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妻 > 第63章:释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卫茹姬面色顿显为难。

    陶芸淑见状,赶紧上前替她分说道:“二娘其实多虑了,十一娘今日并不是想与二娘争抢这白打的魁首,不过是听说了宁儿妹妹在光德坊有些盛名,想与她讨教讨教,二娘若真是这般有兴致,也要遵循个先来后到的道理,不如让奴家先与二娘切磋切磋如何?”

    横竖她是知道自己并不可能拿下今日的彩头,而且在这方面她也没有多浓厚的兴趣,无非是凑个热闹罢了。

    庆王拿了那么贵重的臂钏来当彩头,而且还听说提前让苏宁儿准备了,这用意实在太过明显了些,若是助着卫茹姬拿了彩头,那这场热闹可就有得看了。

    “也好也好”,叶二娘神态诡谲的笑了笑:“方才奴家便听见几位小娘子想要玩转花枝,又生怕坏了姐妹情谊,不如这样,奴家陪着九娘、十一娘玩一场转花枝如何,奴家只用足底控球,蹴球只要是从奴家脚下失了一次便算奴家输。”

    苏宁儿听她将话说的这般笃定,想来早已成竹在胸。

    如此有实力的嚣张,她可真是喜欢得紧。

    “这样不妥吧”,陶芸淑苦笑道:“奴家与十一娘总归是相熟些,若是让二娘抢先出了局,难免会惹非议。”

    “不妨事,不妨事”,叶二娘惬意的摇了摇头:“既是奴家自己定下的规矩,若是先出了局,奴家绝无怨言。”

    陶芸淑正苦恼着,李婉婉直接上前就挽起她的胳膊,不耐烦的道:“转什么花枝,奴家还想与九娘讨教讨教,九娘这般好的身段,若是不踢出些花样来,怎对得起场上士子们投来的青睐目光,还是与奴家比比一枝独秀吧,如果能踢出个满筹便能一劳永逸了。”

    单人踢放到这样的竞技中,实际上鲜少有人抢先使用此战术。

    因为没人能够有足够的把握踢出满筹,要是与人轮番比下去对体力的消耗实在太大。

    反倒是对踢或者多人踢法在海选期运用的多,只要技巧得当,兴许一个传球便能让对方失了球,从而淘汰对手。

    陶芸淑也意识到这小祖宗是要消耗自己,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硬生生的被李婉婉给拽到了一边。

    之后便见李婉婉从侍女手中拿过彩色蹴球强硬的与她分说着比赛的规矩,还大度的说一枝独秀与双人踢任她挑选。

    陶芸淑苦着脸,俨然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眼看着身旁没了这能说会道的陶九娘,卫茹姬已有些气馁。

    叶家二娘不依不饶,趁势向她催促道:“走吧,走吧,十一娘,咱们便来玩玩双人踢,规矩随便定,今日你若是胜了奴家,自是更加引人瞩目,即便输了也算不得丢人。”

    卫茹姬那张俏脸阴沉着,更觉无奈。

    若是不应了她,倒显得自己怕了她,最后只得跟着叶家二娘去了一旁。

    本来困顿的局面随着叶二娘与崔五娘的过来立刻化解开,苏宁儿心中也随之宽松了许多,虽说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如此对阵至少能够公平许多。

    卫茹姬和陶芸淑一走,场上剩下的也唯有那对柳家姐妹了。

    崔五娘盈笑着顾视了眼苏宁儿,又看了看柳家姐妹:“三娘、四娘整日相处在一块,都是知根知底的,自是没有相互讨教的必要,既然叶家姐姐定了规矩,咱们也如此吧,奴家与苏家姐姐你们自行挑个对手。”

    两人面面相觑着,便见那看上去要长些的柳三娘指着苏宁儿答道:“那便让奴家来领教领教苏一娘的本事吧。”

    苏宁儿瞧着她这气势倒也像是有备而来,但,是骡子是马总归要斗上一斗才能见分晓的。

    柳三娘拿过蹴球也不犹豫,愤懑的横了她一眼,抬脚便将蹴球踢入空中,随后又是一个华丽的转身,待到球要落入地面时,又将左脚后钩,直接接住了蹴球。

    蹴球在她脚下旋转片刻,再度重新抛入空中。

    如此反反复复,她用三种解(xie)数,竟连续不间断的四十九次将蹴球腾空,之后才断了动作,其间还踢出了七八个花样的姿势。

    苏宁儿看她这般笃定的姿态,全然不与自己商量,怕是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横竖她们今日争对的也是自己,想着的无非两种可能:要么直接让自己出局;要么先将自己体力消耗殆尽。

    苏宁儿想着真是苦闷得紧,想来她们也不会觉得自己能直接踢出满筹。

    对于这一枝独秀的规则与技巧,她眼下已经了然于胸,其实和现代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

    首先,这蹴球的花样和动作便被称为解数。

    而解数又分上、中、下三种,用肩、胸、背、头控球的解数叫上截解数;用膝盖、腰部、腹部控球的解数叫中截解数;用小腿、脚面、脚踝、脚尖、脚跟等部位控球的解数叫下截解数。

    寻常的控球叫做“平球”,三种解数并用,将球踢高,许多人喜欢称之为“飞仙揽月”,这也是控球中难度最高的。

    五个平球中能踢出一次“飞仙揽月”,满百次便算是满筹。

    若是拿了满筹,就能直接通关,位列魁首。

    据她目前所了解的,也就那叶家二娘曾踢出过满筹的成绩,实在不易。

    如果是拿毽子踢,苏宁儿或许踢上七八十次,甚至上百都不成问题,然而这蹴球与踢毽子还是存着些差异,控球的难度大上了太多。

    手里拽着那彩色的蹴球,苏宁儿有些忐忑的斜倪了眼不远处的李婉婉与叶家二娘,这两位可着实厉害得紧,也才一会儿的功夫,各自就将对手压得毫无施展的空间。

    李婉婉那派头显然是想要戏弄陶芸淑,嘴上说着要一枝独秀,最后二人也如叶家二娘同卫茹姬一样,玩起了对踢。

    这散踢本只是闲暇时的一项娱乐,论起它的竞技性自然是不比击鞠和设球门的蹴鞠,被赋予了竞技的色彩之后,也是要有一些规矩的。

    特别是想要在对踢中压对手一头,首先就要在传球上多下功夫,既不能让人看出有故意将球让对方丢失的嫌疑,又要让对手接住球后没有多大的施展空间。

    在这一点上,李婉婉可谓是得心应手,本就是个爱调皮捣蛋的主,又时常学着那崔四郎舞刀弄枪,蹴球、步击这类运动虽说不能像叶家二娘与卫茹姬一般玩出很厉害的花样,但凭着强于寻常女子的力道和古怪的套路,才和陶芸淑踢了几个回合,就将她累得满头大汗。

    苏宁儿瞧着她一会儿声东击西,让陶芸淑摸不着头脑;一会儿又将蹴球踢入高空,待人看得眼花缭乱之际,她又猛地一脚把球传到陶芸淑面前,吓得她惊慌失措着,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着实好笑得紧。

    陶芸淑被李婉婉折腾得腰酸背痛、手足发麻,不时揉揉胳膊,不时又去捏捏被撞疼的小腹,咬牙切齿着还不能发作。

    窃喜了一阵,苏宁儿也来了信心,扔出蹴球,便惬意轻松的踢了起来。

    平日里倒是小觑了自己的能力,她这一放开来,不仅心里的压力彻底得到释放,就连手脚上的功夫也灵巧了许多,一口气下来竟不知道自己踢了多少次。

    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之时,只听一旁的沁儿、霜儿兴奋的记着数:

    “六十八,六十九、七十......”

    苏宁儿听着激动得手足都开始颤抖。

    那柳四娘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看得心里咯噔不止,全然不敢相信她就这样轻松的超越了自己。

    这边的热闹也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一个个看得瞠目结舌,膜拜的眼神纷纷聚拢到她的身上。

    “八十九、九十、九十一......”

    众人群情高涨,苏宁儿已经渐渐的感觉到有些疲累。

    虽然她自己也意识到眼下的成绩已经完胜了柳四娘,可想着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难得能够如此随心的发泄出来,她愈发的感到兴奋,踢得更加有劲了些。。

    旁边女子们的议论声随着人流的不断聚集也开始水涨船高,完全炸开了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