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278懵了(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炎把手中的空竹递给了端木绯。

    端木绯学着他的样子把两根细细的竹棍握在手里,然后把空竹挂在细绳上,从细绳的一头慢慢滚向另一头,那空竹在绳子上遥遥晃晃,就像是走钢丝一般。

    端木绯的身子不由地那摇晃的空竹也前后左右地摇摆起来……

    小狐狸在一旁歪着脑袋看着扭来扭去的端木绯,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端木绯自己却毫无所觉,好不容易才险之又险地让空竹顺利地滚到了另一头,脸颊红彤彤的,灿然一笑。

    “封公子,你学了多久,才能玩成那样的?”端木绯随口问道。

    “我就是刚……”

    封炎本想说他就是刚才买空竹时顺便跟铺子里的伙计学的,可是想到刚才端木绯那笨拙的模样,他顿时话锋一转,改口道,“不久,半个月左右吧。”

    端木绯想了想后,保守地估算着:“封公子要半个月,那我就多花点时间……”不知道一个月够不够?

    “不着急,”封炎急急地打断了她,“只是个玩意,闲着慢慢学就是了。我会教你的。”

    “怎么能一直麻烦封公子……”端木绯反射性地说了一句,目光又意犹未尽地看向了手里的空竹,还在兴头上。

    “不麻烦,都是自己人!”封炎正色地表忠心道,耳根开始发烫了。

    端木绯小心翼翼地再次玩起空竹来,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上面,根本没听清封炎说了什么,就“嗯”了一声。

    蓁蓁也觉得他们是自己人了!封炎觉得心跳又砰砰地加快了,越跳越快,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说着:是时候了!

    他把拳头放在唇畔清了清嗓子,支吾了一会儿,才用低若蚊吟的声音轻声道:“蓁蓁,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他用尽全身力气才把话说出了口,说完,他不好意思地把视线移开了,不敢再看端木绯,耳朵跟灼烧一般热烫,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什么一辈子?!他和她怎么谈起“一辈子”了?!端木绯的小嘴张成了圆形,眼眸也睁到了极致,整个人傻掉了,忘了手里的空竹……

    下一瞬,那个原本就摇摇晃晃的空竹登时失去平衡,从细绳上掉了下去,朝端木绯的鞋尖上直坠而下……

    空竹坠落的破空声惊动了封炎,他随意地脚一伸,那个空竹稳稳地落在了他的鞋子侧边上,他的脚轻轻一挑,那空竹又像毽子般飞起,然后准确地落入他掌心。

    这一切发生在两息之间,端木绯都没来得及眨眼,已经尘埃落定。

    这若非是端木绯还惦记着封炎刚才说的什么“一辈子”,她差点又要给他鼓掌了!

    这世上能涉及到“一辈子”的,要么是卖身为奴,再要么……

    端木绯完全不敢去想另一种可能,所以,封炎是想让她写个卖身契?!

    端木绯的大眼睛眨了一下,又眨一下,琢磨着能不能再跟封炎商量一下时,就见封炎把手里的那个空竹递向了她,又道:“你才十一岁,别的不急,我们可以先定亲,你说好不好?”

    他递给她,她就下意识地接过了,等她意识到“定亲”这两个字的涵义时,如遭雷击般僵立原地。

    这一次,她彻底懵了。

    她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忍不住暗暗地掐了一下自己……唔,好痛。

    她不是在做梦,那就是——

    封炎被她一次又一次地轻薄后,脑子坏掉了吗?!

    她,她,她……真是罪孽深重啊!

    端木绯忙着自我谴责,完全忘了回答。

    而另一边,终于鼓起勇气把话说完的封炎已经完全不敢直视端木绯了。他拿起一旁的温茶水咕噜咕噜地灌了下去。

    “……”端木绯的嘴巴张张合合,来不及阻止他。这是她喝过的茶水啊!

    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原本因为玩空竹而红润的脸颊更红了。

    他喝都喝了,她再说什么,好像也无济于事了。

    封炎见端木绯一直没吭声,绷紧的嘴角一点点地翘了起来。

    蓁蓁没反对,那就是是同意了?

    蓁蓁同意嫁给他了!

    想到这一点,封炎的脸庞就“刷”的通红一片,从脸庞一直红到了脖颈,一口气把剩下的茶水也往嘴里灌,降降温。

    端木绯还傻站在那里,眉心微蹙,苦苦思索着:她是不是得再找涵星去问问,这方面,涵星懂得比她多多了。

    可是她被禁足了,祖父会放她进宫找涵星吗?!

    端木绯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有些头疼。

    就在这时,她的救星“呱呱”地来了,还伴着端木纭疑惑不解的询问声:“小八,你是要我去看看蓁蓁吗?”

    回应端木纭的是小八哥更激动的叫声,“呱呱呱……”它仿佛是在告状般叫个不停。

    封炎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瞪去,端木绯毫不怀疑小八哥如果此时就在这里的话,也许会变成一只“烤八哥”。

    随着门帘的珠链被人从外面“哗哗”地挑起,封炎从窗口一跃而出,因此当端木纭和小八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端木绯和小狐狸这一人一狐。

    “呱呱呱!”

    小八哥拍着翅膀飞到了窗槛上,在上面激动地跳着脚,“嘎嘎”地叫个不停,仿佛在说,他刚才在这里,就在这里的!

    端木绯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家的小八哥,一方面感激它的“相助”,另一方面又为它感到担忧。

    它估计是得罪封炎了吧!

    不,它肯定是得罪封炎了!

    罢了罢了。端木绯幽幽地在心里叹气,最近最好让小八跟着姐姐比较好……

    “呱嘎?!”

    小八哥似乎是打了个嗝般,发出奇怪的叫声。

    “蓁蓁?”端木纭奇怪地来回看着端木绯和小八哥,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姐姐,我去歇个午觉……”端木绯一溜烟地往榻上躲去,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被子里,团成了一只小乌龟,脑袋放空地对自己说,刚才的一切一定是封炎一时脑抽筋了,没准他现在已经后悔了!

    对,没错,就是这样!

    封炎真是可怜啊。

    在反复的自我催眠中,端木绯美美地入睡了,一觉睡到了太阳下山。

    她的生活似乎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直到次日,也就是初八的午后,封炎又来了,还给她送来了华容道。

    接下来的几天,封炎每天午后都准时溜进来,又送来了孔明锁、蹴鞠、陶响球、纸鸢……每天都不重样。

    起初,端木绯还因为那天的事有些紧张,生怕他脑子再抽筋,可是见封炎之后再也没提这事,只以为他决定“忘了”,也“体贴”地当作忘了,渐渐地,她甚至有些期待他下一次会给她带些什么东西来,也忘了自己还在禁足中,每天只顾着玩。

    这一日黄昏,端木纭处理完一天的琐事回了湛清院,就见端木绯正在漫不经心地玩着桌上的七八个孔明锁,拆了装,装了又拆,手指灵活极了。

    看着妹妹兴致勃勃、嘴角弯弯的小脸,端木纭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目光怔怔,表情有些复杂。

    这三四天来,端木绯的小书房里、內室里多了不少本来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就算端木纭一开始没发现,这两天也注意到了。

    妹妹这些天都被禁足没有出门,妹妹的几个丫鬟也同样没出府,那么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或者说,是谁悄悄送来的?

    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端木纭心中——

    除了封炎,还能有谁!

    端木纭的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元宵那一晚的一幕幕,明艳的脸庞上多了一抹慨叹与感动:封炎对妹妹真有心!

    只是妹妹……

    端木纭看着端木绯清澈明净如泉水的眼眸,心里更为复杂。妹妹还是没开窍啊!

    那么,要是封炎来提亲,长姐如母,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答应的话,妹妹就得嫁出去了……只是这么想着,端木纭就觉得心中一阵不舍。

    可是,不答应的话,怕是找不到像封炎这般无论家世、人品、性子以及相貌等等方方面面都理想的夫婿,还有,未来的婆母又是安平长公主,可以说,无一处不好。

    最重要的是,封炎对妹妹特别有心!

    这一点,过去的大半年来,端木纭也都看在了眼里。

    端木纭越想越愁,越想越纠结,眉心深深地皱在了一起,直到端木绯转过头来时看到了端木纭。

    “姐姐。”端木绯疑惑地在端木纭恍惚的眼眸前摆了摆手,感觉姐姐有些奇怪。

    “蓁蓁,陪我下一盘棋吧。”端木纭不露声色地说道,心里想的是,无论怎么样,她还是赶紧先给妹妹备嫁妆才是正事。

    端木绯完全想不到端木纭此刻在想些什么,笑眯眯地拉着姐姐去棋盘边下棋了。

    “姐姐,你好久没陪我下棋了。”

    “我多让你几个子,你多陪我下几盘好不好?”

    “姐姐,我看你最近忙得很,要不我把锦瑟借给你吧?”

    在姐妹俩愉悦惬意的声音中,清脆的落子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

    夕阳缓缓地落下了,又是一天平顺地过去了。

    端木府风平浪静,日子平静无波地流逝着,弹指间就到了三月十五日,皇后娘娘的赏花宴。

    天方亮,端木纭和端木绯姐妹俩就在小八哥“呱呱”的控诉中从端木府出发了。

    尽管端木纭很明确地表示过她现在不嫁,但是在于端木宪,心里还是存着一丝希望,希望她能看上谁,早些改变主意,再这么拖下去都该十六了。

    端木宪心事重重,还特意把姐妹俩叫去叮嘱了一番,让她们俩务必赴宴。

    考虑到皇后举办的这赏花宴多少带着点相看的意味,两个小姑娘家没有长辈随同总是不太妥当,也容易引来其他府邸一些不必要的揣测,端木宪犹豫再三,还是让贺氏出门了,贺氏又带上了端木绮和贺令依。

    端木家的七八辆马车浩浩荡荡地启程了,端木绯还特意带上了飞翩和乌夜一起出门,想着今天要是能遇上君然就把乌夜还给他,要是遇不上,那就等回来的路上,顺路拐去简王府一趟。

    这次的赏花宴设在了京郊的涵芳园,与千雅园毗邻,两园各具特色,千雅园占地更广,建筑格局更为多样化,偏于华丽,而涵芳园的格调则以朴素淡雅为主,取自然山水之本色,园中有数个堪比御花园的各式花园,风光秀丽。

    端木家的一行车马一路疾驰了一个时辰多,就在巳初抵达了涵芳园。

    在园外不少人艳羡的目光中,端木家的马车优先被领入了园子,端木纭、端木绯等人在内侍宫女的恭迎下一一下了马车。

    端木绯在丫鬟的搀扶下踩着一把小杌子下了地,还没站定,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女音:“纭姐姐,绯绯!”那声音活泼清脆,如山涧清泉流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