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画入魂 > 第一卷 骤遇与初识 第十七章 闲事

第一卷 骤遇与初识 第十七章 闲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经反应的测试结束,会有俩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路凡来到许昊身侧,“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

    “不了,我有点事,不好意思。”出乎意料的是,许昊的反应却有些心不在焉,准确来说有点冷淡,路凡点了点头,在一个地方,有个相对熟悉的人作伴,总归有好处的,路凡试着和周围的同学接触攀谈,却发现,大部分人对他的态度开始隐讳不明,就连对他的一些请教,也是敷衍不愿明说。

    事出必有因,路凡暗自回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这种把戏在这青春的学院中很是常见,一些有点号召力的人,不想让一个人好过,通常就会有这种集体排斥的情况出现,可自己与这里的人接触并不多,更别说得罪,会是谁?

    不管其他人什么想法,路凡开始坐下休憩,不过才十多分钟,身体的疲劳感便消失,路凡起身活动一下手脚,竟没有丝毫不适,路凡讶异,从刚才的测试,他就可以感觉到。

    自己的身体比之之前,似乎健壮了不少,本来在这几天路凡就有所察觉,自己的身体步伐比之前感觉轻盈很多,不过没太注意,但今天的测试让他警觉,毕竟对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有所了解的,尽管以目前来看,这些变化对自己的作用还是好的,可是没来由的好处总归是让人迷茫的。

    对于身体的改变,路凡很容易联想到黑皮书,这本从天而降的书,神秘而诡异,留在手里还不知是祸是福,路凡叹了一口气,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就先看看自己的身体素质,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时间很快过去,大家也都从短暂的疲劳中恢复,而体能的测试,也在3D测试场中,为了节省空间,还有更准确的测试,樊华利用运动器材还有3D模拟技术,在一间间不超过十平方的房间中可以完成耗时数十分钟的长跑测试。

    体能测试,必须维持额定的速度,持续跑动,一旦停止或者速度减缓都一定程度,就会被淘汰,同样以时间作为成绩得出。

    路凡读完屏幕上的倒计时,开始调整呼吸缓缓跑动起来,脚下的是移动钢板,慢慢加速,不一会儿,便保持了速度的频率,路凡有节奏地摆动双臂,压低喘气,他也很好奇,自己能坚持多久。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渐渐地,心跳出现了紊乱,连同呼吸也开始起伏不定,路凡知道,重要的时刻来了,浓稠地沉重感慢慢从关节肌肉中衍生,最艰难地,是保持这一份匀速所消耗的体能,越来越庞大。

    身体仿佛压着一层泥垢,每一次抬腿消耗的力量,都需要从身体中挤压,每一次挤压,都好似一次释放,就像橡皮,慢慢膨胀,一点一点地拓展出自己的极限,下一次的使用,就可以承载更多的负荷。

    路凡屏住一口气,整个人失控一般,只是利用单纯的惯性在往前奔跑,喝!喝!机器慢慢停下了,他的速度已经没办法维持,测试自动结束。

    “释毅,四十三分钟零二秒,,许昊,三十九分钟二十一秒,,刑薇三十五分钟五十一秒,,李明辉,三十三分钟五十八秒,,方献安,三十二分钟五十三秒,路凡,三十一分钟十五秒••••••。”这个结果,路凡还是有些心理准备的,毕竟他的体能和这些经常锻炼的人还是有些差距的,但十来分钟的时间差,还是让他有些失意,原来自己还差的很远。

    接下来的速度测试,以俩百米为标准,直接在跑步场上测试了,结果大致和体能地排名相对应,尽管这些数据没办法成为实战依据,但却可以很客观地分析出每个人的身体素质,作为成绩参与对比。

    测试结束后,许昊走近,他拍了拍路凡肩膀,“路凡,不错哦,这个成绩获得下个月比赛的名额,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谢谢,刚进队里,如果能参加到这样的比赛,是我的幸运。”

    “可惜啊,队里的资源有限,学校只会花费绝大部分的精力,培养最有潜力的人,轮到我们这些,最多也是尽尽心罢了。”许昊一反常态,作出一副哀怨可怜的面貌。

    “什么意思?”路凡大概有些明白,许昊热络他的缘由了。

    “释毅,我们学校地种子王牌,在每一项测试都是第一,听说他的背景也是十分强大,古武世家,他的光芒实在太强盛,校董事方面更是对他寄以厚望,连同倾注地资源,也远非我们可以比拟,有他在的一天,不管再努力,总会被狠狠压住,翻不了身!”从许昊眼中,隐隐透出不忿。

    “这也没什么办法,他有这个实力,我们得认,不是么?”

    “非也,有这个想法的,远不止我一个,哪怕他是种子王牌,学校方面也不能忽视大部分人的意见,孤注一掷,只要我们能够站在一起,我相信,肯定能夺回属于我们的那份资源,让校方知道,能站上舞台的,不止他释毅一人。”

    “我没什么意见,强者为王,不管用什么手段,最后能站在最高处的,才是真正的强者。”路凡觉得很有意思,许昊想拉拢他,孤立释毅,并且他的这个举动,明显得到了一些同为队员的支持。

    听到路凡的回复,许昊的笑意更加热切了几分,他将手搭在路凡肩上,“放心,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兄弟会相互帮助,有什么消息活动都会相互通知,等下还有实战技巧,在此之前,其他人基本都测试完毕了,教官待会会另外给你测试,这个没有特定的标准,都是教官个人判定,不过问题不大,尽力就可以。”

    路凡扯开搭在肩上的手臂,“不好意思,我想你误会了,谁站在舞台最中央,和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我不想也不愿意掺和,只劝告你一声,别把心里的情绪,写在脸色,那样子,成为不了一个强者。”瞧着许昊脸色逐渐变化的脸色,路凡冷冷一笑,拉拢新人是种手段,可是一旦发现这个人有可能威胁他的位置,便立即冷淡疏离,现在又来搞这一出,反反复复,终究只是小人,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块去。

    “哼!”话至此,也没什么好说,许昊怒哼一声就走开,路凡无视,对这个人,说不上认可,也谈不上鄙夷,在这个竞争激烈,情感复杂的世界,这样的人并不少见,也没什么好厌恶,不过路凡有自己的坚持,用多了不入流的手段,久之也就成为了不入流的人,对于许昊的态度,无所谓得不得罪,即便表面相处得再好,一旦发现利益纠葛,还不如一个陌路人。

    “不错。”后方传来一句轻声,路凡回头,只见刑薇双臂交叉胸前,身子斜靠在墙壁,军绿色的服装被穿出慵懒的美感。

    “有事?”

    “你这个反应不对头,被一个美女称赞,是不是该有个欣喜的表情。”刑薇随意地开起一个玩笑。

    “你说的是实话,而且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不错的人,所有,没什么好欣喜的。”路凡走到刑薇面前。

    “很好,希望你的嘴皮能和你的实战技巧一样厉害,不然,嘿嘿!”刑薇摩挲着拳头,不怀好意地盯着路凡,早将方才岁月静好的慵懒,撕毁得一干二净。

    “学校不予许私下动武,就算我打不过你,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路凡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人张牙舞爪地样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像个女孩子。”

    “很不幸,今天我还就能拿你怎么样了。”刑薇下巴微扬,坏坏地说道:“你的实战技巧测试员就是我,放心,我保证不会打死你,跟我走吧。”说罢,便扭头往回走。

    刑薇带着路凡,又回到测试场,其余的人早就离开了,只见冯教官还在一旁,抖动着笔杆不停记录着,“教官。”刑薇敬了个礼。

    “开始吧。”冯教官对着刑薇点了个头。

    路凡跟在刑薇的后头,他刚一停下脚步,只见刑薇转身就是一拳挥过来,“你••••••。”来不及说话,路凡连忙用双掌并住挡下,然而这还没有完,雨点般地连环拳瞬时招呼在路凡交叉护着的双臂上,“喝!”一声喝气,刑薇屏住一口气最后一记重掌狠狠将路凡击退。

    “咝!你来真的?”连续倒退几步,路凡才站稳脚步,但双臂火辣辣地麻痛着。

    “实战就是实战,不认真,怎么会有效果。”刑薇摆出架势,不给路凡一点喘息的时间,俩步就冲到路凡面前。

    “又来?”路凡看到那快速挥来的拳心,连忙侧身一躲,咻!一拳落空,刑薇丝毫不急,她勾起一笑,也侧身扫出一腿,将路凡扫了个趔趄。

    路凡虚晃一步,赶紧就势站稳脚步,这一连串攻击确实让他很难受,缺乏对敌经验的他,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崩掌!”只见刑薇猛地发力,在呼吸间快速突进到路凡身前,躲避已经来不及,路凡再次双掌合并,企图挡住这一招。

    俩掌相接的瞬间,路凡只觉得有一股力量从对面的掌心中钻入身体,整个人好像被卡车撞到一般感受,整个人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等到缓过神来,一只纤细的手掌已经在跟前,“呵。”路凡苦笑一声,他接过刑薇的手,勉强站立起来,环视一圈,发现冯教官已经不在了。

    “刚才不好意思咯,不过也好,让教官看到你的短板,以后才更能针对训练,这对你有好处。”刑薇一本正经地说道,好似刚才那一幕跟她无关。

    “放心,我留着手,伤不了筋骨,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咯。”刑薇灿漫一笑,掉头就要走。

    “等下。”路凡叫住刑薇,沉吟了片刻,才试探性地问道:“你好像对我有一些敌意?”

    “拜托,这就叫有敌意?例行公事好不好,换其他人也一样。”刑薇仰起头高傲地蔑视,状似不屑地说道,“没想到你这个人,心眼还真小。”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路凡不理会她的激将,他一边按摩手臂,淡淡地说道:“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对我很不满?”

    “你警匪片看多了吧,虽然上次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不过我大人有大量,是不会和你计较的,你也不用有什么小心思,放心,我这人一码归一码,绝不会公报私仇,以后在队里,我一视同仁。”刑薇咧着牙,十分大气地说着。

    “人的眼睛可以反映很多问题,一些你不想说的秘密,而你眼神中给我的信息,可不单单像你说的那样。”路凡他盯着刑薇的双眼,眼神慢慢凝重。

    刑薇堵着一口气,也同样怒瞪着对方,俩人相互僵持了数分钟,最终刑薇先移开视线,她冷笑一声,“既然被你看出来了,也不需要瞒着你,张欣欣,你可认识?”

    “张欣欣?”路凡疑惑地念着这个名字。

    “喝,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就忘了?”刑薇气冲冲地冷笑着,“人家一女孩子,不就告个白,你不接受也就算了,用得着羞辱她?不怕告诉你,她是我好朋友,今儿个,我就是要给她出头。”

    “是她?”路凡沉吟片刻,反问道:“这事是她的主意?”

    “诶,什么人,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家欣欣心地善良地很,遇到这种事只会躲在被窝里哭,就是我看不过眼,替天行道,怎么样?”刑薇心想已经得罪,干脆就直接杠上去,反正路凡又打不过自己。

    “没怎样,这事今天就算了,以后,请你别多管闲事。”经过一天的事,不管心理还是身体都有些疲惫,手臂上的伤,大概会几天才消肿,路凡现在不想搞太多的事情,扔下这句话掉头就走。

    “诶。”想要喊住这人继续理论,却不知为什么,刑薇突然感到有些理亏,看着路凡掉头离去的背影,心下有些茫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