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时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最新章节!

    早晨,五点三十分,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起床号的声响,已经在军营的上空反复回荡。

    燕破岳睁开了眼睛,当他走进宿舍,却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

    在夜鹰突击队军营的另外一侧,一群离开校,进入军营两个多月,身上的青涩气息已经渐渐被坚毅所替代,举手投足间,也有了军人特质的学生兵,和身边的老兵搭档一起,排着整齐的四行队列,走出了他们的独立军营,当他们看到,在军营的大门外,“始皇特战小队”同样排成四列,在萧云杰的带领下,静静的站在那里,在黑暗中沉默得犹如和远方的群山融为一体,所有学生兵不由齐齐一愕。

    但是在响亮的口号中,这些学生兵也没有时间去多想,为什么两个月时间里,和他们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的“始皇特战小队”老兵,会突然一大早堵到他们军营门口,他们开始了每天早晨十公里的负重越野。

    “始皇特战小队”的老兵们,静静站在那里,就算是学生兵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依然一动不动。这样奇异的画面,吸引得一些从附近经过的人频频转头关注。

    足足过了十分钟,萧云杰才终于开口了:“追上他们!”

    “始皇特战小队”士兵,他们终于动了,他们在黑暗中沉默不语的奔跑,他们不但比对方晚出发了十分钟,他们的负重,更比“踏燕特战小队”的士兵,整整多了十公斤。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始皇特战小队”追上了比他们提前十分钟开始奔跑的“踏燕特战小队”。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踏燕特战小队”内部,明显产生了一阵骚动,如果不是队伍中达到一半数量的老兵,压住了阵脚,整支队伍的奔跑节奏和速度,甚至都会被后来者居上的“始皇特战小队”给打乱。

    超过“踏燕特战小队”之后,“始皇特战小队”的老兵们,突然又放慢了脚步,任由“踏燕特战小队”从自己身边跑过,然后他们又加快脚步追上了上去,几次三番之后,“踏燕特战小队”内就到处传来的喘息声。

    这些在两个月时间里,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进行十公里负重越野跑的学生兵,这一次距离终点还有三四公里,有相当一部分人,就因为奔跑节奏被打乱,再无法保持体力恢复与支出平衡,开始疲态毕露。

    “踏燕特战小队”中间的那些老兵,脸上都腾起一股怒意,“始皇特战小队”的这些家伙,虽然一声不吭,就算是前前后后的和他们擦肩而过,也没有半点肢体接触,但是这种行为,怎么看都无异于集体挑衅。

    看到这一幕,裴踏燕脸上的笑容也微微发冷。“始皇特战小队”那些有资格在衣领上佩戴铜制飞鹰勋章的家伙,原本都是从夜鹰突击队中选拔出来的最优秀精锐,又反复经历战火洗礼,才被称为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而他带领的“踏燕特战小队”中那些老兵,虽然也是从夜鹰突击队中精挑细选,但是不管怎么看,和“始皇特战小队”成员相比,至少要低上一两个等级,更不要说是那些刚刚入伍两个月的新兵蛋子。

    这种等级上的过度差异,使得“始皇特战小队”根本不需要语言挑衅或者肢体接触,就已经把“踏燕特战小队”给影响得溃不成军。

    在彼此敌对,又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两个时间后,“始皇特战小队”这支同时揉合了狐狸与猛虎特质的老牌特战劲旅,终于对着“踏燕特战小队”这只初生牛犊,展现出了他们隐藏在沉静背后的狰狞。

    “始皇特战小队”从来就不是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主,他们是在报复裴踏燕登门挑衅,而且一出手就是全员尽出,用集体力量将对方彻底辗压。

    他们故意等对方跑了十分钟后,才从背后追赶,就是要让这些人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是不假,但谁是前浪谁是后浪还两说呢;他们背着比对方要高出十公斤的负重,不但是在展现一支老牌特战劲旅,他们的骄傲与自信,更是在用这种负重上的差异,再加上整个团队几十双皮靴一起抬起又一起落下,形成的韵律,营造出比对方何止沉重狂野了十倍的冲锋节奏?

    双方根本不需要交手,“始皇特战小队”就将对方辗压得体无完肤,就算是裴踏燕也必须承认,让他们两支部队以敌对立场交锋,就算“踏燕特战小队”有一半老兵组成,也没有半点胜利机率,就算是被人打了个零伤亡,也没有什么好惊诧,更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夜鹰突击队大队长秦锋,参谋长,还有刘招弟,就站在军营外一座海拔较高的山峰上,他们通过军用大功率望远镜,看到了“始皇特战小队”对“踏燕特战小队”辗压式的影响。他们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刚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堪称天之骄子的学生兵,脸上涌起的不甘与委屈。他们中间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始皇特战小队”的老兵,突然给他们来了这么一手。

    秦锋望了一眼刘招弟,她的计划,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她用裴踏燕,对燕破岳造成重创,将整支“始皇”都彻底激怒,就算是为了维护燕破岳这位副队长,“始皇”全员都会一边保持身为特种兵的最基本训练强度,一边发疯似的和那些书本死磕到底。

    而“始皇”的反击,又是绝对凌利的,他们的行为,也反过来刺激着裴踏燕和他的“踏燕特战小队”。

    无论是认真起来的燕破岳,还是认真起来的“始皇”,都让裴踏燕为首的这些眼高于眼,天天将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句话挂在嘴边,不把前辈放在眼里的学生兵们,亲身体会到了“始皇”的可怕。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堂震撼课,让他们终于明白了职业军人组成的军队,和平民组成的队伍,两者之间的本质区别。这一刻“始皇”带给他们的碾压式压迫感,这种失败的不甘不屈与愤怒,会陪伴他们在未来的职业军人生涯中,走出很远很远,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们,绝不要坐井观天,更不能固步自封!

    用两名绝不可能和解,更绝不可能并肩作战的指挥官,再加上为他们量身定做,强存劣汰丛林法则,终于刺激得两个团队都再也没有退缩的理由,只能拼命前进,不断强大,强大再强大!

    十六个月后,无论哪支特战小队能够取胜,一手主导出这种对抗局势的刘招弟,都会是最后的赢家。但是,同样的,无论结果如何,在感情和亲情方面,刘招弟都注定是输家。

    看到自家队长想要说什么,老成持重,更已经练出一幅火眼金睛的参谋长,对秦锋微不可查的略一摇头。

    受过高等教育,拥有不俗的头脑,更对人性有着相当了解,在这些领域,刘招弟和赵志刚有着七成相像,但是童年曾经的经历,与及那场差点成真的婚姻,让她缺乏足够的安全感,偏激的对力量开始进疯狂追求与崇拜。

    她一进部队,就展现出非凡才华,将一个个竞争对手踏于脚下,她非但没有因此受到惩罚,反而一次次得到肯定和奖励,这样她更加认定了自己的道路正确。经过无数胜利的滋润,用无数知识打磨,她终于把自己变成了一把剑,一把果决狠辣,甫一出鞘就勇往直前不断进攻,进攻,再进攻,将所有敌人,一切障碍,都彻底刺穿,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的进攻之剑!

    没有经历过童年时,眼睁睁看着母亲一点点衰弱,一点点走向死亡,却因为凑不够钱去做手术,而承受的煎熬;没有被亲舅舅嫁到一个傻子家里,整个人生都变得一片灰暗,对亲情对人性,都彻底失望的悲哀,他们这些旁观者,就没有资格站在“道德帝”和“亲情帝”的角度,去点评指摘刘招弟的选择。

    观察结束,秦锋和参谋长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后,他终于轻叹起来,“老伙计,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做为一个长辈,你做错了。”

    参谋长沉声道:“做为夜鹰突击队的掌门人,你没有错!”

    同样的道理,刘招弟做为一个姐姐,她做错了,但是做为中国专门研究世界特种部队作战技术和发展的专家,一个走在时代最前沿,拥有足够眼光与魄力的先驱者,刘招弟并没有错!

    秦锋微微抿起了嘴唇,这些道理他并不是不懂,但是眼睁睁看着两个在几年前,他就已经认识并且看好的孩子,之间的关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人非草木,他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沉默了良久,秦锋才在嘴里,轻轻念出了一个词:“时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