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画入魂 > 第二卷 罪恶与矛盾 第二十四章 尸瘤脑花

第二卷 罪恶与矛盾 第二十四章 尸瘤脑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枪声骤起,令人绝望地是,明明是近在眼前,可连发的一梭子弹却连一颗也打不中,全部倾泻在了平滑地地板上,劳瞪大了眼睛,手里的枪支在微微颤抖,感觉脚上缠绕地力道慢慢加重,他赶紧扔掉枪支,拔起腰间的匕首,往藤蔓上狠狠扎了上去。

    锋利地匕首划过藤蔓,却只割破了一丝藤须,忽而有什么东西被高空拽起,劳抬头一眼,发现正是自己的一名手下,此时被一根藤蔓缠住整个身体拽到了半空,紧接着又有一根藤蔓在地板下钻出,直直刺入那人的心肺间,幽绿地藤蔓表皮忽然鼓起,像是从那人身体里抽出了什么东西,鼓起的表皮形成圆球,再经由藤蔓根茎往内传入,这一幕让劳惊骇欲绝。

    情急之下,劳握紧匕首疯狂地割据,但身后持续地骇叫却让他冷汗如雨,才几个呼吸,自己的手下接连被拽起,无数藤蔓钻入心肺贪婪地吸取着,不到片刻时间,第一个人已然被抽成人干,暴凸地瞳孔干皱地皮囊,当藤蔓将尸体当作废弃一般扔下时,劳感觉仿佛有一只无形地捏住了自己的心脏,死死地抽疼着。

    “我不要。”劳骇然失声,“我不要变成这样子。”他想要后退,可脚上的藤蔓却越圈越紧,并且朝着腰间缓缓延伸着。

    林睿眼睁睁地看着劳被这些诡异地藤蔓扯到了青铜棺上,他连忙激起全身的气劲,将大刀别在腿侧,气劲从手心传入刀身,激起一阵吟鸣,林睿奋力一斩,脚下的藤蔓顺势被斩断,“是那朵花!”脱困之后,他将注意放在了青铜棺上的那朵花上,林睿握紧刀柄,提腿冲到了青铜棺前。

    “快救我。”劳感觉身上地力气慢慢流逝,就连手臂都抬不起来,此时看着冲上前来的林睿,不由歇斯底里地呼救起来,可目光随着林睿一把越到青铜棺之上,劳的眼神逐渐地暗淡,绝望在麻痹的身体中蕴开,他被抛弃了。

    花,是绝美的,林睿活了数十年,却从未见过如此凄艳的花朵,五彩斑斓荧光淡淡,仿佛有着勾勒人心的妩媚,片片花瓣半开半拢护住花蕊,层层外叶似垂似张盘旋在花朵身下,蓦然间一抹亮光摄入林睿眼中,青铜棺后,却有一把长柄刀,刀身被棺椁挡住,可那经受岁月摧残却依旧泛着锋芒地刃,让林睿心下一喜,如此神兵,简直无法用价值来衡量,对于使刀的他来说不亚于沧海遗珠,磨刀不误砍柴工,他伸手就要抓向那把长柄刀。

    劳被藤蔓一下一下慢慢扯到了花朵之前,甚至脸侧都贴住了外叶,感觉脸部的瘙痒,劳无力地睁开惺忪地眼皮,在他面前,那些绚丽地花瓣缓缓张开,露出了花瓣拥护之内,最为幼嫩地蕊心,劳一张脸慢慢扭曲,他的瞳孔内出现一张脸,眼中流下俩抹猩红液体,拨开艳丽的表皮,底下却是一张泣血人脸。

    人脸缓缓贴近了劳,可劳的眼中,却呈现不正常地光晕,有喜悦地红潮在他的脸颊浮现,劳的嘴角扯出一道痴迷地笑,忽而人脸贴至他的脑门,蓬张地花瓣将劳整个人包拢,就像一张大口,将其整个吞下。

    一旁的林睿仿佛没有看到劳的下场,他伸手想要抓住那炳长刀,可脚下忽然一滑,自己离着刀柄又差了几分,“不对。”恍然惊醒,不是自己脚滑,而是脚下的棺椁盖子往外挪动了几分,心头有雷动炸起,说时迟那时快,林睿飞身扑向了刀处,可一只漆黑手爪,却先一步握住了刀柄,刀光猎起电光火石,还没等林睿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已然被齐身斩成俩段,血液四溢顿时染红了整个棺椁。

    不过一盏茶功夫,石阶下的人便听到台上接连惨叫,可殿中的人看不太清台上发生的事情,左单阳和王袁互望了一眼,俩人悄悄地登上了阶梯,“有人。”登上一半阶梯,便看到有一人伏趴在地板上,身上确实熟悉的盔甲。

    “他是我爷爷。”早已腐败成白骨地手臂直直往前伸曲,仿佛想要触摸到什么东西却遗憾逝去,左单阳看到尸体衣服上的挂件,顿时失声道。

    “那其他人呢?”王袁左顾右盼,可阶梯上并没有其他尸骸。

    俯身磕了三个响头,左单阳抬起身子,忽然有刀光在高台上掠过,他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挂件,“我们上去看看。”俩人还没走俩步,便能看到了高台之上,宛若炼狱一般地场景。

    “僵,尸!”海大春战战兢兢地声音传来,左单阳往身边一看,原来其他人也随着登上了阶梯。

    “有尸入棺死而不僵,滋生灵智祸害苍生。”看着青铜棺上的黑影肆虐,左单阳眼睛一眨不眨,嘴里没有情绪地念叨着,他将视线转移到了再次缓缓绽放地花朵上面,对着傅老教授问道:“教授,您可看清,那棺椁上面的,是什么花种?”

    “花瓣颜色七彩,蕊心开合如同心脑跳动,生长在棺椁之傍,居住在地下潮湿阴暗地,根据书籍记载,这应该是食腐花的其中一种。”傅老教授细数着脑中的资料,可脸上充满着不确定,“和尸瘤脑花的习性差不多,可正常的尸瘤脑花仅有拳头般大小,依附腐尸寄生,不该有这么巨大。”

    “准是这玩意变异了。”王袁看着花苞内一鼓一涨地,有一只腿还露在外边,不由恶心道。

    一道绿光扫视而来,原来那青铜棺后的僵尸发泄完林睿地尸体,将注意放在了众人身上,此时轩然跳起,重重地落在了青铜棺前,手里还捏着一柄双刃泛光地长柄刀,染成血色地尸袍一角拖在地上,拉出一道血线。

    “它该不会就是青铜棺里出来的吧,那个国士世无双地大将军。”王袁手心一顿,那头僵尸个高俩米开外,几乎能跟白灵起首,从它落体散发出地威势来看,倒是但得起这个名号,可它的模样却丝毫与国士沾不上边。

    地上铺满干枯地尸骸,正是劳等人的尸体,十余人刚上高台就死于非命,露在外边的一只脚慢慢被吸进花蕊中,片刻过后,那朵尸瘤脑花花瓣掀开,露出一张泣血人脸,人脸望向众人方向,嘴巴大张却无声无息,恍然间,地上的死尸眼眶露出红光,晃悠悠地站起。

    “地震了?”只见那大将军将刀柄垛入地板,振臂高呼,一口浓,浊地气体从它嘴巴喷出,霎时间墓穴内的石棺剧烈震动,骇人地一幕出现,所有的棺椁盖子都被缓缓推开,一双双红色眼睛在墓穴四周遍布而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