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本色 > 第593章:御前死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襄平带着一道圣旨前往昭阳宫,宣告萧瑾萱三日后便药被白绫赐死。13579246810

    这等宫内秘辛,在事发前自然不会闹得人尽皆知,只有上层少数人才会知道。

    而这些人里,自然包括如今执掌后宫大权的沈卿了。

    毕竟她身为周显睿的正妻,对方若非大限将至,三年后她本该是一登凤位,成为大周最尊贵的女人。

    但如今随着夫君周显睿,生命即将走到终点,她的后位终究难以得到晋封,一切都已然改变了。

    不过沈卿本就不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她这一生深爱着周显睿,最大的愿望就是同对方相守到老,恩爱百年。

    但如今这一切都将成为泡影,但沈卿却已然顾不得了,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去搭救萧瑾萱一命。

    所以哪怕外面日暮西山,明月高悬。

    但沈卿却命宫婢,将只有在国宴场合才会穿戴的正妃朝裙取了出来。

    而一向装扮俭朴无华的她,今晚更是梳起杜丹发髻,上戴百凤步摇赤金东珠冠,加上她这会穿着的正红色九凤朝阳袍。

    哪怕沈卿的位份的确不是皇后,但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母仪天下之态,却在她身上油然而生,叫旁人莫敢随意仰视。

    一旁服侍她的宫婢,望着盛服浓妆下的沈卿,那端庄大气之态,当即不禁笑着立刻说道:

    “娘娘这般穿戴可真是好看,如今襄平长公主,自打得了协理后宫之权后。每日穿着一身凤袍,简直招摇的厉害。说到底她一个都快出嫁的公主,这六宫的事情哪里轮得到她指手画脚。娘娘才是咱们陛下的正妃发妻,未来的皇后娘娘。所以您就该拿出这正宫的派头,好好压压对方的气焰。”

    正在亲手为自己描眉的沈卿,闻听得这话,轻笑间一丝落寞却从眼中闪过的说道:

    “这些嚼舌根的话就不要在说了,如今这后宫说是我来当家,可却早就是太后,还有长公主一手遮天了。说起来也是我沈卿自己没本事,若是有瑾萱一半的能耐,也不会对她们束手无策。叫这些心存奸佞之辈,弄得我大周前朝后宫不宁了。”

    周显睿躺在病榻上,所以他的耳朵和双眼,早就被蒙蔽住了,那些忠义谏言在难传到他的御前。

    而沈卿可不一样,她是亲眼看着陈后如何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利**,先揽住前朝大权,又开始和她争夺后宫掌控权的。

    沈卿不是没有反抗相争过,但失了萧瑾萱为她出谋划策。

    本就不善阴谋诡计的她,现在基本是被架空了权利,因此才会发出刚刚那番感叹。

    至于一旁她的贴身宫婢,自然知道沈卿的不易,和受到的委屈挤兑。

    因此心里虽然也跟着愤愤不平,但嘴里却还是赶紧安慰道:

    “娘娘您就别难过了,那太后娘娘身份在您之上,襄平长公主也被晋封得位同皇后,您斗不过她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反正您母家沈氏也是望族,您还是嫡出女。因此她们在过分,也定不敢像迫害萧妃娘娘那般对待您的。”

    正将双唇也涂染得犹如鲜血般娇艳的沈卿,听完宫婢这安慰之言,却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下,然后叹息间站起了身。

    边向寝殿外缓缓的走去,她便扬声孤寂的说道:

    “苟延残喘的活着,那我沈卿宁愿用一己之身,去做最后一搏。哪怕我扳不倒陈后襄平,无法还大周一片清明之势。但我至少不会叫瑾萱枉死,因为我清楚她若活着,终有一日会像打垮薛后那般,将长公主这**佞再次诛杀殆尽,还我大周太平盛世的。”

    说话间沈卿也迈步上了轿撵,接着就见她示意宫婢靠近些,接着压低声音说道:

    “芙蓉本妃昔日对你有救命之恩,如今也该到你报答我的时候了。一会拿着我的凤印,先去昭阳宫叫瑾萱做好准备,放他离宫的圣旨一到,就叫她即刻从皇城的北玄门离开。然后在通知宫外的辰王殿下,就告诉他准备好马车接应。至于芙蓉你,离宫后就不要在回来了,因为今晚过后,我再也无法庇护你了。”

    将一切都交代妥当后,不理会芙蓉那满脸疑惑,泪流不止的样子。

    沈卿在将凤印叫到对方手中后,便坐着轿撵直奔养心殿而去。

    现如今余安得了陈太后的命令,为了更好的不叫周显睿和外界。

    所以旁人是绝对不允许进入养心殿的,而这里面同样也包括沈卿。

    因此今天也是一样,沈卿几乎才来到养心殿门外,就被余安拦住了去路。

    但这次她并没有无计可施的离开,反倒是当即便跪在了殿外,接着声音凄厉的大声喊道:

    “陛下臣妾沈氏前来觐见,还望皇上开恩允许卿进去。陛下求您开开门啊,臣妾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像您禀告。您若不肯见我,那臣妾便跪在殿前永不起身。”

    沈卿是大家闺秀,书香门第出身,因此从来没向这般胡搅蛮缠过。

    而其实过去也并非周显睿不愿相见她,全都是因为余安,从中作梗给拦下了。

    反正沈卿一向不吵不闹,周显睿又是个久病之人,所以余安处理起来得心应手,一点后顾之忧都没有。

    可现如今沈卿这一闹,余安不禁就慌了。

    因为周显睿自从改变温和治疗,换成服用剧毒猛药续命后。

    现如今可是清醒状态,这吵闹之声根本就瞒不住的。

    果不其然,就见沈卿又高喊了两声之后,周显睿就已经命人出来询问了。

    余安万不得已之下,也不敢在冷着一张脸,反倒亲自上前,就要搀扶沈卿起身,并笑着说道:

    “沈妃娘娘您看您这是何苦呢,奴才不过也是担心陛下操劳国事无暇分心罢了。既然娘娘一片担忧之情,那奴才这就陪您一并进去。”

    余安是陈太后的人,这一点随着周显睿昏迷不醒那段时间,便已经显露出来,不是什么秘密了。

    所以沈卿直接甩开他的手,甚至不愿多看对方那虚情假意的模样一眼,迈步直接就进了养心殿。

    而留在外面的余安,满脸堆笑的目送寝殿的门闭合之后。

    当即脸色就沉了下去,并立刻对身边两个内侍说道:

    “你们还不赶紧去窥听殿内陛下和沈妃间的谈话,到时一五一十的回禀给长公主,耽误了正事小心受罚。

    因为襄平明面上一副做什么事情,都是在为陈后着想的样子。

    所以余安便也把对方当成了半个主子,现在凡事都会和对方汇报。

    至于那两个内侍,也是季凌风找回来的旧部,不但身怀武功,而且善于窃听。

    因此得了命令后,这二人直接隐晦的上了养心殿的房檐之上,撬开一片琉璃瓦,侧耳向殿内听去。

    而在说这会养心殿内的沈卿和周显睿,对此却是浑然不知的。

    就见得沈卿在进来后,便向坐在龙榻上的周显睿径直跪下了,然后神情漠然的冷冷说道:

    “陛下臣妾恳请您能屏退左右,卿有些话想单独和您说。毕竟我们夫妻一场,万望您能应允我的请求。”

    龙榻上的周显睿,眼见沈卿这副样子,其实心里还是颇为诧异的。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自打将对方迎娶为妻以来,沈卿从来没有在任何事情上,用下跪哭闹的方式,胡搅蛮缠过一回。

    因此知道对方行的周显睿,也猜到沈卿接下来要讲的,必然是大事。

    所以当即便也答应了,并咳嗽着将服侍在侧的人都屏退出去了。

    眼见得偌大的养心殿,顷刻间变的空荡荡的,沈卿在无任何顾虑的释然一笑。

    接着她便将左手探如怀里,接着一把明晃晃的就出现在了沈卿的手中。

    眼见得这一幕,周显睿的瞳孔就是一缩。御前私带兵器入殿,这根本就是死罪,更是有弑君的嫌疑在里面。

    可是和沈卿夫妻多年,周显睿不相信对方会有杀他之心。因此哪怕那泛着的寒光,也叫他心里发沉的厉害。

    但他仍旧气度沉稳,语气威严中透着从容的说道:

    “卿你手握究竟是何意思,难不成你要对朕出手不成。”

    一听得这话,盛装打扮,极为雍容华贵的沈卿,却立刻摇头轻笑出声了。

    接着就见她满眼不舍,十分深情的注视着周显睿,然后语气温柔的说道:

    “陛下恕臣妾冒犯,我今晚仍旧想如往常那般,称呼您为王爷可好。”

    沈卿这话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可她却不等周显睿答话,就自顾自的又说道:

    “王爷其实您知道的,卿一直爱慕静敬仰着您,因此我又怎么会忍心伤害您呢。其实这是臣妾为我自己准备的,古有贤良忠义之士已死纳谏。卿虽为后宫妇孺,却也想效仿先人,用自己的这条命换您看清局势,不要在被陈后长公主等人迷惑了。您久病养心殿内,可曾知道这前朝后宫,早就被太后娘娘一人把持。臣妾求求您恢复睿智,如此卿就算一死也心甘情愿了。”

    沈卿没有薛宜的阴毒,也没有萧瑾萱的筹谋,所以这后宫她掌控不住,也无力去和陈后等人周旋。

    但是沈卿顾全大局,而且她也愿意舍身成仁。

    因此就见得在周显睿惊呼阻止的声音中,沈卿一番谏言说完后,便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将手中的插入了她自己的的心窝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