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妻 > 第09章:一些谋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西院,齐氏的思绪有些复杂,眼看着时间还早,便将苏宁叫去了自己的禅房。

    苏宁刚刚落座下来,便听她亲声询问道:“宁儿只怕晚间没吃饱吧?”

    她这话倒是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上,方才那一桌子山珍海味,本来看着还让人挺馋的,可经过那番闹腾哪还敢尽情的享用。

    但毕竟是女儿家,即便如今与齐氏熟络了许多,苏宁还是有些难为情,避开她的眼神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齐氏抚着她的小脸,满面慈容的道:“阿娘让霜儿、沁儿去厨房那边备些点心,只是阿娘有些话要与你交代,待回了房间你再用吧。”

    苏宁听着感动的点了点头,这妇人实在比她亲娘还细心。

    沁儿也咧着嘴乐个不停:“还是大娘子了解一娘,上次一娘与二大娘子吵了一架,饿着肚子回来大半夜的满屋子找吃食。”

    “聒噪”,齐氏微瞪了眼沁儿,连忙同她挥手道:“快去吧,早些将热水烧好,你们一娘身体刚刚见好,晚间便服侍她早些歇息。”

    “是”,两个丫头乖乖的躬了躬身,都是喜笑颜开的出了房间,俨然没受到刚才厅堂中所发生的事情影响。

    沁儿、霜儿出去之后,屋子内安静了一会儿,齐氏像是在思考着某些事情,也像是在做一些决定,待得想得差不多了之后,才紧握着苏宁的手,语重心长的缓缓道:

    “宁儿,今日你能忍让着你二婶,阿娘很是欣慰,咱们苏家祖上向来都是和睦的,到得你祖父、父亲两辈人,人丁日显单薄,为了苏家的繁荣,更是看重这条家训,阿娘为了你也曾想过从苏家分离出去,可每每念及你父亲的遗愿实在不忍心。”

    苏宁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她只知道前身还在腹中时就殁了父亲,但对于遗愿什么的却是一无所知。

    “细数历朝历代,能像咱们大唐的女人这般,不论为妻、为女、为母,都能绽放女儿豪情的实在少之又少。当然,阿娘说这些也并不是希望你真的能够秉承父亲的遗愿,为苏家扩展门楣什么的,你总归只是女儿身,又生在这商贾之家,阿娘就是希望你今后凡事多为整个苏家考虑一些罢了,阿娘也知道宁儿如今长大了,很多话不必我来唠叨,可阿娘如今就只剩下你这点念想,真怕你再意气用事......”

    话到此处,齐氏目光渐转深邃,注视着苏宁,满含情意。

    苏宁听她这番意味深长的话,自是明白她话有所指,刚被退了婚,无非是担心自己再生出轻生之类的念头。

    看着她凝重的神情,苏宁静静的想了想,随后颔首答道:“您不必担心,宁儿不会再意气用事的。”

    “傻丫头”,齐氏苦笑着轻轻拍打她的肩膀:

    “这种事情做母亲的怎会不懂,换做任何人心里都很难舒坦,阿娘先前虽也在心里责备过你二婶,但仔细想来,这桩事情她也确实没有完全带着私心,如今这些长安富商,哪个背后没些牢靠的势力,早已官私不分,哪怕是元白他们赵家呢,如若没有几位叔伯的扶持,恐怕早已凋落。”

    见她又提起赵家,苏宁不觉有些好奇,疑惑的问道:“前些日子不是听您说起过他,说是赵家只是贩卖私盐的。”

    “那也只是元白他们这一脉”,齐氏解释道:“元白祖父当年本也是中了进士的,尚书省的省试都通过了,没曾想后来却被驳了回去,连同公荐的几名官吏都被罢免了。”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

    “你这丫头怎么什么事情都记不起来了”,齐氏轻声责备了句,又继续讲道:“据说是得罪了北司衙门的贵人,这些年商籍入仕的人家不在少数,却偏偏盯着他们赵家,不是惹了非议又是什么,也免不得元白那傻孩子来到长安城就大放厥词,说什么如今阉宦当道,功名利禄皆是浮名。”

    苏宁听到此处不由得失声笑了起来,心道:“果真是个愣头青,也难怪不遭人待见。”

    齐氏见她笑得合不拢嘴,又是皱着眉头责怪起来:“你还笑得出来,你们两呀,可真是一对活冤家,一个为了争口恶气宁死不折,一个又是将皇家的婚事当儿戏。”

    “我可不是”,苏宁没好气的撇了撇嘴。

    这样想来,前身倒是与那愣头青十分般配。

    然而自己却偏偏不是那般执拗的人,若不是被退了婚,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乖乖的坐进了庆王府的婚撵之中。

    齐氏倒是觉得奇怪,与她相谈这一会儿功夫,她的面上好像并没有看到什么失落感,反而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细细想来,如此也算是好事,免得自己又为她提心吊胆。

    稍稍理了理思绪,齐氏便将压在心里未讲完的一些话讲了出来:

    “宁儿,如今三郎已有了婚约,往后只怕不会再顾及我们母女了,将来很长的一段日子你在苏府、甚至在整个长安城里都不会称心如意,这也是阿娘今日想与你讲的,你遇事定要冷静些,切莫逞一时之快再去与人发生争执。”

    她尽量将事情说的不那么沉重,而苏宁也顺着她的话去想象着沦为弃女之后可能遇到的种种麻烦。

    她暂时还想象不到会与哪些人发生争执,整日待在苏府中,打交道最多的也无非二房的人,齐氏这般千叮万嘱,恐怕寓意也就在此。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只要事态没有发展到影响自己的生存,断然不会去与周氏产生口舌之争,所以也很爽朗的答道:“您放心吧,我会乖乖听话的。”

    齐氏欣慰的笑了笑,温眸相望着拂了拂她的额头:“阿娘想着,这次若能顺顺遂遂的过去,等熬过了最艰难的阶段,阿娘便与你二叔商议,他虽是惧着你二婶,可有的时候也能拿些主意,与你父亲情意又十分深重,总不会将你的事情不管不问,将来托人替你寻个可靠之人入到府中来,我们或是回扬州,又或是留在西都之中,郎子要是能干些,说不定还能帮衬着打理些琐事。”

    “哦,那便是上门的女婿吧?”

    “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齐氏抿了抿唇:“这次的事情怕是影响不小,阿娘实在不放心将来让你再嫁到别处去,入赘进来的总归是稳妥些,也能让你好摆布,以免受了欺负,我想你二叔二婶定会答应的,比起分家来说,他们更愿意大房继续留在苏府之中。”

    “嗯,只要您觉得妥帖,我倒没什么好计较的”,苏宁漫不经心的笑道,倒像这事与她没多大关系一样。

    齐氏对于她的回答显然是满意的,不过还是有些顾虑,又稍稍的提醒了句:“总归是宁儿自己的事情,还是得自己拿些主意。”

    苏宁随意的应了声,也没太放在心上。

    其实不管在哪个年代,被退婚都是件极为可耻的事情,然而局势已经发展到这般田地,唯有看的淡然一些,才能让自己过的好受些。

    总不至于旧伤未愈,又让新伤压得喘不过气来。

    失去了嫁入王府的机会,她虽然也有那么一点失落,但总的来说觉得是种解脱。

    这清浅流年,本该惬意洒脱的过,留着慢慢享受才是,绝不该只为些凡尘俗事所困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