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水浒天王传 > 正文 第192回 饮马川三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秀珠姐!”

    说着,花蔓顿时迎了上去。花蔓父母早逝,一直以来都只有花荣一个亲人。对于这个英雄的兄长,花蔓虽然颇得到对方的照顾,但是毕竟有些个女人的心思,花荣却不能理解。

    再加上先前那一连串的变故,花蔓对于秀珠这个表姐,却是格外有些依恋和亲近了。

    吁!

    那马车上的车夫见到花蔓前来,急忙勒住马,对着前来花蔓,一脸抱憾地说道:“抱歉,姑娘,小人便是前来报个信儿!”

    “报信?报什么信?”

    花蔓有些犹疑地说着,继而一把拉开马车上的布帘,但是却看见车内之内,空空如也,并无秀珠在内。

    “这……”,花蔓一愣,莫名其妙地看着那车夫说道:“人呢?”

    “姑娘息怒啊”,那车夫顿时有些惶恐地下了车,对着眼前的花曼说道:“先前那位姑娘上了车,到了地方,小人便在路边等着。约莫一个时辰后,那姑娘便返回了,再度了上车返回”。

    “不想我等刚行了不久,却不知怎么的窜出一对强盗。那些强贼将那姑娘生得貌美,便起了歹意,强行将她掳走了!”

    “什么?被强贼掳走了?”,花蔓闻言,一脸惊骇地说道,继而一脸怒不可遏地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冷喝道:“这……你一个大老爷们,遇上强贼,难不成就这般眼睁睁地坐视不管?”

    “咳咳”,那车夫被花蔓如同攥住了领口,顿时有些呼吸不畅。

    “姑娘,姑娘息……息怒!”

    那车夫有些挣扎地说道:“小人便只是个赶马的,哪有什么能耐。再说那些强贼一个个都手持兵刃,小人却哪里敢放肆!”

    “那些强贼故意放我回来,说教我给你们带个信,就说叫你们死了心,那姑娘被他们头领看上了,要做压寨夫人了!”

    说着,那车夫不由再度想起了先前那番场景。那些个山贼,各个手持利刃,俨然一副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架势。自己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再说自己一个人,那里是对方那那八九人的对手?

    “岂有此理!”

    说着,那花蔓手上一使劲,顿时将那眼前的马夫勒得脸色发青。

    “小妹,快放手!”

    花荣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看着花蔓急忙制止道。这等遭遇强盗的事情,花荣却是遇见地多了,眼前那车夫所说,他倒是也能理解。

    先前,这车夫便是他亲自去替秀珠雇来的,本就是个乡下的普通百姓,一个人岂敢与那些手持利刃的强盗对峙。眼下这人能前来报信,就已经很不错了。

    闻言,那花蔓方才松开了手。花荣继而看着对方问道:“你可知对方是哪个山头的强贼?”

    “这个小人倒是不知”,那车夫急忙说道:“不过,我等是在过了那宋家洼边上的转角处遇上的山贼。那宋家洼距离饮马川不远,想来多半是那饮马川的强贼”。

    “饮马川?”

    花荣闻言,顿时一怔。他们一来到蓟州,便基本上都在蓟州城中待着,周遭的地理,倒不是很清楚。

    “那饮马川在附近,可是有些名头。这饮马川易守难攻,四围都是高山,中间一条驿路。因为山势有丽,水绕峰环,以此唤做饮马川”。“因为有着一条驿道,所以这饮马川倒是占了好地利!”

    “原来如此,此等强贼,占了这等地利,必定作奸犯科,骚扰百姓,打劫过路的来往客商。难道官府便不管么?”,花蔓闻言,顿时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姑娘不知”,那车夫见得花蔓如此说,倒是微微摇摇头,继而说道:“那饮马川却是占了好地利,但是这饮马川上,倒是也不曾大规模地打家劫舍,只是与那些风评不好的贪官污吏和土豪恶绅过不去。若只是寻常百姓,倒极少危害。故而,我等平素也倒是敢从那宋家洼抄近路通过,相安无事。谁知道此番,居然被那些山贼给劫掠了那小娘子!”

    “几年前那饮马川不知劫了那个大官运送金银的马车,后来州府发兵攻山,最后却不了了之。听说那饮马川上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有着地利之优,防护却是森严,官军前去,一时间也难以攻得下,只得碰了一鼻子灰”。

    “哦?,那饮马川上,有着几个头领?”

    闻言,花荣不由有些惊疑之色,既然占山为王,却又不打家劫舍,这倒是有些意思,颇是有些梁山泊的作风。

    但是花蔓却不信这些,眼下自己的秀珠表姐都被对方劫掠去了,还说什么不伤百姓?

    “倒是有三个头领。听人说,好像是唤作什么铁面孔目裴宣,火眼狻猊邓飞和玉幡竿孟康。但是小人也只是道听途说,算不得真。这江湖上的事情,小人知晓地却很是有限”。

    “铁面孔目裴宣、火眼狻猊邓飞、玉幡竿孟康?”,花荣闻言,倒是觉得有些新奇。毕竟他这是第一次前来蓟州,对方也不是江湖上声名显赫的人物,他先前没听说过倒也是正常。

    “小人所知晓的,也便是这些了!”,那车夫继而对着眼前的花荣与花蔓兄妹说道。

    “罢了”。

    花荣一摆手,继而从手中取出几两银子递了过去。

    “这,者却如何使得,小人如何敢收?小人走失那小娘子,心中已经是过意不去,岂可再……”,那车夫见得花荣居然给自己银子,急忙推辞说道。

    “收下吧”,花荣坚持说着,一把塞入对方手中:“此事与你也没什么关系,你且回去吧!”

    “这……”

    那车夫还想再度推辞,不想眼前的花蔓却是发飙了:“叫你回便回,哪来那么多废话。要不你随我们前去救我秀珠姐?”

    闻言,那车夫顿时语塞,继而对着花荣与花蔓先是一番感谢,有道了一声抱歉,方才驾着马车离开。

    “哥,怎么办?咱们要赶紧想办法前去救秀珠姐啊?”,花蔓看着花荣,有些急切地说道。

    “嗯”,花荣点点头:“眼下我等也没什么帮手,也只能先去打探一番再说。听上去那饮马川的三个头领行事,也不像是一般的草寇民贼,我等先过去,以礼相待,看看他要如何”。

    花荣想来,眼下自己一时之间也难以找到什么帮手,既然这饮马川行事倒也还讲求一些江湖道义,那么自己便先以江湖规矩上门拜访。

    “也好,那我等何时出发?”,花蔓闻言,继而点点头。

    “此事我一人前去便好,你且留在家中,静等我消息便是!”,花荣见得花蔓居然也要去,急忙吩咐说道。

    “我不,我一人在家,却哪里坐得住!你一人前去,我又岂能放心?再说,我若前去,也能给你做个帮手!”,花蔓顿是反驳说道。

    “不行!”

    花荣顿时斩钉截铁地说道:“此事没得商量。对方还不知底细,对方能捉了秀珠妹子,难不成就不会想连你也一起掳了?你若前去,乃是羊入虎口,白白送上门了!”

    “此三人的名号,我倒也是第一次听说,想必不是什么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英雄。既然如此,若真动起手来,便是对上他们三人,我又有何惧!若是你前去,反倒是掣肘于我!”

    “你……”,听得花荣这般说,花蔓顿是有些急躁了。

    虽然她明白,花荣说的也是实情,但是眼下,秀珠也生死未知,他就花荣这一个亲人了,她实在放心不下,教花荣一人前去。

    “小妹”,花荣陡然伸手,扶住眼前花蔓的肩膀,看着对方的眼前,沉沉说道:“兄长知晓你挂心与我,但是此番龙潭虎穴,你一定不能去。如今的你,便是我活着的希望,你一定不能有事,好好在家中等着兄长的消息!”

    闻言,花蔓眼中顿时有着泪水夺眶而出,继而咬着嘴唇,对着眼前的花荣点点头,一边流着泪,一边说道:“好,那我便在家中等你,你一定不能有事!”

    ……

    饮马川。

    “胡闹!”

    有些憨实的孟康看着眼前的小娘子,虽然颇有些风韵,但还是连连摇头。尤其是看着对方那一脸畏惧地神色,身体不住发抖,孟康便有些恼怒对着眼前刘虎等几个喽啰说道。

    “山寨的规矩,你等又不是不知道,岂能明知故犯?快些将这小娘子送回去,省得教他家人担心!”

    倒不是他看不上这个小寡妇,实在是孟康压根就没有往这个方面动过脑筋。自从自己上了饮马川,落了草,顶着一顶强人的帽子,就彻底绝了成家的念想。

    依着如今饮马川的风格,又不能掳掠良家女子。如此的情况,哪个良家的女子愿意嫁给自己这个强贼?

    “哥哥,你是不知道 ”,那刘虎似乎早就料到孟康回这般说,倒是没有立即照办,反而是一脸嬉笑地对着眼前的孟康等三位寨主哥哥说道:“这小娘子非但是个寡妇,而且家里早就没有别人了。就她自己一个。俺先前在蓟州城里的时候,有个亲戚,就住在她家的不远,故而知晓”。

    “这小寡妇如此年纪便没了丈夫,岂不是可惜,白白浪费了青春。俺家孟寨主哥哥乃是一等的人才,若是配她,岂不是正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