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十九章 追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丛思绪飞速旋转,怎么才能把这件事情说通。为什么要从护坡摔下去啊?未辰太坑了,哪怕说从墓葬区的山坡上摔下去都好。商源遗址博物馆由于地形特殊,西侧的护坡一直都是最大的安全隐患,所以在建设之初就不遗余力的加大安全设施投入,现在别说是从上面摔下来,就是你想从上面直接跳下来都难。

    就在头疼的时候敲门声又起,未辰很礼貌的出去开门,把这尴尬局面留给了丁丛。丁丛支支吾吾的还没开口,门外的对话声便传了过来。

    “你好,丁丛是在这件病房吗?我是他的同事,过来看望一下。”一个略带柔和的声音飘入房间。丁丛与赵主任听到声音同时一愣,回头去看进入房间的人。

    “呀,赵主任也在啊,还真是巧。早知道你要来看丁丛就一起了。呵。”进屋的是一位面带微笑的男人,而且一眼望去看不出年龄。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博物馆办公室主任任杰。在赵主任没有强行管理安全之前,安保这块一直是由任杰主管的。任杰对下面这些人还很不错,经常自己掏腰包请大家改善伙食。毕竟是办公室主任,今天来看丁丛到也是合情合理,但怎么看今天这事都像是追着赵主任来的呢?

    “哦,杰哥啊,你看你也没说要过来,呵呵。”赵主任脸色微微变了下,但很快就恢复了,站起来与任杰打了个招呼。

    为什么会叫杰哥?主要是因为任杰长得确实有些着急,所以到博物馆的来访者就开始有人喊杰哥,久而久之所有人见了都喊杰哥。虽说长得着急了些,但是男人味还是很浓的,而任杰也不介意这些称呼,毕竟比叫主任听着亲切。

    狄绣绣很乖巧的搬来了一把椅子放在靠近床头的位置,然后收起记录本转身走了出去。任杰的到来暂时缓解了丁丛的燃眉之急,看着狄绣绣搬椅子的时候,丁丛微感奇怪。狄绣绣在放下椅子后随手按了按椅背,似乎让皮质的椅背更柔软一些。丁丛是个很爱观察的人,何况这个小护士确实很吸引人,在狄绣绣转身出去的时候,又多少注意了一些,发现她在经过任杰身旁时,两人都没有躲避动作,而是很自然的擦肩而去。这个细微的动作能说明一件事情——两个人很熟悉,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亲密距离吧。

    反正都是在演戏,多一个人也不算多。不过丁丛心里还有些不舒服,毕竟与杰哥平时的关系很不错,怎么知道这背后是不是别有用心呢?但是今天这两个主任是怎么回事,有点暗中较劲的感觉?自从天心绝地回来后,丁丛的感观就很敏感,不光是看事物,就连对周围的氛围变化居然也变的敏感起来。而且自从知道这些人在演戏后,就发现出现在这个屋子中的所有人都没有异常的怪现象,赵主任也没有。

    由于任杰的出现,赵主任明显缺少了与丁丛说话的兴趣,又闲聊了两句后起身走了。任杰也没有多坐,说了几句保重身体的问候也匆匆离开,似乎在紧紧的追着赵主任。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丁丛也彻底的冷静下来,既然事情有很多都是围绕着自己在发展,那么就静观其变吧。现在屋子里就剩下了丁丛与未辰两个人,气氛稍显尴尬。

    “嗯,咱们继续?关于你的问题。”未辰试探着问了一下。

    “好,别的暂时不想知道,说说你没说完的,关于,嗯~,图画版读心术。”

    “这个很容易理解,每个人都有神魂,神魂的波动就是潜意识的自然映射,这些波动有可能是强烈的愿望,有可能是想见的事物,还有可能是性格的映像,所以每个人的波动都不一样。但是这些波动能量太弱,不足以影响到周边的事物或人,所以普通人是看不到的。你现在的魂力已经有所强化,虽然还不能利用魂力做什么,但是普通的神魂波动你还是能看到的。就好像你说的怪现象,楼下的病人胳膊腿断了,自然会希望快速好起来,而且要更加的强壮。还有那个梁医生肯定是经常收红包,自然就映射出一张钞票脸。其他的情况都差不多。呵呵。不过这只是你的魂力不被约束四处游走才出现的情况,等你学会魂力的运用就没有这种情况了。还有就是修行者对自己的控制远超你的想象,所以什么都看不出来。”未辰的解释还是很到位的,不过丁丛却是很平静,没有出现吃惊。

    丁丛想了想问道“那就是说,等到我的魂力可以自由运用的时候,想看就能看到?”这件事情还是比较有趣的,要是真的随时切换看人内心映射,那不就等同于开挂了吗?

    “嘿嘿,确实如此,修行者很少长期与普通人打交道,所以没有谁会无聊的去看他们的想法。而且可以小小的打击你一下,现在你的状态是无意识的,等到你特意去看的话还真不一定就能看到呢,哈哈。”未辰似乎是猜到了丁丛的想法,所以稍加打击。而且他一直认为既然是师祖选择的人,那么以后一定会入门的,怎么可能老是在世俗打滚呢。

    想了想后丁丛又开口道“嗯,要是能随时切换也挺有用的,再与游客打交道的时候就知道该注意什么了。”

    “你真这么想?”未辰像看怪物一样的盯着丁丛问道。

    “有什么问题?”丁丛有些不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你都是迈入修行者的行列了,怎么还会想这些事情?等你伤好后多半要跟我们回山门,还在世俗干什么?”未辰是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不能留在世俗?我的父母家人,我的朋友同学都在这,为什么要离开他们?”丁丛是一点变成修行者的觉悟都没有,考虑的事情也是今后如何生活。

    未辰有些郁闷,“修行者的寿命悠长这件事情你总会知道吧?就算不知道,但小说电视剧中都或多或少都有提到,你总会看过吧?”

    “是看过,但于我有什么关系?”丁丛有些没反应过来。

    “怎么会没关系,普通人一世百年,而你现在已经是修行者了,自你吸收天地灵气的那刻起,你的一切就不在普通了。你变老的速度会非常缓慢,各方面反应会敏锐起来,而且就算你放弃修行,但是你的变化已经存在了,你这一世或许二百年或许三百年,你的亲人朋友会慢慢老去、生病、离世,你却依然健在,你不痛苦吗?再者你变老的速度很慢,有可能会被无知者当做异类去研究,这些你都想过吗?”未辰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

    丁丛依然冷漠的看着咆哮中的未辰,冷冷的问道“没有亲朋?远离世俗?那你们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悠长的寿命?毁天灭地的力量?还是修真成仙?羽化飞升?”

    未辰听后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是啊,他到底是为什么修行的?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师傅修行了,修行已经变成他的一部分,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当这个问题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从没有想过,没有追求长寿,没有崇拜力量,羽化飞升更是没有想过,也许自己只是为了继续生活,一种自己熟悉的生活。

    看到未辰沉默,丁丛也吃了一惊,他说的这些话纯粹是在辩证唯物主义的影响下,随口丢出的问题。自己也没真的思考过这些问题,但是看现在未辰的样子,好像是动摇到了他的精神支柱一样。

    未辰有些茫然,抬头看了一眼丁丛,很艰难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为了,为了一直像现在这样的生活,……,也许为了……爱情。”未辰说的时候声音很小,语气也不是很确定。

    “好了,我困了。”丁丛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为了避免尴尬索性准备先睡,明天再说别的事情。

    未辰坐在旁边的小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象一动未动。直到丁丛鼾声微起,才回头狡黠一笑,起身走出房间。房间外申克与狄绣绣静静的等候多时了,见到未辰悄声出来,申克看了眼房内,一挥手带头走进旁边的医务室。未辰紧随其后,而狄绣绣却留了下来,在未辰进入医务室后,从护士服口袋里掏出一件件的小玩意,正是布置迷魂阵的阵具。然后开始在病房内外悄然的布置起阵法。

    医务室内,申克做在一张椅子上摆弄着手中的一支小旗,抬头看了一眼垂手站立的未辰,轻轻的问道“为什么不去坚定他修行的信心?非要把话说的那么麻烦,让他心思左右摇摆不定?”

    “师兄,他是一个普通人,突然变成了修行者之后,思想上很难一下就转过来的,而且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都要看他自己的决定,不管最终是什么选择,没有坚定的信念是不成的。师兄,你也知道的,修行者在追求修成正果的过程中遇到的各种诱惑都太大了,没有坚定的信念是很难走到最后的。”在大师兄面前,未辰总是莫名的恐惧,虽然大师兄从来没有打骂过他,但是那种淡淡的压迫感总是挥之不去。。

    “确实如此,那么你现在说说吧,为什么修行?”申克难得的笑了下,这与在人前伪装出的笑容不一样,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为了追求极致之后的未知。”未辰见到大师兄笑了,也多少放松一些,没有犹豫的回答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