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三十二章 弑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旗子刚刚消失,地面就开始出现颤动,四周的依然矗立的墙壁不断传来“咔吧咯嘣”的开裂声,颤动不断变大,声音也变成的更加嘈杂混乱。商源遗址本来就是土质结构居多的残垣断壁,现在更是无声无息的开裂、坍塌,一座古城转眼间变成一片碎土。

    站在遗址上的混沌与梼杌根本不在乎眼前发生的一切,仍然站在议事厅上方。随着脚下不断的坍塌,他俩到是很自然的悬浮在了半空,依然没有要动的意思。

    博物馆西侧的墙壁在路景天进来的时候就被轰塌了,虽然倒在地上但还算完整。其他的三面墙在颤动中抖成了碎块,唯独墙壁中的钢筋变化不大,在脱离了混凝土的束缚后开始不断的嗡嗡鸣响。

    三四分钟后,商源遗址荡然无存,博物馆主体只有钢筋骨架依然树立。原来的屋内变成了户外,凌冽的山风裹着雪粒打在众人的身上。所有人都在警惕着将要发生的事情,丁丛更是紧张到了极点,凌冽的山风都没让他有一丝冰冷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儿,颤动逐渐停了下来,就那么停了。是的,没有发生任何事,就那么停了。

    丁丛发现地面停止颤动后,就一直在等后续的事情,谁知道居然什么都没再发生。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丁丛忍不住看了下挂在魏鹤脸上那高深莫测的笑容,才低声问未辰“这就完了?”

    未辰的目光一直都盯着路景天,听到丁丛咨问,随口说了句“不拆墙一会儿打起来受限制,而且也容易跑。”

    “靠,搞这么大动静,弄了半天就一个强拆啊!”丁丛本就紧张的情绪瞬间失控,大声的喊了出来。

    本来声音没有多大,只是现在众人都保持着安静,突然听他一喊所有目光都聚了过来。

    魏鹤瞪了一眼未辰,开始缓缓攥紧右手,等待着出击的时机。除了丁丛,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么大动静怎么可能为了拆墙?大家无非都在等着出手的时机罢了。修行越久越知道一个道理,没有十足的把握绝不出手,这可关系到小命的安全。包括凶兽都知道,修为越高临死时的反扑越猛烈,一个不好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

    不管现在什么情况,总之带着禁断之力的癸水旗已经打下去了,打破当初的封印应该不成问题,但现在时间未到子时,而且没有料到梼杌与穷奇都会出现在这里,似乎终于出现了与巫雨安排不一致的事情。

    魏鹤现在心急似火,心里反复想着巫雨的安排,取剑斩混沌。现在癸水未动怎么取剑?而且多了这么多变故,混沌能斩的了吗?要是敕勒觽没有受伤,以他的土遁术取剑再合适不过,而且完全可以瞒过大多数人。现在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在可控范围了,下面怎么办?魏鹤越想越急,但是又不能带出任何急躁的表现,也真是苦了这位实力演技派了。

    沉默总是要被打破的,没想到第一个出手的不是残暴好斗的梼杌、是非不分的混沌,也不是魅惑人心的穷奇、路景天师徒,更不是吓破胆的陈东等人,而是一身保安制服的邪修老李,李德仁。

    暴戾磅礴的气息如火般从全身散发而出,一双手臂鼓胀了三倍有余,赤红色的手掌边缘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升腾灰雾,而老李的脸色却惨白无比,唯独泛着红光的双眼明亮至极。任谁看都知道这一下准备拼尽全力。

    老李的目标不是离他不远的梼杌、混沌,也不是以背相对的魏鹤等有人,而是陈东身后不远处的张宁。从他气息运转全身开始,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出手,但目标是谁没有人能猜到。按常理说,凶兽是大敌,魏鹤是他先前袭击的目标,怎么算也轮不到不沾边的张宁。

    就是因为没想到,老李动了,一晃之间出现在张宁面前,一双赤色的手掌分袭面门与胸口。掌未至气已到,灰色的雾气如利刀般切开张宁的皮肤,下一刻手掌穿进面门与胸口。没有穿透的声响,也没有飞溅的血花,两只手一上一下的戳进张宁的身体。看着挂在老李手臂上的尸身,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这哪里是真人啊,分明是具傀儡。

    老李甩掉了手上的傀儡,满意的笑了下,转身对混沌说道“我的事情完成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一声闷闷的“嗯”响起后,老李慢慢消失在寒风里。

    看到这一幕,魏鹤心中叫苦不迭,本来是埋伏在暗中的妖傀儡,居然被识破了,而且没想到混沌居然暗中与李德仁达成某种协议,提前清了这个威胁。现在己方非战斗人员丁丛、敕勒觽,战斗人员申克、任生、狄绣绣和自己,单打混沌或者穷奇都没太大压力,但是现在对方四人,是筹划时的近四倍战力,这仗怎么打?就算陈东等人也一起出手,打两凶兽也就是极限了。魏鹤心中不停的嘀咕着“师傅啊师傅,今天要玩儿完啊!”

    正在这时,地面又开始颤动起来,没等抖几下,众人就觉得脚下一空,身体嗖的向下坠落。接着是巨大而沉闷的轰隆声,大地顿挫,尘土四扬。除了一开始就浮在半空的混沌、梼杌,其他人一同摔了下来。穷奇也没例外,庞大的身躯砸在了地面上,好一会儿都没有动。

    魏鹤等人起身后,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天上怒吼连连。

    “我宰了你个小王八蛋!”

    “杀了他……”

    混沌与梼杌嘶吼着冲向穷奇的方向,巨脚与鞭尾同时砸了下去,气压形成的气爆声尖锐的刺到魏鹤等人耳中。然后就是轰鸣中夹着怒骂,巨力形成的冲击波波及到了四周,本就不稳定的土坑壁再次大范围坍塌,烟尘滚滚中,气爆声持久而响亮。

    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机会难得,魏鹤迅速掏出一支黄色的小旗,将魂力注入其中。淡黄色的光辉瞬间璀璨夺目,魏鹤右手执旗,左手并拢四指结了个手印,猛喝一声“起”!

    随声而起的是隐在天空中的五色彩云,白盛雪,青赛翠,黑如墨,红似火,明黄比骄阳,五色彩云盘旋着、翻滚着凝聚在一起,相互交融,色彩渐变,最终出现在半空中的是黑白双色云彩,滚动中气势磅礴,雷声隐隐,蓄势待发。

    感觉到了天上的压力,混沌、梼杌也停下了手中的攻势,再看穷奇摔落的地方已经被砸出巨大的坑洞。一个人血淋淋的从里面缓缓飘起,左臂血肉模糊,右臂只剩下半截,腰间明显缺了一块,内脏隐约可见。不是别人,正是穷奇的弟子路景天。

    见到他凄惨的摸样,魏鹤等人愣住了,没想明白为什么混沌、梼杌疯了一样的攻击他。还没等仔细再看,从空中飞下一个黑影,直直的砸向梼杌。梼杌挥尾将其砸开,黑影撞到地上滚动了几下才停住,赫然是刚刚离去的老李。不过被梼杌鞭尾一砸,已经是椎骨断裂,眼看难活了。

    梼杌抬头见到天上的双色云彩后,只是回头恶狠狠的盯了一眼路景天就没再动手。混沌是不是看得见没人知道,只是他瓮声瓮气的问道“这个局你布了多久?”

    魏鹤掐着小旗看着混沌,没说话。几个徒弟只是愣愣的看着残缺不全的血人路景天,心中纳闷。陈东几人在看到大阵终于开启后,十分兴奋,知道这次小命得保。唯独丁丛从始至终就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不是等着抢弱水剑吗?怎么弄到自相残杀的地步了?而且自己这个饵难道是专门钓凶兽用的?怎么又出来一个局?

    这时的魏鹤心中也在猜测,难道是弟子弑师?明显穷奇是出了问题,不然混沌与梼杌不可能那么愤怒,但是路景天想干什么?

    就在众人猜测的时候,路景天突然对着魏鹤喊道“魏鹤!还不动手?找抽啊,老子马上就要挂了……”话未说完就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直直的摔进坑中。

    魏鹤没再犹豫,直接挥动小旗指挥双色云彩向梼杌攻了过去。凶兽中梼杌勇猛第一最是难缠,所以优先攻击输出。

    云彩向着梼杌撞过去的途中突然一顿,被不知何时出现的混沌挡下了,而梼杌则冲着魏鹤攻了过来。申克这时也从怀中掏出一支红色的旗子,小旗刚一现身四周的温度就迅速上升了不少。

    就在申克准备发动旗子挡住梼杌时,地面再动,这次颤动不是向下,而是地面向上缓缓升起。说来也巧,升起的中心点正好再丁丛的脚下。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丁丛下意识的想逃开,但双脚就像是踩进沼泽一样,根本挪不动步。。

    梼杌的虎爪被申克从旗中发出的烈火球挡住了一瞬,速度稍降,接着鞭尾横扫,狠狠的抽在火球之上。火球爆裂下火光四溅,有几缕火焰向着丁丛飞去。

    “既然躲不开就拍吧,总比烧到身上强!”这就是丁丛在无奈下最简单的想法,他也是这么做的,然后左手就与火焰一同消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