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科技之神 > 第86章 再造上下五千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轩又提了几个国家级重点关照的考古项目,但顾玩一时间也没听出什么契机来。

    谁让他是文科白痴呢,对考古啦、历史啦之类的东西,完全无感,前世在地球上也没积累这方面的知识。

    所以,吃完饭喝完下午茶聊完事,周轩就拍屁股闪人了。

    顾玩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也没往心里去,只想好好休息放松几天,跟麻依依温存一番培养培养感情。

    “你自己休息吧,我回去了解一下这方面的考古前沿动态,查查论文。”麻依依有些别扭,挣脱了顾玩的纠缠,也要告辞。

    叶笛见状也有些惊讶,客气道:“怎么不吃了晚饭再走呢?你姐还没下班吧,你回去了也没人啊。”

    “谢谢阿姨,我这人就这脾气,心里揣着不明白的事情,非搞懂不可。”麻依依婉言解释。

    叶笛也就不再坚持,亲自把麻依依送出去,而没让她那个低情商的儿子去。

    叶笛还逮住机会跟麻依依解释:“玩玩这孩子,可能不大上进,你还是要多了解他。要做好跟着他瞎忙活的心理准备。”

    麻依依莞尔一笑:“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实话实说,我也喜欢强者,懒得跟没本事的人废话。但……玩玩真的是有大本事的人,他只是不屑于把精力花在赚钱上,所以看起来做事有一搭没一搭的,凭着性子来。”

    听麻依依说得那么头头是道,叶笛松了口气:“那你是充分了解他了,那我就不担心了。”

    麻依依:“第一流的天才,就该去改变世界,怎么能把精力浪费在赚钱上呢。他不屑于做,不代表他没能力做,有我在,我帮他操心那些庸俗的事儿就好了。”

    说着,麻依依就自己打车走了。

    第二天,本来是情人节,而且麻依依人在方舟市,原本应该是跟顾玩好好聚聚的。

    然而,最终俩人只是一起吃了个午饭,聊天聊了没几句,又扯到了麻依依前一天奋斗了半天半夜得到的考古学前沿收获上。

    顾玩对话题没什么兴趣,吃完饭就散伙了。

    临别,麻依依说她寒假里过完年之后,可能要出远门,去几天江海市或者京城,目的么,当然是帮助顾玩找机会。

    顾玩没有多问,只是问了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然后给了麻依依一些经费,并且找丁院长开了一个介绍函,便于麻依依找有关科研单位配合。

    然后,俩人就各回各家过年。

    ……

    十几天的时间倏忽而过,转眼寒假就快结束了。

    顾玩在家里养足了精神,也趁着这些日子,把之前期末的时候、李阿姨向他约稿的科普专著《时间的秩序》彻底写了出来。

    他把稿子丢给工具人妹妹润色校对一遍,就能拿去投稿了。

    开学前三天,麻依依突然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一周里,她到底去了哪些地方、做了哪些研究。

    但是,收获却是非常丰富的。

    麻依依开门见山就说:

    “我跑了江海市的中科院考古研究所,还跑了京城的国家博物馆。辛亏你找丁院长开了介绍函,见到了不少镇馆之宝和保密文献。还真有不少收获。”

    顾玩直接就懵逼了。

    这女朋友厉害啊,太有执行力了。

    短短十天没见,麻依依看上去又黑瘦了一些,估计只剩80斤了吧,整个人风尘仆仆的,不过皮肤还是很光滑,眼睛很明亮,而且有一抹文化带来的诡异的光。

    其实顾玩要是有这个毅力去调研去学习,他也是可以的。

    但关键是他骨子里看不起文科生,两辈子都是文科学渣,脑子里的数据库也都是自然科学方面的资料,连个屁的文科内容都没有是,所以才身在宝山而不知如何打开方式。

    “那你说说呗,我洗耳恭听。”顾玩调整好心态,摆出很郑重的样子。

    麻依依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几份复印文件,上面还有不少随手写的备注、笔迹,然后开始解说:

    “也是你运气,我这次找到的商机,正好是目前国家天字第一号肯花钱的考古工程,夏商周断代工程。

    之前,周哥介绍项目梗概的时候,你应该也知道的,目前西方学者敌视我中华、诽谤我古文明,主要就是两条,一条是觉得夏朝不存在,一条是攻击我们的精确纪年只有到区区前841年、西周供核元年。

    夏朝这事儿,就算上了新的C14测量手段,也是无解的,暂时放一放。可是后面那个精确纪年的点,我发现,只要有更精确的C14鉴定技术,绝对是可以往前推的,至少能把整个周朝都覆盖上。

    这个问题要是解决了,夏商周断代工程至少三分之一的目的就达到了,这是极大提振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自豪感的事情,几千万美元级的投入,国家还不肯砸么?”

    顾玩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发自内心地诚心追问:“那具体是怎么个切入点呢?”

    麻依依自信一笑,翻出一张照片的复印件,顾玩接过一看,上面是一件不认识的青铜器。

    “这玩意儿有什么玄机么?看上去就是个古代饭锅吧。”

    麻依依听了,忍不住用下齿咬住上唇,吹了口气,撩动自己额前的空气刘海:

    “这件东西可是很重要的文物,将来在我们发掘了其进一步意义之后,甚至有可能成为最重要的一级国宝!

    还有,这可不是什么饭锅!这种东西叫‘簋’?懂不懂什么叫‘簋’?天子食器,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煮羹放肉的叫鼎,盛饭放豆的叫簋。”

    (注:簋,读音“鬼”)

    顾玩:“哦,我知道了,就跟南海人请客有吃‘九大簋’,就是那个字对吧?那不还是个电饭煲哦不炭饭煲嘛!行了行了,直接说重点,这个簋怎么了。”

    麻依依忍住火,耐心解释:“这件簋不是一般的簋,叫利簋,是20年前在关中省发掘到的,铜器本身没什么,重要就重要在其底部有铭文——

    我问过搞青铜器的人,青铜器的估值,一般工艺还是次要的,关键看年代和铭文,带一个字的铜器,价值就能比同等年代、器型不带字的同类贵一倍。而这件厉鬼,足足有三十三个字的铭文!

    而把这件器物的精确年份测量出来,我们就能直接破译商周两个朝代的朝代更迭,究竟是发生在哪一年!那就是把我国历史的精确纪年,至少比目前的最先进水平,再往前推两百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