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就是财神爷 > 第20章 小耗子你开门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咚咚咚——’

    “小耗子你开门呐,我知道你在家,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随着防盗门被沈浩牢牢锁死,很快外头就传来余姐那像是炸毛的母猫般的叫嚷。

    小耗子……

    依靠在门板上的沈浩不觉翻了个白眼,连他也不明白余姐当初为什么要给自己起这么一个外号。

    难道是因为爱情?

    撇撇嘴,沈浩自嘲的笑了笑,待到余姐都开始发飙用高跟鞋踢门的时候,他这才终于将门锁打开。

    “小耗子!该拿房租了,都欠五个月了,别想着再用什么自己祖奶奶去世的借口来搪塞姐!姐绝不吃那一套!”

    看到沈浩终于出现,余姐嫩手一摊,玉颈微微扬起,摆明了副地主前来收租的架势。

    “先进来说吧。”

    听到这话的沈浩老脸一红,歉意的侧开身子,示意让余姐进来坐。

    没错,

    余姐口中说的‘祖奶奶去世了’,还真就是沈浩曾经为了拖房租而给自己找的借口。

    以前为了能够晚一天交房租,他还说过‘室友割包P卧病在床无人照顾’,‘老家失火悲惨至极’等下三滥骗术。

    咳咳,这些借口真心假的一匹,可每次余姐却都会选择相信,甚至还会眼泪汪汪的给沈浩的怀里塞两百块钱略表心意。

    果然——

    在见到沈浩竟然让自己进屋后,余姐的小脸蛋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诧异,朱唇轻启,惊讶的问道:“你这一回怎么不找借口了?”

    “可能不需要了吧。”讪讪的笑了笑,沈浩也没有多解释,只是把一双小巧的女士拖鞋递给余姐,转身走到沙发前坐在了上边。

    见他这样,余姐也没有丝毫犹豫,扶着墙壁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下后,直接穿上了沈浩递来的拖鞋,迈步进了屋子,站在厨房前抿嘴打量起来。

    “你晚上又没吃饭?”宛若小女人的娇嗔一样,余姐有些责怪的扭头瞪了沈浩一眼,随之自顾自的钻进厨房里忙活起来。

    莫名中,沈浩的心头一暖,嘴角也勾起了笑意。

    余姐的本名叫余姚,不光人长得漂亮性感,身价更是格外不菲。

    要知道,她可并不单单是沈浩一个人的房东,实际上这整栋楼都是余饶早些年斥资买下来的。

    典型的现代包租婆!

    有房有车有存款还长得漂亮,最主要的是马上奔三的年纪依旧单身!

    光凭着这几点,她就已经成为了众多男性牲口做梦都想要娶回家的老婆。

    沈浩曾经也幻想过能把余姐这样的女神抱回家,可后来日子久了,他就被这女人罪恶的毒舌功夫给折服了。

    怕了怕了——

    淡笑着摇了摇头,脑子里想着这些,厨房里的余姐也端着一碗刚刚煮好的面走了回来,当她看到正盯着自己看个不停的沈浩时,不由得翻了个白眼,重重的将面碗砸在桌子上,同时责怪道:“你这臭小子天天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知道么?快过来,我下面给你吃了。”

    ???

    “噗——!”

    才刚喝了一口水的沈浩差点直接呛死,转头就瞧见了余姐那一张正挂满恶趣味坏笑的脸。

    “我说余姐,你每次都是大半夜的跑我这儿来收房租,难道就不怕邻居们误会吗?”吃了两口面,沈浩靠在椅背上冲余姚问道。

    “嘿!还不是要怪你小子天天下班太晚?”听到这话的余姐顿时撇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灯光下的俏脸竟微微泛起了红润。

    沈浩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专心把余姐下的面吃了个干净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他这才赶忙打开手机,道:“行了余姐,钱已经给你转过去了,连本带利一共一年的房租全还清了。”

    “哦。”

    点了点头,还在回味沈浩刚刚那句话的余姚直接起身向着门口走去,可是很快,这女人的脚步就僵住了,错愕的尖叫出声,:“你说什么?一年房租?”

    “对阿。”

    摊了摊手,沈浩应了一声,道:“算上利息,我一共给你转了十万过去,余姐你查查。”

    “……”

    女人的脸上闪过一抹茫然,打开银行的短信通知,果然看到了才刚入账的十万存款!

    “你疯啦?哪来的钱?”一把抓住了沈浩的胳膊,余姚满脸紧张的焦急道:“小耗子,你日子过得不容易可以跟姐姐说,咱可不能去做犯法的事儿阿!”

    对于沈浩,余姚十分了解。

    打从住进自己这里开始,对方就是那种能啃馒头就绝不吃泡面的主。

    别说房租,平日里就算是去超市买沓卫生纸都要算好分量和价钱才行!

    而现在,对方一次性就给自己转账了十万块钱的房租,还说什么连本带利的话,这让余姚瞬间就联想到沈浩去做只写在‘刑法’里面的生意了。

    “呃——”

    被余姚的小嫩手抓着,沈浩的面色一呆,随即就止不住笑道:“哈哈,余姐你就放心吧,我这三好学生你还不了解吗?”

    “那……那你怎么突然有这些钱的?”余姚愣了一下,却也想到了沈浩平日里的作风,俏脸一红,但眸子中的疑问更多,顺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问道。

    怎么有钱的?

    沈浩嘴角轻颤两下。

    关于这个问题,还真是蛮不好解释的。

    总不能说自己突然变成了挂B吧?还是一个未来会成为财神爷的挂B。

    “那个,你就当我是中了彩票吧。”抬手挠了挠后脑勺,沈浩看着余姐,尴尬的说了一句,同时见她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沈浩连忙岔开话题说道:“对了余姐,以前一直都没问过你,你那么有钱,为什么还整天住在这破地方?”

    说来也奇怪,余姚每年光凭着收房租就能赚上百万,按理来讲她本该住在更高档的小区,或者独立别墅才对,可偏偏却选择每天窝在大丰小区这种破旧地方,闲暇的时候就去下面跟一群老太太跳广场舞,一点也没有个富婆的架子。

    “恩?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果然,被沈浩插了一嘴,余姚很快就忘记了之前的话题,脸色微暗着叹了口气,双手托着下颚,高耸的胸脯抵在桌案的棱角边缘上,低声说道:“唉,姐姐对这里的感情很复杂,小耗子你想听吗?”

    【叮:倾听余姚的心中烦闷,任务完成奖励读心术30分钟。】

    在被余姐那对如水般的眸子盯着同时,沈浩的脑袋里顿时出现了系统任务发布的提示音。

    ??靠!

    这也算是个任务?!

    沈浩无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