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隔壁学长很健忘 > 第55章 口是心非是病,得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饭后。

    萧楚睿谢绝了所有人的‘关心’,直接回屋思考人生去了。

    殊不知,某人在他关上门后没多久,就跟着黎夫人去拿赏钱了,没错,就是促成他们兄弟俩握手言和的报酬。

    一张十万的支票。

    陆锦时接过后便放进口袋里,正准备道谢后回屋写作业,便听见黎夫人说:“锦时,你确定只要十万?”

    她和萧烨霖都一致认为,最起码应该给五十万,就算她们不给,视萧绮年为心头肉的老夫人知道了肯定也会给。

    “夫人。”

    陆锦时目光平静地说:“要不是萧家愿意高薪聘用我,我现在……可能还背负着巨额债务。而且这件事也是我自愿的,报酬多少,我真的不在意。”

    起初她坚持只要三万,但这夫妻俩严肃起来,实在让人难以抗拒,只能无奈地向他们的底线妥协。

    见她异常坚持,黎夫人只好叹道:“那好吧,你以后上大学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们说。”

    “谢谢夫人。”

    陆锦时道完谢后,便在女人温柔的注视下转身离开。

    谁知刚走出书房,便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常叔在走廊上似乎等待已久,见她出来,便连忙恭敬地躬身道:“陆小姐。”

    “有什么事吗?”

    陆锦时不解地走上前,以为他和黎夫人一样,又要跟自己道谢。

    常叔摇头道:“边走边说吧。”

    说完,他便摊手示意她先走,将管家的礼仪贯彻得很彻底。

    陆锦时在这儿呆了六个月,早就习惯了萧家这些繁琐的礼仪,点了点头便抬脚往前走。

    两人一前一后的地下楼,中途听见常叔问:“陆小姐,那天您说有几万存款,其实是吓唬二少爷的,对吗?”

    “常叔果然火眼金睛。”

    陆锦时惭愧地笑了笑道:“只是不这么说的话,楚睿对我的依赖性只会越来越强。”

    她的那些存款啊,前不久都拿去还债了,哪儿有什么万元存款?也就萧楚睿这个对什么事都不关心的家伙会轻信。

    常叔听完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您……是不是打算离开了?”

    离开?

    陆锦时怔了一下,很诧异他会看出她的意图。

    常叔却是不以为然地说:“其实老爷他们也早就看出陆小姐志不在此,但您是个人才,无论如何,萧家都想争取一下,希望您能留下。”

    说完,他不等她开口推辞,便又微微一笑道:“不过老爷也想明白了,他说,您要是愿意留下,那就不是陆锦时了。”

    陆锦时,是个有野心的女孩。

    从小到大都是。

    而这一点,萧烨霖从第一眼看见她时,就明白了。

    她眼里的光芒,即使加以掩饰,也能一眼辨出,但萧烨霖一直以来都在自欺欺人。

    直到萧绮年出现,并且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的时候,他才不得不承认,偌大的萧家留不住她。

    她本身不甘居于人下的野心和实力,就是她最大的魅力。

    这样的人,无论在哪儿都能焕发光芒。

    “也罢。”

    常叔细念着这两个字,解释道:“老爷只跟我说了这两个字,想必是已经打消了念头。”

    打消了念头……

    所以常叔来说这件事,是代萧叔叔还自己自由?

    陆锦时看着常叔,郑重地说了句:“替我跟萧叔叔说声谢谢。”

    高二结束后,她就要全身心投入备考了,到那时候,想必萧楚睿也已经有能力自己考进第一中学了吧?

    毕竟以萧家能力,进一所好的中学不算难事,只是担忧萧楚睿以后的学习态度,才聘请家教老师的。

    “我会的。”

    常叔淡笑着颔首道。

    因为怕占用陆锦时过多的时候,不再多做寒暄便转身离开。

    而对此一无所知的萧楚睿,竟然一整天都没有出来过,晚饭也是在房间里吃的。

    直到第二天,也就是周一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才看见他迷迷糊糊地下楼,想必是昨晚没睡好觉的缘故。

    “中午不用等我了。”

    陆锦时啃完最后一口面包,补充道:“以后中午都不用等了,我在学校午休,来来回回太浪费时间。”

    “哼。”

    萧楚睿依旧是冷傲的态度,即使不爽,却也拿她没办法。

    总不能绑她回来吧?

    “哦对了。”

    陆锦时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萧绮年也午休,他就在我们班隔壁,你要是想来的话,最好说是我弟弟,因为我觉得他在保安面前承认你是他弟弟的可能性不大。”

    说完这一通气死人的话后,她便拎起书包率先走人了。

    等她走到门口,才听见萧楚睿气急败坏地在后面咆哮:“我才不去呢,就你们那破学校,有什么好看的?”

    又来了……

    陆锦时无奈地摇了摇头,用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口是心非是病,得改!”

    ……

    车子抵达一中时,容明珊正巧和她同一时间到。

    远远看见她便兴奋地挥手道:“锦时,这儿!”

    傻劲儿。

    陆锦时好没气地说:“看到了。”

    等人跑到跟前,她才瞥了一眼对方的喉口,道:“你每回喊这么大声的时候,考虑过你那一口好歌喉的感受么?”

    “啊……”

    容明珊连忙捂住嘴,弱弱地说:“我又忘了……”

    不过忘没忘也没差,毕竟她已经放弃了走歌星这条路线,现在做一个理科生,也挺好的。

    “也就班长受得了你。”

    陆锦时丢下这句话后,便迎面与李严承打了个照面。

    紧接着看见他扶了扶眼睛,认真道:“你可别给我戴高帽,容明珊同学的歌喉,我就没受得了过。”

    “你——”

    容明珊顿时被气炸了!

    这可是校门,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

    见这俩又要开始吵嘴,陆锦时连忙道:“行了行了,在校门口吵嘴多丢人?等回了教室,你们爱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

    反正高二三班就没有平静过。

    但却没想到,她竟然一语成谶,刚走进高二三班就被某些阴郁的目光锁定,直到她在位置上坐下来,也没有解锁过。

    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

    陆锦时瞥了一眼某个方向,默默地翻开课本,预习今天要学的内容。

    不过奇怪的是,直到预备铃响了,那群人也没什么动静,就这么一直盯着自己,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时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