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四十章 整死你们没商量(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最新章节!

    李强从中尉开始,就每年参与新兵训练工作,这么多年过来,新兵训练了一茬又一茬,其中也不止一次有新兵想要用送礼和他拉近关系,都被他无一例外地拒绝,但还真是头一次见新兵徒手抓兔子,并把兔子当成礼物送他,今天他还真是长知识,知道什么叫借花献佛了。

    李强伸手接过兔子掂了掂,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是很肥。”

    燕破岳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脸上那巴结的表情咋看咋假。

    李强将野兔交给张班长:“把它拿给炊事班,让他们给新兵加个菜。”

    张班长拎着兔子返回军营前,还不忘对着燕破岳竖起一根大拇指,燕破岳随之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燕破岳,你小子干得不错嘛。”

    听到李强的夸讲,燕破岳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这都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好教官,再说了,我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这苦练杀敌本领,为人民服务,也是应该的嘛。”

    李强点了点头:“那就去吧。”

    “呃,去哪儿啊?”

    “如果是在战争状态,你身为一个连长,却无视上级命令,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带领部队赶到指定战场,按照军法处罚,那可是要枪毙滴。”

    李强和颜悦色地帮助燕破岳重新背上三十四公斤重背包:“你应该庆幸现在是和平年代,你又只是一个代理连长,所以这死罪就免了,但活罪不好饶啊,否则的话我这个营指导员又如何服众?你就马马虎虎再跑个十五公里吧。”

    燕破岳瞪大了眼睛,嘴里发出一声没有任何意义的轻叹“呃”,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着李强,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他们这位营指导员,竟然是一个腹黑的主儿!

    “看来你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看着燕破岳目瞪口呆的模样,李强真的是满意极了,他压低了声音,却故意让周围的军官和老兵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送礼就要有个送礼的样子,哪有像你刚才那样,大大咧咧冲上来直接把一切都摆到台面上的?记住,一会儿跑完这十五公里,再抓只兔子,趁着四下没人时悄悄塞给我,我会提前在房里准备好砂锅和小葱的。”

    燕破岳瞪了好半晌眼睛,才终于反应过来,能在新兵营当营指导员坐镇全局的人物,有哪一个不是火眼金睛,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厉害角色,他燕破岳虽然得到歪门斜道真传,还有一位魔法师师父在一边煽风点火、添油加醋,但是和李强李教官李指导员这头老狐狸斗法,他明显还是嫩了太多太多。

    “教官,我尸+从了,行不?”

    李强脸上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他用力拍了一下燕破岳的肩膀:“大丈夫能屈能伸,不错,我真是越发地看好你了。二十公里,去吧,早点跑完早点回营,羊汤早就炖好了。还有,记住再抓只兔子,要比刚才那只更肥。”

    燕破岳一脸吃瘪,他在李强似笑非笑的注视下欲言又止,最后老老实实地背着背包开始二十公里越野跑征途。

    李强的目光一转,落到了萧云杰的身上,萧云杰可是要比燕破岳上道得多,他二话不说就重新背起背包,追在燕破岳屁股后面跑了出去。

    一直到夜幕降临,燕破岳和萧云杰两个人,依然在围着军营打转,体力透支之下,两个人早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风风火火,慢慢并肩走着。

    李强就站在军营门前,监督着这两名新兵,让他们不敢有半点偷懒。

    当燕破岳和萧云杰终于走完剩下的路到达终点时,两个人一声不吭地直接躺倒在地上,看他们的样子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就连喘气的劲儿都快没有了。

    李强看着这两个新兵,黑暗成功隐藏住他的脸,燕破岳和萧云杰又过于疲惫,他们都没有看到在李强脸上的表情,惊讶、欣赏、期待,甚至是淡淡的妒忌……各种情绪彼此混合形成了一个复杂到极点的表情。

    但是李强只略一凝神,就将各种复杂的情绪一扫而空,脸色也恢复了平静,他走过去蹲在燕破岳和萧云杰中间,淡然道:“累吗?”

    燕破岳和萧云杰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勉强动了下脑袋。

    李强从口袋中摸出一包香烟,直接取出三支放在嘴里一起点燃,然后往燕破岳和萧云杰的嘴里一人塞了一支:“如果你们想听赞扬,那你们可竖起耳朵了,你们不错,真的很不错,我带了这么多年兵,还是头一次遇到让我感到震惊的新兵。尤其是你,燕破岳,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兵王之王的特质。如果你保持今天让我看到的自信,也许你会比我想象的走得更远。”

    燕破岳和萧云杰都瞪大了眼睛望着李强,不知道这个今天一脸微笑把他们两兄弟收拾得像孙子似的营指导员,为什么突然这么……嗯,温柔?!

    “知道我为什么要收拾你们吗?”李强索性坐在了两人中间,一边吸烟一边昂首看天,似乎在数着头顶究竟有多少星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比别人快一步是天才,比别人快两步就是疯子。这个道理在军营中同样适用,你们比身边的新兵强一些,会获得他们的尊敬,但是如果你们比他们强太多太多,强到了让他们就算再努力都无法触及的程度,却又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地位,他们就会下意识地孤立你们,而且在同时,你们的存在也会打击他们的训练热情,让他们产生就算再训练也没有什么意义的消极想法。”

    李强说到这里微笑起来,“我必须要让新兵看到,原来你们也会累得像死狗似的,这样在他们的心中,你们才会由妖孽变回人类。”

    燕破岳和萧云杰平躺在地上,现在地面还带着几丝阳光曝晒后的余温,背部有点暖洋洋的,他们吸着营指导员塞进嘴里的香烟,学着李强的样子,仰望着头顶那一片有着无数忽明忽暗星星的天空。

    “就是在昨天,一个老战友转业了。”

    也许是星空太过浩瀚,很容易让人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也许是身边的两个新兵表现得过于出类拔萃,让李强再也无法把他们当成新兵来看待,他竟然向这两个新兵讲起了心事,“他和我一起当兵,一起提干,一起驻守在这里,每年他媳妇都会过来探亲,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媳妇过来就是劝说他,要他离开这个鬼地方。没错,这真他妈的是一个鬼地方,气候恶劣,氧气都吸不饱,好不容易开出一块菜地,第二年就会变成沙漠,一年有六七个月大雪封山,每次他媳妇过来,老战友都会拿出木盆,亲手给她洗脚,第一年她感动得哭了,第二年,第三年,她就这么一年年的往返于军营与家庭之间,每次在军营招待所住上一个月,到了第七年的时候,她留下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对老战友下了最后通碟,如果他再不转业回去,他们就离婚。”

    “就是在昨天,也就是第八年……”李强的声音突然中断了,他沉默了好久好久,直到嘴里咬着的香烟都烧到了尾部,他才低声道,“我的老战友,抱着那只洗脚盆离开了。”

    燕破岳和萧云杰都沉默着,这个故事和电视剧中那些生死爱恋来说,真的是平淡无奇得近乎乏味,可是躺在这片属于中国的土地上,听着一名老兵用带着淡淡嘶哑的声音,讲起他们身边的故事,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和感动,却是那样鲜明又是那样突然地从心底扬起。

    “其实这也没什么的,自古以来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年都有新兵加入,每年又都有老兵离开,一代接着一代,不管过了多少年,中国军人一直驻守在这片土地上,没有后退一步,也绝不会后退一步。”

    李强霍然转头,盯着燕破岳和萧云杰:“我们这些老兵迟早会退出,你们这些新兵到时时候就必须要迎刃而上,扛起保家卫国的责任。小子,你们要给我挺直了,别趴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