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二十七章 打零工不如公务员

第二十七章 打零工不如公务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牛大力听着陈东大谈政策、计划,只是听着,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丁丛却觉得有些奇怪,既然都联盟了,怎么牛大力是这种的反应?

    牛大力见丁丛看向自己,知道他不明白为什么陈东一开始说有群人聚到这里后他就来查了,于是笑了下,接过陈东的话继续说道。

    “东哥说的没错,现在这个时代不比以前,想要长足发展就一定要稳定,所以我们都很赞成。可修行界就算是宗派凋零人数减少,但毕竟曾经是个庞大的群体,而且很多老怪物不懂得要跟随时代的脚步前行,所以还是有不少宗派独立在联盟之外的,散修闲人自然也不少。”

    “这么说你就属于宗派之外的那部分人?”丁丛好奇的问道。

    “我吗?我是地道的散修,机缘巧合下迈进了这扇门。”说完有些苦涩的笑容出现在脸上。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丁丛背后传出。“散修?我看不像吧?一个能把结界作为手段的人,怎么可能是散修?”未辰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刚好听到牛大力的话,于是出声质问。

    陈东听了未辰的话,有些意外的转头看向牛大力,等他给个解释。

    牛大力脸上还是那副苦涩的表情,也没急着澄清什么,而是从兜里摸出一个有些发污玉质小壶,虽然扔给了陈东。然后才有些自嘲的说道“东哥,看一下就明白。”

    陈东接过后把玩了一会儿,才扔给牛大力,神色间有些黯然。然后开口说道“苦了你了,要是有机会我把你推荐给监察院,最起码有希望能痊愈。”

    丁丛不明白他们都干了什么,一个小玉壶就能证明身份?而未辰也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对不起,我刚刚的话说重了。”

    听完他们说的这些话,丁丛有种要抓狂的感觉,“你们说话能直接一点吗?到底什么意思啊?”

    “简单来说吧,那个小玉壶是一个保命的灵器,是一个叫清水的门派所炼制的,本来是没什么名气的东西,但它最后的主人比较出名——李自成。本来这东西就是一个重伤时保命用的灵器,可以将伤处转移到壶中,用灵气温养,等到合适的时机再移回本体进行治疗。不过大力的伤应该是一直都没好,壶内还有机体在温养。”陈东又转头看了眼牛大力,才继续说道。

    “这壶虽然可以保命,但是伤的太久不治疗还是很容易出问题的。从灵器的情况看,这些年大力应该是一直没有找到治好伤的办法吧?所以灵器一直在温养着伤处,导致灵器处于高消耗状态,以至于灵器的状态很差。而想要恢复灵器的状态就要有相应的灵气补充,这种补充最好是充满灵气的自然之物,而这种资源不是一介散修能轻易弄到手的。现在明白了吧。”

    听到这儿,丁丛有些恍然,要是有宗派的人,怎么可能会把自己搞成这样,居然靠一个器物维持。“那大力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丁丛看着牛大力的眼神也有些黯然。

    “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不过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呵呵,也是因为运气好,当年受伤后躲进了一处洞穴等死,没想到进去后看到一具尸骨,尸骨边看到了这个小玉壶,本想着临死前给自己找个陪葬品,谁知道刚刚握到手里,受伤的地方及突然就没了。后来在尸骨上又找到了一本自述的册子,才知道那骸骨居然是李自敬,他怕兵败身死就暗中盗大哥李自成保命的灵器,不然李自成怎么会重伤死于九宫山。”说道这,牛大力都觉得当年的运气确实不错,嘿嘿笑了一阵后才继续说道。

    “后来发现通过这个灵器可以感知到股莫名的力量,再然后在慢慢钻研下才迈进了这扇门。不过自己一个人没帮没助的,日子过的确实不怎么舒服。后来也去过几个宗派,但都是嫌弃资质太差没被收留。再后来陆续出现了几次机遇,才掌握到了禁断之力。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有神器现世,就想着过来碰碰运气,神器到是没指望过,但想着可能会被某个宗派看中,兴许以后是条出路。再说我这伤想要治愈也很麻烦……”

    听完这些,丁丛就更觉得牛大力不容易,心里暗自想着要是真如他说的那样,散修不易,那还是跟着未辰比较好,最起码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发现,未辰虽然嘴比较碎,但心地不坏。能教出这样弟子的师傅也应该错不了。

    陈东则再次表示了对牛大力的同情,重申了一遍要帮他推荐。未辰也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同情,当然方式上不太一样,直接把牛大力说恼了。丁丛赶紧从中解释了两句,这才作罢。至此话是都说开了,未辰也借着打诨牛大力,成功的避过了自我介绍。

    丁丛还是比较好奇修行界的事情,但又觉得问的太多不合适,也就转了话题。“今天看到的那个怪物是什么?”丁丛皱眉问道。

    “穷奇。”三个人一空同声的答道。

    丁丛逐一看向三人,然后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现在想想,那怪物的造型也太好认了。不像饕餮那样,各种记载五花八门的,穷奇的造型可是直接印在历史课本中的,只是上学的时候没想到传说中的凶兽居然真的存在。

    接着未辰说了一些自己的推断,“穷奇的外形很好认,而且魅惑的幻术与虐心的癖好也是特点之一,最重要的是他两次都开了金属性的空间通道,这些特征可以说都是他独有的。如果有人想借着凶兽之名做什么,那就得全部模仿到位,嗯,还真不容易做到呢。”

    “你怀疑有人借凶兽之名?”陈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算不上了,就是有时候想的有些多。”说完转头仔细打量起屋子来,“这是不是太简陋了一些啊?”未辰撇了下嘴。

    丁丛知道未辰是故意转移话题,也就顺着他继续聊了下去。这时候已经很晚了,最大的问题是怎么睡。不过丁丛似乎是想多了,相互不知道底细的时候,也许都是普通人,现在除了丁丛这个刚刚会修行的普通人外其他人都比他有办法。

    未辰直接在身下隔了一个晶膜做床,牛大力看到后一愣,虽没说什么但是看未辰的眼光有些古怪,接着也用了同样的手法在身下隔了一个晶膜。陈东则最直接,把徽章掐在手,中嘴唇微动一阵,徽章上出现了一扇光门。陈东又很抱歉的对几人说道“对不起了诸位,单间不大,没法招待各位。”说完就走进门去。

    牛大力看着消失的光门,心里那叫一个羡慕,不断的在内心呐喊着“东哥,东哥,以后跟你混了,吃公粮就是不一样啊,随身携带单身公寓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丁丛的状态又好了很多。就算他不说,陈东、牛大力也会猜到,能有修行者坦诚相告修行界的秘密,肯定说明他有资格迈入修者的行列。所以陈东昨天到也没有避讳什么,明面上的事情都说了,牛大力依然是老样子,跟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当馆内的其他人知道了丁丛回来后,都抽空过来看望他。虽然知道很多人都在这里都是为了神器,但是丁丛依然像往常一样面带微笑的与来看望他的每个人打招呼。以前丁丛一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对每个人都那么亲近,现在倒是想明白了,不管是不是修行者,能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资格评价历史的人物,而且他们说的绝对比书上写的可信,作为纯粹的历史专业学生,能听到真实的历史,哪怕只言片语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下午,赵主任终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掐着一堆单据来到了丁丛的房间。见到赵主任一脸愠怒,丁丛就知道肯定是住院费的事情。果然,赵博军一进屋就怒声对着丁丛说道“小丁啊,就算我那天说报销没问题,也不用虚开啊。你才住了几天院啊,就算是高级病房也要按真实天数开单啊。”

    丁丛接过票据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陈东他们在里面做了手脚,没准就是任杰唆使的。可能过两天陈东就会厚着脸皮来要他的分红。

    丁丛哭丧着脸对着赵博军一通的喊冤“赵主任啊,这可不怨我啊,你看我现在自己下地都困难,怎么可能去开单据啊。这些都是杰哥帮忙办的手续,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单位没法给报销啊?您看我也没多少钱,自己也掏不起,还……”

    当丁丛提到是任杰办的手续时,赵博军就蔫了下来,本来就不是他负责的事情,还非得往自己身上揽,现在可好,小鞋摆在眼前,穿不穿?赵博军知道任杰不简单,在公,世俗的职位比他高,在私,以自己的修为肯定打不过。没办法,只好裂了裂嘴说道“你早说是杰哥帮你办的手续啊,我也不至于发火,行了,你好好休息吧。”。

    随着赵博军郁闷的走出了房间,丁丛觉得日常的生活又回来了,什么修行者,什么饕餮、穷奇,都是不如现在这样平平安安的舒服。想到这里,很自然的伸了下懒腰,准备躺在床上再睡一会儿。没想到躺下前扭头看了眼窗外,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映入眼中。

    敕勒觽,未辰的师兄,自己步入修行的“引路人”,他又站在了石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