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画入魂 > 第一卷 骤遇与初识 第十八章 风云渐起

第一卷 骤遇与初识 第十八章 风云渐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开测试场,路凡还是对方才的场景念念不忘,很明显,在那种突发情况里,自己的表现应变非常糟糕,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反抗的能力,这一切还建立在对方手下留情的基础上,虽然只发生在十数秒内,但回想起来,那些满满地细节,让路凡有些颓败,自己在实战技巧这方面,确实落后很多。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公告墙边,路凡想趁现在把训练公告地安排给看一遍,不过路凡的注意却被墙上红色的字体吸引,“禁止外出指令?”

    凶案?这出特别公告的大概意思,是说樊华周边近日出现多起凶杀案,为了学生安全,在短期内强制勒令在校住宿生外出的指令,公告并没有具体说几天,但从紧闭的门卫房门那里可以看出,这一起事件的严重性。

    这可真是多事之秋,路凡感叹,虽然是禁止外出,但家人用专车接送大概没什么问题,毕竟有些家族的保镖,护卫的力量远比校方全面保护来的强,不过,能让校方作出这个决定,可见这起凶杀案对樊华影响之大。

    与此同时,在某处案件地发现现场,围满了出勤的警员,只见一名头戴原顶帽,单手带着黑皮手套的男子,穿过人群,来到第一现场,“邢长官!”

    邢宇放下手中的照片,看向眼前这个敬礼的人,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上头发布的调令已经好几天了,你却迟迟不动,所以上面的人让我来替任你。”寇一铭摘下帽子,又敬了个礼。

    “不行,最迟也得先解决掉眼前这起案子,你懂我,我是不会随便扔下要务就走的。”邢宇挥了挥手,继续看着手里的图片。

    “少帅已经知道你的事情,所有让我来接替处理你手头的工作,好让你能接受调任,放心,我会尽快解决遗留的问题。”寇一铭将一纸文件递向邢宇,然后一丝不苟地保持军姿。

    听到少帅这俩个字,邢宇脸色闪过一抹庄重,但他还是没有接过文件,“这上头沆瀣一气,不就处置了一个警匪勾结的黑官,就这么急着把我抽开?”

    寇一铭示意其他人离开,他接着对邢宇说道:“眼下时局复杂,切莫意气用事,KEY的出现,已经让上层颇有争议,要不是少帅一力争取,你我恐怕都免不了牢狱之灾,更别说会有如今的地位。”

    邢宇瞥向寇一铭,冷冷一笑:“时局崩坏,蝇营狗苟,这个国家就好比森林中的一棵树,如果不将这些尸位素餐的蛀虫揪出,一颗树怎么会成长,又如何与那争夺阳光的树群争夺?”

    “这句话你不该问我,邢中将会给你答案,他们的政局我们不懂,听从命令,就是现阶段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寇一铭语气有些生硬,不过邢宇倒是冷静了下来,静默片刻,他还是接过了那一封文件,“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寇一铭再次敬礼。

    俩人的交接并没有引起任何风浪,邢宇离去之后,寇一铭接过他手中的资料,来到案发的尸体旁,“怎么说?”

    验尸的警员脱下眼镜,“凶手是同一个人,和前三起案件一模一样,尸体没有伤口,但手臂有一处淤青,皮肤干涸丧失大量水分,但死亡时间不超过四十八小时。”

    “这是第四起?”寇一铭翻阅着图片,“前三起发生的时间还有地点报告一下,把这些死者家庭背景资料还有人际关系都整理出来交给我,另外还有,把邢警官的备案笔记也拿给我,要快!”

    “通知全体警员,准备好资料,明天一早开会,谁都不可以迟到!”

    “是。”在其他警员离开之后,寇一铭掏出一颗珠子,放在了尸体旁边。

    第二天早晨,樊城警司总办公室,寇一铭坐在第一个位置,听着各组组长的报告。

    “包括昨天的一起案件,初步可以确定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主要在樊城城区行凶,经过调查,死者之间地关系几乎没有关联,不过按照凶杀现场的时间位置排布,根据杀人往返的路程以及时间,可以将目标锁定在这个区域。”刑事组组长林镖,在地图上圈出一块。

    林镖打开投影,继续说道:“犯罪时间都在晚上,而这几起案发现现场附近的居民都有反映,当天晚上看见过类似的黑影出现,虽然速度太快,看不清样子,但可以确定凶手是一个体型偏瘦小的男子,并且从案发现场留下的痕迹来看,杀人的地点和发现现场一致,没有经过任何消痕处理,这足以说明,案件的发生存在随意性,并不是精细策划,怀疑凶杀有心理方面的问题。”

    “死因确定了没有?”播放出一组死者的陈尸图,寇一铭问道。

    “凶杀杀人的手法怪异,尸检处正在解剖,现在死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暂时没办法知道,所以••••••。”说到死因,林镖也很无奈,从第一起开始,已经好几天,但仍然无法从医学上得出死亡的任何结果。

    点了点头,寇一铭沉思片刻,又问道:“杀人者,一般都会有原因,关于这点,林警官有没有线索?”

    “根据我们的经验,可以分析出三点可能,因为死因的特殊,我们怀疑凶杀是在利用或者测试某种特殊药物,第二点,死者有商务大楼的员工管理,也有闲职在家的工人,甚至还有在校学生,从凶手的心理出发,杀人可能只是为了杀人,满足内心某种压抑变态的心理,这在以往的案件例子也曾出现,最后还有第三点,利益链,凶杀杀人,或许是想从死者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或者间接可以得到有利自己的东西,分析这一点,死者之间可能存在某种相同点。”林镖合上手中的文件,回到座位。

    “从监控中,可以还原出犯罪的一些现场片段,镜头只有数秒,凶手已极快地速度将受害者拉入盲角,摄像头无法分析出凶手的外貌,考虑到这种情况,这个凶手很可能有着一定武力,可以根据这方面缩短搜查的范围。”

    “按照凶杀犯案频率,他在近期应该会有所行动,侦查组要严格排查监控摄像。”

    会议室中,各种分析还有资料在投影上展示,如火如荼,经过了长时间的讨论,最终,寇一铭站起身了,“干尸案连续发生,甚至牵扯到在校学生,引起外界极大的关注,上头让我们在七天之内务必破案,从今天开始,哪怕不明不休,你们也要给我死死盯着,一旦有最新案件发生,务必第一时间赶到。”

    “是。”“是。”“是。”

    “不止监控,樊城各个关口也要严格把好关,这一次,绝对不能让这个凶手逃脱!”

    漫长的会议终于结束,寇一铭坐在办公室,他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桌上还有另一份文案,隐约可以看到罗晟铭三个字,寇一铭打开电脑,输入一封邮件,“请求武协A组支援,KEY使用者出现,寇一铭致上。”

    起身站在玻璃窗前,寇一铭远远眺望着底下樊城繁荣的景色,他手里托着一颗透明晶莹地珠子,细细地看,可以看到珠子中央有一粒紫色火花在盈盈闪动,“会在哪里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