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妻 > 第16章:陶九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婉婉被苏宁吊足了胃口,满怀期待的追问道:“那、那位高人可曾与你说起什么?”

    苏宁面色平静的摇了摇头:“不过是场梦罢了,又或者是我这凡俗之身,无缘与高人幽会也说不定。”

    李婉婉悻悻的撇了撇嘴,哀声叹气道:“那真是可惜了,想必那位高人是知道一娘最近过的烦闷,所以才为一娘唱首新曲解忧吧。”

    虽然这事听来荒诞,可如此别具一格的曲调绝非常人能够谱得出的,李婉婉也在怀疑这女子或许是故作神秘,又或许是想要表现的谦逊些,故意寻了些由头来遮掩自己的锋芒。

    反正,她觉得自己所认识的苏一娘变了,不敢想象这些日子她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理了理思绪,她装得若无其事一般,决计不再去提那些糟心的事情,温笑着靠到苏宁身旁,请求道:“这么好听的曲子,一娘不妨也教教我。”

    苏宁见她一脸松快,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满面笑意,会心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苏宁唱一句,李婉婉学一句,转眼就是几盏茶的时间过去。眼看着李婉婉将曲调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苏宁想着今日总算是要熬了过去,这时却听到外面响起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两人同时停下手中的动作,只见外院的丫头阿莱行了过来,匆匆的揖了揖身,开口说道:“禀一娘,陶家的九娘递了名刺入府,说是来探望一娘,二大娘子让奴婢领着过来了。”

    不等苏宁答话,李婉婉那张白皙的脸蛋顿时阴沉,干咬着嘴唇,不悦的呛道:“今日可真是热闹了,这穷醋女会这么好心,只怕又是玩的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把戏。”

    沁儿也愤愤难平的抱怨道:“上次就是这坏心肠的女人诓骗了我家一娘。”

    霜儿瘪着嘴:“哪有诓骗,今日晨间赵家郎君亲口说要迎娶她的。”

    “哎,你们两个死丫头”,李婉婉没好气的瞪了眼沁儿、霜儿:“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个田舍郎,一个穷醋女,蛇鼠一窝,他两也是绝顶的般配。”

    “喔,十三娘今日好兴致呢,又在议论哪家的才子淑女呀,仅是般配也就罢了,还绝顶的般配,想来必是这长安城中数一数二的门户吧。”

    哪知李婉婉的话刚说完,门口就进来一位身着玫红色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的年轻女子,浓密的青丝盘旋着矗立于头顶上,金簪玉栉凤钗相互掩映,纤腰微步、眸含春水,一颦一笑间都能让人察觉到那入艳无骨的妩媚。

    李婉婉见她如此厚颜无耻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憋着一股气就大声骂道:“陶九娘,我怕你是耳背吧,我方才明明说的是蛇鼠一窝,哪来的什么才子淑女。”

    “哦,看来十三娘此次回陇西并不顺畅啊,都说陇西尽是名门望族,怎生还有蛇鼠之辈”,陶九娘阴阴的瞧了眼她的面色,自己却是一脸的平静。

    “你”,李婉婉涨红着脸,却又无言以对。

    苏宁就这样默默看着那位陶九娘慢悠悠的到得跟前,始终不发一语。

    这段时间对于此人的名头她可是听闻了不少次,果然闻名不如一见,还真是位狠角色,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的闺中密友给堵得面红耳赤,只得小心翼翼的察视着她,语气平和的招呼道:“都是贵客,不知九娘要过来,只顾着与婉娘叙话,倒是怠慢了九娘。”

    “哪里哪里”,陶九娘温眸相望着,抿嘴轻笑。

    “什么贵客”,李婉婉细眉微弯,冷笑了声:“入府拜访,不容下人通禀,便径直闯入主人闺房,哪有一点做客之道。”

    “十三娘这可是冤枉奴家了”,陶九娘满腹委屈的道:“我既递了名刺,又得了二大娘子的应允,无非是心急想早些见到我这宁儿妹妹,十三娘若要因此怪罪奴家的话,那奴家真要写上张状纸递到京兆府去为自己申辩申辩才好呢。”

    “不至于、不至于”,苏宁温笑着,一面安抚李婉婉,又吩咐霜儿招呼陶九娘落座。

    沁儿自打陶九娘进来就一直冷着脸,斟茶置水的时候都不忘暗暗的瞪上她一眼,只恨自己不能像婉娘那般畅所欲言,否则定是要明里暗里的骂上她几句。

    陶九娘握着茶盏抿了两口,那面上浓浓的笑意堆在一起,都让苏宁感觉不到一点霜儿口中所言的恶女形象。

    “本该早些过来看一娘的,只是听说府上出了许多的事情,又怕妹妹还在生姐姐的气呢,一直未曾过来”,陶九娘浅笑着放下茶盏,特意瞄了眼苏宁身旁的李婉婉,睫毛不时挑动着,语调突然变得怪异起来:

    “方才在巷子里瞧见位英姿飒爽的身影,纵马而过,直奔苏府,我还以为是哪家的粉面郎君,后来打听才得知是京兆府的十三娘,想着我们姐妹好长时日没有聚在一起,这便硬着头皮过来了。”

    李婉婉本就不悦,听她这话无非又是在讽刺自己没有女儿家的姿态,鼓着眼就继续叫骂起来:“陶九娘,你是不是眼拙,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像粉面郎君了。”

    “喔,近了看确实是不像了”,陶九娘慢悠悠的咧了咧嘴角,言不由衷的赔礼道:“十三娘这话奴家该认罚,方才进门前我还为此狠狠自责了一番。”

    说完她又认真的轻叹了声,面向着苏宁,不给李婉婉再插话的空隙:

    “真没想到姐姐几句无心言语,竟害得妹妹遭了场大罪,实在罪过,可妹妹也知道,咱们女儿家向来不能擅专,婚姻大事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那舅父又是极要脸面的人物,长辈们既已将我许了三郎,我断然不敢违逆,只得负了妹妹了。”

    “呸”,苏宁随心的听着,却隐隐的又听到李婉婉在旁边吐舌的声音。

    瞧着她那张虚与委蛇的嘴脸,苏宁也意识到有些不妙,这女子说话的腔调,加之那得意的眼神,哪像是来探望自己,显摆羞辱自己才是真的了。

    晨间赵元白才来过,又提起要三书六礼的迎娶陶九娘,此刻她便赶来,不是抱着这层心思又是什么。

    果真如婉娘所言,两人都是蛇鼠一窝。

    苏宁却是心里暗笑着,只怕这女人压根也没想到如今的自己哪会在乎什么三郎四郎的。

    漫不经心的抿了抿嘴,苏宁不假思索的回道:“九娘这话言重了,男欢女爱本是人之常情,又承了父母之命,水到渠成的事我哪会怪罪,再说赵家郎君秉性卓然,我一个寻常女子也非三郎良配。”

    “自然自然”,李婉婉这时也跟着起哄道:“赵元白那样一号人物,放眼整个长安城其实也只有陶家、只有陶九娘你这样的家世与之相匹了,往后九娘你那舅父可得多费些心思了,免得那秉性卓然的赵郎君又大放厥词,北司衙门里可不止你舅父一位贵人的啦。”

    沁儿、霜儿听到李婉婉这拐弯抹角的阴损话,险些笑出声来,背过脸去,偷偷的乐了好半天。

    好在陶九娘气得不轻,根本没注意到两个丫头的动作,苏宁憋着心里那股笑劲暗暗的瞪了过去,之后又连忙回过神来察视着陶九娘。

    只见她那张好脸色早已荡然无存,神态肃穆的回道:“这事就不劳十三娘费心了。”

    “哼,我才懒得费心呢”,李婉婉那双清澈的眼眸灵动的眨闪了下,充满了不屑的意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