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妻 > 第38章:马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宁儿本已有些疲累,可这小祖宗兴致大好,却说要带自己出去,也不知道她口中的“好地方”该是什么样的一处存在,吓得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毕竟她可是听说这小祖宗以前常带着苏宁儿去波斯邸、平康坊看舞听曲的。

    霜儿见状,也神色慌乱着连忙上前来询问:“天色就要暗下来,婉娘这是要带一娘去何处呀?”

    “去了便知道了”,李婉婉故作神秘,拉着苏宁儿就要出门。

    “可......”

    霜儿、沁儿身子硬邦邦的僵在那里,拦也不是放行也不是,真是左右为难。

    惠儿瞧着这阵势,倒是与平日里的举动反常了些,笑意盈盈的在一旁劝道:

    “阿沁、阿霜你们两个不知轻重的贱丫头可真是操心操的多了些,婉娘想要带着一娘出去,岂是咱们做奴仆的能够多问的。”

    苏宁儿听着顿感诧异。

    这小丫头可是周氏身边的人,一言一行自然是代表了周氏的态度。

    上次婉娘过来只是拿了张古琴都被拦了下来,今日周氏房里的丫头却这般通透,也不知葫芦里卖的究竟又是什么药。

    只见惠儿恭敬的与李婉婉揖了揖身,一脸殷勤的样子大有讨好之意:“我家大娘子特意交代过了,十三娘到府上做客,自是不可怠慢的,若是十三娘要领着一娘出去,也命婢子们不可阻拦,所以十三娘与一娘大可放心出去的。”

    “哦?”,李婉婉诡异的笑了笑,故意调侃起惠儿来:“那么也就是说我与你们家一娘去波斯邸、平康坊周大娘子也是不会反对的了?”

    “这.......”,惠儿闻言顿时吓得不轻,紧皱着眉梢支支吾吾的不知该答些什么才好。

    李婉婉见着她这副窘迫样子,捂着嘴又是娇笑不止:

    “放心啦,难得周大娘子如此识趣,我怎会不知好歹,一娘如今正在议亲的关头上,我也要与她多做考虑的,不过是安仁坊卫国公府那边设了场夜宴,搭了百戏的场子,邀请各家女眷前去观看参军戏。”

    她这般轻笑着便打消了所有人心中的顾虑。

    “喔,如此更该去的”,惠儿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直接做起了苏宁儿的主,连忙同沁儿、霜儿吩咐道:“阿沁、阿霜你们还不快快替一娘收拾利落了,服侍两位小娘子去马厩那边。”

    苏宁儿看着沁儿、霜儿从李婉婉手中接过披帛、帷帽过来与自己穿戴,心里也立刻意识到这惠儿定是受了周氏的会意,才敢如此肆意张扬的。

    想着方才堂上的那番情景,只怕现在的周氏也巴不得自己多去这样的场合抛头露面。

    待得穿戴整齐,李婉婉拉着苏宁儿就兴匆匆往外走,到了棠华院外面,惠儿又是好心叮嘱道:“一娘只管放心去看戏,待得大夫人醒来,奴婢会让庆春姐姐转告大夫人的。”

    苏宁儿生硬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沁儿、霜儿向马厩那边行去。

    外院的马厩里,此时正是仆人们喂养马匹草料的时间。

    见到苏宁儿的身影,为首的奴仆便笑吟吟的问道:“一娘这是要出去呀,需要套车吗?”

    苏宁儿有些感动,这奴仆果真是细心,想来是知道自己生过场病,才多问上这一句。

    然而李婉婉却是没好气道:“套什么车,你几时见过一娘乘车了,莫不是你们这群奴婢又亏待了她那越影。”

    “不曾,不曾。”

    “那还不快去牵马。”

    那仆人吓得不敢再多言,神色慌乱的立即引着几人进了马厩。

    只随眼一看,苏宁儿也险些吓了一跳:大大小小的马舍十余间,里面颜色深浅不一的,光是壮马,加在一块都有二三十匹。

    都说长安马贵,一匹马能换一匹上好的丝绸,所以养马者皆富。

    要是放到现代社会里,这怕是一个巨型豪车库了,苏宁儿这才不由得感叹起苏家实力的雄厚,也难怪她那二婶费尽心力的整日里琢磨着如何攀龙附凤的事情,有钱人不管在哪个年代里肯定都是享有优越感的。

    李婉婉拽着她自己的纯白坐骑,一边牵引着一边在马舍里环顾,之后看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欣喜着道:“瞧,你那越影正看着你呢,一娘。”

    苏宁儿顺眼望去,只见一匹枣红色的精壮马儿立在墙边,虎虎生风的,果然是在看着自己。

    颤颤栗栗的靠拢过去,仔细打量着马儿,那长长的鬃毛披散着,浑身上下被打理得干净利落,看上去正闪闪发着亮。

    她记得出城前还听沁儿抱怨,说这越影浑身脏兮兮的,与眼前自己所见截然不同。

    素手轻搭在马头上,苏宁儿苦闷着在心头默念道:“马儿呀马儿,你生得这般漂亮,今日可千万要听话些呀。”

    长这么大,其实她骑马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还是在那些小的景区里,踏着松软的草地缓缓而行。

    想象着就要纵马疾驰的场景,她浑身都忍不住瑟瑟发抖。

    这可真是要了奴家的命了。

    沁儿、霜儿看着李婉婉已经登上马背,正不耐烦的看了过来,也开始小声催促道:“一娘,奴婢们扶你上去吧。”

    苏宁儿淡定的笑了笑:“不打紧的,我自己来吧。”

    她装得若无其事一样小心翼翼的爬到马背上,才握住马缰,越影便发出长长的一声嘶鸣,旋转着身子就是一阵猛烈的摇晃,险些将她跌了下来。

    吓得霜儿急促的呼道:“一娘。”

    沁儿同李婉婉听到动静,几乎也同时看了过来。

    苏宁儿心扑扑直跳着,那双纤纤素手又将马缰握得更紧了些,只觉整个身子都悬在空中,随时都有可能直接扑倒在地。

    李婉婉看着如此情景,忍不住在一旁担心的问道:“一娘,你、你这是怎么了?”

    她断然不会想到如今马背上的女人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可以陪着她一起肆意疯狂的洒脱女子了。

    不过想到前阵子发生的那些事情,她也觉得情有可原,没有真的要去怀疑和计较什么。

    苏宁儿苦着脸,微微的摇了摇头,镇定的答道:“哦,没事的,走吧。”

    在心里尽量宽慰着自己,她又吩咐沁儿、霜儿牵了马匹赶着出府。

    横竖想来,今日都是避免不了要遭这番罪的,并且这也是要自己去掌握的技能,总不至于比考驾照会难一些,只盼着这一路可以顺遂些才好。

    四人四骑慢悠悠的出了苏府,一路颠簸着又出了光德坊,进入芳林门长街后,街上的人流开始变得密集了许多。

    眼看着离苏府越来越远,苏宁儿这身子也快被颠散了架,酸软无力的疼痛感一阵阵由下半身席卷上来。

    李婉婉轻喝着马匹,马蹄轻缓的踩在青石板街之上,发出“噔噔”的清脆声,看着她行得这般艰难,实在心疼得紧,满脸愧色的道:

    “也是太勉强你啦,你如今这样傻里傻气的,真怕哪天就连累了你,好在眼下周六娘待你好了许多,凭着你现在这副懦弱样子,我可不敢再指望你去与那周六娘斗狠。”

    “不打紧的”,苏宁儿抿着细嫩的薄唇与她笑了笑,面色不禁泛起了红晕。

    自己虽说与前身有着同样的面孔,但性格上确实是有着天壤之别,那种轰轰烈烈、洒脱不羁的秉性她还真是学不来。

    “那便慢些吧,不着急的。”

    李婉婉倒也对她充满了耐性,与沁儿、霜儿一路照顾着她,不急不缓的行在路面上,也未去注意四周的情形。

    而此时,不远处几骑精壮的马匹一直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尾随在她们身后,紧盯了一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