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二十二章 高速与蜥蜴

第二十二章 高速与蜥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丛也没有在意屋内的狄绣绣,就那么自顾自的练习起来。虽然没有弄清楚那淡金色的液体是什么,但是用魂力修复受伤的身体还是很有效果的。没多久那滴魂力结晶就消耗殆尽,感觉到魂力越来越少的丁丛到是也没有紧张,本来这就是他有意为之,就是想看看当魂力消耗一空会发生什么。

    空空荡荡的感觉出现在了全身,浑身乏力不堪,昏昏欲睡,当用完最后一丝魂力时,头痛欲裂的感觉充斥着每一根神经。“看来这就是魂力匮乏的现象了,要是在继续下去估计就真要魂归故里了吧”丁丛低声嘀咕着,并不知道在擦抹保鲜柜的狄绣绣正很紧张的盯着他。

    狄绣绣掐着抹布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关节发白,心里不明白这个刚刚学会修行的人怎么会这么大胆,强行抽空所有魂力,这要是时间稍长恐怕就一命呜呼了。

    丁丛到是没有继续再试下去,毕竟谁痛谁知道。没有了魂力的支持,身体的修复逐渐停了下来,骨骼的修复虽然成果不显,但是肌肉的修复效果不错,身上的疼痛感明显下降。

    就在丁丛准备睡一觉休息休息的时候,未辰果然领着几名护工走进了屋子。看着疲惫不堪的丁丛,未辰便猜到了他刚刚在做什么。也没多说就指挥着几名护工将丁丛抬到转运床上,然后带着他在医院内好个转,还美其名曰放风加检查。丁丛躺在床上被推进一个检查室转了一圈,又被推进下一个检查室,就这么跟着未辰转了整整一上午。最后丁丛真的坚持不住了,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精神状态好了很多,身上的疼痛也弱了很多。再次感应了一下魂力的情况,发现水滴并没有恢复,只有四周的气旋在缓慢运转着。丁丛有些不解,但马上就明白过来,魂力结晶本身就是要吸收天地灵气才能凝聚而成,靠自身潜移默化的吸收当然很慢了,而用掉的魂力就是用掉了,身体不会自动生成的。

    丁丛默默的进入到修行状态开始吸收灵气,发现很快就把魂力结晶恢复到最佳状态,再继续吸收灵气才开始缓慢的凝聚压缩转换成新的魂力。这时丁丛算彻底明白了,这个魂力结晶就像仓库,需要不断的扩容才能容纳更多的魂力。灵气依然是灵气,神魂依然是神魂,不过是通过压缩把二者重新构建起来,形成了魂力。而控制魂力到达指定位置,就像是在修高速公路,控制力与精准度都是由魂负责,道路修通后被输送过来的能量就是灵气了。想要修建高速公路,就要有能量来开山破土,所以单靠魂是不能完成的,必须要有能量。等到高速公路修通了,就算能量消耗一空但路依然在。同理,就算魂力结晶这个仓库中的能量消耗一空但库房依然在,所以只需要吸收灵气直接补充就可以了。而继续修行下去无非就是建设更大的库房,修更宽更通畅的高速公路罢了。至于再以后要怎么样,那就到时候在考虑了。

    想通了这些以后,丁丛才记起要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总不会还躺在转院床上光顾着各个检查室吧?

    未辰还算比较有良心,见丁丛睡着了也么再打搅他,直接让护工把床推回了病房。到了病房也没让护工把他抬回到病床上,就那么把转运床与保鲜柜并排放在了一起。所以当丁丛想看看四周的时候,自然就看见了保鲜柜。由于转运床比普通病床要高一些,保鲜柜的透明玻璃盖便显得格外清晰。然后丁丛就看到了降生以来第一只被养在保鲜柜中的蜥蜴,估计以后也不会再看到第二只了。

    见到丁丛用很怪异的目光盯着保鲜柜中的饕餮,未辰哈哈大笑了一阵,然后告诉他这就那个被困在天心绝地中的饕餮。丁丛还是无法想象,当时那么空旷的地方,现在居然放在了保鲜柜中。而饕餮这种在课本上才能见到的名字,居然长的这个摸样。

    想着要仔细看看饕餮样子时,丁丛很自然的坐起身子,左手扶着床边围栏把头探了过去。

    “你说长得像什么?”未辰看到这个姿势的丁丛,吃惊的问了句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并没有提醒他注意现在的状态。心中却暗自琢磨着,师傅师兄都认定他要再躺两三天,但看现在的情况估计明天就能出院了吧?

    “唔,有点像蜥蜴,但是没有尾巴。怎么这个饕餮与文物纹饰上的饕餮不一样呢?”说着丁丛习惯性的抬右手要揉揉下巴,当手碰到下巴的时候,抽搐的痛感也传遍了全身。丁丛差差就哀嚎了出来,额头明显青筋突显,脸色红中范青,接着就变得惨白惨白,汗水湿透衣背。

    未辰在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吝啬词汇,很是夸张的称颂了一通丁丛的回复能力,又狠狠的赞美了他的学习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学会通过魂力修复伤病很了不起。当然,最后不会忘记表扬自己的教育之功……

    丁丛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一刻钟左右才慢慢回复。盯着未辰虽然没有说话,但未辰很自觉地站起来,瞬间消失在门外。

    临出门前对着丁丛喊了一句“医院里的人都看全了吧!哈”然后声音消失在了走廊中。

    丁丛楞了下,才回忆起今天见了那么多人都很正常,看来不会再见到那些恶心的现象了。此时房间内只剩下丁丛与保鲜柜,想要再去看看饕餮,又觉会牵动伤痛,索性直接开启了缓慢的身体修复之旅。

    “大师兄,你说他多久能出院?”未辰跟着申克在人流密布的大厅中慢慢行走,不时会碰到咨询的各类人。申克身穿白大褂,面带微笑,走在大厅中还真像某科室主任的样子。而且碰到有人咨询都会认真回答,或者招来引导的护士陪同前往。未辰无奈的看着没有回答自己的大师兄,真的没弄明白,那个沉默冰冷的大师兄是怎么装出完全相反风格人物的。

    ……

    “赵主任,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要下班啊?”

    “哦,杰哥啊,这不是今天上面追问丁丛的情况嘛,我想着再去医院看看,昨天有些事情没弄清楚,这自查报告也没法写是不?”看着任杰从办公室走过来,赵主任不自觉的多解释了两句。

    “呵呵,赵主任啊,什么时候自查报告这种东西都要归宣教写了?”任杰似笑非笑的看着赵主任,漫不经心的问道。

    正在赵主任尴尬时,从馆内走来两个人,冲着两位主任分别问候了一声“赵主任、杰哥,里面没人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关设备了?”

    “哦,东东、大力啊,今天怎么了,这么早就要关设备?”赵主任奇怪的看了陈东、牛大力一眼。

    “没什么,这不丁丛住院都三四天了吗,正好今天人少,而且这个点儿也不会再有人来了,我俩想去医院问候一下。”陈东笑呵呵着答道。

    “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吧,正好可以蹭赵主任的车。”任杰没等赵主任说什么就直接把话头接了过来。

    “好啊,赵主任的新车我还没坐过呢,正好今天感受下什么是豪车。”牛大力眼馋赵主任的新车好久了,馆里的人基本都试开过,而且都赞不绝口。唯独牛大力没有坐过,更别说试了。这主要是牛大力连着考了两年的驾照,最终驾校都黄了,可证依然没有考过。无奈下只好天天眼馋着这些开车的人,今天有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什么豪车啊,就一二手奔驰罢了。既然都去那就走吧。”赵主任只好大方的让几个人跟着一起走向停车场,心中对任杰一顿菲议,脸上却不敢露出什么表情。

    任杰看着赵主任冷笑了一下,也没再说别的只是跟着向前走,不时与陈东聊聊最近新出的车型。

    没多久四人来到了丁丛的病房门前,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任杰发现他们三个人在进入病房的瞬间都停顿了一下,然后就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临来的路上几人早就买好了牛奶水果之类的东西,这一进屋陈东就先开了腔。

    因为丁丛、陈东、牛大力几人年龄相近,都是二十多岁,平时又经常在一起玩闹,所以没一会儿就来了气氛。而任杰平时就对他们不错,也跟着掺和聊了起来。唯独赵主任最难受,聊天插不上嘴,坐着看又显得尴尬,起身回去又怕错漏了什么事情,最终只能百无聊赖的旁边受罪。。

    聊了快一个小时,陈东、牛大力终于看到与屋子不和谐的保鲜柜,好奇下就要去看。丁丛虽然有些着急,但是知道拦不住,也就喊了两声作罢。就在陈、牛二人让开位置去看保鲜柜时,赵主任终于抓住了空隙,赶紧坐到床边直接开口问道“小丁,说说怎么摔下去的,我好回去写报告,昨天都没来得及说清楚。”

    当看见赵主任起身过来的时候,丁丛就知道,他肯定会盯着自己怎么摔伤这件事不放的。但为什么?很重要吗?丁丛一直都没想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