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妻 > 第23章:浪家叔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净业寺虽比不得长安城里那些皇家寺院恢宏气派,因是律宗祖庭,也颇受朝廷器重,雄踞在这凤凰山的山腰上,倒也别有一番洞天。

    苏宁儿在那棠华院里闷了一个多月,此时来到这幽深僻静之地,一时竟有了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惬意感。

    填饱了肚子,她懒洋洋的抻了个懒腰,跟着霜儿从厢房这边慢悠悠的往着寺院堂屋过去,一路都在欣赏着眼前能看到的美景。

    压着步子,缓行到堂屋外面时就开始听到齐氏的说话声音:

    “小郎如今还是要勤勉些才好,既然那妇人宁愿背着吃官司的风险也要与你恩断义绝,可见小郎是不占理的,你父亲与兄长在世时总是惦记着你,小郎如今这样怕是很难让他们在九泉之下安眠,往后小郎便留在长安城中吧,我虽不能说服你那兄弟兄嫂将你接回府中,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小郎就此沉沦,总得为你寻些路子。”

    “长嫂为着阿宁的事情已经劳心费神了,就别在为我这泼材伤了身。”

    听着男子的自责声,苏宁儿与霜儿一道面色冷静的入了堂屋。

    齐氏端坐在厅堂左侧,见到苏宁儿过来,不由得张嘴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盏浅饮了一口,注视着苏宁儿,指了指对面的中年男子道:“宁儿,快快拜见你浪家十三叔。”

    苏宁儿神色有些木讷的打量了眼那中年男子,怯怯的揖了揖身,嘴角不觉微颤了一遍:“宁儿见过十三叔,十三叔堂安。”

    浪十三微眯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背着手围着她细细瞧了一遍,撅着嘴像是自顾自的念道:“阿宁这次可是遭了大罪了。”

    说着他又走回茶几旁,拿起一块布帕包裹着的物件过来交到苏宁儿手上,温温的笑道:“这个是你父亲当年送与我的护身符,可灵验了,镇得住鬼神,避得了奸邪,今日我便将它交到阿宁手上,但愿兄长在天之灵能庇佑阿宁你从此顺顺遂遂的。”

    苏宁儿见他双手合十,一副虔诚有加的样子,果真是攒足了心意,握着那布帕时身子却不自禁的抖了抖。

    “好啦,小郎,你有这份心也就够了”,齐氏招了招手:“还是坐回来吧,这丫头自打苏醒过来脑子就不大灵光,怕是还得养上一阵子,你别又吓着她了。”

    “我瞧着倒还挺好的”,浪十三一手垫着下颚琢磨着坐回了座椅上。

    齐氏又面向着在他旁边默了半晌的青年男子,微蹙着眉犹疑了下,而后又缓缓道:“这是你十三叔在浪家的子侄,小的时候你们在扬州时还见过的,宁儿可还记得?”

    苏宁儿愣愣的瞧了眼那青年男子,生得倒是眉清目秀的,一副憨厚可欺的本分模样,也不知是不是她这母亲为自己寻的上门夫婿。

    还在思量着,却见那青年男子正注视着自己,心里不由得一慌,连忙摇了摇头:“宁儿、宁儿.......”

    “哦,年代已有些久远,宁儿妹妹不记得浪某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等苏宁儿说完,那青年男子便赶忙起身替她圆说。

    苏宁儿紧张得小脸红扑扑的,这场面委实尴尬了些。

    齐氏握起苏宁儿的手,轻轻拍了拍,温眸相望着,再与她说话时又多了几分语重心长的意味:“这呀是浪家的大郎,单名一个翟(di)字,字凌风,为人最是忠厚,过两年便到了弱冠之龄,往后也留在长安城与你十三叔讨生计了,免不得要时常遇见,今日就当是重新相识了。”

    听着“时常遇见”这样的字眼,苏宁儿又忍不住瞟了眼那浪翟,却见他那张脸突的现出一抹红晕,跟个姑娘家似的,弄得苏宁儿心里一凛,浑身好不自在,只得镇定着与他躬了躬身,赶紧坐到了旁边的座椅上。

    浪翟穿的虽是朴素,看上去还带着些乡野汉子气息,但行为举止却甚是温文儒雅,说话前先是与齐氏拱手作了作礼,然后目光嶙峋的扫了眼苏宁儿,温声说道:

    “得知宁儿妹妹身子近来不大好,浪某在扬州时也学过一些浅薄的医术,等回了长安城我去配些药方为宁儿妹妹再调理调理,想来用不了多少时日定能让宁儿妹妹完全康复的。”

    苏宁儿其实也没觉着自己身子有多不好,无非是一些记忆还未完全恢复,不过他这话听着却是十分暖心,也不等她答谢,便见齐氏欣慰的笑道:“如此倒是劳大郎费心了。”

    “不打紧的”,浪翟心疼的看了眼苏宁儿:“小侄痴长宁儿妹妹两岁,本该照应着些,宁儿妹妹前阵子受了这些委屈,大郎只恨不能为伯母与宁儿妹妹分忧,也唯有尽些绵薄之力了。”

    “大郎这份心意足以让我们母女铭记于心了”,齐氏说着目光轻抬,看向堂屋外面,天色已现昏暗。

    与叔侄二人叙了这许久的话,齐氏先前本想着中间将苏宁儿叫醒,免得耽误了他们回去的归程,无奈这浪家大郎太贴心实诚了些,硬是没舍得让人去唤醒苏宁儿。

    眼见着诸事已见分晓,齐氏心里已松快了许多,令庆春将手中托着的一个沉甸甸的木匣交到浪十三手上,耐声叮嘱道:“山路难行,趁着还能见天,小郎你便领着大郎下山去吧,拿着这些银钱到了长安城先寻个落脚的地方,其余事情等我与宁儿回了府上再做计较。”

    浪十三盯着那木匣子,有些为难的伸出手去,却被浪翟拦了回来,只是他回话的声音显得有些怯懦:

    “其实、其实小侄与十三叔从扬州过来时也带了些盘缠,伯母只需与宁儿妹妹好生在寺里为伯父诵经超度,切莫再为我们费心,小侄到了长安城定会照顾好十三叔的。”

    “拿着吧”,齐氏微抿着嘴唇,似有些不悦:“这长安城不比别处,有了这些银钱,将来若是遇到合适的铺子之类的,也能让你十三叔谋些营生。”

    “嗯,兄嫂所言极是”,浪十三认可着点了点头,一边接过木匣一边又没好气的瞥了眼浪翟,指责道:“这孩子长这么大也没进过长安城,不知长安柴米贵。”

    苏宁儿看着浪翟那一脸的难为情,自是清楚他的心思,一个未行弱冠之礼的青年男子,总归是带了些傲气的,比不得她那十三叔这般油滑。

    此时,她已大抵瞧出了自己这位母亲的心思,怕是有了让他入赘的打算。

    按照早前的计划,齐氏是想为自己寻一位本分人家,这少年郎表现的如此硬气反倒会让她这母亲不满。

    果然,齐氏见浪十三拿了银钱,面上已是喜色浓厚,殷切的凝视着浪翟,吩咐道:“大郎,你呀也无需去操心这些柴米油盐的事,等到了长安之后好生看着你十三叔才是,长安城中富庶繁盛,赌坊酒肆林立,可别又让他拿了钱去赌博吃酒狎妓。”

    “小侄记下了”,浪翟怏怏的答道。

    “那我们便先下山了,兄嫂就放心吧,我浪十三逢此大难,如今来到长安城自该振作起来,好好思考着扬名立万的事情,绝不能负了父亲与兄长的在天之灵,哪能再想着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浪十三盈笑着连忙拉了浪翟匆匆的就往堂屋外面奔,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眼见着二人离去,齐氏的脸上不觉现出几分忧虑的神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