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十八章 演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师徒二人沉默许久,魏鹤慢慢品着杯中的酒浆,斜眼看了看床上的丁丛,也没有再说什么。未辰静默了一阵后,觉得有些问题想问但是又找不到切入点,只好专心的挑着身前的零食。

    没过多久申克带着狄绣绣一前一后的走入屋内,每人手上都提着行李箱。进屋后见到围坐在零食堆前的师徒二人,申克不自禁的皱了下眉,虽没说什么但表情上还是流露出了一丝不快。狄绣绣到是没什么反应,就是在大师兄身后偷偷的对未辰比划了一个揉头的动作,然后抿嘴一笑。

    魏鹤见到他二人几门后,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坐直身体,表情严肃的看着未辰,将酒杯中的酒水倒入丁丛面前的水杯中,嘴里还不停的埋怨着“我就说找点酒给他做药引,你非得弄出这么多零食来,看看现在弄成什么样子了……”

    “是,是,师傅,是我不对,看到吃的就挪不动步了,这就收拾。”师徒俩配合的那叫一个好,没多大功夫就把一堆的吃食收拾干净。唯独魏鹤手中的酒还在一点点的流入丁丛的水杯中。

    申克二人把手中的行李箱放到腾空的床上,逐一打开,里面各种小东西还真不少。看着满满两箱的小玩意,未辰愣住了,“这是要干什么啊?怎么把布阵用的家伙都带来了?”

    申克也没有废话,直接敲了一下未辰的脑袋,然后才对着师傅说道“师傅,小五行混元阵与迷魂阵的东西我都取来了,您看可还缺了什么?”

    未辰捂着脑袋幽怨的看了眼大师兄,抿着嘴没敢说什么。狄绣绣轻轻拍了下未辰就垂手立在师傅身前等候吩咐。魏鹤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身从箱子中取出一枚桂圆大的青色石子看了看,又抬头看着申克不解的问道“一套小五行混元阵就足够遮蔽使用了,为什么又多此一举带了迷魂阵?”

    “迷魂阵是绣绣要带来的,我拗不过她。”申克微微苦笑道。

    见到师傅看向自己,狄绣绣忙指了指丁丛的头,又在心口比划几下,然后笑了笑。魏鹤看着绣绣心中了然,然后转头看向未辰开口说道“绣绣怕你给丁丛讲魂力时解说不当,他又胡乱尝试从而引起心魔产生幻境,有这套阵法在外面加持他不至于暴走。”

    看到绣绣有些担心的盯着自己,未辰心中很是高兴,但大师兄在身边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站起来对狄绣绣微微拱了下身说道“有劳师姐关心。”然后偷瞄了一眼大师兄,在确认没有注意自己的情况下,冲着狄绣绣做了个鬼脸。

    魏鹤看到未辰的鬼脸,微微摇头,似乎也是想帮小徒一下,面带不解的问道“你们为什么要用箱子装这些东西?也不怕麻烦?”

    “师傅,是您说的,在世俗中不能轻易使用储物器。弟子不敢忘记。”申克听后恭敬回答。

    魏鹤听了也就算了,而已经醒来的丁丛却是不断的被刷新着三观。原来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都是那个叫巫雨的人安排的,而且居然是千年之前就安排好了。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心中一阵苦闷,但现在身不能动,也只能听之任之。不过听到未辰要讲解魂力时,丁丛又不仅心中好奇,但强烈的排斥情绪还是让他要抓狂,除了未辰,谁都可以!

    到底还是女孩子心细,在见到丁丛身上出现轻微晃动,狄绣绣猜到他已经有清醒的迹象。赶紧走到丁丛身边,右手轻轻拍了下有些消瘦的脸颊,左手给其他人做了个出去的手势。

    丁丛一睁开眼就见到面前的秀美姑娘,笑容如花气息如兰。丁丛也知道其他人都暂时出去了,但很快就会持着各种身份来到自己身旁。于是也不是很在意,到时候就当做在看话剧,不过是在场中看表演而已。“护士小姐,能帮我把水换掉吗?感觉有点异味。”

    狄绣绣这时也闻到了面前水杯中的酒味,小巧的鼻子皱了一下,然后就拿起杯子走了出去。

    丁丛又试着抬了抬手,发现左臂已经可以慢慢弯曲了,就是手上没什么力气。接着又试了试身体的其他部分,感觉都比上午要好很多。这时狄绣绣端了杯水来到他的面前,很小心的服侍着他喝了下去。丁丛一直有些奇怪,为什么刚刚几个人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听到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说话?“请问你是我的专职护士吗?我应该怎么称呼你?”丁丛试探着问道。

    狄绣绣只是对丁丛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指指自己的嘴,又轻轻的摇了下手。

    丁丛见后心中替她难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居然口不能言,然后轻叹了一下,说了声对不起。

    这时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然后房门敞开了一半,未辰试探着看了看屋内,当见到丁丛后才放下心,直径走进屋子。“怎么一转眼你就被换到这么高级的病房了?刚刚要不是梁医生对我说你换病房了,我还以为你躲掉了呢。”未辰演技还真不错,进屋后左看右看,就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然后还假装对屋子进行了一番评价,重点点评的地方就是那个保鲜柜了。

    丁丛就那么默默的看着未辰表演,也没有说话的意思。未辰也许是察觉到了不对,才回身对着丁丛咧嘴一笑,然后就肆无忌惮的开始挑逗起狄绣绣这个小护士了。

    “我说未辰啊,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啊,眼看就天黑了,你今天是准备住在这吗?”丁丛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才没话找话的问道。

    “噢,不走了不走了,这么高档的地方当然要住下了,嘿嘿,而且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姐姐。”未辰最高兴的莫过于可以公开的调戏着心中的完美对象,哪还有心思管丁丛看他的眼神。

    丁丛看着他在眼前晃晃的表演着,心头也不舒服,于是想了想后有些羞涩的对狄绣绣说道“那个,护士小姐,我想上厕所,你看怎么办啊?”

    未辰听到这话瞬间脸就黑了。丁丛偷眼一看,心中那叫一个乐,虽然有调戏小姑娘的嫌疑,但能让未辰不爽也算不错。狄绣绣听了到是没有别的反应,而是直接在床底下拿出了便盆。看到狄绣绣真的把便盆拿了出来,丁丛也有些傻眼,脸上扭捏不安,然后扭头对着未辰说道“我不习惯在床上,你把我扶到厕所吧。”

    “哼,还算有点良心”未辰冷冷的哼了一声后小声说道。

    虽然闹了一阵,但是丁丛心中对未辰的一点点小情绪也随之消失了。

    没想到,不一会儿敲门声起,来了位意想不到的访客——赵主任。

    赵主任一手拎着果篮,一手抱着鲜花,面带微笑的从门外进来。未辰无奈下只好收敛起来,起身让座。当知道来者是丁丛的单位领导时,未辰是又端茶又倒水,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怎么好麻烦您亲自来看呢,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伤,而且恢复的不错,医生也说很快就能痊愈……”现在不管谁看都觉得这个俊朗的少年应该是丁丛的直系亲属,再不济也是铁哥们。

    丁丛也真是佩服未辰的演技啊,不过还是有些纳闷为什么来的是赵主任。

    “小丁啊,身体没事了吧?本来昨天听说你摔伤了,我就应该过来的,但是你也知道咱们那有多忙,所以今天才过来看看你。你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居然会从护坡上摔下去呢?……医药费……病房……”赵主任坐在丁丛病床旁边的椅子上,面露关怀的一通长篇大论,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来慰问的还是来询问的。

    “从护坡?”丁丛小声嘀咕了一下,坐床边的未辰立马接过话茬。

    “这小子算是命大,我当时接到电话时都吓傻了,到了医院才知道,一个自驾游的车队刚巧路过,看到有人从上面滚下来,赶紧过去救援。万幸当时没断气,被他们送到医院后又抢救及时,才保住这条小命。然后……,老首长与他……,最后就住这件病房了。”

    未辰不愧是未辰啊,比起赵主任也不差到哪去,而且把前后经过说的非常仔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从始至终都没说丁丛为什么从护坡上摔了下来。

    “哦,这样啊,真悬啊,对了小丁,你是怎么从护坡摔下来的?如果哪里有安全隐患,我明天就找人处理。”似乎这才是赵主任来的主要目的。

    丁丛狠狠的瞪了一眼未辰,这家伙就是报复刚才的事情,不过要解释自己怎么摔下去的还真麻烦。

    “赵主任,咱们的监控那么多,您就没看看吗?”丁丛有些心虚,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监控啊,看过了,不过好像是停电的关系,17点30分后的所有监控都没有了。”赵主任也没多想随口就说了出来。

    “停电?嗯,停电就好说了。”丁丛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