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画入魂 > 第二卷 罪恶与矛盾 第二十三章 大将军墓

第二卷 罪恶与矛盾 第二十三章 大将军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白灵的神异渐失,左单阳再没有多问其他,转身对着其他人道,“桥上不能久待,趁现在我们得先过去。”

    眼下虽然没有了百眼鸟的威胁,可那些不知所踪地蝙蝠却可能随时回来,队伍一连伤亡了好几个人,一时间心情都有些低落,可一念至此,还是只能强振士气继续收拾着往前渡桥。

    涧壁上的百眼鸟多数死亡,剩下一些也没法阻碍,众人很快地渡过了窄桥,甫一过桥,便能看到一扇青铜铸就地大门,门框俩侧有镌刻地铭文,傅老教授上前,“犬戎腥四海,血战乾坤赤,安抚一镇疆,国士世无双。”

    “国士世无双。”傅钟标看着这些镌入石壁上的铭文,目光炯炯久久不停,“能配得上这个称谓,这墓穴的主人,非是普通王侯贵胄可以比拟。”

    “这铭文上歌颂的并非皇亲。”傅老教授摇了摇头,转身对着其他人解释道,“所谓的国士,指的是一国之中才能最优秀的人物,铭文上撰写着许多抗击外敌战绩,如果我理解得没错,这应该是一座大将军墓,而门的后边,就是墓主人安息的棺椁所在主墓室。”

    “那还愣住干嘛,都走到这儿了,谁不想看看里头有什么东西。”王袁双臂抵住铜门,他牙齿紧咬,吱嘎一声,门被缓缓推开了。

    铜门节节后推,门内的景象也随之暴露在了众人眼下,但有严重地尘灰掩落,一时间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我们进去。”因为有前人进来过,墓穴里的瘴气早就消散,空气也流通,点开手里的火折子不灭,左单阳便一脚跨了进去。

    穿过铜门,打开灯照,几个人将里边的灯火点开,一时间众人站着地地方亮堂了起来,“这果然是千尸镇棺。”灯光照开了周围的阴影处,只见四周排陈着无数青绿近白地壁石棺椁,每一处棺椁前列,都有兵器镇棺,看着墓穴内的陈列,傅钟标失声感叹道。

    “怎么了。”白灵突然停滞下了脚步,左单阳当即询问道。

    “这儿有生灵的气息。”一道青芒乍现,光芒褪去,白灵手上出现一把剑柄带穗的长剑。

    “会不会是劳那伙人。”自己这些人虽然进来了,但劳那些人绝不会傻傻地留在岩洞内,可这一路上都不见踪影,很可能通过其他通道先一步进来了这里,金钱二不由提醒道。

    “不是人类。”白灵站定在原地,忽而往前走去。

    左单阳还有王袁金钱二三人互望了一眼,皆是脸色一变,“不要碰这里的任何东西。”左单阳呵斥周围的人,“我们跟着白灵走,这地方有危险。”其他人闻言都是脸色一凛,脱队的人也赶紧回到了人群中。

    殿室里边的通道不长,走着走着便遇到了一处石阶,阶梯有十六层,取双九各减一的数,从殿下往上去,隐隐看得到上方些许物品,“那是!”傅钟标仰望着阶梯之上,忽然惊诧地道,“青铜棺。”

    只见在数排青石棺陈列的尽头,俨然是一方青铜棺椁,“棺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得有些远,傅钟标眯了眯眼睛却还是没能看清,正待他伸出脚想要往前时,一声疾喝让在场所有人都回过了头,“别动!”

    “劳。”左单阳看清了喝声的那人,正是不知所踪的劳一伙人。

    “让那东西也不准动。”劳眼睛带着厉色紧盯着左单阳,眼神却瞥向了一旁的白灵,“否者我们这里这么多枪口,保不齐得误伤几个人。”

    “你想做什么。”左单阳将身体稍稍往白灵地位置一侧,冷声道:“如果真的硬拼起来,你们不会有好处的。”

    “为什么要硬拼。”见左单阳不敢妄动,劳耸了耸肩膀,得意地道;“宝贝就在眼前,是你说的,拿不拿得到得各凭本事,现在,只要你们不动,我保证只拿东西,不伤人。”

    “单阳,别听他的,我们跟他们拼了。”王袁握住武器,将要上前。

    “先别。”左单阳伸手拦住王袁,他看了看面前的十多个枪口,沉吟了片刻,“让他们过去。”

    “可是。”王袁不甘心地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子,多跟你们老大学学。”劳一双鹰眼不动神色地打量着所有人,末了冷冷一笑,“我们上去。”他撅起下巴示意了手下的人,十余人托着枪托,一边对着众人,一边慢慢往阶梯上登去。

    “劳,我们要不要等等班玖。”林睿和劳一齐走了一半阶梯,对着劳说了一句。

    “宝贝先入手才热乎,这不是你们行话吗,班玖非要和那边的小家伙决斗,我们等得,那宝贝可等不得。”劳嘿嘿一笑道。

    “可是那东西看上去不一般,我怕。”白灵地模样装扮都和常人不同,他们来的时候根本没看见它,现在突然出现在左单阳这里还跟着他,这让林睿心有不安。

    “以班玖的实力,解决那小子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先把宝贝拿到手,等他过来汇合,说不定还能再吃一口。”劳满脸胡子拉碴,但心思却非常灵动,说话间已经盘算好了其他。

    “好。”林睿提着大刀细下一个掂量,随即应予道。

    “咦,这儿有个人。”石阶之上,有个人伏趴在地面,一身盔甲覆盖,林睿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却发现盔甲之下仅剩一具干枯了地骷髅,“晦气,原来是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墓贼。”骷髅身上还有些现代的便携物品,林睿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里有人来过。”劳心下一动,“那上面的宝贝不会被人动走了吧。”

    “应该不会,如果他们成功,一般会顺手带走同伴的尸体。”林睿摇了摇头。

    俩人看了一眼,再次提步往阶梯上攀去,“真漂亮啊。”劳和林睿先登上了高台,入眼是一口雕文缠绕地青铜古棺,望着那细碎而精美地纹路,不由感叹道,“那是什么东西。”可青铜棺的内侧边角,却有一样奇怪地东西附着,劳脸露诧异,往前走了一步。

    “花?”话音未落,高台突然剧烈震动,刚登上阶梯的十几人顿时慌忙地摇晃起了身体。

    突!突!突!地板突兀地破开几个洞口,有幽绿地藤蔓钻出,瞬时缠住了所有人的身体,“快开枪。”劳看着缠在腿上的藤蔓,只见藤蔓表皮有着一根根细细地管子,宛若血管一般颜色,他当即扣动扳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