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十八章 邪门歪道(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至于酒桌上另外三个人,应该都是当年侦察营被燕实祥救出来的老兵。

    在这近十年时间,每年都会有侦察营的老兵来拜访,他们大都会在燕实祥家里或长或短地住上一段时间,然后每一个人都会毫无例外的对燕破岳产生兴趣,再随手“指点”燕破岳一番。

    能进入侦察营的人,当然都是兵王,而且很多人在进部队之前,就已经身怀绝技。

    这些年来,每年都有侦察兵来拜访,再主动成为燕破岳的师父,跟着不请自来的师父们,燕破岳学了陈式太极,学了硬气功,学了道家的子午养生决,甚至还有一位从部队毕业后,就背着非洲鼓流浪,成为中国第一代流浪摇滚歌手的师父,教了燕破岳一边打着非洲鼓一边跳草裙舞……

    时间久了,燕破岳也想明白了,这些师父们,在燕家一住就是两三个月,把一些绝不是大路货色的武术,尤其是气功心法填鸭式地硬塞给他,就是想让他通过练习气功修心养性,战胜内心深处的恐惧。

    无论别人提什么要求,只要拿出一粒花生,他就彻底失去反抗力量,甚至会当场窒息,只能乖乖就范。男人只有意志坚定,才能出去闯荡世界,他的内心世界拥有如此大的一个弱点,将来长大离开父亲的庇护,只怕立刻会被人踩在脚下,一辈子也没法翻身。

    那些感觉愧对燕家父子的侦察营老兵们,本着艺高人胆大的出发点,将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一股脑地塞过来,只可惜十年过去了,燕破岳学了一堆杂而不精的东西,虽然身体要比同龄人强壮敏捷得多,却依然没有克服对花生的极度恐惧。

    一看到燕破岳,张闯就连连招手:“破岳,快过来,我给你介绍几个叔叔,他们每一个人的本事,啧啧啧,说出来都能写上一本武侠小说了。”

    燕破岳应声过来,低声道:“叔叔们好。”

    看到燕破岳的样子,酒桌上的三个老兵一起皱起了眉头。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从其他战友嘴里听说了燕破岳的问题,可是直到亲眼看到,他们才发现,燕大哥儿子的问题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重……说话声音像女孩子一样小,眼睛都不敢往他们脸上瞟,站在那里全身透着股手足无措的气息,怎么看都活像是只无害小白兔,绵绵软软的让人看了就想踩他一脚。

    有句话不是说得挺好嘛,不踩白不踩,踩了也白踩,白踩谁不踩?!

    “来,小燕,端起酒杯,敬几个叔叔一杯。”

    张闯将酒杯塞到了燕破岳手中,端着小小的白瓷酒杯,望着里面几乎能映出人倒影的白酒,燕破岳微微咬住了嘴唇,就在这个时候,坐在酒桌上的一个人开口了:“敬一杯酒没什么,但是这杯‘拜师酒’一敬,就得学一堆枯燥无味的东西,师父拍拍屁股走了之后,遇到不理解的问题都找不到人去询问,就算是这样,还要发誓绝不把学到的东西外传,这样的师父不要也罢,这样的拜师酒少敬最好,我说得对吗?”

    燕破岳被人突然说破心事,下意识地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说话的人坐在老爹右首,是一个同样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留着三绺长须,身上穿着一身白色丝绸唐装,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飘然出尘气息,让人一看就如沐春风。“你千万别把我们和以前那些师父相提并论,他们教你的那些玩意,都是堂堂正正枯燥得让人想睡觉不说,没有十年以上苦功,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这位全身透着一股飘然出尘气息的男人,向燕破岳眨着眼睛,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可是我们就不同了,我们在侦察营时就是公认的‘邪门歪道’,别人越是不能为,不敢为,不屑为之事,我们越是干得兴高采烈。”

    燕破岳瞪大了眼睛,这些人都是他老爹的兄弟,以前见到的那些师父,哪一个不是在他面前摆足了亲切中透着威严的范儿,哪像这位叔叔,一张口就是一阵唏里哗啦,而且说得坦坦荡荡,甚至是以身为“邪门歪道”为荣?!

    “这样吧,你先把酒杯放下,我先给你露上几手,如果你觉得我这个‘歪道’师父值得拜,再向我敬酒。”

    “歪道”站了起来,他走到燕破岳面前负手而立,他白衣胜雪,三绺长须无风而动,一代宗师风范就那么扑面而来:“我练的是国术,你听说过‘国术只杀人,不表演’这句话吗?”

    燕破岳用力点头,已经有三个师父教过他国术,这句话他早已经耳能熟详。

    “那你知道为什么国术只杀人不表演吗?”

    这个问题的确值得深思,至少以燕破岳现在的年龄和阅历,还无法找到答案,所以他只能摇头。

    “歪道”看了一眼燕破岳身上的衫衣:“你这件衫衣,没超过十块钱吧。”

    燕破岳老老实实点头,清仓大减价时买的,十五块钱两件,质量还不错。

    “除了这件衣服,还有别的换洗的吧?”

    燕破岳再次点头。

    “我记得好像陈三前年来找过你,教了你几手陈式太极,你一定会觉得,太极拳这玩意软绵绵,慢吞吞的,就算练上二十年也没办法拿去打架。”

    “歪道”伸出了右手,淡然道:“我可以让你看看,真正的国术高手,如何用国术杀人。你可以用任意方法向我进攻。”

    燕破岳目光瞄向了父亲,燕实祥略一点头:“用力打。”

    燕破岳深深吸了一口气,在猛地将肺叶中的空气以“爆炸”的方式吐出的同时,一拳重重直击过去,这只是一记最简单的直拳,但是练了近十年时间,只要一拳打实了,足够将一个成年男人一拳打倒。燕破岳一拳挥出,拳锋几乎已经沾到了“歪道”身上那件唐装上,可是他突然觉得脚下一绊重心一偏,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歪道”引导得斜飞出两三米远,一直撞到了对面的沙发。

    燕破岳从地上爬起来,张闯在一边提醒了:“还不快点谢谢‘歪道’师父手下留情?”

    燕破岳看着自己摔倒时在地面蹭破皮的双手,揉揉酸得要命,就连眼泪都呛出来的鼻子,被人这么狠地摔出来,如果是玩对打游击,最起码被摔掉了四分之一管HP,这也叫手下留情?!

    突然间燕破岳的目光定格到自己的右臂上,他穿的衬衣衣袖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七八寸长的划痕,直接将衣袖从手肘部位到袖口划成了两块布片。“歪道”明明是赤手空拳,但是在他摔倒的同时,竟然直接划破了他的衣袖,如果两个人真的是生死相搏,他的右手最起码也是皮开肉绽鲜血长流,甚至可能伤筋动骨,让一条手臂彻底失去战斗力。

    能将太极拳的云手用到这种程度的国术高手,燕破岳不要说是亲眼目睹,就算是听也没有听说过。

    发现燕破岳望向“歪道”的目光中透出炽热,坐在一边的另外一位叔叔,嗯,肯定就是当之无愧的“邪门”轻哼了一声,开口了:“看他的右手。”

    得到“邪门”师父的提醒,燕破岳望向“歪道”,“歪道”也没有避讳,大大方方地伸出双手,任由燕破岳观察。

    “歪道”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戒指,这枚戒指是以青铜为底,在上面还嵌刻着一头独角龙头像,看着原本应该起装饰作用的独角龙,那微微弯曲中透着绝对锋利的独角,燕破岳猛然瞪大了双眼,如果他没有猜错,刚才只是借着一摔之力,就将他衣袖划成两片的最直接武器,就是这枚戒指!

    “破岳,看清楚了没有,你真的应该谢谢‘歪道’叔叔对你手下留情了。”

    “邪门”在一边不阴不阳地揭着底牌:“你的‘歪道’叔叔,负手而立摆足一代宗师的范儿,就是想要转移你的注意力,让你没有发现他在背后趁机戴上了那枚戒指。那枚戒指名为‘断筋钩’,借着推手卸力的功夫,只要他手腕微偏,就能将你的手筋生生挑断,让你一辈子不能再动武。这可是国术的不传之密,也是国术只杀人不表演的一个重要原因。”

    燕破岳瞪大了双眼,他曾经听说过国术只杀人不比武的话,并一直坚定地认为中国民间自有高手在,可是当一位真正的国术“高手”出现在他面前,却让他看到了隐藏在手指上的“断筋钩”,这种现实与理想的冲突,当真是让燕破岳无语到了极点。

    “不要用和平时代的思维,去硬套几十年前的世界。”

    “歪道”收起了笑脸:“俗话说得好‘穷文富武’,想要练出一身好功夫,需要从小打熬筋骨,在练习过程中受伤,更需要好吃好喝来滋补身体,这些都需要钱。可是当时练武的人,又有多少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子弟?绝大多数人练武练到一半,就去给富人当了保镖,或者干脆铤而走险做了盗匪。换句话来说,练国术的人,除非家资不菲,否则练到后面,不是兵就是匪。”

    兵匪有别,都是为了生存,双方一见面就会痛下死手,在生死相搏中,使用像“断筋钩”之类武器当然无可厚非。

    “很多人对国术一知半解,说国术全是花架子,这些看法,既不对,也对。”

    练习武术不同于学习文化,必须从小打熬筋骨,这就要有金钱铺路,为了将这条武者之道贯彻始终,要么出生于富贵家庭,要么就必须抛头露面去赚钱铺路,而这后面一条路,就必须和同类生死相搏,能在这条路上走到顶端的人,必然都是身经百战,踏着无数战败者的身体铸成自己的丰碑。

    所以中国的国术在民国时期就分出两个极端,有一部分国术不追求实战,只强调强身健身、陶冶情操,还有一部分,却是以实战为基础,演变成了杀人之术,国术只杀人不表演这句话,就是因此而出。

    想想看也是,像“断筋钩”这种武器,就是一记暗门,如果光明正大的四处授徒,只怕会反受其害。

    “歪道”突然一脚踏中燕破岳的右脚脚掌,他手掌一挥,用类似于勾拳的方式,直撑到燕破岳的下巴上,虽然撑到燕破岳下巴上的手掌并没有用力,燕破岳却从被踩得钻心疼痛的脚掌上,读懂了这一掌的可怕威力……他的下巴挨上一掌也许还不足以致命,但是他的脚趾却会在这一掌的推动下被生生踩断。

    “歪道”退开一步:“我把动作放慢,你想想应该怎么抵挡我这一掌。”

    “歪道”再次踩到燕破岳的脚上,一掌斜斜上撑,这一次他的手掌动作至少慢了四五倍,慢得就连燕破岳这个外行都可以抬起双臂硬架住“歪道”这一掌。

    “嘣!”

    弹簧声突然从“歪道”的衣袖内响起,燕破岳胸口部位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他低头一看,一只没有箭头的五寸袖箭,正从他胸前跌落。

    “这叫袖里箭,安装在梅花筒里,一筒六箭,只要你双手一封挡,我就能把它从衣袖中发射出去。就算我没有携带梅花筒,你也会处处小心提防,不可稍有大意。我可以全力进攻,你却要分心他用,除非是你我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否则的话还没有开始,最终的胜负就已经见分晓。”

    燕破岳看着跌在地上的袖箭,就算他这样性格绵软的人,现在都有了一种想要指着“歪道”鼻子破口大骂的冲动,可是就像“歪道”说的那样,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凭什么用体育精神去要求那些几十几百年前,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国术传人?!

    “歪道”弯下腰想要拾起地上的袖箭,他这一弯腰,在他的背部又连续响起“嘣嘣嘣”三声机簧劲颤,三支八寸长的弩箭同时钉到了燕破岳的胸膛上,纵然它们全部都取掉了箭头,可是弩箭的劲道实在是太大,疼得燕破岳差点一蹦三尺高。

    “这叫背弓弩,一些国术新手去挑战当代名家时,就可能借着向武术名家鞠躬尽礼的机会暗下死手。跑镖的趟子手,遇到有名号的劫匪,在拜山请路时,也可以突然出手擒贼擒王。精通制造使用这种背弓弩的武学世家,绝不会将这记杀手锏流传于外,否则很可能会引来灭门之祸。”

    这个道理燕破岳可以想明白,虽然说兵不厌诈,对仗拦路的劫匪用这种手段还情有可原,打着切磋武艺请名家指点的旗号,一见面就在鞠躬施礼时痛下杀手,未免也太下作了点。

    可是看着含笑而立的“歪道”,再看看落在脚下的那三支紧身背弓弩箭,不知道为什么,一种亲切感,就那么自然而然地从燕破岳的心底涌起,难道说他的天性,真的比较适合这种邪门歪道?

    燕破岳狠狠摇头,刚想把这个荒谬的念头从脑海中甩开,张闯就向他介绍了“邪门”的底细:“这位‘邪门’师父,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忍者。五行遁术,忍术,忍者镖,潜行,渗透,侦察,他都是超级好手,在侦察营时,就是我们全营最厉害的斥侯,就连下闷药、投毒、刑讯副供,都可以一力全接。”

    忍者?!

    燕破岳的眼睛瞬间就瞪得比猪尿泡还要大,他上上下下打量着“邪门”,脱口叫道:“忍者神龟的那个忍者?!”

    “呃,”“邪门”郁闷了一下,但是在燕破岳发亮的目光注视下,他还是回答道:“忍者没错,至于什么神龟,还是免了吧。”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闯在一边趁热打铁,“还有一周就要放暑假了,两个师父会在暑假对你展开为期两个月的特训,你爸已经说了,只要能爷们儿起来,稍稍邪门歪道点,也没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