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妻 > 第19章:逼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宁庆幸着自己早早推脱了陶九娘的这番“好意”,此女子果真是心机深沉了些,既要让自己领了她的好,无形之中又替她当了绿叶,还真是一举两得的事。

    实际上,她觉得陶九娘完全没必要唱这么一出,那中秋诗会上,想要崭露头角的人数不胜数,即便是没有她与李婉婉,陶九娘只要得了头彩同样会脱颖而出。

    她既然清楚自己写不出什么诗文,却还要弄这么一出,想来无非是盘算着将来能够在赵元白或是一众好友面前更有颜面些。

    也难怪这女人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提起诗会的事情,原来是早有预谋。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过话说回来,她与这女子本就无殷勤可言,也怕不着什么。

    房中的氛围变得阴沉无比,苏宁也无心再去缓和这尴尬的气氛。

    沁儿、霜儿已经开始打点着晚饭的布置。

    苏宁猜测着这两位小祖宗谁也没心思用好这顿晚饭,想必是不好驳了齐氏的好意,只得僵坐在一起将这出戏演完。

    厨房传菜的时候,惠儿领着奴仆亲自过来了一趟,见这边并没掀起什么大的动静,随后便随着奴仆一起离开了棠华院。

    苏宁自是清楚,此时整个苏府上下必然都在关注着棠华院的情况,眼看着过不了多久就能顺遂的将这一天撑过去,所以决计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大的争执。

    席间,她与沁儿、霜儿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陶九娘只是随意的吃了几口饭菜,便放下了碗筷。

    李婉婉的情形比她也好不了多少,同样只是夹了点清淡的菜,对付了下,随后也说是下午点心吃的过了些,已经没有了食欲。

    看着这一桌子美味如同鸡肋般,苏宁只得无奈的让沁儿、霜儿相继撤去。

    夜幕降临,外面的天开始昏暗下来,敲更的声音隐隐约约一阵一阵的响起。

    眼看着时间不早,陶九娘心里总觉空落落的,该炫耀的该气她苏宁儿的也都做了,可并没有达到自己预想的结果,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她心中有些失落,好在接下来那场诗会,她又能将苏宁儿狠狠踩在脚下,即便是她不去,等到自己拿了魁首,她也会从别处听说。

    这样想着,陶九娘志得意满的唤了奴仆,先行离去,却将那页诗留了下来。

    这一刻,苏宁的心总算是松快了许多。

    李婉婉无精打采的垂卧在客室角落的檀木软塌上,慵懒的掰着手指,沉默了片刻,又将那页诗笺拿起来看了看,一会儿撇着嘴一会儿又是瞪大了眼睛,如此反复了好几遍,忽然失心疯般将那页纸笺揉成了碎屑。

    苏宁错愕的看着她,心里不觉暗暗叫苦,这小祖宗可是没给自己留余地呀。

    李婉婉将那揉碎的纸团掷到地上,开始怏怏的抱怨起来:“一娘,你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对那穷醋女竟然也能摆出这副好脸色?”

    苏宁脚步轻缓的走了过去,坐到她跟前,打量着她,过了半晌,才开口回道:“其实我觉得她也不过是想要多为自己挣些名头罢了,都是理所应当的,算不得多大的事情。”

    “理所应当?算不得大事?”,李婉婉愤愤的坐起身来,目中尽是忧愤之色:“她抢了你青梅竹马的郎君,又将你视作乐籍女子一般,还跑到府上来炫耀,如此居心叵测,我的傻一娘,你居然说理所应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任人可欺了?”

    “赵家三郎的事她方才不也致过歉意了,至于其他的她也确实只是说了实话”,苏宁勉为其难的笑了笑。

    “她那叫致歉?”,李婉婉苦着脸没好气道:“她若是真觉得良心不安,就该想着一娘如今的处境,实实在在的为一娘做些事情,自己做了好的诗文藏着去献与红娘,却拿些敷衍的作品来给了你,让你去替她充当绿叶,难道这份别有用心你会察觉不出来?”

    “倒也有那么一丝的怀疑”,苏宁审视着她,面上保持着镇定。

    “反正我不管”,李婉婉过来抓住她的手,有些蛮横的道:“这次我一定不能眼睁睁看着那穷醋女拔了头筹,整日里与阉宦险獠勾搭在一起的人家,有什么资格做这魁首,简直是玷污了‘文人’这两个字眼。”

    “方才我见了她那首诗文,倒也算得上是一首好诗,被红娘看过的那首只怕又要文采卓然些,既然是红娘都称赞的,怕也没有再去争执的必要”,苏宁劝道。

    李婉婉哪肯罢休,拽她的手更紧了些,带着央求的语味说道:“我才不这样觉得,一娘,你快写,你快写,你若不想争,那我便去替你争,一定要出了心里这口恶气才行。”

    苏宁难为情的与她相视着,显得不知所措。

    虽然她并不觉得陶九娘那诗文写的有多好,但也不想去争这些虚名头。

    沁儿、霜儿这时也慢吞吞的回到了屋子,看着房中的情势,沁儿只苦着脸怏怏道:“婉娘这可难为我家一娘了,奴婢从未见过她写诗文的呀。”

    李婉婉瞧了眼两名婢子,却是不依不挠的撒起泼来:“反正我不管,今日就等着一娘替我出气了,若是见不到诗文,让陶芸淑那穷醋女得了魁首,你就准备让沁儿、霜儿将我的尸体抬回京兆府去吧。”

    沁儿、霜儿闻言,一时吓得不轻,霜儿也连忙过来劝解:“婉娘何必掷这么大的气呢,那陶九娘本身就是来气你与一娘的......”

    谁知不等霜儿把话说完,李婉婉就紧着眉梢摇头发起牢骚来:“啊,我不管,我不管,我不要再看到陶芸淑那小贱人张扬跋扈。”

    苏宁与沁儿、霜儿面面相觑着,一脸苦意。

    思索了会,苏宁终是拗不过这小祖宗,只得缓缓站起身来,皱着眉头道:“行,我、我试试吧,不过婉娘也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期望,毕竟我也不清楚陶九娘那首诗文......”

    李婉婉见她终于服了软,兴奋着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总归是要斗上一斗才能见分晓的,一娘何必惧她,反正在她眼中,一娘不过是一个只会抚琴唱曲的轻贱女子,输了也算不得丢人。”

    苏宁不觉暗自冷笑了声:这小祖宗,既然自己都答应了写文,又何必拐着弯来激怒自己。

    而沁儿、霜儿听说自家一娘要写诗,激动的不等苏宁吩咐,便赶着去寻来文房四宝,两人分挑着一人铺着纸张,一人磨着墨,就等着苏一娘大笔一挥,顺势写出首流传千古的奇文。

    苏宁从沁儿手中接过笔杆,握笔的手不由得轻轻的抖了抖。

    小的时候,她确实也学习过几年书画方面的东西,还拿过书法家协会颁发的十级证书,只是这些年过去,别说写字了,她连握笔都已经鲜少有过。

    李婉婉见她正默默的酝酿着情绪,在心底里窃喜了一阵,也围拢过来,与她保持着一段距离,尽量为她营造一个好的思考空间。

    至于真正的结果会是如何,她现在倒没有多在意了。

    正如陶九娘所说,这次的诗会,她必是要去凑数的,凭着自己这才学只怕会招来笑话,苏一娘在这方面的造诣即便是赶超不了陶九娘,总归也要强过自己,拿着她的诗文去应付诗会也会心安理得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