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妻 > 第71章:点拨与治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宁儿听得诧异,也见李婉婉悻悻的眨了眨眼:

    “一娘不知道我与文轩哥哥之间的难处,崔家伯母本就不喜欢他与我往来,只是仗着崔伯父与我阿爹同朝为官,阿娘又出自崔氏一族,沾着不少关系;再则,以前崔伯父与崔家长兄也多少对我有些庇护,所以我才能与文轩哥哥有成亲的可能。”

    苏宁儿多多少少听出来些眉目,也难怪她会这般伤心。

    李婉婉迟疑了片刻,又继续讲道:

    “如今崔伯父与崔家两位兄长同时遇了害,文轩哥哥家如同失去了臂膀,他那三姐姐年前也已嫁了人,只是郎子乃今年春闱新进的科甲,托不得大任,崔氏一门的荣辱往后恐将都要压到文轩哥哥一人身上,我阿爹虽说做了京兆府尹,可与崔家还是存着些悬殊,接下来的事情实在难以预料。”

    苏宁儿听着也不觉皱起了眉头,缓缓问道:“那婉娘家中长辈是何态度?”

    “我阿爹历来清高孤傲,对于与崔家的婚事也不强求,倒是一直遵从着我自己的想法”,李婉婉这时已抬起头来,连着吸了几次鼻子,气息变得和缓了不少。

    苏宁儿瞧着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倒像极了位邻家的小妹妹一般格外惹人怜爱,忙让霜儿拿了块帕子递给她。

    李婉婉一边擦拭着眼角一边说道:“我阿娘早已认定了这门亲事,大母虽是喜爱文轩哥哥,可又怕我会因为此事受了委屈,十分为难。”

    苏宁儿思忖着点了点头:“所以这件事情眼下看来决策权还在婉娘手上,崔家郎君我也是见过的,又听婉娘提起过不少次,人品定是极好的,眼下崔家出了这等祸事,婉娘暂时自然不能再去提及此事,但也要表明心意才是,若婉娘认定了崔家郎君,那便耐心等他三年;如若不然,等崔家办完了丧事,婉娘行了笄礼,也可再做打算。”

    她虽然也觉着崔弘是个不错的郎君,可对于感情之事终究已经没了多大的底气,无奈这古代的痴男怨女太多,也只得先将路子道明,让她自行决断。

    谁知苏宁儿话才出口,李婉婉当时就心急了,不假思索的答道:“奴家与四郎虽说未承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可彼此早已私定过终身,他非我不娶,我也非他不嫁的,我、我怎会在这个时候改变心志。”

    “哦”,苏宁儿蹙了蹙眉,瞧她面色泛起绯红,但语气却是坚定,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心性怕也和她所说一般无甚差别,倒也不用再多劝。

    温眸相望着,她语声有些深沉的与李婉婉说道:

    “既然如此,婉娘也不必太过忧虑,一切皆顺其自然的来,吊唁之日,令尊、令堂定是要去崔府拜祭的,婉娘不如让令堂向崔家郎君带去你的心意,一来是对他的宽慰,再则也是让崔府知晓你的态度,你苦等他三年,若是到时崔家再来反悔,那便是他们的不是了。”

    李婉婉听着也觉得十分有道理,阴沉的小脸上终于有了几分宽松的迹象:“一娘说的极是,我想文轩哥哥定是不会负我的,崔家伯母无非是觉得我平日里太闹腾了些,这漫长的三年里,我只需收敛些性子,让她挑不出毛病来,到时候定是无话可说的。”

    “嗯呀,到时候崔家四郎若是敢辜负婉娘,我必陪着你将崔府掀个底朝天,让他不得安宁。”

    她这样说着,见李婉婉面上已现出烂漫的喜色,心里虽有些嘀咕和后怕,但同时也感到很欣慰。

    李婉婉对自己、对前身历来都是十分仗义的,即便有时候好心办了坏事,可总归都是豁出一切的在替自己谋划和考虑。

    既然自己也将她视作密友,她若有了难,自己断然不能袖手旁观。

    不过,她还是希望这种事情只是随口说说,不要一语成谶才好。

    李婉婉那双灵动水灵的珠子不停乱颤着,殷切的连连点头,之后也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文轩哥哥不会辜负我的。”

    听她语气如此斩钉截铁,不仅是对自己,对那崔弘也是十分笃定,苏宁儿心里自是替她感到高兴。

    至少这小丫头如今还有这般单纯的信念,着实让人羡慕。

    想着对她的安慰也差不多了,苏宁儿便搀着她端正的坐直了身子,温温的笑道:“所以婉娘现在什么都不要再去多想,好好养着身子才是正理,切莫为崔家郎君再添烦忧,你如此着急的过来,怕也没用饭的吧,正好,这些菜都是沁儿、霜儿刚拿过来的,快一起用些吧。”

    说着她又吩咐沁儿添了副碗筷,让霜儿赶着去厨房那边再要了两道菜过来。

    两人慢悠悠的吃着,中间,她又想到了一些宽慰的言语,等着哺食完毕,李婉婉脸上几乎已完全恢复了往日的朝气。

    如此,苏宁儿自己也觉得快活了许多。

    崔家四郎表字文轩,想来也是带了长辈们的期望,不仅要器宇轩昂,还得文成武德,只盼着他不要负了长辈厚望,更不要负了这忠贞善良的好女人才是。

    而崔家父子虽说如今还算不得李婉婉真正的长辈,不过有着崔弘这层关系在,平日里也对她多有照拂,噩耗传来,苏宁儿点拨她,消去了她亲事上的顾虑,可对于这对父子的骤然过世还在深感惋惜。

    苏宁儿让沁儿、霜儿备了些茶点,一边耐心的浅饮着清茶,一边静静的聆听着她诉说衷肠。

    李婉婉将那遇害的崔家家主和长子说得千好万好,也免不得让苏宁儿心生感慨,果真是应验了那句“好人不长命”的古话。

    待得将话叙的到了尽头,李婉婉又说是要听些琴曲,苏宁儿对她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想着不日便要去太尉府赴会,那首在脑子里已有了些韵律的《梦如钩》,这次赴会定然是会被提起的。

    也趁着当下的机会,她将那些记忆中的旋律哼唱了出来,李婉婉听着有些忧伤,但也没有要去计较的意思,反倒觉着可以发泄些心里的愁绪。

    实际上,苏宁儿本来也想为她演奏些欢快的曲调,无奈的是,欢快的调子大多速度太快,对演奏方面的技巧也会高出许多,她一时很难去适应这类音乐,也唯有硬着头皮以毒攻毒,将忧伤的情绪进行到底。。

    到得后来,李婉婉心里的不快和烦躁确实是被她一首安静的《梦如钩》平息的差不多了,而自己却被这太过忧伤的曲调勾得浮想联翩,许多的往事涌上心头,竟忍不住黯然神伤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