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三十一章 十二点(下)

第三十一章 十二点(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点!表盘上唯一的时针与分针重合的整数点,既是起点也是终点!

    雪停了,风起了,天上不见了星星,月亮也避而不显。

    山顶上的气膜飞了顶子,山下高速上也没了车子。远处五彩斑斓的市区,也只是黑暗中的孤岛。再热闹的喧嚣声也穿不透城市边缘的棚户区,在明亮的灯火也只能映红一片天空。而这一切都在十二到十二之间流转,一复一日,年复一年。所变化者无非是岛变大了,灯变亮了,更子没了声,夜晚不宵禁。变化再多也只需两字可表——时间。

    魏鹤等的就是时间,己亥年丙子月丁亥日子时。

    己为纪识,当记录。亥为核,当收藏。意为记录的时间到了。

    丙为炳,当显现。子为兹,当萌动。意为萌动显现。

    丁为强,当人壮。亥为核,当归藏。意为能者得。

    子时,属癸水,当天开于子。意为水动。

    眼看时间将至,馆内沉寂无声,突然在假雄戴身后走出一人,正是路景天,而从空中又落下一只怪物到了馄饨身旁,正是梼杌。

    而没多久后,在魏鹤右侧缓缓走进几个人,带头的正是陈东、牛大力。至此,该来的都到齐了,没来的都魂归故里了。

    丁丛看着陈东一伙人靠近后,很不自然的绷紧了一下身体。看来刚刚那个幻化出来的陈东还是挺有冲击力的。没等几人走进,任生就问道“怎么进来了,这是要来见见世面还是观战助威加光环?”

    陈东咧嘴一笑,凑上前去说道“主要是来学习的,充实下实战经验,顺便长长见识,最后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保住小命。”

    老李在一旁听着陈东的话,略带嘲讽的哼了一声。

    任生则似笑非笑的看着陈东,然后问了下外面的情况。陈东神色一暗,将进来前外面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下。

    原来刚开始时,他把牛大力拉入单身公寓准备进行今天的例行培训,这段时间他们经常如此培训,所以牛大力也没说什么就跟着去了。正因如此,穷奇开餐的时候他们逃过一劫。然后听到外面响声大作,出来看道现营地的人都死了,馆前有帮人在与一只怪物进行打斗。

    走进一看才发现,那怪物居然是梼杌,而且打斗的人只剩下几个了。陈东着急下才拉着牛大力冲了过去,这才有了后面的情景。

    梼杌踱着方步走在馆外,人面猪獠下显露出满脸的不屑,丈八的长尾甩于身后,身前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而尸体后方还站着几个手持不同灵器的修者,只是这时的几人,身如筛糠颤动不已,满脸的惊惧。

    突然一声大喝“临”!言声如雷,撼人心扉。对峙双方都觉得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梼杌扭头去看声音来源,而几名修者趁机各自撑开防御。

    只见停车场方向两道黑影如电般闪到梼杌身后,立身未稳,梼杌的鞭尾便砸了过来。“啪”的一声,火星四射下,黑影身下地面出现了几近半人深的大坑,两个身影出现在坑中,身体直立双手交叉于头前,竟是合力挡住了梼杌的鞭尾。

    梼杌有些小意外,愕然片刻后哈哈大笑道“终于来了两个硬茬,来来来,陪老子耍会儿。”

    见到来了救兵,那几个持灵器的修者下意识的想走,可是没退几步,就被梼杌快如闪电的抄了后路。硬生生的将他们几人逼迫到了黑影近前。几人相互瞅了一眼,各自无奈摇头,别说,都是熟人,都是博物馆的同事,此时也算是战友了。赵博军看了看还在坑中的陈东、牛大力,又看了看身边的邹松含、韩立泉、刘晓宇、张宁等人,心中一阵苦笑,为了神器把命都搭上了,早知道刚刚跑了就好了。

    这时几人又面对梼杌后退了一段距离,陈东看着地上死去的老同事心中也不是滋味。到也顾不上别的事情,只能打起精神先抵挡一阵再说,希望总部接到求助后能赶紧来人增员。

    牛大力到是没陈东那么乐观,早早的就发现这片区域被结界笼罩住了,想出去就得打破阵眼或者强行破阵。不过自己观察了一会儿后就绝望了,眼前的大阵压根就不是他这个级别可以窥探的。把这个结论说给众人的时候,一股浓浓的绝望浮现在几个人脸上。

    就在几人准备与梼杌拼命时,又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身后。路景天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嘴里还不干不净嚷着“梼杌,你他妈的干什么呢?再不进去我那小崽子可就撑不住了。”

    原本见到来人是路景天,众人多少还有些高兴,毕竟多一人多一份力量。可听到他与梼杌打招呼才知道,他们是一伙的,而且用这种口气对梼杌说话,最起码也是平起平坐的角色。刚刚虽然也绝望,但是还有一丝拼命的胆气,现在是彻底绝望了。张宁甚至扔了手中的灵器闭目等死。

    梼杌残暴好斗但不奢杀,见到几人失去了抵抗的勇气,也觉得无聊,对着路景天吼了一嗓子后直接飞身从破碎的顶子进入馆中。路景天喝走了梼杌后,才看向几人,最后目光停在赵博军身上,语带嘲笑道“同出昆仑,堂堂守剑人居然如此之弱,看在你先祖的面上饶你一命。”说完没再搭理他们直接身影一晃进入馆中。

    几人劫后余生都暂时松了口气,看着赵博军居然都露出沉思之态,赵博军也是心中一翻,知道最后那番话虽说活了性命,但也让几人知道神器是什么了。如果自己没得神器到也罢了,要是真得了神器,就是怀璧其罪啊,这个祸源的种子也算是种下了。

    果然有人第一个说话,居然是张宁,“赵主任,您是守剑人?那么来这里的目的定然是弱水剑啦?相传你们守剑人自有感应的门法,是不是真的。”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也盯着赵博军等着他回答。

    赵博军很是无奈,来寻弱水本来就完成心愿回归宗门,哪里知道偏偏这么多人都在碰运气找神器。现在四周危机重重,自己又人单力孤,多几个人抱团的话,活下去的几率还能大些,于是一咬牙,承认了确有此事。

    几人没想到赵博军居然真的知道感应的门法,贪心之下竟将刚刚死里逃生的事情都抛之于脑后,只是暗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牛大力算是比较清醒的一个人,认定了目标不会轻易改变,本来就不准备拿神器,更何况现在抱着陈东的大腿很舒服,也就没理会其他人的想法,直接出声打消了大家的心思。“弱水是好,有命拿吗?刚刚一个梼杌就不是咱们能应对的,现在又来个路景天,他们的目标肯定是弱水无疑,你们真的这么着急去投胎吗?刚刚我与东哥在军营过来,所有人都死了,而且死法都一样,四肢不全,明显是被什么撕咬后的结果。而且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容,说明死的时候都很快乐,你们想到什么了?”

    陈东一直盘算如何逃出去,也就没太在意这些细节,这时听到牛大力的话后,才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脸色惨白,汗也跟着流下来了,开口说道“穷奇的癖好,他也在这。”

    其他几个人虽然也这么猜测过,但是不如陈东那样确定。赵博军这时一拍大腿叫到“那个路景天绝对是穷奇变化的。说道蛊惑人心,谁能做到这样轻描带写?”其他几人仔细想想,发现确实如此,但是被挑拨起来的那点点贪心终是没有全部泯灭。

    “下面怎么办?”沉默已久的邹松含开口问道。

    陈东想了想后说“咱们也入馆,魏鹤他们应该在里面,不然梼杌与穷奇也不可能那么急着进去。”

    “进去?作死吗?”韩立泉翻着白眼说了一声。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咱们现在虽然被困在阵中,但这阵肯定不是穷奇他们能布出来的,也就是说另有高人在场,既然这样不如冒险去看看,说不定反而能得救。”陈东说完自己的分析,看了看牛大力。其他几个人想怎么着不归他管,但牛大力是他直接推荐的人,虽说总部还没审核,不管怎样都属于自己人,这会儿就要先看他的意见了。

    牛大力也没犹豫,好像早就想过这件事情,点了点头就准备跟着陈东一起进去。赵博军的想法与陈东类似,但是多了一个理由,就是那支天机签上最后的两个字——可见。见三个人都同意冒险进去看看,剩下的人也就随大溜儿了。

    他们是从正门进入的,所以出现的时候正好在魏鹤一行人的右侧。

    魏鹤看了看路景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指着假雄戴说道“你师傅是不是变成了你的样子,哈哈哈哈。”

    就在魏鹤大笑声中,穷奇变回了本来的面目,而假雄戴也回到了路景天的摸样。

    “你们师徒俩这么玩有意思吗?”魏鹤还在笑,但是脸上的笑意已经荡然无存了,语音也变的冰冷起来。

    遗址上的梼杌第一个先忍不住了,大喝道“魏鹤,别废话,你也知道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把人交出来吧,还有,我大哥呢?是不是折在你那了?”。

    魏鹤扭头看着浑身长毛的梼杌,冷冷的回了一句“人不会给你们,东西不会给你们,你大哥到是在等你们。”

    说完后,接过未辰手中的小旗,狠狠地打向脚下。没有旗子落地的碰撞声,当然更不会有山崩地裂,只有一声轻响,旗子消失不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