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十五章 老首长与保鲜柜

第十五章 老首长与保鲜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市医院的动作就是快,不一会就来了两名年轻的男护工,七手八脚的帮着把丁丛抬到十三楼的新病房。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丁丛调整床位,接好水,插上吸管。

    一路上丁丛都在想未辰的话,虽说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也听得出现在的修行界人丁不旺,但是后来进来的老头是谁?也没有穿医生的白大褂,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独立病房大小双床,落地玻璃眺望风光,沙发投影吧台灯光,贵宾享受剧院音响,这哪里是什么病房啊,总统套也不过如此!

    丁丛长这么大除了在电影中,还真没见过这么奢华的地方。不过这靠着卫生间墙壁摆放的保鲜柜是干什么用的?有点诡异的感觉。正在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就听房门处一声轻响,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中年人来到丁丛面前,看着他微微笑了下,然后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你新的主治医生,姓申名克,你叫我申医生就好。刚刚梁医生把你的病例已经发过来了,我仔细研究过,虽然右侧的骨裂比较严重,但有了明显恢复的迹象,相信并不会影响到今后的生活。其他地方的挫伤也不严重,不需要进行人工干预就可以痊愈,就是伤后愈合后肤色会偏深,而且皮肤会变的粗糙。不过大男人的也不会在乎这些是吧?呵呵。”

    申医生的一番介绍与钞票脸说的差不多,不过看着他那带着微笑的脸,让人感觉出一种带有自然的亲和力。

    “哦,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活动,现在不能动太难受了。”丁丛嘴里虽然说着身体难受,但是也好奇为什么会被换到这间病房。“还有,申医生,为什么把我换到这里?我没上医保,这里的费用恐怕我承担不起。”丁丛稍微想了下还是说了出来,毕竟一个保安才有多少收入啊。

    “噢,是这样的,你接诊单子上的联系人、联系电话,与一位老首长的一样,为了确认情况,才拖了两天时间。没想到刚才老首长亲自来看了下你,说是你住的病房条件有点差,让我们换个地方。呵呵,毕竟是老首长嘛。”说完这些申医生脸上的笑容中浮现出来一丝献媚的意思。

    “唔,这脸色变得还真自然,申克?嗯,还真的让人印象深刻。不过我可不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难道是那个老头?”丁丛暗自嘀咕着,也没再说什么。毕竟不管认识不认识,都是人家的一番好意,而且这段时间怪事不断,突然进入了莫名空间,又莫名的成了修行者,眼前又莫名出现一群怪人,再接着就是奢华的病房和背景深厚的老头。好吧,丁丛也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发展既然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那就随遇而安吧。不过为什么那个老头和现在眼前的申医生都没有出现奇怪的地方?对了,未辰身上也看不出奇怪。再仔细回忆了一下,突然想起刚刚抬自己上来的那两名护工,一个是男**阳脸,另一个是大嘴巴。

    想到这儿丁丛居然开始想念未辰给他戴上的眼罩,“可恶的未辰,一声不响就走了,而且为什么会看到这样的景象都没有解释,非得给我搞什么科普,真是……。”再怎么腹议也无用了,现在只能等待那个有背景的老头再来看看自己或者未辰回来。

    “你要是没有别的不舒服,我就先去看其他病人了,一会儿会有专职护士过来照顾你的。”说完后申医生就要出去,但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反身走向了那个保鲜柜。在保鲜柜旁边检查了下工作状态后,才再次离开。

    丁丛对申医生的举动很是感兴趣,最感兴趣的还是屋里摆着的保鲜柜。明明什么都那么奢华,偏偏要摆着这样一个东西,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没过多久房门再次被打开,一位面目清秀的白衣天使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丁丛身旁。先是看了下丁丛坐姿是否舒适,又看看水杯中的是否缺水,然后轻轻的把他左臂抬起,进行康健按摩。按摩过程是那么自然,那么轻快,让丁丛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不过自她进屋后也没有说过话,多少让丁丛有些诧异,而且这位护士身上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过一会儿功夫护士又开始进行颈部按摩,就在双手十指按在耳后翳风穴时,突然一股力道顺势下压,丁丛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在丁丛昏过去后,房门外陆续走进来一位老人、一位医生和一位少年。

    老人看了眼还在按摩的护士,轻轻的挥了下手,就走过去看丁丛的状况。护士自觉的跨过病床垂手站在了老人的背后。少年在老人身后冲着护士做了个鬼脸,又指了指丁丛,还没待再做别的动作,就被身旁的医生一个爆栗打在了头上。

    “要不是你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至于让师傅亲自过来吗?”医生恶狠狠的对少年说道,脸上的亲和力也瞬间变成冰冷。

    “这事也不是未辰的错,要不是小觽另有他事,也不会给他这个任务。”老人自然就是扔扇子的魏鹤,而后面跟着的是他的三个徒弟,申克、未辰还有狄绣绣。

    “师傅,我说什么了?不该说的我也没说啊,”未辰有些委屈的分辨道。

    申克看了眼师傅又看了下未辰,没有再说什么,但脸上的冰冷依旧。狄绣绣看了看未辰嘴角微微翘起,伸手轻轻揉着被申克打的地方,眼中闪过浓郁的笑意。

    魏鹤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又一次伸手去按压丁丛的伤处。这次明显比在下面病房时按的仔细,一刻钟后丁丛全身的骨骼都被按压了一遍。“不错,不错,不愧是合药丹。他现在体内的愈合速度是常人的十倍不止啊。”魏鹤一脸的赞叹,然后才回头看了眼未辰。

    对于师傅看来的目光,未辰并没有什么畏惧感,但站在身边的大师兄申克,却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见到师傅看他,未辰裂了下嘴,偷眼看了下大师兄,才轻声说道“师傅不是让徒儿解疑答惑吗?当然要多说一些了。”

    魏鹤先看了看申克,才郑重的对未辰说道“下次与他说话要注意,牵扯到任何历史信息的事情都不要提,哪怕是书上写的、大家都知道的,总之不要提。”

    “为什么啊?师傅你一开始也没有交代这件事情啊,不然就算我话多又说不到点上,但只要您交代过,我肯定不会去说的。”未辰似乎忘记了大师兄就站在身前,觉得委屈下自然要与师傅辩一辩。

    “怎么没说过?说的时候你心思飞哪去了?”魏鹤重重的哼了一下后,就转头对狄绣绣与申克说道“这几天你俩时刻注意他的身体情况,完全复原后马上通知我。还有不要让他看出什么破绽。好了,你俩先出去准备些这几天的用具。”等申克与狄绣绣走出房门后,魏鹤脸上的表情瞬间放松了下来,扭头对未辰说道“要不是忘记了你师祖的嘱咐,我能不跟你说吗?帮师傅背个锅都不乐意,真是白疼你了。”然后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师傅啊,下次咱俩还是先定个暗号吧!每次有这样的事发生都给您背锅,太憋屈了。还有您编的那个老首长的故事多雷人啊,还非得在屋子里放这么个保鲜柜。想不被看出破绽都难啊!而且你还让我给他解疑答惑,这说多了不就更是牛头不对马嘴吗?”未辰一脸无奈的直接表示了他的抗议。

    “故事怎么编都无所谓,但这个保鲜柜是一定不能拿走了。”魏鹤搓了搓有些干枯的手指,示意未辰跟着他看看保鲜柜里面是什么。

    未辰一进屋的时候就已经很好奇了,现在终于能看到里面是什么了。随师傅走近后刚要把头凑了过去,就听见保鲜柜中发出一阵怒吼,虽然声音不大,但仍然让未辰大吃一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