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682章:弥天大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马车上被紫英扶着,仪态万千缓缓走下来的萧瑾萱。

    周显御眼中的备受打击甚至是浓厚的质疑,她都看得清清楚楚,而内心更是伤痕累累,但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一改往日紫衣加身的素雅喜好,萧瑾萱却按北戎皇室规格,穿上只有皇族才配尊享的黑色锦缎,红丝刺绣点缀的衣料所做成的宫裙。

    在北戎以黑色,红两色为尊。

    尤其是黑色,就如同大周龙袍的明黄色一样,在民间寻常百姓都是禁用的。

    而萧瑾萱向来不喜点缀过多的珠宝首饰,因为经历过一次生死。

    这些身外之物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那么吸引人了,除了无忧簪她也只佩戴些玉石做的素雅首饰。

    而如今在看萧瑾萱,不但梳了个高耸的凤鸣髻,张扬霸气尽显外。

    上面更是挽入六对赤金凤钗,并且最中间还以夜明珠做成的步摇加以点缀。

    配上她如今修成剑锋状的细眉,朱砂泣血般的眼影尾色,还有艳红似火般浓烈的唇妆,。

    叫萧瑾萱看起来,充满了一种盛气凌人,妖冶魅人的诱惑力。

    就如同一朵盛开的娇艳罂粟般,虽然有着如火般妩媚迷人的外表,却也能在不知不觉间,给人致命的一击,周身都散发着未知的神秘与危险感。

    而萧瑾萱之所以抛弃了一切喜欢的习惯,改成如今这种犹如带着面具般示人的样子,关键还是为了将适才众人尽力去圆的谎,彻底将它变得更真实些。

    至于周显御,望着萧瑾萱这一身明显北戎皇族之人的打扮,还有对方浓妆艳抹,极具妖娆的面容。

    他不禁神情愣愣的上前几步,默默的看了萧瑾萱许久后,他语气才颇为小心翼翼的问道:

    “告诉我萱儿,他们说的都是假话对不对。是不是他们和陈后一样,都见不得我们在一起。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阻挠我们,瑾萱你别怕,有我在就不会叫你受到伤害。现在我就带你离开,咱们不管这些纷扰,去过我们一直想要的生活。”

    周显御的声音如此的脆弱甚至带着些许的无助,他会问的这般小心,其实就怕萧瑾萱忽然说出否认的话。

    这种失而复得,又再次得而复失的打击,纵使他心志坚韧,也的确在难承受得住丝毫的欺骗打击了。

    而面对周显御拉起她的手,就神情有些慌乱,仿佛要逃离这里般,带着她就要离开。

    萧瑾萱咬着牙强忍住眼泪,其实她真的好想告诉周显御,她是多么的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愿意就这么跟着对方离开。

    但是相比起远走高飞,那种潇洒的生活,萧瑾萱更在意的却是周显御能平安的活着。

    毕竟比起周显御只能活命一年半载,并且要每月承受非人的折磨比起来。

    萧瑾萱宁愿选择放手,然后遥遥的守护着对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挚爱英年早逝。

    周显御的生死可谓掌握在萧瑾萱的手里,这个抉择的确不好下,但已经在心里打算好一切的她。

    当即就见萧瑾萱不但神情漠然的甩开了周显御的手,更是手掌一转间,就在对方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周显御你要发疯可以,但本公主可没兴趣冒着毒发身亡的危险,和你继续在这耗下去。该说的我都讲完了,其实你是周国人,我是北戎人,你我又都是皇室,注定因为彼此的战火燎天,而不可能在一起。现在就让你师傅把解药给我,本公主也该回到自己的国家了。”

    脸上火辣辣的痛楚叫周显御知道,眼前这个自称长德公主的女人适才那一巴掌,的确是没有留情分毫。

    而他的瑾萱,根本不可能如此伤他。

    一时间望着神情越发桀骜不驯,显得极不耐烦的萧瑾萱,周显御的神情也从焦急慢慢变得冰冷下来。

    “长德公主是吗?既然你不是瑾萱,为何会与她如此相像。而且那****病发时,寝殿内险些被我掐死,并且与我……如此那般的人也是你。若你只是为了挑起大周与大梁的不睦,这个牺牲未免也太大了些吧。而且你既然是公主,怎会跑来梁宫,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难道就不怕给你们皇室丢人现眼吗。”

    眼瞧着周显御以信了大半,这最后的疑虑只要打消,对方必然恨她欲死。

    哪怕这个结果是萧瑾萱想要的,但她的心里这会滴血的疼,可偏偏脸上还要露出风轻云淡的浅笑。

    “周显御你一月两次血煞发作,自以为隐瞒的很好。但你别忘了我北戎国力强横,派出无数探子细作,明察暗访,尾随跟踪。将萧瑾萱那些过往事迹,还有最后的死因,以及你发病时的症状调查清楚,这其实一点都不难。”

    早在心里推演了无数遍骗住周显御的言辞要如何说,因此这会萧瑾萱纵使撒下弥天大谎。

    但的的确确就像在说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般,极为的条理情绪,滴水不漏。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道萧瑾萱就是你的弱点,而血煞之气便是你的致命死穴后。本公主之所以假装失忆,除了接机进西宫养病将皇甫澈迷惑住外。也是为了于你相见之时,可以拿失忆做挡箭牌,这样你与萧瑾萱只有两人知道的事情,我尽数都无需回答,你也没法确认清楚真假了。其实利用你和皇甫澈因我而起争执的这个计策,在得知赶赴梁国参加国宴的人是你御亲王时,就已经悄无声息的筹谋运作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了,本公主看在解毒丹丸的份上,都可以说给你听。”

    这会只觉得身体里的血煞之气,似乎都在奔腾咆哮,周显御猩红的双眼,越发充满怨恨的看向萧瑾萱。

    “我只问你最后一遍,纵使你不是瑾萱,那日寝殿内与我在一起的女人究竟是不是你。”

    那日的欢愉温存,周显御纵使过程记不大清,但那种淋漓舒爽的感觉,却叫他影响深刻。

    由其是那种触感,和事后在遇萧瑾萱时,彼此相拥亲吻时熟悉的感觉,都叫周显御哪怕都到这一刻,仍旧觉得对方就是他的萱儿。

    而只会萧瑾萱袍袖内的双手,指甲早就因为内心的痛苦,和这种欺瞒的煎熬,而全都抠进掌心内。

    纵使指甲都嵌进肉里,点点鲜血渗了出来,可萧瑾萱仍旧没将紧握的手松开。

    因为只有这种剧痛,才能叫她保持冷静,将谎言继续说下去。

    “御亲王你应该听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吧,其实放在你身上也一样适用。对于已死的萧瑾萱,你因为执念太重,所以只要本公主稍加引导,你在意识不清的时候,会认错人这并非不可能的。而本公主当日的确在寝殿内,但与你之间的那些事,自然有婢女替我代劳。只不过当初我才一进寝殿就被你掐住了,也亏得脖颈上留下的指印,让你在后来相遇时,彻底将我当成了萧瑾萱。不过一想到因此竟然被你欺身上前,并且还亲了本公主,我这心里真是像吃了苍蝇般的恶心呢。”

    萧瑾萱那故意表露的骄纵样子,配上她这会厌烦的神情,的的确确就是一副刁蛮专横的公主样子。

    而将萧瑾萱这番话彻底听完后,眼瞧着她这嫌弃无比的样子,忍了半天反复确认真伪的周显御,终究是仰天发出一声痛苦嘶喊。

    因为在萧瑾萱周密严谨的谎言下,周显御找不到丝毫破绽,和不去相信的理由。

    而眼瞧着目的达到了,萧瑾萱也实在不忍心在说出一句伤害周显御的话,甚至心痛到不敢去看对方如今情伤入骨的模样。

    因此她赶紧转过身走向丁老头,做出一副急于取到解药,然后迫不及待离开的样子,实则不过是掩饰心慌罢了。

    可就在她还有十几步就要走到的时候,忽然就觉得右肩被人从身后,死死扣住了。

    感觉到肩骨都向要被抓裂一样,萧瑾萱只来得发出一声闷哼,紧接着她整个人就被强行一甩,当即如风中舞动的蝴蝶般,双脚都离开地面的飞了起来。

    而等到她的身子被强行扭转过去,周显御刚刚扣住她肩膀的手,这会也直接紧握在她的雪颈上,并将她提到半空之中。

    任由萧瑾萱瞬间脸色被憋的通红,神情痛苦的难以呼吸。

    可双眼猩红之气尽显的周显御,却没有一丝一毫要松手的意思。

    “长德公主,你真的很该死,其实你欺骗本王这都没什么,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搅扰瑾萱的安宁。你竟然敢装成我的萱儿,凭你这个人尽可夫,玩弄男人感情的下作女人根本就不配去提瑾萱的名字。现在我就要你以死谢罪,到地底下亲自与我的萱儿道歉。”

    随着周显御这话说完,他手上的力气也猛然加大,而因为事发突然,所以耽搁了一下后,萧允焱和紫英这才冲上来相救。

    但周显御一身武功尽得清虚真传,加上血煞侵体虽然将他折磨的苦不堪言,但功力也随之大增。

    因此本就武功极高远在萧允焱之上的周显御,这会纵使以一敌二也不落下风,单手应敌不说,右手仍旧由始至终紧掐着萧瑾萱喉咙不放。

    丁老头关心徒弟,急的也想上前帮忙,但却被清虚真人拦住。

    毕竟丁老头没有立场不帮周显御,去帮一个北戎的公主。

    如此刚刚演的那出戏就得穿帮不可,萧瑾萱为之努力的一切都要化为乌有。

    因此清虚死死拦住丁老头,并告诉对方,不到最后万不得已,他们二人绝对不能出手相帮。

    而就在萧允焱和紫英两人联手,也奈何不得周显御,更抢不下奄奄一息都不在挣扎的萧瑾萱。

    清虚真人已经暗叹可惜,运起内力要亲自出手夺人的时候。

    忽然一声震天彻底,并充满焦急的兽吼声就从军营背靠的山林草丛里传来。

    随着嘶吼声越来越近,接着众人就眼见一道巨大壮硕的黑影,从林子里跑出来后,向着周显御所在的方向就凶狠的扑了过去。

    而这赶来充满兽性狂野的家伙,正是随牛京一起奔赴大梁的团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