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随波纪 > 第一章 到点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哎,哪里不能去!”随着喊声,一着保安制服的人迅速跑向高速方向。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有很多人被这个喊声吸引了目光。

    一个衣着得体的青年,正站在三层的石台上,正在眺望着下方高速上经过的车辆。

    虽然前方还有一道护栏隔离,但是安保人员还是很担心出现事故,飞速的向着那名青年奔去。

    这里是一处遗址博物馆,很有意思的是它建了高速隧道的上面,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高速在这个博物馆的下方开凿了隧道。由此可见——这里并不寻常。

    今天是周六,本来就让丁丛身心俱疲,结果还出现了这么一个不遵守规范的人。“唉,现在的人这么都这样啊,难道没有看到禁行攀爬的牌子吗?”丁丛边跑边在心里抱怨。

    “嗨,这位先生,这里不能攀爬,请您下来!”虽然有些怨气,但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丁丛并没有恶语相加。

    青年听到丁丛的话语,没有任何表示,依然眺望着下方的车辆。

    “先生,这里是风口,很容易出意外的,请您下来吧,在我们馆的西侧有观景区,那里视野比这好……”虽然青年没有表示什么,但丁丛依然劝说着让他下来。

    “你在这里多久了?”就在丁丛劝说的时候,青年突然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

    “多久?请问先生,您是什么意思?咱要聊天的话还是下来说吧。”丁丛楞了一下。

    “哦,好吧,换个问题,你对这里很熟悉吧?”青年依然没有下来的意思。却转向了丁丛,露出一丝微笑的问道。

    “熟悉?当然熟悉了。我说先生,咱还是先下来再说吧,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您就别跟我过不去了。”丁丛脸色有些发苦的说道。内心却不断嘀咕着“这都些什么人啊,不懂事也就算了,难道一点风险意识都没有吗,这要是掉下去还有好啊?如果再碰上大车过来,不变肉泥才怪呢。”

    “哦,这里大车白天限行。既然你说了是你的职责,那么我就去那边看看”,随着话音落下,青年也从石台上缓步迈了下来。

    “谢谢您的合作,西边的观景区确实值得去看看”,丁丛看着青年从上面下来了,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并没有太在意青年先前说的话。

    青年下来后打量了一下丁丛,然后微微笑下就向西侧的观景区走去。

    看着青年走向观景平台,丁丛也转身走向自己的岗位。

    “衣服搭配不错,说话是语气也很柔和,怎么就不知道遵守行为规范呢?”丁丛边走边想。突然,丁丛停住脚步,回头去寻找那个青年的身影,但人影绰绰怎么也看不到了。

    “他刚刚说什么?大车限行?我明明只是想想,又没有说出来啊?”虽然只是短暂的交集,但是丁丛却觉得事情透着一丝怪异。

    在丁丛走后不久,青年从人群中闪出,微微笑了一下,低声说道“你还真的在这里,想找你太简单了。”随着低语声落下,青年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我说小丁啊,今天忙不?小牛家里孩子不舒服,先走了一会儿,你看,今晚的夜班是不是能替他一下?”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人对着丁丛嘿嘿一笑的说道。

    “啊?怎么又是我替啊?咱们不是每五天一个夜班吗?我昨天才上完的夜班啊。”丁丛带着抗议的说道。“赵主任,咱们也不能可着一个人使唤对不?我也得休息休息啊!陈东应该没什么事情,替下牛大力应该可以吧?”

    丁丛口中的赵主任是博物馆的宣教主任,平时负责接待与馆内宣讲工作。但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非得把安保工作揽到自己手中。最近一段时间就老是与丁丛过不去,按规定值的夜班都是以各种理由交给丁丛。

    “我说小丁啊,咱们不是人手不足吗,而且小陈前段时间刚刚会完亲家,婚期也差不多了,要忙的事情比较多。而且你也知道其他人家里的情况,照顾孩子学习的、伺候家里老人的,都比较忙,咱们这离市区又远交通不方便,要是家里有点什么事情,出租车都没有。再说了,现在就你还是单身,怎么说也比较轻便是不?”配合着脸上的难色,赵主任的一番话显得额外有说服力。

    “行了、行了,赵主任。我算是看出来了,以后夜班都是我的活了。您这是存心让我单着啊,连个找女朋友的机会都不给。算了算了,谁让我来的时间短,资历又浅,还顶着安保人员名头呢。”无奈下丁丛也只能认了,虽然没有加班费但是晚餐、早餐还是有着落了。

    “你也别抱怨了,回头我跟咱馆长说说,你的身份问题早晚都能解决的,你平时的努力大家都看到了,正好借着晚上时间充足多做做功课学学业务,充实下理论基础,了解下发展形势,这些都对你有好处,现在单身正好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等以后有了女朋友可就没这么多精力了。而且夜班多好啊,这么安静的场所最适合学习了……”

    不愧是做宣教的主任啊,还真是能说,大道理一套一套的,都来了三个月了,馆长面都还没见过呢。丁丛边嘀咕边点头,认真的表情还是很到位的。

    说起来丁丛也算是高才生了,从小喜欢稀奇古怪的事物,上学后与历史极其投缘,虽说是理科强项但考大学的时候还是报了历史学,虽然不是什么太过知名的大学,但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历史学术硕士。毕业后就一心要到博物馆去,怎么奈当今的社会发展太快,入职必经考试,而且还不是每年都有职位。按理说全国博物馆5000多家,怎么还不能找个招人的地方?但丁丛偏偏就只喜欢这么一个地方——商源遗址博物馆。

    这家博物馆也算是有意思,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不说,周围连点配套设施都没有。孤零零的一个气膜结构场馆,建设在了高速公路的正上方。

    据官方宣传说这里展示着一处古代聚落遗址,是建设高速公路时发现的,于是经过专家论证、社会多方呼吁等等,最终变成了这座遗址博物馆。高速公路甚至为了不破坏这个遗址,不惜重金在其下发开凿了隧道。

    当然,这些官宣并没有多少看点,但有意思的是虽然建立了博物馆,而且自建成开放以后人流量很高,可当地政府就是不对这里进行交通配套服务,甚至在周边规划的时候都要刻意避过。以至于现在这里就是一个孤单的场馆,没有公共交通,没有超市便利店,没有医务警务室,有的就是几名工作人员与呼呼作响的山风。

    可就这么一个地方,丁丛却向往了很久。从这个古代聚落第一次被新闻播报开始,丁丛就一直关注着这里。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个地方从发现到建成开放,足足用了10年的时间,而丁丛就关注了10年。

    最初听说这里要应招工作人员,丁丛就开始准备报名参加。可没想到的是当地政府的招考公告却一推再推,最后从正式工作人员变成了招录保洁与安保人员。丁丛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就参加了面试。虽说整个面试过程中他算一枝独秀,但好歹也进入到梦寐以求的地方了。

    入职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丁丛很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情,人缘也相当不错,不论长幼都挺喜欢他的,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库管主任见到他都要逗上两句。

    ……

    眼看就要17点半了,丁丛整理了一下随身装备,开始准备闭馆巡查。虽说闭馆一小时了,参观的游客也已经全走没了,但丁丛还是很认真的把每个角落都走了一遍。当他再次路过那个石台的时候,不禁又想起今天站在石台上的那个青年。

    “你对这里很熟悉吧”?丁丛又想起了那个让他一头雾水的问题。熟悉?当然熟悉了,毕竟我关注了这里那么久,怎么会不熟悉。但是他好像问的不是这个意思吧?丁丛暗自思索着这句话的意思,又不禁抬头看了眼石台。

    就在他抬起头的瞬间,那个青年居然又出现在空荡的石台上,仿佛从未离开。

    冷,真的有些冷,汗水瞬间打透了丁丛的衣服。

    “你”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这时的丁丛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组织语言与对方沟通了。而且就目前的情况看,浑身僵硬的丁丛也真的说不出什么了。

    “没吓到你吧?”青年看出了丁丛的窘迫,先开口问候了一下。

    这时丁丛才稍稍缓解了一些紧张,“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已经闭馆了,而且这里禁止攀爬。”虽然开口了,但语音多少有些发颤。

    “哦,对不起,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可以让我想起很多有趣的回忆。刚才在你忙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了”

    “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还没见到你在上面啊?”

    “这样的,我这个人存在感比较低。”

    “……”还真是很无语的回答。

    看着一脸无奈的丁丛,青年呵呵一笑,从石台上迈了下了。

    一步!他是怎么做到的?丁丛看着青年下来的动作后愣住了。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觽,敕勒觽。”

    “你好,丁丛”

    “今天多番打搅很是对不起,还好看到了想看的。”

    “哦,没事,这里本来就是供人参观的,不过以后请不要再随意攀爬这里的石台了。”丁丛笑了下,显得并不太在意,其实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敕勒西?很古怪的名字,而且有敕勒这个姓吗?如果没记错,敕勒应该是一个游牧民族的族称吧。”就在丁丛暗自疑惑的时候,敕勒觽望着石台上刚刚站过的位置幽幽的说了一句“看来时间要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