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二十三章 天机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重要吗?不重要吗?当然重要了!而且十分重要,万分重要!

    对于赵主任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重要了。

    赵主任,姓赵名博军,乃是昆仑虚分支的太虚观再分支的夜沼第十一代守剑人。名曰守剑,实则无剑可守。早在初代守剑人时,还没有被踢出昆仑虚之前,这一司职荣耀无比,地位崇高,世代相传。怎奈何到第四代守剑人时,门内一位大能因不满轩辕氏所持的避水剑居然列入神器之位。而且名为避水剑,摆明了是要压昆仑虚北渊至宝弱水剑一头。于是在昭明、相土苦寻神器时,远赴辽水等候时机,最终将弱水剑暗中借与相土,以便于避水剑争锋中原。而当时的第四代守剑人赵冼就在暗中守护此剑。

    哪知道弱水剑刚刚斩出一剑,就被相土沉于陪都之下。赵冼就想取剑回昆仑虚,但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神秘人,直接把赵冼打成重伤,无奈下只得暂时退却,觅地养伤以图后续。

    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就在赵冼闭关疗伤时,弱水剑与他的心神联系突然被强行中断。赵冼大惊下带伤去查看,结果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弱水剑了。赵冼深知其罪难逃,但也只得先行返回昆仑虚回报此事。

    由于神器丢失,当初极力促成此事的大能被逐出山门,而赵冼为能恪尽职守被废除一身修为,念在祖上有功没有采取其他的处罚,只是逐出山门了事。

    那位大能虽因争强好胜导致失剑被逐,但心中不服、怨气不平,便在昆仑虚附近另开山门,名曰太虚观。后又找到了已是废人的赵冼,动用大手段将其修为恢复如初,共同寻觅弱水剑的下落。直至赵冼寿命将尽也没有找到丝毫线索。大能到底是大能,眼看着弱水剑寻找无望而赵冼也行将就木,于是随意给赵冼安个罪名,将他逐出太虚观。

    赵冼两次被逐,皆因弱水剑而起。心中愤愤难平,又不敢停留在昆仑虚附近,于是另觅绝地开宗立派,号夜沼。而宗门内的至高宗旨就是寻回弱水剑,荣归昆仑虚。虽说赵冼出身昆仑,但自身所学所修并不如何精深,又欠缺为人处世之道,再三宗门择地真的很绝,方圆千里没有人烟,所以很难有氏族甘心供奉这个没什么潜力的宗门。

    直至第七代守剑人时,由于门内弟子少之又少,修炼资源更加缺乏,别说宗了,就连派都算不上。七代守剑人无奈下决定出山如世俗,在经历了世俗变迁后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世俗间出现一专门测算天机的门派——天策门。七代守剑人为求得一支天机签,不惜带领门人弟子为奴为仆百年,终得一签。签中解道“天机不显无处寻见,千载后世源头必现。奇人怪雷天机变,可见。”

    七代守剑人见签后惆怅半日,最终接受了现实。于是这支签随着弱水剑的感应功法传至第十一代守剑人赵博军身上。本已融入世俗的赵博军在听说商源遗址现世后,一颗死寂多年的心终于又跳动了起来,陪都既然都现世了,那天机变也就不远了。于是辗转多地,又是拉关系又是耍手段,终于算是进了商源遗址博物馆。

    一开始丁丛的摔伤并未引起他太多的关注,但后来听传闻当天博物馆上空如雷霆降世一般,轰鸣的雷声足足响了有一个小时,赵博军这才把丁丛与天雷联系到了一起,不禁感慨千年等待的就是此刻——天机变。

    虽然在博物馆待了一阵子,但是总觉得任杰处处都在盯着他,赵博军自然也察觉出任杰也是修行者,而且修为比他高很多。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既然到了博物馆,那最终目的就只有一个了,为了弱水剑。

    今天终于又机会再次询问当天的情况,赵博军当然不会错过。毕竟夜沼为了弱水剑,为了返回昆仑虚付出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

    丁丛听到赵博军问题时头都大了,这个谎到底怎么圆啊。当看到他那充满炙热的双眼时,丁丛就觉得不说点什么都对不起面前的这位赵主任。于是绞尽脑汁的说道“其实那天很是蹊跷,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到轰的一声,我就被掀飞失去知觉了。”

    这话说的确实是真事,只不过没有说是在什么地方被掀飞的,而且也没说当时敕勒觽就在外面石台的附近。丁丛本来以为这话不可能堵住赵主任的嘴,正准备再编一段巡逻到护坡的话语时,赵博军突然伸手把住了丁丛的双肩,很是激动的摇了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轰鸣声吗?是打雷的那种轰鸣声吗?”赵博军的语速逐渐变快变粗,手上也握的很用力,就是为了确认是不是有这件事情。

    丁丛右肩被抓的生疼,但见到赵博军这么激动,也就没有呼出来,可脸色瞬间变白了。丁丛心里不断的嘀咕“今天这是怎么了,不疼出个好歹就没完了吧。”

    赵博军又问了两遍,才发现丁丛嘴都变白了,知道自己突然看到一丝曙光太过激动了,赶紧补救道“小丁没事吧?你别怪老哥哦,你出事的那天咱们馆里烧了一批设备,现在厂家不给换非说是咱们自己弄坏的,所以刚刚听你说轰鸣声就激动了,毕竟那批设备要换得花不少钱,呵呵,没事吧?没事吧?”

    丁丛缓了一阵觉得好些了,也就没再怪赵博军。“嗯,现在想想应该是雷声,没错就是雷声。”既然他赵博军想听到是雷声,那么就当是雷声吧,反正蒙混过去就好了。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我回去后知道怎么写这个报告了。”赵博军笑呵呵的起身就要走,当看到丁丛脸上的不愉,又坐了下来。“小丁啊,你的住院费就放心吧,这算工伤会给你全额报销的,没事,住的好点也没事,出了问题我给你担着,养好了身体最重要。好了,我有事先走了,让他们多陪陪你。”

    赵博军说完再次站了起来,转头对着看保鲜柜的三个人说道“杰哥,东、大力,你们在这多陪陪小丁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也没等他们答复,就转身走出离开屋子。

    这会儿的任杰、陈东、牛大力都没心思去搭理赵主任,这个保鲜柜里装的东西实在是太吸引人了。满满登登的装了大半面的各种肉片,另一半各种蔬菜,小料都不少。牛大力看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突然转头对着丁丛说“你也太会享受了吧?我说怎么会有这么不协调的东西摆着呢,原来这病房里还自备麻辣烫啊!”

    丁丛听到后愣了一下,瞬间就明白过来,原来是那迷魂阵起的作用。看来这修行界中还真有一些比较好玩的事物。从这一刻开始,丁丛对修行这件事产生了一丝兴趣。

    “说什么呢?麻辣烫不能在这做,那些是吃刷锅用的,没看到下面还有个鸳鸯锅吗?”陈东这时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保鲜柜里面的肉片,口水虽然没流出来,但双眼放光。

    任杰还是比较有素质的,看了看保鲜柜就退到吧台附近,看样子是要准备找些喝的。这时申克从外面走进了房间,未辰紧随其后,狄绣绣也跟着走了进行,随手把房门带上了。任杰看着走进来的申克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去找喝的。陈东与牛大力还没摆脱美食的诱惑,继续讨论着都是什么部位肉。

    “丁先生,身上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看今天各项检查结果后综合考虑,您的身体状况已经达到可以在家休养的条件,所以过来征求下意见。”申克脸上还是挂着那副温和的笑容,身后的未辰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但没有说话。狄绣绣则过去帮任杰倒了一杯预调酒,又去烧了壶开水。

    “难道说要赶我走?”丁丛一脸的委屈,心里琢磨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嗯这个事情确实在我意料之外。”申克面有愧色,继续说道“主要是老首长刚刚来电话了,说你要是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就回家去休养。而且,而且说不给你掏住院费。”说完这些,申克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呼,多大的事啊,不就是住院费吗。”丁丛听后假意放下心来,“正好刚刚我们领导来过,他说了我这算工伤,所有费用全额报销,是这么说的吧,杰哥?”说完还不忘冲着任杰喊了一嗓子。

    任杰听后也没表示什么不满,“没错,赵主任就这么说的。呵呵,这酒还真不赖。”

    申克到也没再说什么,就转身出屋了,临出门前给未辰使了个眼色,然后才关门走人。未辰脸上更加尴尬了,嘟囔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这会儿到是陈东与牛大力的声音传遍了房间“这里脊刺身,你怎么还不信。”。

    “肯定不对,刺身那里有这就粗的肉丝。”

    就在二人准备进一步争论的时候,任杰突然脸色一变,顺手抓住身旁边的狄绣绣就向保鲜柜跳去。身子还没落地,就听吧台位置轰的一声巨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