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轮回世界掌控者 > 第6章 线索和数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撩人,孤独成瘾。

    漫步于街头,穿梭于巷尾,周围的灯红酒绿,莺莺燕燕,都与眼前的男人毫无关系。

    在刚才短暂的时间里,他回忆起曾经为了浅薄的加班工资而努力,在一丝工作的起色而潜心奋进时,自己所忽略的那些重要事情,虽然眼下无法做到任何弥补,但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却多了一丝渴望与希冀。

    视野中,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却在做着毫无差别的事情。

    冯立在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时,仿佛听到了恶魔的私语,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燃烧着我,于是便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秦建文并没有回家,而是约了几个年轻气盛的男人,在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中,挑选着眼前的战利品,并带入某个房间,辗转反侧。

    “年轻真是好,连饭都不用吃。”一声叹息从王启的口中说出,周围的场景在不断在流逝,终于停留在眼前的画面中,这是一栋独立于周围环境中的欧式别墅。

    王启并不是毫无目的的在城市里穿梭,他来到的这里,便是映江市的一处别墅区,位于美丽的映江一侧,倒映着星空追月,响起着虫鸣风吹,既有着交通便利的优势,又能欣赏美丽之观景,确实是一个好地段,一般人还真不一定能住进来。

    确认了门牌号后,王启便从墙壁中穿梭而进,此处,便是秦建文的家里,在燃起复仇的念头时,他曾经搜集过一些关于他的资料,只是因为能力有限,也只有寥寥几笔基本信息,甚至因为门庭森严,他连进入这个别墅区都没做到。

    而眼前的房子,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通过核对门牌号码,确认他家倒是不难,简约却又赏心悦目的装饰,静谧又带着些许严肃的整体环境,客厅的拐角摆放着一些洋酒,客厅的桌上,一对中年夫妇正在享用晚餐。

    中年男人虽然有些虚胖,但是依稀能够看到他年轻时棱角分明的面容,此时正带着一丝惆怅的情绪,在缓慢地用餐,而旁边的一位中年女性,不时夹了一些菜,放在中年男人的碗中。

    人老珠黄,这是女性发展的必然趋势,不过眼前的这位女性,保养的,到还是可以,至少不像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臃肿的身材,凶恶的面容,说是地狱的使者也不为过。

    没什么山珍海味、美味佳肴,晚餐只有简单的4盘菜,一条清蒸鲑鱼、两盘蔬菜和一份肉食,和普通的家庭的晚餐,倒也不无一样,此时传来男人的叹息“哎,你应该好好说说他,越来越不像样,家里培养他这么久,不是让他一直这么玩乐的。”

    “你也知道,孩子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独立想法了,胡闹些,也正常。”中年女性的眉毛轻轻一抬,轻描淡写。

    “还不是因为你这么惯他,你知不知道,他今天又做出些什么了。”男人越说越来气,啪地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此时的中年女人也放下手中的碗筷,眼睛平视着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嗯?”

    只见男人的嘴角一抽,乖乖地重新拾起筷子,“今天的老丁电话里和我说了,这小子竟然拿单位的公文系统聊天,结果还点错了,发给了所有人,你说说,这算什么事。”

    中年女人又继续了先前的场景,夹块肉给自己,又夹点男人的碗筷中,连一丝反应都没有“小事而已,删了便是。”

    “关键你他发的什么东西啊,他的那些领导好几个都看见了,你说我到时候见了他们,老脸往哪里挂啊,哎,简直混账东西,狗娘养的。”男人越说越气愤。

    中年女人脸庞一侧,“嗯?”

    中年男人瞬间反应到自己失言了,哂笑道“我养的,我养的。”又回忆起什么,继续说道:

    “不过老丁说的另外件事,还是要关注一下的,半年前的那个王启,还记得吗?昨天自杀了,当时那件事情虽然压下来了,但是保不准许天鸿还想做什么,万一拿这事情做样,倒也是麻烦。”

    “都过去这么久,那时候他没辙,现在又能怎么样。”女人疑惑地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那时候他根基不稳,当然被我们弄得焦头烂额,现在他理顺了,我就怕他反咬我们一口。”男人叹息道

    ··

    眼前的两人对话,已经让王启知道,他们便是秦建文的父母:秦卓青和郑丽海。

    而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王启又了解到,其实当初他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而那位新上任的领导:许天鸿,似乎也并不是被收买了,而是因为各种因素,导致束手无措,而现在,似乎他已经站稳了身子。

    两人又讲了一些工作中的琐事,聊了一些家常,只是每次说到秦建文的身上,秦卓青都显得十分无奈,而郑丽海,通常都是几句轻飘飘的话,就结束了沉重的话题。

    慈母多败儿,看来这个道理,无论放在什么时代,都是切实有效的,而王启的死亡,对于他们根本没有泛起一丝涟漪,只是稍微提个醒,从而让人多关注一下许天鸿而已,像王启心中担忧的母女,倒也是多心了。

    眼看他们聊天的话题越扯越远,十句中八句不离秦建文这条单身狗,结婚的话题更是提了又提,看来做父母的,最关心的,还是这话题,自讨个没趣的王启,也从这个家里退了出去。

    此时,肚子里发出一声委屈的呐喊,“这么算起来,都应该有一天没吃饭了,看来这身体还真是被改造过,现在才感觉饿,找点吃的吧”,自言自语的王启退出了这个空间,走下了高台。

    入眼的仍然是这个安静的房间,手上的笔记本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随意地将其扔在了沙发上,王启来到了厨房,先前的搜索并没有太认真,这次东翻翻,西找找,倒是还真找到了不少的惊喜。

    原先就觉得前面那位前任比较懒,现在更是无比确信了这个事实,甜饼干、咸饼干、曲奇饼干、苏打饼干、威化饼干甚至还有一堆压缩饼干,两桶无人问津的泡面,带着一层灰正孤零零地放在这些饼干的旁边。

    这是有多懒,才能连泡面都懒得弄,而是去选择啃饼干。

    王启找到一个白色的立柜,入手是一阵微弱的震动,打开后,是一个冰箱,不用多想,里面到处都是饮料,种类之多真是让人叹为观止,颇有百花齐放、来者不拒的气势。

    王启在冰箱的下层,还找到了一些袋装的肉食,甚至还有几个可怜的鸡蛋,只是冻成这个样,王启有点害怕会不会吃坏肚子,同时诽谤道“该不会上面塞不下才放这里吧,不想吃就扔了啊,总不会连扔都懒得弄吧。”

    虽然没有必要的调料,厨房的餐具倒是齐全,只是什么调料都没有,甚至连油都没有,实在让他难以下厨,烧了壶水,把一些餐具都大致清洗了一下,倒了杯水,就着几包饼干充作晚餐了。

    虽然对于食物的来源依然有点担忧,但是经过仔细的寻找,他还是找到了几个线索,房间里有一个黑色的箱子,里面没有放置东西,却在角落里找到几个糖果,而厨房里一个类似垃圾桶的盒子,将东西扔进去便会消失不见。

    王启还壮着胆子将手伸了进去,却发现里面只是普通的垃圾桶,连底层都摸得清清楚楚,但是将一些东西扔进去,又会再次出现这个神奇的画面,没办法,只能归结为这个奇怪地方的原因了。

    期间王启也回到空间看了一遍,秦建文累得跟条死狗一样,趴在床上呼呼大睡,而床头的女人,正在看着电视。

    而冯立,此时正在专心致志地编写程序,那虔诚而专注的样子,倒是让人刮目相看,黑色的U盘,此时正插在他的电脑上,同样的结果,差距怎么那么大。

    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翻开笔记本,王启将其中的几个文字圈了起来,黑色水笔在他的指间来回转动,慢慢的思索着,过了几秒,他又翻开了一张新的页面,写上了四个字,“情绪、程度”。

    在演绎空间里面,显然右下方的内容不会是简单的数字而已,必然和整个演绎空间的任务相关,其中一个数字很容容易识别,那就是任务的完成度,作为上下浮动的数字,很容联想为情绪,从而判定是秦建文的崩溃程度。

    如果说在知道自己错误的时候,仍然抱有侥幸,但是在离开的过程中,秦建文应该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果,而此时他仍然在理智的范围内。

    所以这个数字仍然不动,而当他情绪释放出来的时候,数字才真正发生了变化。

    所以王启得出结论,这个崩溃的程度,必须是让秦建文到达无法忍受的地步,并且理智都丧失的前提下才可以计算。

    而最后一个数字,是在秦建文看到丁权民出来的那一刻发生的,而当时他的情绪也快速稳定了下来,联系他接下来的行为,只能猜测秦建文的情绪转变为害怕时,这个数字才会变化。

    “精彩程度?”王启想到了任务提示中的这个内容,面对愤怒,通常人的表现会是畏惧、害怕?如果从这个方面猜测,倒也能说的通。

    那以后的任务,就要不断地创造让人恐惧、害怕的事情来?从而让那唯一的看客,暴怒君王萨麦尔满意?他的眉头慢慢皱起,怎么也消散不开。

    而此时,他也终于迈开了,名为恐惧魔王的道路中那小小的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