身体向下倾斜,三米、四米、五米……十米。身下的地面变成了倒置的土锥形,而下面的人动作依然没有变化,梼杌的鞭尾收后了一寸,混沌还在顿,云彩依旧努力向下錾。只是站在坡地上的人现在悬空站立,土锥变成了贴身的柱子,至于一会儿恢复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就不知道了。

    很快,丁丛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先在脚边破土而出的是一个似石似玉的半圆球体,等这个半圆球体再升起一段后,下面连接着一个圆柱体,圆柱再升是一个箍,再升又是一个箍,再升出现了平窄的立方体,此时要是再看不出是什么,丁丛就愧对于历史学学术型科研人才这一称号了。

    这是一把剑的剑柄,似石似玉,半透明下水波流转,盈盈而动。当剑柄完全破土后,剑身依然埋在土里,不停的搅动挣扎,似乎想要逃离泥土的束缚。

    神器弱水剑,看到剑柄的时候,丁丛便知道是弱水无疑。然后弯腰拔剑,当丁丛右手握住剑柄的那刻,寂静的四周起了涟漪,涛涛波浪起伏不定,眼前看到的不是剑首上被碎土半掩半盖的水波纹,而是一望无边的江水。为什么说一望无边的江而不是海?原因很简单——水势虽浩瀚但其力羸弱,故有其力不能胜芥的名声,又有“我欲乘飞车,东访赤松子。蓬莱不可到,弱水三万里……”的比喻。所以丁丛知道,自己见到的就是弱水,而不是海。

    眼前的画面虽汪洋浩荡,却缺少气势磅礴之意,丁丛站直了身躯,心中不免有些感触,不知是联想到什么,自嘲一笑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你再如何的浩瀚无边、汹涌澎湃,最终都要百川归海,唉,大势所趋由不得你。”

    话音落,魂海显。丁丛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发现自已已经站在了每次冥想都会出现的那片海上,身下的海上那么宁静,那么深邃,而滚滚而来的弱水不断在海面上翻腾着,却怎么也带不起一丝波浪。丁丛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的急躁感,如同平时修行一样,只是看着弱水在那里倔犟着、抗争着、搏斗着,久而久之只能默默的沉浸下来,逐渐平静,最后水波不兴。

    弱水如海,但它毕竟不是海,已入海,那就随遇而安吧。既然海不扬波,任你兴风作浪又有何用?

    丁丛安静的看着眼前恢复平静的海面,并没有去想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只是在看到弱水的时候,隐隐觉得会发生这种事情,看来冥冥中自有道理。丁丛叹息一声后便要退出冥想,却又觉得有什么事情没有做,于是看了眼弱水消失的地方,发现那里的海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漂浮。

    过去仔细看了下才惊讶的发现,居然是弱水剑的剑柄,而剑身已经荡然无存。剑柄如鸿毛入水般浮在海面,没有丝毫重量的样子,而剑格上刻划的弱水二字也已经消失不见。丁丛很奇怪,难道只有剑身是弱水?随手捡起剑柄发现,似石似玉的材质下流露出金属的光泽,一道道银白色的波纹从剑首处闪过。

    手拿剑柄的丁丛很自然的想仔细查看下此物,却忘记了自己的左手已经消失不见。当左臂手腕平整的创口触碰到剑柄时,剑柄猛的颤动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接着剑柄如磁铁般瞬间吸附到断腕上,颤动带动着丁丛整个身躯都跟着抖动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停了下来。丁丛下意识的揉着左臂手腕,赫然发现左手居然恢复如初,而剑柄也消失不见。

    缓缓感受了一下左手,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用力握拳还是会有酸胀的感觉。一切的发生都很自然,没有任何的刻意,反正现在的丁丛也算是见过不少奇事,并没有太在意,既然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后出去慢慢问、慢慢研究总会找出答案的。

    殊不知这些变化都是当初那颗合药丹埋下的引子。丁丛服用丹药后,淡金色的液体就融入他的血脉之中,不断的改造着这具躯体。刚开始丁丛不会自己吸纳天地灵气,所以改造的效果相对要缓慢一些。后来学会凝聚魂力结晶,又把魂力输送到全身治疗伤势,淡金液体也随之壮大起来,改造的速度也迅猛的多。丁丛回到博物馆的这段时间又上瘾般的修行不懈,所以现在算得上是彻底改造完成。合药丹并不能带来什么不可思议的好处,唯一作用就是将普通人的身体改造成五行属金的体质。正因为金代表着敛聚,所以丁丛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行到魂力外放的程度。

    虽说申克红色小旗发出的火球炙热无比,但修行者在学会修行后都会潜移默化的增加自身的强度,火球打到身上,瞬间成灰的事情绝对有,但不可能出现丁丛那样的直接消失。这主要有两点原因,其一是因为申克用的火是本源火,也就是五行火之本源,所以说最为纯粹。其二是因为丁丛现在的体质方面,是被按五行金炼制的合药丹改造的,虽然不是本源,但也无限接近了。两下相遇,烈火可熔金。

    丁丛也算幸运,飞向他的只是几缕残火,而自身五行体质单一而且还算纯粹,所以一拍之后,两相消失。但也属不幸,凡是体质中五行属性杂一些,也只会烫伤而已。

    再回来说下弱水剑的剑柄。水有形而无形,单凭弱水自身是无法被凝聚成器具的,所以不知是哪位大能,找到这块金之本源做引,才成就了神器弱水剑。当金之本源遇到了无限接近本源的丁丛,便自动产生的同化。所以当丁丛无意识的用魂力牵引创口再生时,新补充进来的金之本源便自动取代了本应缓慢再生的左手。

    这一过程早就超出现在丁丛的认知范围,所以也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而五行之间的相互吸引也就被他理解为冥冥之中的天意了。而剑柄化为左手后最大的好处是,金熔可生水。也就是说现在的丁丛已经不是单一的体质了,在金之本源下面正流淌着涓涓细流,虽然很是微弱,但总有一天会凝聚出惊涛骇浪。

    随着弱水消失,剑柄化手,外面的时间也恢复了正常。只是那把石剑却一直插在土里,早已失去了应有的气息,变成了普通的灵器。

    恢复过来的丁丛现在看上去有些滑稽,独自站在高高的锥尖上,双手紧紧握住一把石剑,弯腰撅腚的向外拔着,很容易联想到那首著名儿歌“拔萝卜”!

    此刻周边的时间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样子,梼杌回尾再抽时,感觉脚下歪斜,瞬间失去平衡侧滚了出去。那几个脚下悬空的人也是没有准备下一个个滚了出去。离的稍远的陈东几人,眼前的景象比较惊人,战斗刚刚打起时,魏鹤挥旗攻梼杌被混沌挡下,梼杌伺机闪袭魏鹤等人被申克阻挡片刻。然后就是梼杌刚刚抽飞火球,就失去平衡滚了出去,魏鹤几人也不知为什么身体位置突然升高不少,然后掉落下来滚向四周。更加诡异的是,眼前变魔术一样突然出现的土锥是什么?而丁丛在上面干什么呢?在拔萝卜吗?

    魏鹤一倒地,双色彩云变停了下来,混沌发现后一闪来到了路景天跌落的坑中,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拎到外面。梼杌在突发变故后也没有继续进攻,而且回到混沌身边,看着残缺不全、昏迷过去的路景天,嘿嘿一阵冷笑。

    魏鹤师徒也迅速起身后聚在一起,盯着混沌他们的举动。此刻未辰偶一抬头,才看到丁丛现在的模样,然后大喊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拔萝卜?”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内心还是很震惊,这个柱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丁丛到也不是真的想拔出剑来,不过现在上下不得,总得有个东西抓着安全点,何况这东西确实很结实。修行了一段时间的丁丛力气已经大了很多,虽然达不到两臂一晃千斤之力,但四五百斤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刚刚在这也试着拔了一下剑,真是吃奶的力量都用上了,可石剑就是纹丝不动。听到未辰的喊声,丁丛也是一个气,心说我在这么高的地方,又不知道怎么下去,你喊有什么用??

    站在陈东身后的赵博军在看到丁丛的姿势后,马上运用秘术探查起来,果然那丝丝的联系就像电流一样钻入他的身体。赵博军兴奋的涨红了脸,咧嘴傻笑起来。

    果然,可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